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11/07 07:06 / 301 / 5
【小说】我的新娘

(一)
  我和我的新娘在中学就认识,让我没想到的是,很多年以後我们又在一起。
  我的老婆小华中等身材,是小巧的那一种,还算丰满,很纯的。我之所以娶她,就是因为她很纯,自我认识她以来从未和别人谈过恋爱。我一直很庆幸我娶了她,直到结婚以後我才慢慢的瞭解她。
  结婚以後日子过得很平淡,她喜欢平淡的生活,我却不太喜欢,想著从平淡的生活中找一点乐趣,我喜欢她在家的时候穿的性感一点,可她的衣服全都是家居服装,我就劝她买一点性感服装,没想到她却痛快的答应了。
  我们星期天去逛西单,没想到中友正在举办内衣展销会,我喜出忘外地拉著她,让她自己挑选自己喜欢的。
  在里面转了一圈,性感的内衣不是很多,我问她喜欢哪一件,她给我看一套蓝色的丁字裤,上边的乳罩是带蕾丝的透明的,下边的丁字裤不是那种普通的,前边只能盖住女人的毛毛,剩下的就一条绳穿过阴道和臀部,十分性感。没想到她第一次买居然挑中这一套,我觉得我的新娘还会给我带来新的感觉。
  晚上我让她穿著和她做爱,她偷偷的告诉我,说她很喜欢穿,就是怕我生气说她淫荡。
  我告诉她:「只要你想穿,什么时候穿都可以,我不会生气的。」然後我问她:「你这辈子只让我一只鸡鸡插,你不觉得後悔么?」
  「後悔呀!」我的新娘告诉我,自从我把她前後都插过了,一直想有两只鸡鸡一起插,那该是什么感觉呢?她说完看著我,问我是不是生气了。
  我狠狠的插了她两下,告诉她:「我可以理解,如果有合适的可以试一下,我希望我的新娘能得到快乐。」
  她使劲亲了我一下:「老公你真好!」
  我心里想著,我的生活就要发生变化了。
  又到了星期天,小华的好友杨丽今天请我们去她家玩。老婆跟我说杨丽快要去加拿大了,她是我老婆的好朋友,以前的同事,我们两家离得很近,所以经常串门,关系很不错。杨丽的老公人也非常好,叫郭新,因为人长得有点像动画片里的小新,平常我们就叫他小新,我们很谈得来,去他们家就和在自己家一样,非常随便。
  「来了?快点进来。」我们每次来,杨丽都很热情。
  吃完中饭,杨丽非要拉著小华单聊,说:「我快要走了,你就让我们姐妹俩聊会。」说著就把小华拉进了卧室。
  晚上我问小华聊了点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我把她抱住,一只手伸进去摸她的乳房。她一只手摸著我的鸡鸡,把我的鸡鸡拿了出来含在嘴里,她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我跟你说了,你可别生气。」
  「什么事还怕我生气?」
  「呛著我了,她跟我说要我照顾一下她老公,顺便帮她看著,让她老公在咱们家吃饭,她怕你介意,让我问你一下。」
  「这有什么,应该的嘛!」我说。
  「还没说完呢!她要我在他老公有需要的时候帮他一下,你同意么?」老婆用手轻轻的摸著我的蛋蛋,看著我的反应。
  我心想:真想不到平时这么贤慧的妻子竟然能说出这个话来。「那你同意了么?」我问。
  「人家说要问你的意见嘛!你要同意我就同意。再说她只是让我用手帮他,我们的关系又这么好,你同意了吧?」
  「那你一会帮我把精液吃了,我就同意。」老婆什么都愿意给我做,就是不愿意吃我的精液。
  「那你射了,人家就帮你吃。」她更加卖力地舔弄,我终於控制不住在她嘴里喷射出来,她果然毫不犹豫地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我用舒爽而略带吃惊的眼神的看著她,她的表情怔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不起你?你原先不是说过让我有机会试一下,人家还没做什么你就这样,下回不给你吃了!」
  我知道我的老婆是忠於我的,我应该让她得到幸福,得到满足。我把她拉过来搂在怀里:「小华我爱你,只要你喜欢,做什么都可以!」
  「老公,你真好!」
  我俩紧紧贴在一起,我抚摸著她的丰乳和肥臀,她用手儿轻轻揉搓著我还微软的阴茎。
  
  我们一起送杨丽出了国,并邀请杨丽的老公小新到我们家吃饭。过了一些日子,小新就把我们的家看成了自己的家,每天准时回家报到,帮小华做饭。有了小新,家里也热闹起来,小华跟我说要不让小新搬到咱们家得了?我发觉跟小新相处的日子他人很好,要不小华也不会喜欢上他了。
  「那你明天跟他说吧!」我说道。
  「那你明天晚回来一会儿,我跟他说。」
  「说就说吧,干嘛要我晚回来?」
  老婆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我说:「他也憋了很长时间了,我想明天帮帮他。怕他不好意思,你就晚回来一会嘛!」
  「那你明天要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做的,好老婆。」
  「回来一定告诉你,死老公。」
  第二天,我很晚才回家,老婆和小新正在看电视,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小新有点不好意思,见我回来就去睡觉了。
  我拉著小华问怎么样了,小华说:「我跟你讲了你可别生气。」
  我说:「不会的,你讲吧!」
  「今天小新回来以後,我就穿了你上回给我买的那套性感内衣,还有这套短裙。」这套短裙是老婆上学的时候买的,只能盖住屁股,老婆和我结婚以後又丰满了不少,所以穿起来更加性感。
  「他吃饭的时候老藉捡东西偷看我,吃完饭我们就在这儿看电视,今天天气热,我就让他换了你的一条短裤,你介意么?」
  「不介意,你继续讲。」这些话我听了很兴奋,好长时间没这么兴奋了。
  「我看他出来,他那儿就支得挺高的,他跟我说他很辛苦,要我帮他。」
  「他的阴茎大么?」我问道。
  「挺大,挺粗的,要我用两只手帮他撸呢!我真想一口把他咬进去。」
  「那咬了没?」
  「没有,他说没经你同意不应该这么做,他要我问问你。」
  「是么?还挺够义气,看在这个份上我就同意了。那让我们俩一块伺候你好不好?」
  「你说真的么?老公,你不吃醋啊?」
  「你嫁给我就要给你幸福嘛!只要你愿意。」
  「谢谢你!老公,有你这个老公真好!」
  「那他射了没有?」
  「没有,弄了一会他怕你回来,就不弄了。」
  「那你明天告诉他,说我没意见,让我们两个一起操你好不好?」
  「那人家就有两个老公了。老公,你真坏!」
  「那你明天自己去买一套情趣内衣,好不好?」
  「老公,你明天可要早回来一点。」
  我下了班,没在路上耽搁,很早就回了家,一进家门我的鸡鸡就硬了起来,见我的老婆穿了一身透明的薄纱情趣内衣,紫色透明奶罩、黑吊带袜、镂空的丁字裤,透明外套。
  「老公回来了?这是给你买的,我也给小新买了,你出来让我老公看看。」
  杨丽的老公走出来,是一条专给男人穿的性感内裤,红色丝制的,前面还有一个透明的小兜兜,是专门兜阴茎的,小新的阴茎在小兜兜里一览无遗。
  「老婆,亏你想得出来。」
  「你快换上去。」
  等我出来,老婆正在玩著小新的阴茎,「老婆,再给你一个。」我把我的阴茎递到老婆的手上,老婆一手一个帮我们套弄著,显得很兴奋。
  「老婆来帮我们舔舔。」老婆张开小嘴给我咬一口,又给小新咬一口,「这样不过瘾,老婆你一起吮两条肉棍好不好?」我们两个站起来,好让她一起吃。
  我们两个一边让老婆含鸡巴,一边在抚摸她的丰乳,老婆的下面早就湿了。
  「小新你去操我老婆,让她继续给我咬。」我吩咐小新先上。
  「你真够哥们,等我老婆回来一定让你操个够。」小新从我老婆嘴里抽出阴茎,让老婆跪著,然後走到她後面插了进去。
  老婆的小穴除了让我插过,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碰过,老婆也是头一次被第二个男人操。小新的阴茎很大,从後面插得很深,老婆的屁股在前後摆动,让小新一下一下地操著她的蜜穴,身体随著小新的抽插一次次上挺,口中不断发出「嗯嗯啊啊」的浪叫声,她的小嘴正在吮我的阴茎,不太叫得出来。
  操了一会,小新抽出湿淋淋的阴茎:「真紧,你老婆的小穴一缩一缩的,真舒服。你也过来操一会。」
  「那好,换你过来让她舔一会。」
  老婆的阴户已经被小新操得浪水横流,我的阴茎很顺利地就插了进去,老婆的阴道还在一缩一缩的。
  「老婆,你舒服么?」
  「谢谢你老公,你让我感觉到幸福。」
  小新的阴茎龟头很大,把老婆的嘴塞得满满的,老婆却似乎吮得很滋味,不断用舌尖在他的龟头上面撩。
  「小新你过来操她的屁股。」我操了一会就躺在下面,让老婆骑上来用小穴套我的阴茎,小新则在後面操她的屁眼。小新的鸡巴实在太粗了,弄了好一会才能整根插进我老婆的肛门里。
  我和小新一前一後地操著我老婆,两根鸡巴一起操很快就把她操到高潮,她淫浪地高声叫床,爽得几乎瘫到在我胸口上了。我和小新先後拔出来在她嘴里和乳房上射精,弄得她满脸满身都是精液。当晚,我们三个睡在同一张床上,我老婆握著两个鸡巴满足地睡去了。
  半夜里小新又起来趴到我老婆身上操她,我很累了,这次没有加入,只是躺在旁边看他们操。小新可能已射过一次,这趟操了很久,他先操老婆的小穴,後来把老婆翻过来操她的屁眼,到射精时才拔出来让老婆含著射在她嘴里。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11/07 07:06:32

(二)
  老婆有了我们这两个老公,行为开始放荡起来,每天都穿著情趣内衣。我下班回来,老婆正在做饭,小新在用嘴和舌头吮著老婆阴道口和阴蒂,又用力吸大阴唇、小阴唇,我老婆「嗯……嗯……」的叫著。
  这时,我老婆的身体不断扭动起来,小新轻轻地揉著挑逗著我老婆的阴蒂,老婆「啊……啊……」叫著说:「小新不要停,我受不了啦!」我看到我老婆的穴里不断地流出淫水。
  「小新快操我!」老婆受不了的大叫著。
  小新还在不紧不慢的问:「用什么操你呀?」
  「你不要捉弄我了,用你的大鸡巴操我!」
  小新分开我老婆双腿,鸡巴对准她粉红色的穴口,屁股一挺,大鸡巴「滋」
  的一声插进我老婆穴里,我老婆「啊……」的叫了一声:「真舒服,小新你的鸡巴真大,插得我真舒服。」
  我的鸡巴早就受不了了:「你们两个趁我不在家偷偷的玩,老婆快给我舔舔鸡巴。」
  我把鸡巴放在老婆的嘴里,老婆时而将整根鸡巴吞入嘴中,时而又吐出来:
  「我好开心,有你们两个好老公。」
  小新将鸡巴在我老婆穴里左右搅动,「小新,你的鸡巴都快要捅到我的子宫了。」我老婆被小新操得「啊……啊……啊……」直叫。我老婆用嘴狠舔我的鸡巴,又一边承受著小新的抽插。
  我看著我老婆的浪样,实在受不了了,一股股又浓又热的精液喷射出,都喷射在我老婆嘴里,老婆把我的精液全吞了下去。
  小新见了也激动不已,在我老婆穴里进出的节奏明显加快了,小新问我说:
  「我也要射了,我射在你老婆的穴里行不行?」
  「你射吧!我不介意。」
  一股热流从小新鸡巴深处喷射在我老婆穴里,我想老婆的穴里这时被小新的精液灌得满满的。只见小新的鸡巴还在我老婆穴中抽插著,穴的上下左右全是一股股白色的精液,缓缓从我老婆穴的两边的阴唇之间流出来,那是小新操我老婆射出的精液。
  「老婆爽不爽?」我俯下头去问老婆的感受。
  「啊……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老公你太好了。」
  看著心满意足的老婆,我也很高兴。吃完晚饭,我和小新两人又前後插了我老婆一次才睡觉。
  
  今天,我老婆的好友小霞到我们家里来玩,小霞是我老婆的大学同学,住同一个宿舍的,很亲密。我和小霞也很熟。
  小霞这次来好像有很多委屈,小霞人长得特别丰满,应该说挺胖的,小霞的乳房和屁股比我老婆还要大一圈,走起路来两只乳房上下直颤。
  我问:「小霞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还不是因为我老公,我今天来是求你们两口子来了。」
  「怎么了?」老婆问。
  「张青他对我越来越冷淡了,你们俩是我好朋友,有什么事我也不瞒你们,他在家宁可手淫也不碰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怎么回事呀?」
  「这话让我怎么好说出口呢!是这样的,我老公喜欢上了小华你老婆,说除了她,他谁也不操。你们两口子就帮帮我吧!」
  「这可怎么帮啊?」我问道。
  「如果你不嫌弃我,我就给你当几天老婆,你喜欢怎么操都行。让小华去我们家,也帮我劝劝我老公。」
  「这不是不可以,可是我老婆现在还有一个老公,我不知道你愿意么?」
  「小华你可真幸福,有这么好的老公。我愿意,他是谁呀?」
  「小霞你认识的,是杨丽的老公,杨丽出国了,让我老婆照顾他。」
  正说著,小新回来了,我老婆说:「问问我的二老公吧!」说著竟然把我和小新的阴茎拿了出来,一手拿著一个鸡巴说:「小霞给你舔舔,味道不错吧?」
  「那小华你去我们家吧!我老公正等著听答覆呢!你放心吧,你这两个老公有我来照顾。」小霞一说完连忙又把我和小新的鸡巴含回嘴里。
  「好吧!那我去了,大老公、二老公。」
  我老婆走了,我们两个把小霞的衣服脱了下来,里面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乳罩和窄小的黑色三角裤。小霞的身材很胖,乳罩盛不下她的两只乳房,有一半露在外面;窄小的三角裤也只能勉强盖住她的阴部,有很多阴毛露在外面,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性需求特别强的。
  「张青也是的,这么好的老婆都不操,真可惜。」我玩著小霞的大乳房,小新就去脱她的内裤。
  小霞的口技很不错,卖力地舔著我的大鸡巴,特别是她还会用舌头在我的鸡巴眼里舔著。我说:「小霞你真会舔鸡巴,舔得我真舒服,一会我一定要射在你的小嘴里。」
  「你射吧,射完了我给你吃了。」
  说著,小新已经把小霞放倒,将他的鸡巴插进了她的穴里。「小新你的鸡巴真大,插得我好舒服。你慢慢插,让我享受一会儿。」小霞一边舔著我的鸡巴,一边张开双腿让小新把他的大鸡巴在穴里抽动。
  我闭著眼睛享受著小霞小嘴的滋味,这时睁开眼睛看到小霞的乳房被小新插得来回地晃,「小霞你的奶子可真大,不做乳交就太浪费了。」我说著把鸡巴放在她的乳房中间,完全被她的乳房淹没。
  我来回抽动,小霞用小嘴还不时地舔著我的鸡巴。她给我乳交了一会,我就让她趴下,小新在下面操她,我在後面插她的屁眼。
  「人家的屁眼还没被插过,你轻点。」小霞转过头来说。
  我插了半天也没插进去:「你老公没插过你的後面?」
  「没有,他试过,没插进去,他的鸡巴太大了。」
  我使劲往里插,「你碰到我了!」小新说道,我低头一看,我居然和小新的鸡巴全都插到小霞的穴里了。
  「你们两个插死我了!」
  「小霞你的小穴居然能容得下两个鸡巴,真了不起!」
  「我老公鸡巴太大,操习惯了没问题。」
  听了小霞的话,我不禁为我老婆担心起来。
  小霞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们俩同时在小霞的穴里射精,发出了「噗……
  噗……」的声音。我们两个把鸡巴抽出来,精液顺著小霞的阴户流出来。
  操完了小霞,我想起我老婆小华来,小霞看出来我的心事:「给你老婆打个电话,看看她在干什么呢!」
  我打通了电话,是小华接的:「老公,爽死我了!他的大鸡巴太大了。使劲操我……使劲!」
  「老公你不用担心,明天我和张青就回咱们家。」说著她就挂线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11/07 07:06:46

(三)
  第二天,小霞还要去上班,因为小霞是双安的化妆品小姐,所以礼拜天也要上班。我和小新在家里睡懒觉,突然感觉有人在舔我的鸡巴,睁开眼一看,是我老婆回来了。「老公,我回来了,想我了吧?」老婆一边给我添鸡巴一边摸著小新的鸡巴,小新还在睡觉。
  「老婆怎么样?」
  「老公,他的鸡巴真的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大的鸡巴呢!」
  「那你受得了么?」
  「还行,他还把鸡巴放在我里面一晚上呢!」
  「他的耐力这么好?」
  「没有,但他射了以後,鸡巴还是这么大。」
  「真的么?」
  「你不信呀?我把他带来了。我把咱们的情况跟他说了,他和小霞也愿意和咱们继续交往下去,我把他叫到屋里来,你可别吃醋啊!他有点不好意思,你等著我去叫她。」
  看著老婆扭著小屁股的背影,我心里想:我这个老婆现在这么浪,是我没想到的,我不知道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反正我老婆自己感到幸福,这就足够了,能让老婆感到幸福的就是好老公。
  老婆进来了,小新也醒了。看著老婆牵著一个鸡巴走到我们面前,我虽然和张青认识,但真没想到他的鸡巴真有那么大,怪不得小霞的穴里能盛得下我们俩的鸡巴。我和小新看得有点傻了,估计张青的鸡巴长约24厘米,粗有5厘米,比我们的鸡巴要长出一半来,这种鸡巴只在外国的毛片里看过,想不到还真有。
  「别看了,你们的鸡巴也不错,各有特色,我都喜欢。」
  「三老公帮我脱衣服。」老婆说著扭头过去叫张青帮她脱衣。
  老婆今天穿了一件红色旗袍,黑色的丝袜,因为我喜欢让老婆穿黑色齐腰丝袜,里面穿的是情趣内衣,显得很性感。老婆的这套情趣内衣我没有见过,看起来好像是一套普通的白色透明内衣,实际上上面全是一条一条的布,不用脱,把鸡巴插进去就可以操。
  「我今天要伺候我的三位老公,你们一起排好,好不好?」
  我在中间,老婆用嘴给我舔,又用两只小手玩弄著小新和张青的大鸡巴。老婆把张青的鸡巴握在手中,用手指轻轻地抚摸他的龟头,张青的大鸡巴马上硬了起来,我老婆叫道:「好鸡巴,你的鸡巴比比昨天更硬了、比昨天更粗了、比昨天更长了,我好喜欢呀!今天我要你的大鸡巴射精,并射在我的小嘴里。」说著便用嘴舔张青的大鸡巴。
  我老婆津津有味地吃著他的大鸡巴,我不禁有些妒忌,只见张青的大鸡巴慢慢地流出透明的分泌物,我老婆用舌头舔舔他的大龟头流出的液体。
  「老婆,什么味的?」我好奇地问。
  「有一点咸。老公你快来操我,我的小穴需要你的大鸡巴!」
  我走到老婆後面,老婆的小穴已经很湿了,我拿著鸡巴轻轻的顶了进去,老婆的小穴被张青这么大的鸡巴操过了,还是这么紧。
  「啊……老公,使劲操我……」老婆浪叫著。过了一会又说:「老公你插我屁眼吧!让张青的大鸡巴操我!」
  张青躺在床上,20多厘米的大鸡巴向上直挺著,老婆拿著他的大鸡巴往自己小穴里塞,我看著老婆的小穴被塞得满满的,一点空隙也没有,随著张青的来回抽送,他那大鸡巴把老婆的穴口操得直往外翻。
  「爽死我了!张青轻一点……老公,快把鸡巴塞进我的屁眼。」
  老婆被我们三个同时操著,小新的大鸡巴在我老婆的嘴里抽插著,我老婆边吃鸡巴边叫道:「这是我在梦里才会有的,被三根大鸡巴操,我受不了了……」
  「老婆,我要射了!」他们两个也跟著喊要射了。
  「你们三个老公都要射到我嘴里,我要全吃下去。」
  我们三个差不多同时射了,全把鸡巴放在我老婆的嘴上,真想不到张青的精液这么多,我和小新两个射完了,张青还在射,老婆的嘴里盛不下了,顺著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11/07 07:06:54

(四)
  十一到了,我的岳父岳母要过来看我们,我打发小新和王青回家了。岳父岳母是第二次来我家,第一次是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他们是小县城里的机关干部。
  岳母虽然四十多了,但比一般年轻女人更有韵味。岳母很丰满,喜欢穿套装,岳父岳母为人很和善,所以我们也欢迎岳父岳母的到来。
  岳父岳母到家住了几日,我们陪著他们逛了一些名胜古迹,可是看出这次岳父岳母来并不是很高兴,好像有心事。晚上我和我老婆商量是不是我们照顾得不周,让岳父岳母生气了。
  小华说:「不会的,我父母不是那样的人。要不我去问问妈看是怎么回事好么?」
  第二天晚上我问小华问了没,小华说:「是爸妈的私事,不关咱俩的事。」
  我问什么事,「有点不好说,爸妈的私生活出了问题。」小华吞吞吐吐。
  「难道爸有外遇了?」我追问著。
  「没有,是爸对妈越来越不感兴趣,妈现在正是有需要的时候,爸却那样,今天妈说可把她愁坏了,让我给她想想办法,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
  「那爸还喜欢妈么?」
  「妈也这么问过爸,爸说很喜欢妈,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提不起兴趣来。」
  「那就好办了,可能是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你明天陪著你妈去买一些性感内衣,让你爸感觉新鲜就会好一点。」
  老婆说:「这样能行么?」
  「你听我的,我是男人,准没错。这样,你也买一些,回家之後把它换上,穿得露一些。」
  「那行,我明天和妈说说。」
  我陪著岳父玩了一天,岳母和我老婆去买衣服。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赶紧回家想看看岳母穿成什么样,想著岳母穿著性感内衣的样子,鸡巴都硬了起来。
  回到家,老婆和岳母已经把饭准备好了,不过我的鸡巴也软了下去。岳母还照样穿著家居服装,我偷偷的问老婆怎么回事,老婆告诉我说:「我今天和妈说了半天,妈说她从没有穿过这么暴露的服装,有点害怕。」
  「那你没说你陪著一起穿么?」
  「说了,妈还是不好意思,说怕你看见。你是不是很想看?色鬼!」
  「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你妈还想不想让爸对她感性趣呢?」
  「想,所以妈同意了,等一会儿洗完澡出来穿。」
  把饭吃完,我就催著老婆去洗澡,我们家的浴缸是两人浴缸,所以老婆就拉著岳母一起洗,岳母没说什么就跟她去洗了。
  我和岳父正在看电视,老婆先出来了,「好诱人!」我心里想。
  老婆穿一件浪漫花园露乳超短裙,超短裙用花朵来衬托女性部位的突出,使性感更显。透明网纱面料,吊颈式设计,短裙文胸部份完全露乳设计,十字形交叉的弹力带子,乳峰部份镶嵌盛开的花朵,别有趣味。裙身前部两开,活干扣设计,穿脱极为方便。同样质料的小裤,T形款。腰围双弹力带设计,并有一朵小花装饰,性感诱人。
  我转头看岳父的表情,岳父还假装在看电视,但他的鸡巴我看到已经挺了起来,裤裆上支著高高的帐篷,其实眼睛不时的瞟向我妻子。
  「妈,你也快出来,让他们看看我们今天买的衣服。」老婆叫道。
  岳母有些羞涩,迟迟才出来。岳母一出来我差点就射了,她穿一件野性玫瑰露乳连身衣,吊颈式一体设计,吊带背後交叉,更显背部性感。完全露乳设计,狂野性感,连身衣下面底裤部份全露臀设计,是一款极度性感野性的内衣。
  「爸,你看看我和妈谁的好看?」老婆一边说著,一边坐在岳父的身边,扭捏著缠著岳父。
  岳父被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应付著:「好,都好看。」
  「那我们天天穿给你看好么?」老婆边说著边不时的碰著岳父的身体。
  而岳父也没有躲避的意思:「行啊,可你老公会同意么?」
  「我同意,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岳父扭头叫:「老婆你过来,坐这里。」
  岳母本来怕岳父会生气,可看到岳父高兴的样子,心也放了下来,可是在我面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岳母坐到了我和岳父中间,岳母的乳房本来就大,她穿的又是露乳装,虽然用手护著,可是也只能盖住前半部份。
  岳父用手把岳母的手移开:「都是自己家里人,不用不好意思,别白费了女儿的一片用心。女婿,你用手摸摸你妈的乳房大不大?」说著拿起我的手放在岳母的乳房上。
  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其实我第一次看到岳母就想操她。岳母的身体长得丰满但并不肥胖,人又是到中年,其韵味远远胜於年轻的女人,我今天终於可以如愿以偿了。
  几人眉来眼去,岳父已经明白了我们的意思。我老婆这时已经把岳父的鸡巴拿了出来,用手轻轻的撸著,用舌头轻轻的舔著,我则用嘴吮著岳母的乳房,又把手伸向岳母的阴部。
  我本来想先摸摸岳母的阴毛,可我一直摸到阴部的小沟里也摸不著一根。岳母的下边没有毛!我兴奋地把她的短裙撩了起来,岳母下边光秃秃的,粉红色的阴部十分诱人,真想把大鸡巴一下操进去。
  「女婿,妈的下边没毛,你喜欢么?」岳母娇羞的问我。
  「喜欢,我太喜欢了!」说著我跪在岳母的两腿间给她舔阴部。我用舌头舔著岳母的阴唇,岳母好像从来没有接触过被男人口交,一个劲地哼哼,淫水流得沙发上都是。
  而岳父那边也顶不住乱伦的刺激,已经开始射精了,老婆的喉咙在不停地动著,把她爸爸的精子全部咽了下去。老婆只吃过我的精子,虽然小新和张青也在我老婆的嘴里射过精,但老婆从未给他们吃过。
  「好女儿,你妈从未给我吃过。」岳父舒服得直嚷嚷。
  岳父射完精,我老婆继续给他口交,岳父用手摸著我老婆的乳房弄了一会,我的老丈人居然又勃起了,岳父虽然四十多了,可鸡巴一点也不小,大鸡巴头在我老婆的嘴里一进一出的。
  「女婿,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我,我受不了了!」岳母给我舔得按捺不住,催促我快去操她,我把鸡巴对准岳母的穴口,一下子插了进去,岳母生过孩子,穴口显得宽松一些。「真舒服!」我的大鸡巴塞满了岳母的穴,她才满意地舒了口气。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11/07 07:07:04

(五)
  人长大了,不免经常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我记得我小时候外表挺老实的,但其实我发育得挺早,我的发育这么早是因为妈妈的帮忙。
  事情还要从我懂事的时候说起,大概是八、九岁的样子,那时候我们家还不是很富裕,爸爸常年奔波在外,家里就只有我和妈妈。我妈长得漂亮是众人皆知的,由於妈妈是家庭主妇,很少出门,这让爸爸很放心,所以每次回家都提前打电话回来,让妈妈去接他。
  我小时候的玩伴并不是很多,只有我邻居家的孩子小虎跟我不错,我经常去他们家玩,我们那时候还小,他的爸爸妈妈也并不忌讳什么。
  我记得有一年的夏天特别热,中午我去找小虎玩,小虎的爸爸妈妈正在睡中午觉,我看见小虎的妈妈穿一件极短小的内裤,内裤的旁边还有几根黑毛漏了出来,小虎的妈妈上身也没穿衣服,两只大奶奶露在外面。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鸡鸡居然硬了,就看著小虎的妈妈一动不动。
  小虎看见我了,「你在看什么呢?」他奇怪地问。
  「看你妈的穴呢!」我答道。说著,小虎居然把他妈妈的短裤扒了下来。我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短裤里面的东西,上面是黑黑的毛,下边有一条小缝缝。
  小虎比我大两岁,比我懂得多,喜欢什么都教我:「你妈也有,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你知道么?」
  小虎的动作过大,把他妈妈给弄醒了,她见自己没穿内裤,又看看我们俩,只咕哝了一句:「小毛孩子。」小虎的妈妈也是家庭主妇,听说没有结婚前韵事挺多的。
  小虎的爸爸也醒了,看看被扒光的老婆,又看看我们俩,对他老婆说:「小孩子嘛,对你感性趣很正常。」小虎的爸爸极好色,和左邻右舍的不少家庭主妇都有过一手,为这事小虎的妈妈经常和他爸打架,但小虎的爸爸人却很随和。
  小虎的爸爸说著也把自己的短裤脱了下来:「让这两毛孩子也见识见识我的大鸡巴。」然後挺著鸡巴问我:「小海没见过吧?」我小名叫小海。
  说实话我看见过,是在家里。有一次我出去玩,回家比较早,妈妈还在睡午觉,由於天气热,妈妈把毛巾被给揣了,我看到在妈妈的两条大腿中间插著一个像小虎爸爸鸡巴般的东西。
  「我见过,可是没你的这么大,也没你的这么多毛。」
  「真的么?你在哪见过?小孩子可不许说谎,是不是你爸爸的?」小虎的爸爸说道。
  我心里想,小虎的爸爸妈妈平时对我挺好的,我不想骗他们。
  「我看见过,在家里。」
  「那你是怎么看见的?」
  「我看见妈妈和邻居的叔叔睡在床上,叔叔趴在妈妈上面,把他的鸡巴插在她这里。」我指著小虎妈妈的穴说。
  「你妈不会只给这一只鸡巴插过吧?小海。」小虎的妈妈问我。
  我就把那天看到的都告诉了小海的妈妈,而且把以後很多不同的叔叔和妈妈操穴的事也说了出来,我还看到所有的叔叔到最後都尿了在妈妈的穴里呢!然後我看到小虎爸爸的鸡巴突然胀大了很多。
  小虎妈妈跟小虎爸爸说:「想不到她还挺浪的。你想打什么主意?你这个色鬼!」说著用手打了小虎爸爸的鸡巴一下。
  「老婆你不是不想再让我出去勾干别人么?那我想操小海的妈妈,如果你同意我就全听你的。」
  「你想得美!不过你真的不再去勾干别人?」
  「真的,我可以发誓。我求你了老婆,你就帮帮我吧!」
  「我不让你去,你肯定还是要去的。那我帮了你,你就要听我的。」
  「老婆,我一定听你的。」
  小虎的妈妈之所以会答应她老公的要求,其实跟她自己有关系,小虎的妈妈过门没几个月就生下了小虎,小虎的爸爸一直怀疑,两口子经常闹矛盾,小虎的爸爸又好色,所以小虎的妈妈一直想给小虎的爸爸找一个自己放心的姘头,同时让小虎的爸爸也不再追究她以前的事。
  「小海、小虎上床来。」小虎的妈妈叫我们。
  「小海,让你叔叔帮你妈妈好不好?」
  「不好,我长大了会自己帮妈妈的。」我当时虽然小,也隐约感觉到如果被小虎的爸爸插了妈妈会吃亏的。
  「你的才多大?」说著,小虎的妈妈用手摸我的鸡鸡,「好大!」她感到非常意外。我的鸡鸡上虽然没毛,但硬了也不比小虎爸爸的小。
  「妈妈你也摸摸我的。」小虎拽著他妈妈的手摸自己的鸡鸡。
  「我儿子的也不小,他爸你看看。」小虎的妈妈说著把我们两个的鸡鸡都拿了出来:「这两人还不大,可鸡巴长得可不小了,长大了肯定比你的大。」
  「嗯,你别光顾著让这两个小子舒服,你也要让我舒服。」
  「你著什么急?先让小海舒服了,你才能舒服呢!」
  「小海,想不想用你的小鸡鸡插插阿姨?」小虎的妈妈说著就拿著我的鸡鸡往她自己的小缝缝里塞。
  「妈妈,我也要!」
  「来,小虎,你不能插妈妈,妈妈给你吮吮。」
  「你们这两小子把我媳妇给操了,小海让我操你妈妈行不行?」小虎的爸爸说。
  我这才知道把鸡鸡插到女人里面是这么舒服,鸡鸡被一框肉包围著,还会一夹一夹的,小虎的妈妈一直在叫:「好小子,使劲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插了不一会我的鸡鸡就有些东西尿在里面了,小虎的妈妈被我尿得直抖:「人不大,精液还真挺烫,爽死我了……」
  小虎也有些白色的东西尿在了他妈妈的嘴里,小虎的妈妈也没嫌脏,全咽了下去:「我把我儿子的童子精吃了。」
  小虎的爸爸在一旁边撸鸡巴边看著我们俩把他媳妇给操了,这时我看到小虎爸爸的鸡巴特别大,比操妈妈的叔叔们那根还要大一倍。小虎的爸爸见我们俩操完了,他让小虎的妈妈撅起屁股,把他的大鸡巴一下子插了进去。
  「小海,我妈妈让你操了,那你让我也操你妈妈好么?」小虎问我。
  「那还用说,我让你和你爸爸一起操我妈妈行了吧!」
  我和小虎一人摸著她妈的一只乳房,小虎的爸爸还在操著。小虎的爸爸一面操,一面和我们商量怎么才能操到我妈妈。
  我们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点子来,最後还是小虎的妈妈想出了办法。
  由於我妈妈很少出门,可是她很喜欢打牌,但妈妈不方便出去人家家里打,没办法,於是便经常拉著我和小虎一起陪她玩牌。小虎的妈妈告诉我,要是妈妈又让我叫小虎一起打的话,就拉我妈妈去她家玩。
  我回去告诉妈妈:「小虎在家和他爸妈玩牌呢!他们也不够搭子,叫咱们一起过去玩。」
  「好啊!咱们过去。」妈妈也不想老和我们两个小孩子玩。
  我和妈妈过去玩了一会,因为没什么赌的,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咱们赌点什么吧!」小虎的爸爸提议。
  我和小虎说:「谁输了,谁脱衣服好不好?」
  「两个小孩这么大点胡闹什么!」妈妈笑著说我们俩。
  「我看这个主意不错,反正也没外人。小海,可不许告诉你爸爸哦!」小虎的妈妈说。
  本来小虎的妈妈想试探一下我妈妈,可我爸爸又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妈妈也想看看除了爸爸和那些叔叔们的鸡巴外,小虎爸爸的鸡巴长什么样。妈妈想著我是小孩子,也不会说出去,在我和小虎死磨硬泡之下,妈妈居然答应了。
  玩了一会,妈妈的手气很顺,她不知道这都是我们早商量好的。由於我和小虎玩得最差,早就脱光了,小虎的爸爸是只剩一条内裤,裤前鼓得高高的。
  妈妈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只输了一件上衣、一双丝袜,还有一双鞋,但由於她是临时被我拉出来的,内衣是在家里穿的,而且乳罩中间居然是透明的,虽然是戴著,可和没戴也没什么区别,反而更吸引人。不要说小虎爸爸的鸡巴硬了,连我和小虎的鸡巴也硬了起来。
  小虎的妈妈还穿著内衣和内裤,她见我们两个小孩的鸡巴都硬了,就用手挑拨著我们两只鸡鸡,跟我妈妈说:「看,孩子都长大了,我们很快就老了,该玩就玩吧!咱们女人也别总守著一个男人。来,你摸摸这两个小家伙的鸡鸡,还真不小呢!」说著便拉著我妈妈的手放在我们俩的鸡鸡上。
  妈妈握著我俩的鸡巴,身子轻微的发抖,妈妈没想到我的鸡鸡长这么大了,「一会咱们俩谁输了,谁给这两个小孩吮鸡鸡怎么样?」她提议道。
  小虎的爸爸说话了:「那要是我赢了呢?」
  「那也给你吮。」小虎的妈妈说笑著,妈妈笑著也没说话。
  我们没想到今天会这么顺利,妈妈一点也没反对,还笑著应允了。
  接下去,妈妈的牌开始输了,妈妈先输了裙子,紧接著又输了,她不好意思起来,小虎的妈妈笑著说:「认赌服输。」走到妈妈身後把她的乳罩脱掉了,妈妈的大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我看到差点射精。
  妈妈这时说不玩了,可是我们谁也不让她走,妈妈没办法,只好硬著头皮玩下去。妈妈的手气又上来了,这回是小虎的妈妈被脱光了,小虎的爸爸也把他最後的内裤脱了下来。
  我见到妈妈一边打牌,一边在偷偷看小虎爸爸的鸡巴,小虎爸爸的鸡巴又粗又长,尤其是鸡巴头特别大,还有几滴水在尖端冒了出来。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小虎的妈妈见我妈妈老盯著小虎爸爸的鸡巴看,说著就拉著我妈妈的手放在她老公的大鸡巴上:「摸摸看,让你感觉感觉和你家的有什么不一样。」
  妈妈把手放在小虎爸爸的鸡巴上,我看到小虎爸爸的鸡巴一直在跳动,妈妈情不自禁地握著撸了两下。
  我们接著玩,这回小虎的妈妈输了,「给这两个小家伙吮鸡鸡!」我妈妈叫著说道,小虎的妈妈竟真的拿起我们两个的鸡鸡吮了起来。
  小虎的爸爸这时走到我妈妈跟前,把鸡巴伸到她嘴边,妈妈好像要说什么,刚一张嘴,小虎的爸爸就把他的大鸡巴插进了我妈妈嘴里。妈妈也没再说什么,把小虎爸爸的鸡巴含在嘴里很卖力地吮。
  我望过去,小虎爸爸的大鸡巴在妈妈嘴里一进一出的动著,妈妈的两颊被操得胀鼓鼓的。妈妈把大鸡巴完全吞进去时,脸紧贴在小虎爸爸下腹的毛丛里面,小虎的爸爸捧著我妈妈的头前後前後地移动著,让大鸡巴在她嘴里插进抽出。
  接著,小虎的爸爸把我妈妈的内裤脱了下来,握著大鸡巴要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妈妈好像要挣扎,但双腿却向两边一松,大鸡巴就这样「啧」的一声干进了她的肉穴里。
  妈妈两条美嫩的腿给小虎的爸爸扛起来,就这样出出入入的用力操著,弄得「噗嗤、噗嗤」直响。越操妈妈的腿就张得越开,让小虎爸爸的大鸡巴可以很深地插到她的花心上,爽得妈妈直叫:「啊……你的鸡巴可真大……操死我了……
  别把精液射到我里边……」
  小虎的爸爸第一次和我妈妈操穴,很快就受不了了,他临射精前狠狠地在妈妈的小穴里深插了十几下就把鸡巴拔出来,放到妈妈的嘴里射出了,精液很多,妈妈来不及吞,都顺著她的嘴边流了出来。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11/07 07:07:15

(六)
  我小时候的玩伴小虎要结婚了,邀请我和老婆去当伴娘和伴郎,我们很愉快的接受了邀请。小虎未来的老婆叫张欣,听说是搞服装设计的,连我们的衣服她也要设计,急著叫我们过去量一下尺寸。我们离他们家并不是很远,回他们家也就等於回我父母家。
  到了小虎家,发现他爸妈没在家,就只得小虎和他未来的老婆张欣,小虎说他爸妈去我们家了。我第一次看到张欣,人长得不错,肤色挺白,人也很丰满,不过是那种外表看起来还行、但骨子里挺浪的那种女人。
  张欣对我们也很热情,急著给我老婆量身材,她说:「你老婆的身材真好,气色也好,你肯定挺疼她的吧!」
  「小虎不疼你么?」我说道。
  「他哪会疼人啊!」接著又跟我老婆说:「我叫你姐吧!你喜欢什么样的衣服?」
  我跟张欣和老婆说:「你们俩聊著吧!我和小虎去那边看看爸妈去。」说著我和小虎就去我家了。
  到了家,因为我有家里的钥匙,也没敲门就进去了。一进入房间就把我和小虎吓了一跳,只见我妈和小虎他妈光著身子正在给小虎爸爸吮鸡巴,我爸不在,出差了。
  小虎爸爸看到我们,就用手拍拍我妈肉乎乎的大屁股说:「你儿子回来了,你们两个不是早就想小海的大鸡巴了么?别伺候我了。」
  我也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想不到我妈还和小虎一家保持著这种关系,反正小虎两父子老操我妈,我也操一操。
  「素素,来帮你儿子舔鸡巴!」说著,小虎他妈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用手帮我套弄著。小虎看著也来了兴致,拿出粗长的鸡巴「滋溜」一声从後塞进了我妈的阴门。
  「舒服吧?」小虎一边操著我妈,一边将手绕到前面把玩著她一对大乳房,我妈屁股撅得高高的承受著小虎的干弄。
  没多一会老婆打电话说要过来看看婆婆,我们也就草草收场。等张欣和老婆过来聊了一会我们就回家了。
  小虎的婚期就快到了,张欣又叫我们去试衣服。到了小虎家,张欣说:「小海,你舍得让你老婆穿得清凉一点么?小华的身材这么好,不然可惜了。」
  我心里想:清凉还能清凉到哪里去?不过伴娘还要替新娘受过呢,也不能太过了,就说道:「没事,清凉一点,反正也是这么热的天,让她穿穿我看看。」
  张欣拉著我老婆去给她换衣服,事实上给老婆设计的衣服不是很暴露,是一套纱质短裙,下襬开衩到腿根,细细的肩带,透明的薄纱,胸围上是精美的刺绣花朵,让它更加动人。而它的独特之处在於内衣的接缝设计,十字形的接缝,虽说有点透,但夏天的衣服哪有不透的?
  我看著说:「还可以,挺漂亮的。」张欣就把这套衣服连同内衣一起交给了我老婆。
  很快小虎的婚礼开始举行了,一切都很顺利,我老婆也是引人注目的焦点。
  婚礼举行完毕,到了晚上就剩下小虎的两个好友吵吵著要闹洞房,新娘子的婚纱也换了下去,换上一套出水芙蓉透明超短裙,轻柔的雪纺面料,吊带设计,低开胸,露背。胸围处镶有层层叠叠的蕾丝花边,美丽动人;吊带与裙襬处亦镶有与胸围处一样的蕾丝花边,浪漫多情。
  我老婆当了一天伴娘,衣服也被汗渍浸湿了,张欣拉著我老婆也给她换上一套淘气鬼透明超短裙,设计非常性感的超短裙,高级进口透明软纱面料,无肩带设计,让女性的肩和背更加性感;胸围处透明蕾丝面料,若隐若现,尽显妩媚;
  裙襬处以与裙身相同的透明软纱做成宽宽的折边,曼妙动人。
  更加离奇的是我看到老婆的小内裤也换了,是一条丁字裤,本来张欣是设计师,穿丁字裤很正常,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居然看到老婆若隐若现的小肉缝。
  我老婆穿的是一条分裆内裤,是全部以蕾丝面料制成,大大的网眼,大胆新奇。小裤周边以蕾丝花边装饰,非常的精美。完全分裆设计,前部有缎带做成的蝴蝶结装饰,T形款式,後面只有一根细细的弹力带子,再配上刚才的超短裙,我简直无法想像下去。虽然表面好像看不出什么,但只要一分腿就能看到我老婆的隐秘之处。
  小虎的两个朋友也被惊呆了,本来闹闹就要走了,这样更不走了,两个人非要玩玩游戏,让新郎用嘴舔来找新娘,如果找著了就入洞房,如果找不著那就让新娘用嘴找新郎,找著谁就给谁口交。起初我还不同意,毕竟有我老婆,但没想到张欣也附和著,小虎没办法也只好答应。
  女的有张欣和我老婆,还有小虎妈,让小虎用嘴隔著内裤舔新娘的阴部。小虎喝了不少,我老婆偷著告诉小虎,张欣穿的内裤前面有两朵盛开的花朵,把张欣放到最後。
  小虎先舔小虎妈的阴部,小虎妈今天穿的是一套镂空斜开吊带长裙,他一舔就感觉不是张欣。接著舔我老婆的阴部,我老婆怕他找错了,故意把腿分开,小虎的嘴舔著我老婆的阴部,後来居然把舌头也伸了进去。由於我老婆的衣服太透明,再被小虎一舔,我老婆的阴毛露了出来,把我们看得鸡巴全挺了起来。
  正当小虎准备舔张欣的时候,小虎的两个朋友居然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套在张欣的内裤上,小虎怎么样也找不到那两朵小花,把我老婆的那个蝴蝶当成了小花,搂著我老婆要入洞房,没办法,张欣也只有硬著头皮上。
  我们五个男人一字排开,包括小虎的爸爸,把张欣的眼睛蒙上,我们的鸡巴早就生龙活虎挺起得高高的,让我老婆帮我们拿著鸡巴。
  这次第一个就是我,老婆拿著我的鸡巴塞到张欣嘴里,张欣好像知道是我,用舌头帮我裹了两下。第二个是小虎的老爸,张欣用嘴舔了一下就换到下一位。
  小虎的这位朋友有点急,张欣一含著就在她嘴里操了两下。
  再下一个就是小虎,我老婆和张欣有暗号,只要我老婆用手帮哪个撸两下哪个就是小虎。老婆摸著小虎的鸡巴撸了两下,谁知道小虎居然忍不住射精了,我老婆的手也在他射精的同时多撸了两下,射了张欣一脸,张欣赶紧躲开了。
  小虎的这位朋友叫大棒,我想叫这个名字也是人如其名吧!大棒看到我老婆的动作,明白是怎么回事,在张欣给他舔鸡巴的时候拉著我老婆的手撸了两下。
  大棒的鸡巴这时还没有全硬,感觉和小虎的差不多大,张欣认真地帮大棒吮了几下鸡巴,说:「这就是。」刚说完,大棒的鸡巴一下子长出两寸来,刚要改口,可已经说出去了。
  大棒用手支著他的大鸡巴对张欣说:「过来含著它。」大棒的鸡巴看起来有七寸长,像根短木棍杵在那儿,一晃一抖的,龟头浑圆大如小丘,根部则整片的阴毛延续到屁股上。
  张欣拉下蒙眼布看著小虎,在等小虎的答案,这时最合适接这个任务的是伴娘——我的老婆,她有责任帮助新娘。老婆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鸡巴,虽然张青的鸡巴也不小,但两者的龟头比起来则差远了。
  小虎和张欣看著我老婆向我老婆求助,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是帮呢还是不帮呢?老婆看著我,徵求我的意见,我本来不想同意,但想到小虎是我从小的朋友,看老婆的意思也想尝试一下,我便微笑著点了头。
  老婆站了出来:「我今天替新娘子含你的鸡巴怎么样?」
  其实大棒看到我老婆早就感兴趣了,就是找不到机会操她,当然努力点头同意。可是站在一边的大树不同意了,说:「不能来替的。」
  老婆心想:一个是吮,两个也是吮,反正我老公也同意了,於是她便说道:
  「那我也给你含呢?」
  大树说:「这我就不反对了。」说著也把鸡巴拿了出来。
  我老婆跪在大棒和大树中间,他们站在她两侧,老婆左手握著大棒的鸡巴,右手托著大树的阴茎,一张樱桃小口左含右吮的。大棒的鸡巴太大了,老婆的嘴有点无法承受。
  两个人一边享受,一边还摸著我老婆的大奶子,大树的鸡巴硬起来也一点不比大棒的鸡巴小,大棒说:「怎么样?我们两个的鸡巴还行吧?要不要伺候你下面的洞啊?」两人的鸡巴在我老婆嘴里抖动,我感觉很刺激,也想像著老婆被这两个人操的样子。
  老婆的嘴快承受不了了,没办法,要想把两人的鸡巴弄到射精,看来还得用小穴来套撸才行,於是点了点头。大棒走到我老婆身後,把老婆的屁股向後抬起来,看到老婆的开裆内裤:「你可真够浪的,看我今天怎么操你!」说著分开我老婆的大腿,大鸡巴一下就插进我老婆的小穴里。
  两人开始有节奏地一前一後夹击我老婆,一会儿便操得我老婆淫声高叫、兴奋不己。我老婆大约被操了二十多分钟,大树就在她嘴里开始射精,由於大树射的精液太多,很多都从我老婆的嘴角流了出来。
  看见大树射精,大棒拍拍我老婆的屁股说也他要射了,接著就把一股股精液射进我老婆体内。大棒射完精还不舍得拔出,随著他半软的大鸡巴在我老婆的小穴里一进一出,把不少淫水带了出来,他还跟我老婆说:「你的洞好紧,真是棒极了!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就好了,肯定每天操你几次。」
  我老婆对他妩媚一笑说:「谢谢你的夸奖,你的大鸡巴也真好!」就这样完成了她做伴娘的使命。
  小虎没结婚几天就给我打电话,说他很喜欢我老婆,而他老婆也很喜欢我,他们提出互相交换操一趟。我的岳父岳母回老家去了,我跟妻子商量之後,妻子也答应了。张欣虽然没有我老婆丰满,但比较苗条,肤色雪白细嫩,我也很想尝试一下。
  老婆去了小虎家,张欣也过来了,张欣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但被小虎开苞没几天,阴道还是很狭窄,这足以让我兴奋。张欣跟我说,她也想像我老婆那样享受性带来的乐趣,也想被很多男人操!张欣骨子里真的很浪,不过人还不错。
  我让张欣穿著开裆小裤,随时都可以插她,她给我做饭时,我拿粗硬的大阳具向她的阴户凑过去,把龟头顶在她的阴道口,缓缓地挤进去。张欣一边让我插一边做饭,快要射精时我把精液射到她嘴里,她居然给我吃精液,这让我感动不已。
  两天下来,张欣身上除了屁眼外,任何部位我全都操过了。张欣见快要回去了,她跟我说想把屁股的第一次给我,因为我是她的第二个男人。
  在我把粗硬的大阳具整条塞入她的臀缝里时,张欣似乎觉得疼痛地颤动著,但是她咬著牙,忍痛还是让我插了进去。她的屁眼连小虎都没操过,非常紧窄,我操了不到十分钟就忍不住把精液射到她的屁眼里了。
  我把老婆接回来,问她这两天过得怎么样,老婆说:「你把我送到狼窝了!
  小虎他们父子俩操我还不算,还叫上大棒和大树一起操我。」
  我搂著老婆,让老婆给我摸著鸡巴,问老婆:「他们四个怎么操你?」
  「幸而有小虎妈帮忙,後来你妈也来了,大家分开操,我才轻松一点。」
  「对不起,老婆,那开始呢?」
  「开始……我说了你可别怪我。」
  「我当然不怪你,你说吧!」
  「那我就说了。开始就小虎一个人操我,後来他觉得没意思,想叫大棒和大树过来,问我同意么?我想反正已被他们俩操过了,也就同意了。他们三个一起操我,小虎的鸡巴还小一点,就让他操我屁股,大树操我前面,大棒操我的嘴。
  後来小虎的爸爸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变成了四个人,我就给大棒和小虎爸爸舔鸡巴,等小虎和大树射了就换他们俩继续插。他们轮流操我,每人都要操过我上下三个洞才罢休,射了很多精液,弄得我哪都是。老公你真的不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我们不也这么操过你么!对了,你的生日快到了,你打算怎么过?」
  「怎么过,你安排吧!」
  「那我就安排了,包你满意。」
  我们两个聊完,我又插了老婆的小穴,老婆的小穴还是这么紧。老婆的小穴就这样好,什么样的鸡巴插进去,都会把你紧紧包裹住。
  老婆今天过生日,上班还没有回来,我把小新、张青、小虎、大虎、大树、大棒全叫过来了。老婆下班回家,我说给她准备了特别的礼物,要她先蒙上眼。
  小新先过来,我问:「老婆你尝一下这是谁的鸡巴?」
  老婆把小新的鸡巴含在嘴里:「这是小新的!」
  「老婆答对了,下一位。」
  「老公,有多少人啊?」
  我们所有的人用鸡巴把老婆围在中间:「老婆,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你们都来了?真好!谢谢老公!」
  我老婆把屁股撅得高高的,一个个的为我们吹,他们怕自己会射出来,所以叫我老婆吹了一会就马上换人。
  轮流吹了三、四趟後,一个个人的鸡巴都硬得不行了,大夥都抢著要操我老婆,我们七手八脚把老婆的衣服给脱光了,小虎的爸爸大虎马上抱著我老婆说:
  「我比不了你们年轻人,我先操了!」
  大虎第一个操我老婆,我老婆将屁股翘起对著他,可嘴里仍然含著根鸡巴,大虎把粗大的龟头抵在我老婆阴唇上的时候,我老婆停止了头部运动,似乎在准备承受,或者说是享受这盼望已久的一插。大虎慢慢地把整根阴茎插入,我老婆暂停了给我们口交,高高扬起了头,发出「啊!」的一声,并且把又大又白的屁股往後送去,配合大虎的插入。
  我们几个不时地用手打著手枪:「这怎么行,我们也要插!」
  老婆说:「那你们轮著来吧!」於是换了一个姿势,让大虎把鸡巴插到她的屁眼里,这样腾出小穴和小嘴还有乳沟来,让我们轮著插。
  大棒和大树轮著操我老婆的小穴,小新用我老婆的乳沟,小虎和张青则把鸡巴操到我老婆的嘴里,老婆同时承受著五个男人。最後五个男人同时在老婆的嘴里、乳沟里、屁眼里和小穴里射精,白花花的精液射了我老婆满身都是,老婆过了一个别的女人从未享受过的生日。
  这天晚上所有人都留在我家,谁的鸡巴一硬起来就马上爬到我老婆身上去操她,老婆在我们的鸡巴上渡过了满足的一夜。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