登录 首页
棒棒糖 / 2023/12/11 08:10 / 2906 / 64
【小说】糙汉追妻

第01章梦中操穴
  “啊嗯~不要~不要插太深了嗯~我受不了嗯……”昏暗的房间里,一阵又一阵娇软撩人的娇吟声正不停回荡着,深山院落里的大床上,月光下浑身白皙得发光的美娇娘正跪伏在床褥上,高高地挺起翘臀接受着身后健硕男子的操干,听着美娇娘那动人的淫叫声,男人本就生得有些严肃英挺的脸更加狰狞了,只双手揉捏着她的翘臀卖力地操干起来。
  “呃……娘子!娘子的小逼逼太紧了,放松些!哦嗯……”男人的鸡巴是那么粗长,龟头已经顶到这美娇娘的子宫口了,却还有一截在外头,沾着淫液的大屌颜色又黑又紫,青筋暴起,像一把可怕的利刃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戳刺着那美人儿那光滑无毛的嫩逼,只把她操得哭喊起来。“呜呜……不要……啊哈……要死了!不要插了……”
  “娘子怎么会死呢?!娘子还要天天让我操,奶子天天被我摸,还要给我生小娃娃,呃哦……好紧!娘子真紧!”卖力地干着小美人的穴儿,刘奎元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挤射出来了,又觉得一阵畅快的舒爽感让自己感觉浑身骨痒身轻,真是痛快极了!饥渴地看着小娘子那两颗因着自己干穴的动作而胡乱甩着的大奶子,男人贪婪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正想着把她抱起来翻到自己跟前来吃吃奶头,可是自己才伸出手去捞她的细腰人竟然不见了!吓得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娘子!小桃儿!我的小娘子,你去哪里了?!”浑身大汗地看着空荡荡的卧房,刘奎元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袭遍全身,整个人好似脱力了一般。
  “该死的东西!你到现在还想着那忘恩负义的小娘们!你天天想着那小嫩逼,又操不着,你瞎支棱个什么劲儿?!”点亮了油灯,有些茫然地坐在床上,赤裸着上身,因着发春梦而浑身汗津津的屠户刘奎元只气恼地捏了捏自己的大鸡巴又训话起来了。心里头委屈极了。
  两年前,他在山里搭救了个采桑的小娘们,那小娘们说自己姓柳叫桃儿,生得樱桃小口,尖鼻粉腮,眉眼儿媚得勾人,叫他看得分外心动,刘奎元当晚就让被自己布置的兽夹弄伤的她宿在自己院里。起初刘奎元也不敢肖想这么美的小娘们能给自己做婆娘,毕竟人生得白白嫩嫩的,又说是城里绣房的娘子,农忙过来帮婆子打打下手。
  谁知道后来她却好似看上自己一般时不时过来给自己送吃食……再后来,自己就被她迷惑了,五两十两地贴钱给她花销,那小娘们也老实不客气,自己把打了的老虎皮卖了的银钱给她,她也照单全收,只哭得泪汪汪地说家里缺银子使,可热孝还没过,给自己暖暖床好养活家里人,自己当时也是被鬼迷了心窍,连婚书都忘了叫她同自己办便私下里做了夫妻,加上当时自己忙着养活她,竟也未曾去岳家瞧瞧,其实他当时也说过要和她一起去的,她总是不肯。直到有天她忽然高高兴兴地回来还给自己带了酒菜,说了一堆好话给自己听,还说什么下辈子给自己当牛做马也是应该的,一直劝自己喝酒把自己灌倒了,一觉醒来,家里倒是没闹贼,那小娘们倒是给跑了!可把刘奎元给气得差点儿吐血。
  他便这么白白找了三五个月愣是没找见人,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给骗了……恍惚而又失落地看着那黄豆大小的灯火,刘奎元不住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小娘们现在如何了,生得那么美,万一遇到好心的也就算了,妈个鸡!万一遇见个王八把她卖到窑子可怎么办才好?!想到这儿,男人又睡不着了,只抹了抹自己的鸡巴,对着枕头蹭了蹭自己的脸。
  与此同时,京城之中
  “幼薇,你醒了?”坐在暖阁里,一脸斯文恬静书生模样的男子只温温柔柔地牵起了苏幼薇的小手儿,轻声地同她说着话儿。
  “啊嗯……抱歉,我……我失礼了……”回想起方才的梦境,苏幼薇那娇媚可人的脸儿一阵红一阵白,方才她好像梦到了在刘家的情形,夜里被刘奎元那个粗糙的汉子狠狠操干……那样苦不堪言的回忆让她的心一下子刺痛起来!尴尬地坐起来,这时候,她才注意到男人仍握着她的手儿,羞窘不已的她忙把手儿缩了回来,一脸惊恐地别过脸去。
  男人见她这般很是不解只有些不悦地拉着她的手,“幼薇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3/12/11 08:11:50

第02章不堪回首
  “怎么了?安实,可是我,我哪里做的不好?”好容易才因着弟弟的关系寻了门好亲事,苏幼薇总是有些惴惴不安,现下见崔安实好似不大高兴的模样,只捻了捻自己长长的鬓发有些不安地问着男人。她也知道自己在同州被那野汉子糟蹋了一年多,做了他将近一年的婆娘,行动之间不似未出闺阁的少女那般自然,却还是相信自己藏得够好的。
  男人原想同她说些什么的,可是见着她那一副有些着急的模样,自己倒不好太过于咄咄逼人,于是小心地暗示她。“咱们再有两个月就成婚了,幼薇还要同我这样生分么?”说着,男人很是自然地往她身边挪了挪,将她轻轻儿拢在自己怀里。即便自己并非京城里那般急色的纨绔子弟,可是守着苏幼薇这样潋滟明媚的娇娇女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只是她对于男女之间如何相处竟是那般生涩,什么都不懂,却是让他有些着急,着急是不是她并不中意自己。
  “啊,安实,我……我不能……”若是寻常女子能得文昌侯世子如此宠爱必定欣喜不已,可是害怕被别人窥见自己身子秘密的苏幼薇却紧张地挣扎起来,男人才凑近她的颈子她已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襟。她好害怕,害怕曾经被刘奎元那个野汉子灌了好几个月精液的自己,身上还残留着那糙汉子的浓精味道,害怕自己那已经被刘元奎吸肿了的奶子暴露在未婚夫眼前,更怕那已经被刘奎元的孽根操开了的穴儿被未婚夫看见,尽管姑母已经教了自己如何在初夜时蒙混过关,可到底还是心虚,毕竟在那些时日里自己一直被那个野汉子奸了那么久,一想到那段时间的经历,苏幼薇便觉得心惊胆战,总觉得现在的日子好像在梦里一般。
  见未婚妻如此抗拒自己,崔安实有些失落,不过一想到自己中意的女子竟是如此看重贞洁的女人倒也安心不少,虽然觉着有些可惜,未能在婚前好好同这娇媚俏丽的小人儿亲近亲近,不过这也更让人期待新婚夜的美好不是吗?想到这儿,崔安实倒是释怀了,只故意按着苏幼薇吻了吻她那光洁的额头才放开了她,只盯着她那怯生生的小脸儿笑着道:“别怕,我会等到洞房才……”
  听见这话,苏幼薇着实松了口气,不过又不好表现得过于胆怯只笑着道:“你,你可吓坏我了,以后不许这般啊,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对着你我怎么会生气呢?傻丫头!”温柔地抚着苏幼薇,崔安实心里畅快极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俏丽可爱,看起来像是养在深闺多年的美人儿半年前还在深山里被一个屠户天天扒了衣服干穴,把大鸡巴塞进她嘴里抽插喂阳精呢!
  好容易应付完崔安实,苏幼薇又陪着他看了一会儿花灯才回了苏府,才刚回府,一院子的奴婢都围了上来,替她换鞋,换衣裳,卸去钗环首饰,准备沐浴用的花水忙得不亦乐乎,正当苏幼薇赤裸着身子对着穿衣镜让丫鬟帮自己把头发束起来的时候,她的贴身丫鬟乐儿却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姑娘,姑娘,少爷说这两日要带您回同州老家山上祭祖……”
  闻言,苏幼薇一下子吓得脸色惨白,不知如何是好!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3/12/11 08:23:01

第03章梦中被奸
  苏幼薇一家本是同州人士,曾祖靠着开国军功获封国公,国公府赫赫扬扬近百载,到了苏幼薇父亲这一代,大伯牵连上了废太子旧事,被获罪抄家,苏幼薇一家也受了大伯牵连,家道中落,母亲早年病亡,父亲体弱多病,未及到老家就病死了,只得苏幼薇姐弟俩悄悄儿回到老家安置下来。在老家的那些年月,苏幼薇靠着采桑,织布,绣花养活姐弟俩,供弟弟上学府读书,好容易才挣到今天的局面……想到这儿,苏幼薇眼睛微微眯起,目光中带着狠厉之色,她绝对不能再回同州去,万一再遇见那个冤孽可不是害了自己么?想到这儿,苏幼薇沐浴过后就去找自己的弟弟去了。
  彼时苏幼卿才见完旧时在京城的同窗回来,才吩咐了乐儿要回同州祭祖便回房里看书去了,不想姐姐深夜里还到自己院里来。“怎么了大姐?有什么急事吗?”和许多文人出身的官员一样,苏幼卿从前并没有什么能力养活自己,全靠着父亲攒下来大的体己钱,以及姐姐辛苦赚钱才能在家道中落后有钱在书院读书进而考上状元,甚至,大姐为了供他读书还耽误了出嫁的年纪,因此他对自己的大姐十分敬重,见姐姐来了立马把茶水奉上。
  对于自己的唯一的亲弟弟,苏幼薇自来疼惜也爱他读书明理,虽此时内心惴惴不安,她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幼卿,乐儿说你要带我回同州一趟?”
  “不止大姐你,我还邀了姐夫一起去,圣上已经准了我的假,说是等我祭祖回来再正式调入翰林院……”
  闻言,苏幼薇一时面色发白,差点儿把茶杯都弄洒了!“安实,安实,他也去?”
  “怎么?不好吗?虽说你们俩还未正式成亲,可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趁现在带姐夫去祭祖,好告慰咱们爹娘……毕竟姐姐为了我一直不肯嫁人,白白错过了好些年月,我想好好补偿姐姐……我一早就跟姐夫商量好了,初八日子好,咱们初八就出发,姐姐该去准备收拾行李了……”
  “我……”一提到回老家,苏幼薇就会想起深山里那个野蛮的屠户,叫她如何能够心安?可是看着弟弟一脸雀跃地讲着话儿,苏幼薇也不忍心打断他,再说了自己的未婚夫陪自己祭祖也是好的,这样爹娘在地下也放心……有些紧张地抓着自己的袖子,苏幼薇只暗暗咬了咬下唇,反正他们现在出门都有车夫护院跟着,自己只要不出去乱跑一定不会遇上那该死的刘奎元不是么?再说了,他就是一深山里打猎贩皮的猎户,同州那么大自己怎么会再遇见他呢?想到这儿,苏幼薇勉勉强强露出了笑,没有再提别的了。
  只是这天夜里回了自己房里的苏幼薇又做了梦,梦里自己仍在同州做着绣花的活计,却忽地听见有人敲门,苏幼薇只以为是弟弟回来了,忙把门打开,却见浑身赤裸的刘奎元杵着根大鸡巴就进来了,惊恐不已的苏幼薇看着赤身裸体,一脸急色的刘奎元吓得不住发抖。“你,你来做什么?”
  “我自然是来讨债的!你这小娘们!在老子这儿卖逼养你弟弟,现在你弟弟飞黄腾达了,就不给老子日了是不是?!老子偏要日你,天天操你的逼!”说着,刘奎元粗暴地扒了苏幼薇的衣裳,一把将她按到在床上,大鸡巴直接戳进了她的小穴里……
  猛地转醒过来,抹了抹汗津津的额头,刘奎元只觉得有些心惊肉跳,方才自己又做春梦了,梦里头,他粗粗鲁鲁地奸了他的小桃儿,把她吓得嗷嗷直哭,血都给奸出来了,回想起梦里那小娘们哭得惨兮兮的模样,这英挺的糙汉子心中一动,不住嘟囔起来,“不过是嘴上说说,老子可不敢奸坏她,老子可疼她了……每次那小逼逼都是用嘴舔开了才日的……”想到这儿,刘奎元又恼了起来,定是从前自己太宠着她了,才把人惯坏了!现在连梦里都不肯给他奸穴了!窗外鹧鸪鸟正叫唤着,刘奎元有些怅然地看了看蒙蒙亮的窗口,不住叹息一声,却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3/12/11 08:26:05

第04章挤你婆娘
  “谁啊,这一大早的。”刘奎元在这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好手艺,脾气也大,每天上门找他倒卖兽皮宰杀野味的不少,不过却甚少有人起这么早来寻他,再一想自己婆娘不在家,连个暖床叠被的也没有心里更是不自在,不禁又起了脾性,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还是得攒些钱,指不定小桃儿就是嫌自己挣得不多才跑的,哪天富贵了她不就回来了吗?思及此刘奎元又有了接活的干劲。
  今天来的确实是大买卖,原来是锦州一门大户想从自己手里要一些兽皮,只是现在明面上风头紧,皇帝老儿正查官员的小金库呢,那大户不想太张扬也不敢托镖又有急用,想着让刘奎元亲自运过去,只要他肯答应先给付一千两定金做路费,余下尾款到了锦州再结清,蹲在屋檐下刘奎元思忖了一会儿这一趟买卖掐头去尾能赚个三千两,倒也值当,便答应下了。白日里按着他们交代的理了理自家的存货又小心包好裹在行囊里,把院子托给隔壁张妈照看照看就往锦州去了。
  “姑娘,您瞧船工正在溜猴儿呢,咱们也去瞧瞧吧!”初八那日焚香祝祷后,苏幼薇交代完管家一些细微末节便带着乐儿跟着弟弟启程了,同行的还有自己的未婚夫崔安实。因为圣上给的假不短,一行人倒是游山玩水一般地南下了。前天登的运河的船,今天刚好靠岸,不过这一路的见闻可让她们主仆两高兴极了,却是把回老家的烦心事丢一边去。
  可不知为何,今早起来苏幼薇总觉得心下惴惴,也没了兴致看风景,只拿着丝帕擦擦汗勉强一笑。“你去瞧瞧吧,我在这儿站一会儿,可别误了时候,待会儿就要靠岸了。”
  “诶!”说完,乐儿便跑过去看船工耍猴了,只苏幼薇一个人站在栏杆边上,那头崔安实正交代完奴仆收拾行囊便见自己那生得娇媚可人的未婚妻在不远处站着忙走了过去。“幼薇,你怎么一个人?”
  “安实……”有些不自在地看着崔安实,苏幼薇忽又想起了昨夜拒绝他求欢的事儿,只尴尬地低下头来,男人却一把搂住了她。“安实……”紧张地抓着男人的袖子,苏幼薇紧张得一颗心砰砰直跳,他该不会还在生气吧?
  “你以为我那么小气吗?我只是想抱抱你而已。”崔安实自然一眼看出了她的心思只轻声安慰她,紧接着又道,“你最近好像有心思的样子可是路上颠簸累着了?”
  “我……”摇了摇头,苏幼薇只哭笑着回了话,“没事儿,只是,只是在想咱们现在要在哪儿上岸……”
  “哦!今儿是到锦州,刚好我姑父就在这地界,咱们先在客栈住下,你同我再去拜会拜会他一家如何?”
  “嗯……”不知为何,一听得锦州二字,苏幼薇便觉心惊肉跳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儿要发生似的,让她一颗心悬了起来。不过一刻钟之后,靠岸,坐马车,进城倒是没什么错的,也未曾遇见什么,却是让苏幼薇放心下来了,只是她怎么也料不到,大西边过来的刘奎元此时也到了锦州这地界!
  “诶,你这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一间客栈,老子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提着装着兽皮的大箱笼的刘元奎好容易进了锦州的地界,本来要去李家交货的,中午交货,验完货下午就能出城了,谁知道那大户的管家说这兽皮倒卖州府查得严,怕在府里验货人多口杂走漏了风声让歇歇脚,明儿再到他家外宅去料理,刘奎元只得应下来,先找个地儿歇歇脚,不想才咕噜吃完胡辣面想着顺带在这儿住下,结果掌柜的却说没房了,这让急脾气的刘奎元一下恼了起来。
  “哎呀,这位客官,您别误会,咱不是店大欺客,只是后日是观音诞,客房都被远道的客人订了,就连下人房也住满了……实在抱歉!”那掌柜的最是擅长笑面迎人只打着圆场,但看着这一脸严肃凶相的年轻男人,怕他还真不怎么好惹!
  听见这话,刘奎元才觉得好一些,不过既然他说都订满了,只怕别处也一样,反正他能找个地方凑合就好了,于是给了掌柜的半两银子。“我说掌柜的,咱们打个商量,您让我在这大堂凑合一宿总可以吧?我懒得挪地儿了,别处也肯定被人订满了,这大热天的……”说着硬是把半两银子塞到掌柜的手里。
  “这,这……”掌柜的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不按常理办事提要求的客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不想这时候从楼上雅座下来的崔安实却走了过来说道:“这位大哥,我的房间让与你吧?”
  “诶?大兄弟,你不住店吗?”刘奎元不想自己还有这般好运气,只满脸感激地看着站在自己边上的美男子。
  这一声‘大兄弟’一股乡野的粗犷味儿,让崔安实颇为尴尬,他轻咳一声道:“我是同我家夫人一起出门,我和夫人晚上挤挤也就过去了……”崔安实正愁怎么找机会跟苏幼薇亲近,不想倒是省了麻烦了。
  “哦哦哦!和自家婆娘哪叫挤呀!这主意好!那我住你屋,你去挤你婆娘去!”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3/12/11 08:39:02

第05章冤家重逢
  “外边什么动静?”陪着弟弟跟未婚夫用完午饭,却听得隔壁崔安实的房间一阵进进出出的动静,向来敏感的她不禁好奇起来,乐儿也正疑惑,想着出去看看,却见风度翩翩的崔安实一脸斯文地走了进来。
  “幼薇,客栈房间都满了,咱们只能挤一挤了。”说着男人老实不客气地坐在了绣墩上,可把苏幼薇惹得又急又恼。
  “安实,你这又怎么了?”为了吊住男人的胃口以及不让他发现自己已非处子,苏幼薇自然千方算计,不曾想崔安实却总是想方设法同自己交欢,让她不禁烦躁起来。
  崔安实正烦恼不知如何同她更加亲近,这不,那糙汉却给了自己一个机会,自然让他欣喜不已,不一会儿就过来了,见未婚妻有些不悦,他却爱她这撒娇撒痴的小模样只一把将她搂住,低声道:“我想同你亲近亲近嘛……”
  “你这无赖,可臊坏我了!”不知为何,自从被刘奎元那野汉子糟蹋过之后,苏幼薇对于男女之事甚为抗拒,此时被男人这样抱着更是焦躁不安,只不停地挣扎着身子。“你别这样,再这么耍赖皮我,我就同乐儿去下人房睡了,幼卿那儿自然有位置,你去同幼卿睡去。”害怕地捂着心口,苏幼薇忙让他去弟弟那儿,崔安实一下急了,只抓紧她的肩膀道:“苏幼薇,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我把府里那两通房都放走了,院里也没有别的姬妾,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呢?”
  闻言,苏幼薇只神色复杂地看着崔安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确实,在京城之中,哪个贵族子弟在成婚前没个通房姬妾呢?即便男人一直同自己说那两个通房仍是处子身他碰也没碰,人心隔肚皮,她哪里知道真假?再者,自己还没做好准备万一出了岔子——可就万劫不复了!想到这儿,苏幼薇硬挤出两滴眼泪,只装作委屈地看着崔安实。“你便只想图自己爽快……我可是听妈子们说了……可疼可疼了……你莫不是要疼死我……”说着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幼薇,幼薇,好娘子,你别哭别哭,我,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我的好娘子别哭!”面对这样的绝色美人,崔安实自然一天到晚想入非非,只愿一亲芳泽才是,可见她这么哭也着实舍不得,倒是整个人不安起来忙软语安慰,不停地抚着她的背,一脸心疼的模样。“好娘子你别哭了,我错了……呃,我听你的,去幼卿房里,现在马上去如何?”
  听见男人这话,苏幼薇方松了口气,抬起头来,抹了抹眼泪,一对勾人地的桃花眼只满含深情瞧着崔安实,“那快去吧,我也累了想歇歇……”
  “诶……”虽然对于没法跟心爱的未婚妻亲近是件遗憾事,不过看着貌美如花又含羞带怯的美娇娘这么直勾勾泪盈盈地瞧着自己,崔安实只觉得心里一阵发烫,倒是不能与她计较了,只觉那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绝色也不过如此吧,于是乖乖地听她的往苏幼卿那儿去了。
  见崔安实离开,苏幼薇这才松了口气,有些疲累地躺在床上,一旁候着的乐儿上前帮她把鞋子脱了,又递了手帕与她。“姑娘,其实……其实咱们趁这个机会怀个儿子也不错不是,你怎么就一直拒绝他呢?”
  “你说怀儿子就儿子了?万一是个女儿怎么办?”有些不悦地坐起来,苏幼薇只抹了抹自己那白皙的脸儿,又轻声道:“再说了这男人须得吊着胃口他才稀罕,越是容易到手的东西,他们越不珍惜……”自从父亲去世,同弟弟两个人相依为命地日子后,苏幼薇便过早地见识了时间人情冷暖,自然对崔安实现如今的一片深情淡淡,亦或者说她本来就是心冷意冷的人吧?
  见自家小姐这样,乐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也是怕啊,万一哪天那刘奎元找上来了,她若是早些怀孕有个孩子做牵绊倒还好些不是么?乐儿想不到的是,她才想着刘奎元找上门该怎么办,夜里就出大事了!
  这天夜里,苏幼卿被旧时同僚约出去聚一聚了,他怕姐夫在客栈呆着无聊,又怕他去找自己大姐,这于理也不合,便邀了他一同去了,只留下大姐同丫鬟在客栈里,谁知道半夜里竟起了火,一时间半个客栈烟熏火燎起来。
  “乐儿,乐儿……”被烟火熏得直呛咳,不知所措的苏幼薇只跌跌撞撞地在走廊胡乱摸索着路,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才好。
  “奶奶个熊,这烟大的老子鸡巴毛都瞧不见了!”此时晚饭喝多了二两酒的刘奎元也被烟呛得不行,不想被一副娇软的身子撞进了怀里,“唉,姑娘这男女授受不亲你这着急也别乱撞阿……”
  “我,我……”不停咳嗽起来,苏幼薇只觉得头昏脑胀,又觉着那男人的声音很是熟悉正想抬起头来,却听见男人大叫起来,“娘子!我的桃儿娘子!我可找着你了!”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1 08:42:46

第06章让我瞧瞧你的逼!
  痴痴地看着躺在床上,睡得沉沉的美娇娘,刘奎元心里乐坏了,对着那精致美艳的小脸儿又是亲又是摸,又低头用手抹了抹她的前胸,想着揉一揉这娇美人的大奶子,可惜这丫头也太小心了夜里头还绑着束胸带,胸脯倒是显得小了些,不过转念一想这也说明离开自己的这些日子他的桃儿娘子活的体面规矩不是?在大盛朝可是只有富贵人家的姑娘才能用的起束胸带,寻常人家的女子能有肚兜裹着便不错了!想到这儿,刘奎元越发激动,低头抚着苏幼薇那精致的小脸儿,叼起那粉嫩的唇儿便是一顿乱吮。
  苏幼薇方才又是烟火熏烤又是遇见刘奎元受了惊吓,此刻只觉身在梦中,心慌意乱不停地在林中奔跑着,后头一直有嘶吼声,身后仿佛有猛虎在追自己,扭头一看哪里是猛虎?分明是刘奎元那野汉子吓得她惊醒了来,真真冤孽!那刘奎元竟真出现了,还正解着自己的腰带,吓得苏幼薇不由惊叫出声:“你,你做什么?!”惨白着脸捂着自己的身子,苏幼薇忙拍打着眼前的男人。“你放开我……”
  “桃儿!我的宝贝娘子!我是你相公啊!你奎哥哥,刘郎……你的好哥哥~娘子怎么不记得我了?”把苏幼薇亲出来一脸口水,刘奎元还不满足,只想着把她衣裳脱了好抱抱亲亲她的身子,不想把她都吓醒了,男人只着急地抱紧她不停地安抚着这美娇娘。“真是……才几个月不见娘子越发娇气了,怎地连我都不认得了?”刘奎元一直思念着他的娇娘子,也只记得她乖顺地伺候自己的小模样,倒把她撇下自己遁逃的过错给忘了,只揉着苏幼薇的身子不停地同她说着话儿。
  真真切切地听着刘奎元的话语,再瞧瞧这有些简陋的房间,苏幼薇这才记起来方才的事,整个人几乎昏死过去,只白着脸看着这曾经没日没夜地糟蹋自己的野汉子,整颗心如坠冰窟一般!咬咬牙紧了紧手心,苏幼薇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只装出一脸疑惑地道:“你,你是何人?是哪儿来的登徒子,我可不认识你。”反正她从前是用假名糊弄他的,如今便是嘴硬不认,他难不成敢奸了自己?
  闻言,刘奎元心中大惊,只定定地瞧着眼前的美娇娘有些难以置信,难道自己醉酒认错人了?想到这儿,男人忙拿起床头的烛台仔细端详这美人儿,这柳眉杏眼,尖鼻粉腮,不是自己的桃儿娘子难道还是妖精不成?刘奎元又故意凑近了细看,他往左凑苏幼薇便往右挡,他往里去她便往外坐,只把这莽夫给惹火了,直抓着她的手腕道:“你当真不是我的娘子柳桃儿?”
  这野汉子从来手劲大,可把苏幼薇抓得生疼,她也知道男人吃硬不吃软,于是硬挤出两滴眼泪,委委屈屈地道:“呀,这位大哥您把我弄疼了……呃……”
  刘奎元从前没婆娘只能撸着过日子,自有了“柳桃儿”这个宝贝就没消停过天天日逼,如今又旷了好几个月,看着眼前的桃儿娘子这般泪蒙蒙娇滴滴的模样哪里收的住?只一把将她拢在自己怀里,粗声粗气的道:“既然你硬说自己不是桃儿娘子,就让我验验身,桃儿逼里藏着颗小肉痣老是会磨我鸡巴!你且把裤子脱了给我瞧瞧你的逼,若我错了我他妈的把鸡巴剁了补偿你!”说着男人把随身带着的割刀狠狠地扎在了床上,一把将苏幼薇摁倒了……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1 08:52:57

第07章看看骚逼有没有被日过
  “你这无赖!快放开我呃……”不停地扭动着身子,苏幼薇被这个男人奸了一年多自然知道他在床上不好惹,害怕又会被他奸淫,可怜的美人儿忙挣扎起来,她已经与崔安实订了婚约,如今身上又没带着避子药若是怀上了可彻底不见天日,往后只能给这个野汉子当老婆了!想到这儿,苏幼薇只害怕地不住发颤。
  男人却顾不得那么多,一早就看出来这小娘们儿是装出来的,只将她压在身上粗鲁地扯着她的衣裙。“什么无赖不无赖的,从前图我银子的时候,你说说你鸡巴都给我叼了多少回了你!我是真心把你当娘子好吃好喝供着,银钱全进你兜里了,莫不是背着我养了小白脸才跑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羞恼不已地推拒着男人,苏幼薇觉得自己真真是没法跟这个男人理论了,虽说自己并没有养小白脸可到底是补贴自家弟弟去了,也无法争辩什么只想着如何脱身,不料男人却使劲一扯,只听撕拉一声,男人把她遮羞的亵裤也扯烂了!“呃……你这个野汉子!”
  “什么野汉子!”跪坐起来,男人厚实的大掌一把握住苏幼薇的细滑的大腿,大咧咧地分开使劲按压在床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美娇娘又粉又嫩紧密地闭合着的媚穴,刘奎元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又有些凶地吼了这么一句,手指狠狠捏了捏那天生稍稍凸出的小花核,男人又恶趣味地拿自己的手掌拍了拍那光滑无毛的花穴。“还嘴硬不认账!这骚逼一根毛也没有,不是我的桃儿娘子还是哪个?”
  “呃……你这破落野汉子!呃……疼疼疼……”这一回苏幼薇可算岔了,虽说刘元奎大了她七岁一直疼她,在床上便是插得狠些也还是心疼她的,轻易不敢欺负辱骂,可是自从她卷钱跑了之后,刘元奎对她是又爱又恨,现在把她逮住了定然好好调教调教才肯罢休的!可怜她好容易离了这汉子又被这般羞辱,野汉子也不管她臊不臊就这么掰开她的大腿又是看逼又是打穴儿,可把她急的又羞又臊,都快羞哭了!“你快放了我……不然不然,我必定去官府告你……呃……别,别……”话音未落,刘奎元对着她那娇软的小逼又是一掐,疼得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看着小娘子泪汪汪的样子,刘奎元有些不忍,不过转念一想,这丫头这么不老实,自己不想法子镇住她以后指不定还真会出去偷汉子,给自己戴绿帽!这可怎么得了?!想到这儿,男人又怕她这些时日真在外面偷汉子,忙分开她的贝肉用眼睛凑上去仔细瞧。
  “你……你做什么!”男人的大脑袋挤进自己的双腿前,下流地凑到自己的穴儿跟前,那热乎乎的气息就这么喷在自己大腿内侧,这让已经被调教得敏感的她穴儿不住一阵痉挛,脸上更是浮现一阵惊惧紧张的神色。
  “奶奶的,我就想瞅瞅,这些日子,这骚逼可被男人日过!”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1 08:55:22

第08章把你的逼咬烂
  为了不被崔安实发现自己已经失身多时,不再是干干净净的处子,苏幼薇从来不敢和他独处,自然也不会让别的男人占自己便宜,她的小逼自然没被别的男人插过了,可是这该死的野汉子竟然这么不要脸地拿出来念叨,苏幼薇简直要被气哭了,可是又拿他没办法!自己的亵裤都被他剥了,男人的鼻尖就贴在自己的逼上,她哪里争得过这浑蛋,只得软软地道:“你,你别乱来,我是清白的……没,没被人碰过……你别害了我……”即便知道男人一早认出自己,苏幼薇仍嘴硬着,不想男人闻言竟低头咬了咬她的花核。“啊……疼,疼……”
  听着这又娇气又淫荡的美娇娘喊疼,若是换作在从前他可心疼坏了可现在她在自己眼里就是喜欢作弄欺骗自己的小婊子,难为自己守了二十五年的处男身,一朝被这骚婆娘破了功还被欺骗了感情,这从来心思简单的男人实在越想越气直叼着苏幼薇的小花核不放,只吓得她不住轻颤,那种麻麻痒痒又带着疼痛的感觉可把她折腾怀了,美娇娘只得抹了抹眼泪娇滴滴地道:“你放开,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桃儿……你放了我吧……我想法子把钱还给你,奎元哥……你放了我吧……呜呜……”
  听见这话,男人才满意了些许,只吐出那被自己咬肿了的花核,坐在床上不紧不慢地道:“你说你是桃儿,爷这会子不信了,除非你能证明你就是我的桃儿娘子,不然,我今天就把你的逼咬烂了!”
  闻言苏幼薇只觉下身一颤,直羞羞答答紧紧张张地捂着自己的穴儿生怕一不注意这逼就要被咬坏了!“我……我能把你给我的银钱全报出来,只要你放了我,我还会双倍还给你……唔……”话还没说完,那挺翘的臀肉就挨了男人一记巴掌,苏幼薇像个犯了错的女娃娃似的被男人折辱着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崩溃了!
  “谁要这些!银子我会自己挣!我就是要看看你是不是我的桃儿娘子,你,把小逼拨开,自己张大腿把肉痣弄出来叫我瞧见,逼里有肉痣,把我的鸡巴磨爽了我才认你是我的小娘子,不然……有你好看的!”
  “你!”苏幼薇简直后悔极了,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招惹了这么一个混账东西?可是她也知道今夜如果不满足这个野汉子,不知道他还会使什么坏心眼折腾自己,她只得张开自己的大腿,双手怯怯地摸到自己的小逼上,小心地分开上头方才被男人扇的有些肿的贝肉上,“就在里面,肉痣就在里面……你瞧,你瞧瞧……”
  日了她的骚逼那么多回,男人就算逼着眼睛鸡巴也能直接蹭到那颗肉痣上,刘奎元自然知道那肉痣在哪里了,不过男人为了让她受些羞辱长长记性,只不咸不淡地道:“看不清,要鸡巴进去了才能知道你里头长的是什么!”
  听见这话,苏幼薇恨不得扇这淫棍几巴掌,现在却是无法反抗,只得轻声道:“那,那就进来吧……”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1 09:09:17

第09章要说~求你日日骚逼
  “奶奶个腿!你倒使唤起老子来了,叫谁进来呢?你得说——求求你,求相公进来日日骚逼……”虽说这美娇娘已经朝自己示弱了,刘奎元却还是不依不挠,只勾起苏幼薇那尖细的下颌,故意贴着她的耳朵这般说着,真真对着这美娇娘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只得在她身上,在口头上讨些便宜罢了!
  “你!好生无赖下流的泼皮!你原不是这样的人物!”原先苏幼薇便是相中了他憨厚老实又好骗,家底也不赖才试了出美人计,半推半就从了这野汉子,给他日了一年多的逼,好听些是为他暖床做饭兜他的银钱补贴弟弟上书院赴京赶考的吃穿用度,说难听些便是卖逼与他玩弄。可是他到底还算疼自己,总是好声好气哄着逗着,每每把自己逗开心了还依了他的,现在男人竟凶凶地逼着自己伺候他,苏幼薇简直恼透了!想到这儿,她又硬逼着自己挤两滴泪出来哄男人,谁知道男人却一把将大鸡巴挤到了穴口上了,吓得她身子一颤,整个人不住抖起来。“别,别……可别这么进来,会坏的,会坏的!”
  听见这话,刘奎元这莽汉老大不高兴,只抓着她的肩膀粗声粗气地道:“明明是你叫我拿大鸡巴进去日逼的,还娇声娇气地勾引老子,怎地想不认账?!”男人实在忍不住了,也不想再同她废话,只按紧她那窄小的肩头盯着苏幼薇那绯红的脸蛋,瞅着那雾蒙蒙的眼睛就想直接提屌操穴,却吓得苏幼薇不住惊叫。“不,不要!不要!会死的,我会死的!”
  “呃……怎么会死?我看娘子是要爽死吧!”憋了那么些天,男人实在忍不住了,哪里管得着别的,只耸动臀部挺着腰就像就着她被自己分开的双腿,将自己的大鸡巴往那小穴儿里插。“呃……疼疼!别……”许久没有被男人日逼了,苏幼薇只感觉陌生又恐惧,男人才挤过来一个大龟头,她已经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害怕得瑟瑟发抖。
  “哦嗯……你放松些!身子绷得那么紧老子怎么日你的逼?”硬邦邦的大屌在这美娇娘有些干涩红肿的穴儿口挤了几次却总是因为自己的龟头太大,身下的人儿穴儿口还小怎么也挤不进去,可把他急坏了,只盯着苏幼薇那眉头紧皱,面色绯红的小脸儿,很是不悦地催促着她放松些。
  “我偏不偏不,就不让你这坏东西进来……”气恼不已地并拢双腿,苏幼薇是起了坏心眼就不让男人顺顺当当就插进来,吊男人胃口,她从来拿捏的好好儿的,否则当初刘奎元这脾气跟火铳似的莽汉也不会着了她的道了。不过她也怕真惹恼了男人,只捂着眼睛呜呜哭了起来。“你不是个男人,欺负我这个柔弱可欺的弱女子,你要强便强上罢……把我干死了才好,干死了你就没婆娘日了……你好找别人去呜呜……”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1 09:25:13

第10章舔逼,夹逼
  刘奎元原本存了心思要好好折腾这小娘们,好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再不敢胡乱跑了,不想她哭得这样伤心,忙贴着她好生哄着。“莫哭莫哭,娘子,我他妈只是跟你说说笑的,我哪里敢真拿鸡巴戳坏你!不过是逗你玩儿!”说着,男人忙把自己的大龟头抽出来,小心地哄着这身娇体软的娇娘子,只把她的手儿拿开,温温柔柔地吻着她的脸儿,像只大犬似的。
  苏幼薇从来喜欢用这招对付刘奎元,仗着男人宠着自己可谓是有些为所欲为。如今用起来也是熟门熟路。“我疼,好生疼,要舔舔~”一双玉臂毫不避讳地勾着男人的脖颈,苏幼薇开始卖弄起那撩人的风情,好似一只勾人的小狐狸一般,其实抛下身份地位来说,这野汉子对自己也确实不错,苏幼薇也不是那般贞洁烈妇一样的女人,如今处境不明朗,她也只得放开自己的身份,委屈自己勾引一番这野汉子了!
  “娘子!是不是穴儿被我戳疼了?我舔我舔,指定把你舔舒服了!”刘奎元虽心里一再提醒自己不能再着这骚婆娘的道儿,得好生折腾她一番以后才能拿住她,可是他哪里舍得这娇滴滴的美人儿受委屈呢!三两下就把自己脑子里的想法抛诸脑后了,满脑子只想着自家娘子小逼逼疼了得好好疼着,于是撅着嘴对着苏幼薇的小嘴儿亲了又亲才坐起来去仔细瞧娘子那没毛的嫩逼!
  有些嫌恶地抿了抿自己的唇儿,若不是怕男人瞧见了,苏幼薇真想去漱漱口!早知道自己会被这野汉子抓回来她还不如早些赖着崔安实同他成亲呢!想到这儿,她更是暗下决心,这回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再逃回去!她怎么说也曾是名门千金,怎么可以真跟着这村夫猎户做夫妻呢?可是很快地,男人那撩拨人的手段叫她神思涣散了!“啊嗯……奎元哥……你……你别吮那么大力气……”
  苏幼薇脑子里正盘算着怎么哄骗这野汉子对自己放下戒心,不想男人却是毫不顾忌地低头用自己的嘴唇含着那小小粉粉的嫩逼,一阵重重吮吸,只疼得她不住惊叫出声。“呃啊……别……别……啊哈……”
  苏幼薇那粉嫩的小逼方才被男人又是咬又是打又是用龟头乱戳,自然肿起来了,现在被男人这么吮着哪里经受得住?自然觉着下身麻麻痛痛经不住扭动着自己那纤细的腰肢,大腿难耐地夹着男人的脑袋,受不住地娇吟起来。“呃嗯……”
  男人正被苏幼薇勾引得欲望高涨,她又矫情地说什么逼疼,这疼痛伤口什么的用口水抹抹是最快好的,刘奎元鸡巴里阳精多,嘴巴里口水也多自然先给她含小逼再用口水给她消消肿咯,却不想被她的白嫩大腿狠狠夹着脸倒是夹得他有些懵了!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8 11:57:16

第11章鸡巴要被夹坏了
  ““啊嗯~不要,不要舔了~我受不住了~”男人肥厚的大舌头不停地甩着下身那光滑无毛粉粉嫩嫩的馒头穴儿,从外边的贝肉再到那嫩嫩粉粉的小蝴蝶,刘奎元一一给她用舌头照顾仔细了,只勾得苏幼薇不停地放浪淫叫,还时不时轻咬那稍稍凸出来的小花核,让身下的美娇娘不禁夹紧了男人的大脑袋,脚丫子绷得紧紧的,浑身舒爽得脚趾头都不住蜷缩起来,而被肉欲支配操控的美人儿只得满脸绯红地抓着枕头不住娇吟。“啊哈……别……要死了要死了……”一阵痒痒酥酥的快感自下身袭来,苏幼薇只仰着脑袋觉得自己好像快要窒息了一样!
  一边舔着嫩逼,一边抬头看着小娘子那又淫又浪的模样,刘奎元感觉两个人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在深山里头快活的日子,心里高兴极了,更是卖力地用自己肥厚的舌头疯狂地舔着这嫩嫩的小逼。而苏幼薇只觉得自己快被折磨疯了,下身的娇穴不停地痉挛抽搐,只盼着男人的鸡巴赶紧捅进来,好给自己“治一治”,美娇娘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只娇软地唤着刘奎元。“啊嗯~夫君~相公~快,快进来呃……”
  听着那淫浪的欢娇声,刘奎元那本就竖的高高的大鸡巴更是胀大了一大圈,男人只重重吮了一口她的穴儿,才把那小嫩逼吐出来,一脸饥渴地盯着苏幼薇粗声粗气地道:“小淫妇!要老子的什么进去?拿手指戳是不是?!”说着,男人只用自己的粗糙手指戳了一根进去,虽说这骚嫩一早被自己干开了,本来不会太难入的,加上刚给她骚水都舔出来了,不过这都好几个月没日嫩逼了,这小嫩逼又跟多花骨朵似的闭的紧紧的,他才戳一根手指进去,这嫩穴儿就死死地咬着自己,倒是又紧又热!“妈的!几个月没操你倒把膜都长回去了不成?老子手都要被你这小骚逼夹断了!”生怕自己鸡巴太粗等会儿真把她的嫩穴儿插出血来,男人只得缓缓地用手指在小逼里拓着道儿,心里头更加着急了,逼这么小,他不早些操开操松以后怎么生崽子?
  “嗯啊……你别戳那么深,好扎人!呃嗯……”男人是干惯粗活的,手指又厚又粗,才戳一根进去自来长了个淫穴骚逼的苏幼薇哪里受得住?只不停地扭动着什么,咬着唇儿不断地抱怨着。心痒难耐地看着这小淫妇,刘奎元真真恨不得把她的逼干翻了,实在憋得不行的他只骂了声娘,将自己的手指抽出来,手掌掰开那粉嫩的小逼蹲在床上慢慢儿地把自己的鸡巴戳进了这小淫娃的嫩逼里。“啊哈……要死了……呜呜……好疼……好疼……”男人的鸡巴一直又粗又大,苏幼薇就是被他操怕了才想逃的,不曾想又被抓回来,又被这巨物戳刺,美人儿得穴儿虽已经湿润了可到底承受不住,只不断地剧烈扭动着身子。
  看着身下长了个淫穴,却不耐操的美娇娘,刘奎元真真拿这身娇柔嫩的娇娘子没办法,只得俯下身抱着她一鼓作气深插进去,再不插深点,鸡巴都要被她的逼挤出来了!“啊……不要……太深太深了,坏掉了坏掉了……呃……”目光灼灼地盯着这美娇娘,刘奎元也觉得自己的鸡巴要被吞了似的,那窄小的甬道紧紧地挤着自己的肉棍子不放,男人只得捧着她的小脸儿安抚着她,“好娘子,哦……好桃儿你放开些,我鸡巴要被你夹坏了!”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8 12:09:31

第12章驴鞭操嫩逼
  “呃……明明是你……是你坏~”小嫩逼被男人粗大的肉棍子狠狠深插,苏幼薇只觉着自己的小逼好像要被捅坏似的,窄小的肉洞被男人驴鞭似的大鸡巴塞得满满当当的,只叫她又羞又恼,男人还说让自己放松些,这怎么做得到吗?她只能咬着唇儿不停地扭动着那柔软的娇躯。
  “啊哦……好娘子,别扭别扭,老子鸡巴都要被你扭坏了!”一把扣住这不停乱扭着的美娇娘,男人只低下头蹭着苏幼薇的脸儿一面饥渴地吻着她那精致明艳的小脸,一面扣紧她那纤细的十指,肥厚的大舌饥渴地舔着心爱的娇娘子的樱桃口,男人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只不停地含着她的小舌同嫩唇儿又是吮又是吸,那粗壮有力的腰部也不断地挺动着,在这美人儿的嫩逼里进进出出只觉得快活极了。
  “呃唔……唔唔……”被男人这般深深插入,许久未曾同人交媾的苏幼薇觉着又是难受又是紧张,只想着男人早些插完自己可以消停些,于是偷偷儿夹紧了自己的小逼,想着让男人早些出来罢了,不想这男人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破身的愣头青了,早看透了她的招数只低头狠狠咬了她唇儿一口夹紧她的手指儿狠狠地往里一顶,直插着苏幼薇的穴儿,让她连惊叫的机会也没有了,只觉得穴口又酸又胀,疼极了!“呃……相公哦嗯~”
  “你这骚逼小淫妇!想拿捏老子呢!看我不干翻你!”
  “不,不,相公我不是啊嗯……不要不要……我错了呃~”苏幼薇原只是想耍些小心机而已,不想这回一下子就被男人给看穿了,刘奎元一点儿也不给她放松的机会,只干红了眼似的坐起来,跨在她的大腿上,耸动着自己那精壮的腰对着那小嫩逼插了又插,只撞得她溢出破碎的娇吟声。“啊哈……别……要死了……啊嗯~”
  男人的大鸡巴毫不客气地在苏幼薇的肉穴里挺动着,不停地进进出出,好像要把她干坏似的,一根驴鞭似的大肉棍只深深地顶进去再缓缓地抽出来,只留个大龟头在穴口磨着,就在美娇娘以为男人终于让自己喘口气的时候,他又狠狠插入,紧窄的甬道被男人这么一番折腾只叫她不住发出尖细的浪叫声,若不是现下夜深人静,男人又是把她带到僻静之处早被人听墙角听个一清二楚了!“骚逼!小淫妇!瞧给我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拿刀扎你呢!”若是换作从前刘奎元便是在兴头上见心爱的小娘子这么叫唤肯定心疼了,可现如今他还憋着气,当然气不过了,自然不想太便宜这小娘们,也不管她受不受得住,只拉着她往死里干。
  “唔嗯……不要啊哈……太深了呃……唔嗯……”虽说这个男人路子野得很几乎是往死里折腾自己,可是不知为何苏幼薇竟然觉着在疼痛之中仍带着些许快感,只叫她整个人陷入癫狂之中一般,虽然嘴上一直喊着不要不要,一直向男人求饶,可她心里却好似喜欢得不得了,只挺着自己的腰肢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嫩逼缓缓地送向了男人,却是叫刘奎元有些意外,差点儿愣住了操穴的动作,但很快地,他又轻笑起来,一把抓起苏幼薇那白嫩光滑的大腿往两边大大地分开,让那娇嫩的小逼不停地朝自己的胯下撞着,两个鸡蛋大的囊袋只不断地撞着苏幼薇那挺翘浑圆的臀儿,在这窄小的房间里发出淫靡而秽乱的啪啪声……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3/12/18 12:20:43

第13章干穴舌吻
  将身下娇媚的小人儿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刘奎元拍够了苏幼薇的臀儿这才换了个姿势在她的嫩逼里继续火热地操干起来,只干得她不停地娇吟喘息。“啊嗯~不要啊~好深好深~”可是这美娇娘嘴上虽喊着不要不要,被这糙汉操熟了的身子却是那样自然而然饥渴地索求着男人的怜爱与深插,双手只小意思地够紧了男人的脖颈。
  “呃……小桃儿!我的好娘子!”那紧小的嫩逼不断地因着自己的狠操猛干而不停地痉挛抽搐,直紧夹着男人的肉棍,让男人受不住地粗喘一声,捧着苏幼薇的脸儿直对着那尖细白嫩的下颌又亲又啃。
  “嗯呃……”面对男人热情的吻,已经在肉体的交欢之中迷失自我的苏幼薇也不再胡乱挣扎了,只仰着那精致明艳的小脸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轻轻儿地刮蹭着男人的唇。男人亦是很不客气地将自己的大舌伸出来,两人像是两条干涸而饥渴的鱼儿一样,互相需索着对方,两条舌头在彼此的唇间交缠起来,交换了一个极为淫靡的吻。男人一边吻着她,一边腾出手抚着她那饱涨浑圆大奶子,情动地扯着那两颗被自己吮得跟莓果似的乳头,只把怀里饥渴承欢的美人儿刺激得樱桃小口不断地流出淫靡而甘甜的津液。
  像是很饥饿的样子,刘奎元那有些大的嘴唇不停地吮着苏幼薇淌出来的甘甜津液,再次将她抱得紧紧的,舌头灵活地在她的下颌同肩颈游走一边耸动着腰部,自己驴鞭似的大鸡巴更是火热地在她的嫩逼里不停地操干起来,只干得她不停地淫叫着。听着苏幼薇那淫荡的欢叫,男人干穴的动作越发卖力了,大约抽插了上百下终于射出了今晚的第一泡浓精,那又浓又稠又烫的精液只喷的苏幼薇的嫩逼不住痉挛起来,那紧窄而敏感的穴口更是紧紧地箍着男人的大鸡巴。此刻被干得满脸通红的美娇娘只媚眼如丝地瞧着刘奎元,面上漾着浓浓的春情。“好相公……刘郎~你要烫死我了~呃~”
  “你这小骚货!以后还敢不敢跑了?嗯?”大掌温柔却带着强势地抚着苏幼薇,男人脸上满是贪婪而魅惑的神色,只紧紧地桎梏着怀里才被自己奸过一回的美人儿,虽然这些时日他一直在心里头盘算着要是让他再次遇见这磨人精自己该怎么淫弄她,怎么收拾这小骚娘们,可当自己再次插入她的小嫩逼后,男人又把这些抛在脑后了,只想着怎么把她操舒服了,用自己的大鸡巴征服她,让她以后再也离不开自己!想到这儿,男人的鸡巴又再次硬了起来,对着苏幼薇的嫩穴一阵猛干起来。
  “哦嗯~不敢了!不敢了~啊嗯~我再也不敢了,你别插那么深呜呜~”
  而此时,听到客栈失火从诗社赶回来的崔安实同苏幼卿看着正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乐儿不禁着急起来!
  “乐儿!幼薇呢?”
  “大姐她怎么样了?”
  “呜呜呜,奴婢也不知道,方才听掌柜的说里头熏死了两个人,可我怎么也找不着咱们姑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