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5/30 08:29 / 476 / 0
【小说】心向前,身向下

  「天气冷了,走啦,要关门了。」单位看门的老头又在用他独特的男高音在喊着。
  我从QQ的「的的」声音中抬起了头,打开手机,时间已经是快十点了,正是晚上这城市的高潮时间了,看着电脑上一闪一闪的几个MM的头像,还有点舍不得。不过,她们太远,无法帮我救火了,看来,今晚只能去那碰碰运气了。
  揉揉有点发涩也有点红的眼睛,直接按下了电源也不管那还在闪动的欲望,穿上外套。
  妈的,还没到十一月,已经冷得让我无法硬起来了。下了电梯,走到路边,很自然地看看马路对面的那一棵树。那里,已经没有了那一个身影,只有在黄色的路灯下被风吹得「沙沙」响的叶子的影子。
  突然,眼中有那么一点点的清凉,心中还是感觉到了那一份沉重。二年了,还没能忘了她,在闪闪的头像里,在金黄色的啤酒里,在酒店雪白的床上,在温暖的柔软的新鲜的肉体中,都没有想起过,以为自己不在意了,却还是在寒风中想起她的温柔。
  上了车,打着了火,在上车的时间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支五叶神,听说这烟能壮阳,所以一直就抽它了,打开CD的开关,车厢中传来了赵传的声音:我发现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那一年我想要认识你的一种勇气它让我亳不畏惧的告诉你我的感情如今害怕的思念著每一个过去失眠已占据了你走後大部份的时间不然这个时候我应该在你的房间看著你写给我的第一封和最後一封信如此的转变用了四年三个月又七天是的,我应该勇敢一点,把她忘了,让自己麻木吧。
  打了个电话给胖子,他说已经在点菜了,旁边还有几个没人陪的MM,有一个很合我的胃口。一脚油门下去,发动机在狼叫,刹车一放,就冲了出去,也不管还有没有条子在偷拍。让他妈的拍吧,别他妈的拍到你老爸在车上跟你老妈以外的女人做爱。
  打开车窗,让这城市寂寞的空气漂了进来,当中好像还有一点点精液的味道,昏暗的路灯为那些在这城市中拼了命却赚到只够吃个饱饭的民工们打开了欲望的门,路边的草丛里也不知道有他们多少的子孙,但却只能有资格成为杂草的肥料。
  「来电话了,接电话啊,来电话了,接电话啊。」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的,也就是这帮在酒吧里寻找目标的狼了。
  我看了一下号码,哦,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哪位?」
  「呵呵,夜浪,不认识我了吗?」你是?
  「你说想跟我在海边做爱的!」
  「露花?是你吗?」
  「哈哈,不错还能想出来,我到深圳了,想见你,现在!」
  「现在?你现在深圳哪?」
  「飞机场,我等你来」
  「好,你等我,三十分钟后!」
  「好,等你!」
  露花,QQ上闪动的头像之一,没见过,北方,但在QQ上聊过很久,也聊过很多,包括人生、感情、道德、做爱,我还答应她带他去海边做一回海之女,让她在海风中尽情浪叫。
  打了个电话给胖子,让他自己玩3P吧,今晚没空,他嘿嘿一笑,说:「小子,又找到目标了?今晚又干通宵?要不要给你几个TT?」
  「去死,你自己留着吧,别让我去人民医院看你,听说那里的护士很漂亮」
  「操,有,我也先上,不留你」
  说完电话,把手机卡换成了神州行,中国移动就像个嫁过几回的后妈,嫁一回生一个,搞得我都不知道这个儿子能不能上哪个女人,所以我索性把大儿子掉了,找个本地女儿(大众片)好了。然后才上的高速公路,突然想起,飞机场能买到TT吗?
  深圳飞机场,以前叫黄田机场,只是几间破旧的间子,也叫国际机场,也不知道国际就这么容易?目前新建的机场,我却怎么看都像是女人的平坦的腹部,在享受了每一架飞机温情的抚摸后留下飞机的精液。
  不用三十分钟,我出了高速公路,进入了机场通道,广场中间的大灯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强奸着上天的阴茎,粗而有力,还发出了淫光。路上的车辆就像窝边的蚂蚁,只是不知车上的人儿是干完了走还是准备来干的。
  我没有把车停入车场,直接进入了出口厅,远远的,已经看到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女孩,把丰满的大腿突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T衣,外头披着红色的风衣,长长的头发很随意的洒在身后,我把车开到她身边,她轻轻的笑,嘴巴有点上饶,看着她鲜艳的嘴唇,突然有点想,如果让它含着肉龙,让它好像吃雪糕一样吮着它,会是怎么样的?下身就好像听到开餐铃声一样,马上硬着顶着裤档。
  「露花,上来吧,我们马上去海边」「好,我等好久了」她拉开了车门坐了上来,被牛仔裤紧迫的丰臀一下子展于在眼前,下边的肉龙可能知道这是个可口食物,在下边猛的跳了几下。操,比我还急。
  车子上了高速,稍一加油就到了一百三了,想着旁边坐了一个丰满的女人,今晚能饱餐一顿了,肉龙在裤档里一阵猛跳就想冲出来跟露花打招呼了,我猫了旁边的小妮子一眼,却发现她在盯着我下身已经硬起来胀成一团的地方发呆。
  操,她下身怕已经洪水泛滥了,脑子里可能已经在跟我干起来了,我嘿嘿一笑,「不用看了,等下就让你的肉洞跟我的大鸡巴好好的亲热亲热,让你淫叫一晚。」
  「哈哈,我的肉洞洞已经发淫水了,内裤还是湿湿的呢,等着你呢!」说话间,还直冲我飞眼。
  日,差点把不住方向盘,这女人可能真是很久没有做爱了,根本不客气,都不知是我操她还是她奸我了。女人一旦享受了性爱的美味,就像发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哪还肯放手?
  想起在很多卫生间的门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女人花儿图,还配诗一句「天生一个仙人洞,三千烦恼在其中。」真为庐山上的仙人洞有点不值,不过,也说不定吕洞宾就是在那仙人洞里与仙女野合后才得升天的呢?
  寒风把路边上的树叶吹得东倒西歪,这么个大冷天,这全国车流量最大的公路也就只有我这一辆车像野孩子一样吃着西北风。车外寒风阵阵,车里却还要开着空调,空气中有着点女人身下体液的味道,真他妈的忍不住了,先找她要点利息也好。
  我把右手从方向盘移到她的奶子上,用力一抓,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是小巧玲珑型的,刚好能用手抓完,用二个手指头对着哪红色的果实一夹,嗯,成熟了。
  她把我的魔手一把拿开,「好哥哥,高速啊,不要命了?还没玩够呢?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啦」
  「那你先给我慰问一下啊,不然我不敢开了」
  「啊,慰问啊?要怎么样?」
  「用嘴来,我刚才在机场已经想要你的小嘴巴了。」
  「嘻嘻……坏死了。就知道你要人家这个样子了。」话没说完手已经伸过来了,隔着西裤按摩着那硬起的地方,却把那炸弹的导火线点着,我拿住她的手,拉开了裤链,里边的内裤往下一拉,那红大红大龟头马上抓住了自由,直挺直挺地对着她俯下来的面狞笑。
  「嗷,好大好长,好喜欢啊!」当然,这可是我引以为豪的骄傲。
  她把脸轻轻的贴在肉龙上,冲着我笑,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好烫!」我没敢把车停下来,只怕一停下来,就到不了海边了。感觉她的唇慢慢的张开,就像她的花儿一样,舌尖轻轻的点在红色磨菇头上,然后整个龟头进入了一个温湿的空间。
  我忍不住轻轻的唉了一口气,好久没这感觉了!
  一只手伸到她身下,用力的抓着那颤动的高峰,手指像小蛇一样绕开了MM罩,碰到了那硬起的豆豆,用指头在豆豆上轻轻的转了二圈,感觉豆豆更好的挺了起来,就像春天的种子碰到了甘露,发芽了。
  在我想把整个手伸进去的时候,她双手反过来到背上,把MM罩的反扣解开了。我冰冷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温暖与柔软,整个倒锥形在我掌握当中,我轻轻的把它从锥形变成了梯形,又变成了条形,她嗯了一声,嘴巴更加的用功侍候着。
  她的舌头又滑又软,起初在红磨菇上打转,又慢慢往下,从阴茎周遭游走,贪心地想把它整个吃掉,可能太长了,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碰到了咽喉,有点没法呼吸,「咳」,我感觉肉龙又凉了一段,然后她的头猛一向下冲,这把,真吻到根部,然后触碰到睾丸,一只含在嘴里,另一只弄在手里玩耍着,kao,感觉蛋蛋在她嘴里,好像糖块一样被融化了,又热又痒。
  我尽量把双腿伸直,让肉龙更多的在她嘴巴里享受她的舌头功,感觉身上有点热了。我打了一点车窗,车外冰冷的空气冲到我脸上,一阵子的凉快,头脑也有点安静了,原来冲动得直跳的肉龙有点平静。我点着了一只烟,看着她在那里用功地一起一下,享受着香烟与她给我的快感。
  前边右转就到南头出口了,我想,如果让收费的MM看到这情况怕要收错钱了,就抓住她的头发往上提,想让她离开我的宝贝,结果她可能以为我想让快感更猛呢,嘴巴又更用力的吮着它,我「嘿嘿」一笑,看到就看到,妈的,谁怕谁,没说在车上做爱是犯法的!
  我把车停在收费亭窗口外,她可能感觉车停住了,想抬起头问,但我根本不让我的肉龙离开那湿润的空间,用手把她的头按住,然后打开了车窗。
  「你好」
  收费的是一位大约三十出头的少妇,她刚说完这话,一转过头来,嘴巴就没合上了,脸一下子像个红红大大的苹果。眼睛在她头上描了几下,才反应过来,伸手接过了我手中的路卡,转过身说:「谢谢,二十元」
  但她的脸却没敢转过来看着我,只直直的对着她的工作电脑。
  身下的她突然听到别人的声音,一下子全身僵硬了,头却还是不敢动,依然把我的肉龙包围着,可能是假装睡着了。我心里「嘿嘿」一笑,腰向上轻轻的顶了一下,她把头用力的埋在我大腿里,却用牙齿把我的磨菇咬住,操,这小妮子还真狠。
  我把钱递了过去,那少妇伸出左手来接,但眼睛根本没敢往这边看,我有意的把拿着钱的手往旁边轻轻一移,她的手没能把钱接住。「嗯」的一声,她把脸转了过来,却发现我正在盯着她看,猛一下回头,左手把我手上的钱收了过去,迅速把收费单递了过来,说了一声「谢谢你使用,欢迎下次再来」就坐了下来,低下头,脸只盯着地下看。
  我忍不住有点想笑,看到前边正对车牌的摄像头,相信它不能把刚才的拍到,一腿油门冲出了收费亭,却好像听到后边传来一声呼气。
  刚出收费站,这小妮子终于忍不住了,一定要让我停车,她要在我身上干。
  车还没停稳。她已经两腿叉开坐到我腿上了,但我让她把手放在方向盘上,背对着我,把牛仔裤解了下来,放在小腿,我用手一摸,肉裤全是湿的。操,真他妈多水,她把我的阴茎扶正,直挺挺地夹在中间,看着胀的有些发红的阴茎,她冲我诡秘地笑着,屁股抬起来,我把粗硬的阴茎顺势放到花儿的口上,让那淫水帮我洗洗,然后她慢慢把屁股坐下来。
  「嗷,你的好大,我的肉洞要被你寒满了!」
  刚刚进入便一下子被她吸了进去,她忍着把整个阴茎全部吃掉,靠,好紧的阴道。我把头埋在她的背后,用舌头在她的身上游走,两双手伸到前边抚摩着,从脖颈向下,直到又大又圆的屁股,手指慢慢伸到她后边的屁眼,轻轻的按了下去。
  她的腰不停地扭动,开始做着圆周运动。阴茎跟着一起在阴道里面跳舞,好像一支优美的华而兹,真是一个出色的舞伴。
  阴茎摩擦阴道壁的感觉让我有了丝丝快感,她的身体越来越软,开始发出浮荡的叫床声。动作也变成一前一后的抽拉,速度越来越快,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小妮子,更猛了,身子向后仰着,脸朝上。靠,两个跳舞的乳房活生生摆在我面前,还要我用手给她按摩,让她更舒服,像疯了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地冲击我。
  柔软的腰肢,加上丰满的身体,恰到好处的力道,成心要我上天了。
  可能欲望太久没有找到过出口,这一瞬间,整个身体都在飞,腰直往里挺,好像真要把它塞满。酸麻的感觉从硬起的地方一直廷伸到了全身,「哦」,我忍不住一声唉,做爱,真是久违了。
  她还趴在方向盘上,身体颤动着,这时才感觉自己的大腿都被她坐酸了,踩油门都没力了。
  「你还行啊,还能让我满足一下作为吃正餐前的甜点。」
  「倒,这还只是甜点?我的妈啊,这女人真是有多久没爆发过了?」心里一阵苦笑。男人喜欢女人说要,但却害怕女人说:我还要。
  她从身上下来,看着已经全身发着淫水光的已经轻下来的肉龙,「嘿嘿」一笑,张开了嘴巴含住,用舌头对它清净。看着俯在跨间的女人。突然,这女人一下子成了她,那个每次在我喷射时都忍不住要叫的名字的主人,每一次只要一看到她就忍不住冲动的女人,现在却不知赤裸的躺在哪一片天空下。
  吃过「甜点」的她,坐在旁边可能因为坐飞机有点累了,慢慢得睡着了。还在硬着的二个小果实在没有了约束后,高傲的随着车子的摆动上下飞舞。
  窗外的空气转带着燃烧的烟飞向高空,路边快速后退的灯柱发出黄光,把整个路面照得昏暗,西丽大道二边的工业区现在已经寂静无声了,不说也许没人知道这里就是国内电子产品的特大生产基地,道路上的坑坑就是被运输产品的集装箱车强暴出来的,而整个深圳就是这样从二十年前单纯的渔家妹子长成了现在的欲望之都,一如刚离开家门的打工妹成了有钱人的二奶。
  手指间的香烟快烧到手了,一个弹指,在夜空划出了一个漂亮的燃亮的抛物线。车子在上桥了,桥下的是深圳著名的深南大道,一条把深圳关内一分为二的直线,就像把女人带上高潮一样的把深圳从小渔村建成为都市。只不过,不知有多少人曾经在这路上洒过了鲜血、泪或者还有精液。
  旁边的路灯远远望去就像女人的阴道,直直的捅向了深圳的「子宫」——罗湖区,这个欲望的中心,每晚都不知有多少的TT被抛弃,有多少的精液从马桶中被冲走,流进了南海。
  旁边的她还在睡着,刚才的冲击使她的脸色红润红润的,二个果实也安睡了吧,老老实实的呆着,没再动了。
  进入南山区了,这一个深圳的私生子,被孤独地掉在了这一个角落,却一样的过着淫霏的生活。每经过一个酒店KTV的门口,都能看到小车停了一地,就如人们的欲望一样,在黑夜中的毒玫瑰狞笑着绽放,门口的小姐穿着快露出奶头的衣服,猩红的嘴唇吞吐着香烟,浓装的脸却与下垂的胸部成了很明显的对比。
  我在KTV旁边的一个便士店前把车停了下来,把她身旁的车窗下了一点,然后锁上了车门,走了进去。
  「先生你好,请问你需要些什么」一个带着眼镜的小妹走过来。
  「我想找些吃的,我还没吃晚饭。」我一边说,却一边走向买成人性用品的架子。
  「先生,食品在这边」小妹看到我走错了地方,好意地跟我说。
  我转过头来对她笑了笑「靓女,今晚这个我也要给女人用的,但我很久没用了,能告诉我怎么用吗」我指着一盒药品对她说,心里有点淫笑:看你怎么说。
  她走了过来,脸上已经有些红了,她拿起那盒药,脸上更红了,那盒药是女人用的事后避孕药。
  「先生,这个药要房事后十二小时之内吃一个,另一个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后再吃」
  「哦,有没有更好点的?」
  她低头把药放了回去,从旁边拿出了另一盒「这个药只要在房事后七十二小时内吃就行了,只吃一回。」我看着她的像个红苹果的脸,还真想再逗逗她,但一想,车里边还有一个不知能不能搞掂,算了,还是放过她吧。
  「好吧,你就给我拿这个,然后再给我拿一盒三件装的安全套,但不要破了的啊」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不会的,怎么会破呢?
  她把药品与安全套拿在手上,走到了收银台,我走到食品架上,也拿了点面包还有水,露花不知有没有在飞机上吃过东西,等下还有大运动,嘿,还是给她准备点好。
  走出小店,马上感觉到到了寒风,把大皮收了收,这个天气去海边,不知肉龙会不会不惧寒风,越战越勇呢?车内的她还在睡梦中,可能感觉到闷热,外套已经散了下来,从里边的衣服缝中却能看到粉白的乳房与那粉红的可爱的奶头。
  肉龙可能感觉到了大战前安静的诡秘,慢慢地准备着力量抬头了。
  进入半夜了吧,路上已经看不到一辆车了,只有我像一个追风的孩子,不停的追逐着地上的自己的影子,刚刚超越了它,却发现他还在前边。
  已经闻到了海的味道了,快到蛇口的左炮台了。这个炮台建有半山上,或者不能说山,而只是一个小土坡,是当年林则徐禁烟期建的,也许还打沉过英国的炮船,我就想把露花按在炮台的百年铁炮上,让我的肉炮学到这百年铁炮的威猛与力度。
  车子从小山边转了一圈,外边就是海了,对面就是香港了,然后停在了停车场,却发现还有一辆面包车也停在哪,炮台小亭那边传来了男男女女嘻嘻哈哈的笑声,不会是有人比我还先来占地盘吧。
  看看旁边的她,可能快醒了吧,两只眼睛有点颤动,通红的脸,有点忍不住了。我下了车,向声音响起的地方悄悄走去。
  二男二女,一看样子就知道是学生,可能是情侣那种,想出来开房炮打MM但又不太肯花钱,所以带来这地方,省点房间费,地上还有几瓶刚喝完的酒,但二个男的却好像喝不赢二个女生,快要倒的样子。
  他们占的地方跟我的主「炮场」还有好几十米,嘿嘿,看来,今晚的炮战打定了!当我回到车旁的时候,却发现露花已经醒了过来,二只大眼睛正四周搜索着,看到我回来了,一脸的淫笑!
  「来吧,我带你走走」
  从车里拿出了啤酒,拉住她的手,走在黑夜里发着白光的小路,夜里的海风一如的腥味,吹着山上的树木沙沙做响,有如百年前干翻英国炮舰的清廷勇士军号连连。坐在凸向海边的山崖上,屁股下零丁的小草湿润的,有如女人的森林,让心痒痒的。
  「看,对面就是香港了」,海对面的灯火灿烂,繁荣的夜都市,却不知又有多少人沉没在欲望之中。
  「你喜欢香港吗?」
  「不喜欢,那里是欲望的海洋,我永远也上不了岸。」
  「那应该是你要的,让你永远沉陷,从此有身无心。」
  「没心,有身何用?」
  「真的没用吗?」
  她在我旁边躺了下来,压倒了一片的小草,把头枕在我的大腿上,手上的啤酒慢慢倒入那性感的嘴里。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海吗?」
  「我不猜,你说给我听」
  「在我第一次心碎的时候,从四川的原始森林到北京,从阿坝州人的圣山到宁静而幽雅苏州,我却发现自己无处可逃,到了汕头的南澳,才知道自己的泪比海水要苦,心碎得比海沙要细,但也就在那南澳的海边,在苦过、碎过后,在海边整整坐了一个晚上,看到了旭日之后,我才发现海有多大,我有多小,那一个夜上的海,静静的陪了我一晚,终于我才走出了那空心的沙漠,从此以后,我喜欢了海」
  「那你现在对着海,还会想着她吗?」
  「不去想了,留点美好给自己」。话才落下,心却也沉了下去,几曾何时,她也一样枕在我的腿上,细数着以后要生几个儿女,我宠女儿,她疼儿子,我来教踢球,她来教跳舞,一边点着天上的星星,一只手却偷偷的伸在我的衣服里,软软的轻轻的,我从来没有能抵抗过对她的冲动,总在那一刹那,豪气冲天。想着她在夜里的雪白,笑笑的眼睛,还有那柔软的低温的总让我心血澎湃的声音,肉龙也抬起了头。原来,自己只不过是在骗自己。
  「嘿,想她了?」
  枕在腿上的她,一下子感觉到了,手软软的放在欲望的中心,轻轻的抚摸着那暴动的肉龙上,另一只手也像她一样偷偷伸到了背后。
  「让你的心想她吧,让我来安抚你的身材吧」
  帐篷高高的搭起了,拿过冰啤酒的手摸了进去,一下子,冰冷的感觉包围了滚烫的出口。
  就让心看着我的身堕落吧!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