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5/27 16:16 / 441 / 5
【小说】银门,一座妓院都市

第01节
  「所以,刘先生,您认为共产党会信守承诺吗?」
  刘爷看着身边的美女,有些后悔向她搭话。他本与休·海夫纳齐名,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花花公子之一,可他老了。
  「秀兰小姐,不知道你说的是哪方面?」
  「当然是两个星期之后的『银门回归』。」秀兰·赛杜笑笑,美丽的容颜光彩迷人,她的中文带着些许口音,听起来莫名地性感。她进一步解释说:「在中国大陆色情业是被禁止的,如果严格按照法律来,在微信发色情片也会被拘留,可银门却是世界色情业之都。」
  「哈哈,秀兰小姐我必须纠正你,银门已经进行了十年的行业转型,今天的银门已经是一个旅游城市,我们每年要接待1800万人次的家庭游客,他们是带着老婆孩子来玩儿的。」
  「可您仍然没法否认,银门GDP的百分之45来自于色情行业;在银门股票交易所,一半的上市公司直接参与色情业务,余下的所有公司除了银门航空以外,其他全部间接参与色情业,而银门航空····」她笑笑,继续说:「上个月才爆出空姐在飞机头等舱卖淫的丑闻,呵呵,我想这样的城市在世界上仍然很少见。」
  刘爷想了想,他确实没法否认。
  这时劳斯莱斯开始在匝道上转圈,夕阳的斜光把繁华的城市染成橙黄色, 夜幕将至,这座城市即将苏醒。
  「所以···」秀兰·赛杜问道:「关于我的问题····」
  「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这是邓小平和密特朗在1983年就谈好了的,这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改的。」
  「那五十年之后呢?」美人的眼睛轻轻眯着,玩味地看着刘爷,似乎在诱惑,又似乎在挑战。
  刘爷也没想到她是一名自由记者,当她说明身份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自己在《经济学人》上看过她的专栏。可那时轿车已经驶上了高速公路。
  「银门不是第一天就搞色情的。1860年,《北京条约》就把银门租借给法国了,可是一直到一百一十年之后,我大哥才开了银门的第一家大型夜总会。那时候交通还不发达,靠几个法国水兵也撑不起夜总会的生意,他只有从台湾和香港揽客,那就是银门色情业的起点。要说,到现在也才五十年出头。当年可以搞,现在也可以收嘛。」
  「色情业可以收,但自由呢?」
  「嗯?」
  「您难道没有想过,自由的银门,终有一天会被一个没有投票权的独裁国家所统治?」
  就在这时,轿车停在了四季酒店门口,刘爷向窗外看了看:「秀兰小姐,你到了。」
  「今天和刘先生聊得真是愉快。」她不经意地拉了拉裙子,将交叠的美腿放下,那美腿上穿着紧绷的薄黑丝,透出她雪白大腿的光泽。她缓缓地说:「不知道刘先生现在忙吗?或许你可以陪我上酒店,我们可以继续···聊聊?」
  刘爷的下体立刻有了反应,『我还没老』他想。
  他这辈子到底上过多少美女?三百?四百?总之不能上面前这个·····至少不能是现在。
  「不,秀兰小姐,我很忙。」
  「那···就不打搅了。」
  那美人开门下车,姿态、气质都像世界小姐一样优雅从容,刘爷恋恋不舍看着她高挑的身影和修长美腿,轿车却猛地加速,冲了出去。
  「喂喂喂,怎么开车的呢?!」
  「刘爷,赶时间啊,要不是看到有客人,我从机场出来就这么开啦!」
  「今天怎么会是你来给我开车?」
  「姐姐叫我来监视你嘛,马上就要回归啦,全世界都盯着,怕你现在做傻事啊!」
  「哈哈哈哈,小小,我真是服了你了!」
  开车的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名叫白筱,高挑、貌美、一头黑色长发。
  她穿着紧身皮裤,白色背心,一件黑色皮夹克被她缠在腰上。
  她的右臂上有纹身,一直从她的手背延伸到脖子上,在她肩上,有洪门醉卧堂的标志,那不是妓女能有的纹身。
  这辆劳斯莱斯轿车超速行驶,她抢了一个绿灯,驶上重庆路,接着一个紧凑的左转,进入了世界闻名的南京大道。
  这是一条5公里长,向右弯曲的宽阔马路,其两侧分布着13家持合法牌照的超级妓院。
  「小小,开窗开窗,我要闻一闻这里的味道!」
  白筱将四个车窗全部打开,温暖的空气和道路上的喧闹涌入车厢。
  「金沙娱乐中心!」
  这是南京大道上的第一家超级夜总会,由美国金沙集团经营。
  「川普娱乐中心!」
  特朗普娱乐中心,原本由特朗普集团建造,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在2017年被出售给银门银亚投资银行。
  「嘿!!找死吗?!」
  一辆帕加尼Huayra强行超车,冲到了劳斯莱斯的前面,白筱猛按喇叭宣泄不满。
  「米高梅!」刘爷继续喊。
  米高梅酒店,其内部建设有超级夜总会、赌场和一个可容纳一万人的大型综合馆。
  再向前狂奔五百米,刘爷欢呼起来:「银门苏杭!!!」
  银门苏杭,这是世界上第二大的超级妓院,内部设有酒店、赌场、布满奢侈品商店的步行街、一座苏州园林、两家米其林二星餐厅、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12间酒吧、一个8000平方米的水疗中心,一座歌剧院。
  席琳迪翁来这里演唱过,莎拉布莱曼来这里演唱过,太阳马戏团每年在这里演出,帕奎奥和梅威瑟在综合馆内,1.5万名观众面前,打过一场世纪之战。
  4069名男、女、跨性别性工作者在这里轮班,24小时为客人提供性服务。与此同时,每年有超过1000部色情片在这里拍摄,然后被扩散到全世界。
  这是刘爷的产业。
  「这就是爱!」刘爷欢呼道:「这就是这个地球上最后的世外桃源!小小!」
  「什么?!」
  「你说,如果没有了我们,世界将会怎样?」
  「世界将会因为无处发泄而灭亡。」
  「哈哈哈哈!」
  白筱快速地右打方向盘,以一个鲁莽的右拐驶出大道,他们绕过银门苏杭,向城市深处驶去。
  「刘爷,今天上午南京市政府给我们发函,请我们给南京大道改名。」路上喧闹声不断,她就大声喊着说话。
  「回他们,这事情我们管不了!这条路以前叫贝尔纳黛特大道,1945年,为了庆祝抗日胜利,才改名叫南京大道,这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改的。」
  「就像一国两制?」
  「就像一国两制!」
  「今天下午,致公党发了『致天下洪门昆仲书』,说『江湖事小,民族事大』,要我们『自觉维护国家统一民族独立』——在回归之前,不要搞事。」
  「我知道,致公党那兄弟给我打电话了。」
  「你怎么回他?」
  「我说我们醉卧堂和他们致公堂不一样,我们的祖师爷就是五个胸无大志的扑街,我们这些人啊,有饭吃,有钱赚就很开心了,上街砍人这种事情我反正不会。我们现在,只会服务客户。」
  「哈哈,你骗他,你不能这么骗他,北京那边会觉得我们不受控制。」白筱想起什么又问:「你什么时候能捐个政协来当?你有没有问他?」
  「我是妓院老板啊,我捐再多,也过不了政审的。」
  劳斯莱斯越走越偏,很快,道路就变得狭窄起来。前方的巴士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白筱也只好减速跟着。
  「这座城市太小。」刘爷说。
  「对,太小。」
  它只有31平方公里,比澳门还小。
  白筱接着说:「所以共产党不会为难我们,他们不会因小失大。」
  听她这么说,刘爷突然来了兴趣:「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刚才那个女记者说的话。」
  「啊,你怎么想?」
  「共产党真正在乎的,只有台湾!」
  「所以呢?」
  「北京需要向世界证明一国两制是行得通的,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和平收回台湾,所以他们不会整我们,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银门能风平浪静!」
  「哈哈哈哈!聪明!」
  「所以呢?我们继续夜夜笙歌?」
  「不可能。」
  「不可能?」白筱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刘爷。她的脸很俊,一双眉毛又黑又长,表情总是玩世不恭,双眼像狐狸一样机灵。
  「看前面,开车啊。」刘爷说:「树欲静,风不止。」
  「什么意思?」
  「你马上就知道啦。」
  这时白筱的手机响起,她接通电话大喊:「说了今天别给我打电话!·····什么?说了多少次叫他们别骚扰游客啊!····操!····上!赶紧给我上!」
  她把电话扔到副驾驶座上,猛打方向掉了个头,对刘爷说:「刘爷,我们去打个架再走!」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5/27 16:16:35

第02节
  银门苏杭。
  通向地下2楼停车场的通道很宽,三分之一的嫖客都喜欢从这里进入。
  段慕寒开着一辆不起眼的银色雪铁龙进来,进入自动泊车点的单行车道,他下车,全自动的泊车机器人将汽车运送进立体停车场内。
  这里没有人,但他还是戴着口罩,又从怀里掏出墨镜戴上。
  从韩国明星到奥运冠军,都是从这里进妓院的。
  他进入电梯,立刻发现楼层按钮里没有1楼,它只能通向10到26楼的「妓院区域」。他按下19,看着电梯门关上,然后焦急等待起来。
  他发现自己的心脏在咚咚咚地跳,不自觉地咽下口水,心里又怕又高兴。
  叮咚,电梯门打开了,他快步走出去。走廊上有人,有男人有女人,但任何人都没在看他,他也不去看别人,只是用最快的速度走向1984号房间。
  掏出房卡握在手上,在走到门前的一瞬间打卡、开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呼地一下,似乎一个重担在心里落了地,他不再恐惧,只剩满心欢喜,接着急不可待地冲过玄关,进入房间里。
  「丽娜!」
  那个女孩儿正在等他,她穿着白色的旗袍,恭敬地站在房间中央,灯光从各个方向照在她身上,让她雪白的皮肤反射出光晕,棕色的盘发也亮晶晶的。
  就一瞬间,段慕寒下体就开始充血勃起,他的眼睛盯着那白人女孩漂亮的脸蛋儿,似乎在确认是他要的那个人,然后他情欲的眼光便在女孩全身上下游走,来来回回几遍。
  是她,丽娜·帕尔文。
  原名玛丽娜·阿金什那,乌克兰人。战争爆发的时候,她还在哈尔科夫大学学中文,现在她在银门当妓女。
  情欲充盈在段慕寒的大脑里,就像鸡巴长进了脑子,他不再去想女孩的身世,仅仅只是像个色狼一样,上上下下的视奸她。
  白色的旗袍和这个白美人真是太配,旗袍很紧,包裹出她性感的身体轮廓,她的胸很挺,腰肢细长,臀部又大又翘,一双美腿修长到极点。
  她的脚腕和脚背好白,皮肤像玉一样细腻,与缎面高跟鞋相得益彰。
  段慕寒忍不住了,他跑过去,在女孩面前跪下,抱住她的胯部,把脸按到女孩的裆部上。
  「呼——」他深深吸气,透过缎面旗袍闻到白美人裆部发出的香味。一点小便的气味都没有,只有一股暗暗的玫瑰香,伴随着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橙花和无花果的清新香味。
  她真的是个天使,段慕寒无可抑制地这么想着。他抬头看她,那美丽的人儿正温柔地看着自己,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猥琐举动而露出厌恶神色。她的手轻柔地伸过来,轻轻地抚过段慕寒的头发,然后摸到他脸上,动作那么温柔,伴随着茉莉和栀子的香味。
  他抱住美人的身体不住亲吻,从裆部亲到腹部,接着亲吻她挺拔的乳房,一双手在她的美臀和背部胡乱地爱抚,然后他抱住了她的脸。
  「你太漂亮了,丽娜你太漂亮了。」他说话已经伴随着粗重的喘息。
  白美人动情地看着他的眼睛,伸手解开了自己的盘发,棕色的微卷长发披散而下,那情景美得难以形容。
  段慕寒喘息着靠近美人的红唇,闻到她脸上的香味和好闻的口水味道,接着他亲了上去,重重一吻,然后用自己的嘴唇吮吸起对方的红唇。
  丽娜·帕尔文主动伸出舌头,段慕寒感觉到,就立刻用嘴唇去吸,然后他也伸出了舌头,伸进美人的香口中,两人的舌头迅速纠缠在一起,互相舔舐,互相顶着摩擦。段慕寒的嘴不住地吸,将对方口中的香气和唾液都吸进自己嘴里,急切地吞下去。同时嘴张成O形,偏着头,尽可能深地和对方交合,还用力按上去,和对方的嘴唇、嘴角摩擦。
  怎么吸怎么吻都不会厌,直到美人的嘴里全是他的味道。而他的鸡巴也已经膨胀起来,硬到极点。
  白美人被他亲得喘不过气,他抱起她的腰,走到床边,把她放到床上。然后急切地抓住她的脚踝,把她的高跟美足放在眼前欣赏。
  「太漂亮了。」
  脱掉白色的缎面高跟鞋,把那雪白香足放在手上把玩,眼睛就在离那美足几厘米的地方观察。
  「不可思议。」
  丽娜·帕尔文的足上连一丝的瑕疵都没有,就像是用蜡精雕细琢制成的,最惊人的是她的足底,竟在雪白中透着粉嫩。
  幽幽地就能闻到她足上的茉莉香味,还带着一丝丝性感的足汗味道。
  「主啊!」段慕寒把脸按到那香足上,到处嗅闻,最后把鼻孔抵在脚趾的位置,用力地吸,不断寻找那细微的足汗味。最后情不自禁地用嘴包住脚趾,一只一只地吸,把舌头伸进脚趾之间舔舐,一边欣赏,一边将美足的每一寸都舔舐一遍。
  他的脑袋已经难以思考了,凭着动物本能,他把手伸进丽娜的裙子底下,沿着旗袍开叉爱抚着美腿向上,到达她胯部位置,抓住她内裤的两侧,向下拉。
  那条白色的缎面内裤沿着雪白的美腿被退下,穿过饱满的大腿和修长的小腿,到达纤细的脚踝,然后穿过香足被彻底脱下。段慕寒把内裤捧到鼻前吸,没有大小便的臭味,仅余美人胯裆里流出的香汗味道,和水生花香调香水清爽的橙花香味。
  内裤的裆部已经有湿痕,晶莹剔透的粘液沁在下档内侧。段慕寒摸着内裤上的粘液,眼光在美人的大腿和裆部打转。他伸手在对方大腿上一阵爱抚,只觉得那大腿又饱满又滑腻。他撩起旗袍前摆,用手从中间分开美人的大腿,然后埋头去看。
  玉白的美人裆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阴毛是一根也没有的,整个下档的每一寸肌肤都白得像雪,而小阴唇又粉得像樱花!
  不可思议!
  段慕寒的眼睛直了,盯着那尤物的外阴一直看。而那美人既不催促他,也不阻止他,就像个任人摆布的娃娃。
  看着看着,段慕寒的嘴角都流出了口水。
  他的手摸到丽娜的大腿内侧,然后一边揉捏抚摸,一边往上移动,一直移到她裆上,就用手指去触摸她大阴唇和大腿根部之间的缝隙,那里出了汗,有些滑腻。
  然后摸到大阴唇,摸不到毛茬的痕迹,继续向内,就摸到她的粉红的小阴唇。
  那小阴唇柔柔嫩嫩,不长不短,就像一朵花。
  在花的最上方,小阴蒂已经勃起了,自己从阴蒂包皮里翻出来,高高翘起。
  段慕寒拉着阴唇,轻柔地向两边拉开,让美人的阴道前庭和阴道口完全暴露出来。这美人也知道自己正在被观察阴部,内心一阵难以遏制的兴奋,阴道口不禁自己收缩了几下,一道细细的淫水从阴道口流出来,流到会阴上,然后流进屁股沟里。
  「丽娜。」
  「嗯,慕寒。」
  「你喜欢被看吗?」
  「喜欢。」
  「喜欢被看那里?看私处?」
  「喜欢···喜欢被你看。」
  她的声音既成熟又柔软,性感至极。
  段慕寒继续看,手指在对方整个阴道前庭上摸,又用手指去触碰对方的尿道口,然后用指尖去摩擦阴蒂。
  他用食指和拇指捏住那小阴蒂,捏捏搓搓,感受那小器官的质感和温度。
  「呃嗯~~」丽娜·帕尔文淫叫了,声音柔得让人成瘾。
  段慕寒用拇指对着阴蒂一下一下地滑过,用另一只手的拇指去近一步翻开阴蒂包皮,然后用眼睛贴着看,用鼻孔闻,在清新的香味之外,能闻到女体蕴藏的微弱性臭。他一口将美人的阴蒂包住,连续吮吸几下,然后一边吸,一边用舌头在阴蒂上按压,接着又摩擦打转。
  「啊!啊~~~」白美人只感到胯下剧烈的舒爽袭来,她立刻就丧失了理智,身体自己紧绷起来,双手抓紧床单,美丽的脸脱力了,媚眼爽得闭上,红唇微启吐出带香的呻吟。
  男人也舔得正爽,一边舔,一边用手爱抚着美人光滑又敏感的大腿内侧。然后他的手指往上,去摸美人的阴道口。只感觉那里湿得实在厉害,他的手指在阴道口上打转,那柔韧的小口就自己一下一下夹紧。
  「啊~~~啊~~~~好舒服~~~~啊~~~~我不行啦~~~~~」丽娜性感的身体扭曲起来,一双顶级美腿不住在床单上蹬,她的乳房因性欲而膨胀,现在就翘得特别高,加上她的表情欲仙欲死,此刻的模样性感至极。
  段慕寒也忍不住了,他跪起来,最快速度脱掉衣服裤子,爬到丽娜·帕尔文身上,从上往下俯视她的脸。
  她眼里含着性欲,以哀求的目光看着他,一头棕色秀发凌乱地披散着。
  「给我,求求你。」她祈求着,似乎不被男人肏她就会渴死。「求求你,快给我,插入我。」
  她在要求无套插入。
  男人扶着鸡巴,把龟头对准,顶到阴道口上,接着夹紧臀部向前一耸,鸡巴便撑开阴道捅了进去。
  很紧。
  很湿,很热。
  一直往前推,推到底,他的龟头碰到了圆滑的宫颈口,然后顶到宫颈和阴道之间。
  「啊~~~」在男人捅入的过程中,丽娜爽得闭上了眼睛。她双眼晶莹似乎含泪,幽怨可怜地看着插入她身体的男人。
  「你太美了。」男人赞叹着开始了耸动。
  「啊!!啊~~~」美人随着他的抽插而前后晃动,张开嘴娇喘呻吟,她漂亮的脸又痛苦又舒爽,似乎要被折磨死了,又似乎要升天。
  看着她这个样子,男人本能地加快了频率,又想爱她,又想伤害她。
  「肏····!」他本想说「肏死你」,但一个犹豫没有说出口。
  「肏死我~~」丽娜喘息着说道:「肏死我吧~~求求你快肏死我吧~~~~」
  这样下贱的请求激起了男人的兽欲,他开始死命地用力肏击。「啪!啪!啪!
  啪!」的声音从两人交合处不断传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肏死我!肏死我!老公,肏,死我!」
  绝色尤物一边被日得惨叫连连,一边求男人操死她,闭上眼睛张开嘴啊啊地叫,一双美腿张成M形迎接男人的冲击。
  段慕寒为了今晚已经禁欲了整整两个星期,禁欲让他变得持久而有力,现在似乎怎么猛干都不会射,他的大鸡巴进进出出,每一次都肏到美人阴道拉伸。美人秀发飞舞,美颜痛苦扭曲,在他身下被征服着,连「肏死我」也不敢再说了。
  丽娜·帕尔文有点后悔说那些话挑逗这个男人,她的淫穴现在热得发烫,淫水狂流不止,阴道前段自己本能地夹紧男人的鸡巴,而鸡巴的摩擦让性欲快速堆积,一切都来得好快,她已经到达了高潮边缘。
  上一次这么快是什么时候?
  是一个月之前,和这个男人第一次做的时候。
  她不行了。某种爽到极点的感觉在胯裆里聚集,她想忍,但忍不了,她的大脑停止了思考,甚至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迫聚集到胯间,脑袋里全是那里传来的快感。
  紧接着,一股极度舒爽的感觉在胯裆里爆开。
  「啊!!!!****」丽娜·帕尔文发出半声凄惨尖叫,她被强行推入了高潮。
  过猛的性快感让她眼睛翻白了一下,同时高潮传遍全身上下,令整个身体痉挛抽搐起来。
  可男人没有停下,在她最脆弱的时刻继续大力猛肏。
  她已经因为高潮的痉挛而叫都叫不出来了,身体里被狠肏的感觉持续传来,她双眼翻白,性感的上半身弓了起来,一对被旗袍包裹的美乳挺得高高的。
  段慕寒看着美人被肏翻那又惨又性感至极的模样,也是兴奋过头,他不忍了,整个身体趴到丽娜身上,紧紧抱住她,用全力将阴茎捅到底,他脚蹬床单地往里捅,把那性感尤物的阴道捅到拉伸至极限,然后他才射了出来。
  禁欲两个星期的精液狂喷而出,射在阴道最深处,在那里灌满。丽娜·帕尔文只感到下腹里一阵暖,她知道自己被中出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5/27 16:16:44

第03节
  两个人的身体还纠缠在一起,他们喘息着,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丽娜的旗袍还穿在身上,她浑身香汗淋漓,将旗袍沁湿。这尤物高潮后的体味有些许微弱的骚臭,飘散出来,和香水的味道结合,勾人到极点。
  段慕寒闻着她的香味,抱着她,鸡巴插在她体内不想出来。等高潮彻底褪去,他寻着味道最浓郁的地方去闻,从美人雪白的脖子到香肩,最后到达了她的腋下。
  他把鼻子放在那里,就闻到白美人性感的骚味,味道很淡,但很肉,他内心一阵悸动,抓着美人纤细的手臂举起,把鼻孔靠在美人光洁的腋下闻。
  酸酸的咸香,好性感,特别是哪极细微的臭臭味道,用力去闻,那味道却又消失了,勾得段慕寒不禁伸出舌头去舔那里的香汗。
  舔着舔着,鸡巴就又勃起了。
  丽娜·帕尔文刚刚回过神来,就感受到男人坚硬的阴茎在她胯间,碰到了她的阴唇。
  『他又要来了吗?』有些怕,又好兴奋,想再来一次。
  「慕寒,还要吗?」
  「可以吗?」
  「嗯。」
  她坐起来,拉开背后的拉链,两人一起动手把旗袍脱掉。段慕寒又控制不住地捧着旗袍在脸上闻。
  丽娜脱掉胸罩,躺下,一丝不挂地展露在男人面前。
  男人跪在床上,从头到脚地看她的身体,他一遍一遍地细细欣赏,美人便将双臂举过头顶,伸展四肢,让他看个清楚。
  段慕寒看得痴了,加上不断闻到美人身上的香味,他嘴都闭不上,竟然滴出了口水。
  「呼咝——,不好意思。」
  那美人既没有笑他,也没有任何不满,她只是微笑,像个女神。
  段慕寒庆幸自己选择对了,今晚能肏这一次真是死了都值。虽然他为了再见丽娜几乎花光了积蓄,还办了银门苏杭的VVIP,为了能内射,还在六个小时前在这个娱乐中心的诊所里做了体检。
  他埋下头去开始舔,从脖子舔到脚,美人身体正面的每一寸他都不放过。因为刚才的激烈性爱,丽娜美足上的味道比刚才似乎浓郁了一点,他就抱着那只没舔过的脚,又完完整整吸舔一次。
  现在他的鸡巴已经自己一跳一跳的了,而床上的美人因为被舔了全身,现在也是面颊绯红,下体又酸又胀,阴蒂和乳头都勃起到极限。
  他抱着丽娜让她翻身趴在床上,正准备从后方插入,却看到了这丽人的美臀和美背。
  「圣神啊,原谅我!」
  太美了,他的手在光洁如白玉的美背上乱摸,用嘴亲吻她的背沟和腰窝,然后就在她高高翘起的美臀上揉。他捏着丽娜的臀瓣,拇指插进臀沟里,往两侧掰开。丽娜也配合她,放松臀部,让自己性感的屁股沟被翻开展露在男人眼前。
  段慕寒惊讶的发现,丽娜的屁眼是粉色的,这本应是人体最污秽的地方啊。
  这有点超越常识了,段慕寒也迷糊了。
  所以····银门顶级娱乐中心,贵妃级公关小姐的屁眼是粉红色的?
  这合理吗??
  他也想不了这么多了,本能地埋头下去,把脸按进美人的屁股沟里,深深嗅闻。
  只有香味:樱花、樱桃、黑加仑、小苍兰和草莓的味道,有些甜。
  至于臭味那是完全没有,它很温暖,汗津津的弥漫些许肉体的咸香。
  段慕寒失智了,他伸出舌头就把美人的股沟上上下下舔了一遍,最后用舌尖顶着那粉红的屎眼儿,转着圈往里钻。
  「啊~~~啊呃~!」这样的刺激让丽娜抓紧了床单,骚叫连连。
  段慕寒对着那本该污秽的地方吸了又吸,抬起头来意犹未尽地说:「好想干丽娜的后面。」
  那白美人幽怨地回过头,说:「可以。」
  「可以?」
  「嗯,我已经自己洗过了,是干净的。」
  「干净的?」
  「里面是干净的。」
  段慕寒听到这样的话,简直要发疯,他立刻用手指在美人粉红的后门上顶压抚摸几下,然后把右手食指顶在那小樱花上,慢慢使力往里探。
  丽娜顺从地配合他,用力舒展括约肌,将娇嫩的肛门张开,段慕寒的食指很顺畅地捅了进去。
  里面好温暖,肛门口很有韧性,将他手指紧紧夹住。他用手指在美人身体里面转着圈摸,用指肚感受尤物屁道的质感。
  好柔嫩。
  他把手指探到底,细细体会那粉嫩小穴的形状。而嫩肛门受到刺激就紧紧夹住他手指根部,夹得好紧。
  太想捅这里了!
  他拔出手指,丽娜突然骚叫了一声,因为异物被从屁眼里被强行拔出的感觉实在太过舒爽了,这美人也受不了。
  段慕寒看着自己的食指,上面竟然一点污迹也没有,他放在鼻前闻闻,闻到复杂的樱花香,只夹杂着非常细微的一丁点臭,但那微不可闻的臭反而成了最性感的部分。
  段慕寒不能等了,他扶着鸡巴把龟头抵在那粉穴上。
  「我要来了。」
  白美人用力张开肛门,那感觉就像用力撑开肛门排便一样,她觉得自己无论做多少次都没法适应。就在这时,焦急的段慕寒就用力捅进来了。
  「呃!」丽娜从深喉处发出呻吟,只感到男人捅得很快,两三秒时间就整根没入了自己的身体。
  她终于可以放松身体,屁眼儿又本能地夹了回去,接着括约肌和臀肉都在强烈的刺激之下连续夹紧几次。这种感觉就像排便的时候要用肛门口将粪便夹断,但这次可夹不断,只让她感受到了男人生殖器的坚硬。
  这种异样刺激给她带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性奋感,让她阴道自己流出淫水,阵阵舒爽的感觉在私处爆开。
  可紧接着,男人竟然还在往里捅。
  『他还没到底吗?!!』
  对,他还没到底,当他把鸡巴的最后一节插进去,他的龟头就直接插到了美人的结肠,然后又推着结肠往里送,把直肠肏到拉伸。
  「呃呃~~」尤物的美腿绷紧了,美足绷直,脚趾紧紧卷曲。
  终于,男人的小腹已经和她的屁股紧贴着了,男人在用力往里按,把她的屁股也压得变形。
  她张开嘴,哈哈哈哈地喘息,男人埋首在她耳边,说:「丽娜,你里面太舒服了。」
  按照她所受的训练,这时候一定要道谢,但她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死死抓住枕头。
  接着,男人开始将鸡巴往外拔。
  一瞬之间,丽娜就爽得翻了白眼。
  她知道异物从肛门内拔出的时候会非常舒服,她也有心理准备,但这感觉真的到来的时候,她还是没法抵挡。
  男人拔出了一大截,然后又从新捅入,捅到底、捅到她屁道拉伸,接着又拔出,疯狂地刺激着她的肛门。
  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性感的尤物感觉自己要爽到晕过去,她淫水直流,把胯下的床单弄湿一大滩,像失禁了一样。
  段慕寒也看到她的腰一直在痉挛,猜想她应该也很舒服。于是他捅到底之后,又快速地整根拔出,立刻爽得丽娜全身抽搐。
  他又捅进去,这时候美人儿的屁眼已经尝到了甜头,就自己张开迎接他,插得比刚才还要顺畅。男人就毫无顾忌地爽肏起来,像日阴道一样肏,丽娜立刻爽得失去理智,闭上眼睛淫叫出声。
  「啊!~~啊!~~插穿了····穿了·····天哪·····啊~!!啊~~~!」
  段慕寒的手从丽娜身体正面伸进她下裆,用力抓住她的阴户,手掌包握住她的阴户开始揉。性感的尤物一边被肛交,一边被揉裆,爽到升天,她张开红唇,香甜的口水便不住流出,打湿了枕头。
  时间的感觉消失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样过了多久,只觉得胯下的舒爽感积累到了极限。她已经没有理智去忍耐,就顺从着自己的身体本能,让男人把自己送上了高潮。
  这次的高潮让她爽到产生了痛苦感,她因为兴奋过头,高潮时全身的肌肉都痉挛着收缩,一瞬之间几乎无法呼吸了。她的屁眼疯狂夹紧,淫水直接从阴道和尿道口射出来,呼哧呼哧地穿过男人的手指,远远喷洒在床单上。
  魅惑的眼睛彻底翻白,美艳的脸蛋儿完全脱力,一双性感美腿拼命绷直着高频率小幅拍打。
  段慕寒也没想到丽娜的肛门会夹得这么紧,他右手在丽娜的阴户上死命一握,胯往前一耸,在美人的屁道内射出了精液。
  这次两个人的高潮都持续了好久,段慕寒觉得自己一直在射,而丽娜也不停在潮吹,那种极度舒爽的性快感一直持续,让人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等到高潮似乎终于结束了,两人却时不时地又抽搐两下。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5/27 16:16:57

第04节
  等段慕寒回过神来,才发现时间快来不及了。
  「丽娜,我要离开一下。」
  「啊?」丽娜·帕尔文还在高潮的余韵当中,「什么?」
  「我有些事情,要离开一下,然后再回来。」
  「你去买东西吗?可以叫他们送来。」
  「不,我去见一个人。」
  「啊?」
  「是工作上的事情,两三个小时就回来。」
  「这时候吗?」
  「不好意思,这个人必须去见,没想到恰恰是和你预约这天。」
  像丽娜·帕尔文这样的高级妓女,要提前三个星期预约才能肏得到。
  「你本来可以改预约时间的,第一次不会加钱。」她说。
  「不行,我等不及了,我太想你了。」
  听他这么说,丽娜捧着他的脸,吻了他一下。
  段慕寒进入浴室,用最大水量冲洗了两分钟,然后丽娜穿着浴衣用浴巾给他擦身体,擦着擦着他就又硬了,他摇摇头,飞快地穿上了衣裤。
  他开门跑出去,坐电梯去往地下停车场,然后取车,开车,却不开出停车场,而是开到一个阴暗的角落停好。他把坐位放倒,从后坐地板上拿出一个包,从包里抽出一件黑色的衣服。那是一件「罗马常服」,他用最快速度将那黑袍套在身上,然后拿出镜子查看自己的仪容。
  现在,任何人看到他都能认出他是一名基督教神职人员。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5/27 16:17:05

第05节
  「退党保平安!」
  「退党保平安!」
  刘铭风走出地铁站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一个男人迎上来,向他问道:「你是党员吗?」
  「我不是。」他下意识地回答,然后又下意识地问:「干什么?」
  「退党保平安。」
  「什么?」
  男人递过来一张宣传单,说:「现在已经有3000万人退党了。」
  「啊?」刘铭风大步走,想摆脱那个男人。
  「你是团员吗?退党、退团、退队才能保平安。」
  「啊?」
  「共产党是邪恶的,会遭天谴,下火狱,让你的家人赶快退党、退团、退队,才能不受共产党牵连。」
  刘铭风心里一阵烦躁,他环顾四周,这个地铁站前的小广场上有好多宣传摊位,最大的一个摊位上写着:「自由!独立!中共将剥夺银门的自由,银门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他继续走,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迎了上来,说:「帅哥,你是从中国来银门玩的吗?共产党不让你们看黄片是吧?」「帅哥来了解一下历史吧,银门在法理上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刘铭风不回他们继续走,心口上却憋着一口气,就在这时那个女人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他突然就爆发了,一把甩开对方的手。
  「放开!」
  「哎呀,你不要生气嘛,在大陆没有小姐,憋得难受是吧?」
  这时那中年男人又向他问:「你是共产党吗?你是党员吗?」
  刘铭风突然莫名地大喊起来:「我就是共产党!」
  「啊!邪恶!」
  他也不知自己怎么回事,突然毛了,竟高喊道:「共产党万岁!」
  「邪恶!邪恶啊!邪恶!」中年男人惊呼起来。
  刘铭风却还在喊:「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银门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那对年轻男女也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转身向自己的同伴招手。
  霎时间,十几个拿着雨伞的年轻人就围了过来。而刘铭风脑子一团乱,他还在那里大喊,就看见那些年轻人打开了黑色的雨伞,举起来,将他笼罩在了伞墙里面。
  他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一把雨伞就快速地向他砸过来,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忽地腹部就被另一把雨伞捅了,紧接着雨伞头就像雨点般密集地打过来。
  「自由!!!民主!!!」那些年轻人大喊起来,刘铭风左支右绌,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我操你妈!」十多辆摩托车蓦地冲进小广场,一群满身大纹身的恶霸跳下车,冲进混乱的人群把那些拿伞的年轻人拉开。「叫你们不准骚扰游客啊!!」
  说着伸手就对一个拿伞的年轻人脸上打去。
  那些年轻人也不示弱,举起伞就和恶霸们对打。十多个手拿摄影机穿着绿马甲的记者冲过来,对着激战的人群拍摄。而另一面,也有十多个记者骑着摩托车赶来,也手拿摄影机,近距离对着绿马甲记者拍。
  现场如此混乱,以至于谁都没注意到一辆劳斯莱斯轿车停到了路边。白筱从驾驶位上冲下车,她把腰上的皮衣缠到左臂上,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根铁链,然后狂奔着冲进人群,对着绿马甲记者和拿伞的年轻人狠扇。
  在她身后,四辆MPV也停到了路边,三十个成年男人冲下车,以压倒性力量对着拿伞的一方猛攻,用了十多秒把那些年轻人冲散。一个女生不依不饶要和他们拼了,她的同伴抱着她拖着走,她用力大声哭吼:「我们保护银门的自由有错吗?!
  !!」
  「自由!!!民主!!!」他们一边撤退,一边喊着,很快就跑不见了。
  「妈的。」白筱喘着粗气来回踱步,「妈的,怎么搞成这样的?」
  到底是怎么搞成这样的?
  「阿姐。」一个穿修身西装,带满银戒指,手拿钢管的男人对白筱说:「警察来了。」
  白筱猛地吼着说:「叫他们下次早点来!!!不然就派个冲锋车在这里守着啊!!!操!!」
  她撩起头发,来回踱步,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摇摇头,向恶霸们下命令:「撤了撤了,撤撤撤,撤!」
  恶霸们快速撤退,她忽地看到了刘铭风,他被打得惨兮兮的,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
  白筱从皮衣口袋里掏出一叠嫖妓优惠券,走到刘铭风面前,把优惠券递到他手中:「这位兄弟,不好意思啊。你是大陆来玩的吧?这是银门苏杭的优惠券,半价,找小姐用的,不好意思啊!」
  说完她转身就走,刘铭风却叫住她:「阿姐,是我。」
  「哈?」白筱转过头,目光在他脸上不断打量。
  「是我,铭风啊。」
  「铭风!?」
  「是啊,是我啊。」
  「哈!」
  白筱有些激动,抓住刘铭风的手,拉着他就往劳斯莱斯跑。她急迫地打开门,头伸进去说:「刘爷,你儿子回来啦!」说着她把刘铭风推进去,刘铭风踉踉跄跄跌坐在副驾驶位上,手上还拿着一叠嫖妓优惠券。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5/27 16:17:17

第06节
  似有千言万语,终究什么也没说。刘爷看着他的儿子,他左眼和嘴角都被打青了,还好没有头破血流。女仆和管家给他做了简单包扎,他坐在椅子上,隔着宽大办公桌,面对着自己的父亲。
  刘爷挠了挠额头,该说什么呢?
  「小小,客人到了吗?」
  白筱打开办公室大门,走出去看了看,回来说:「到了。」
  「那就先接待客人,叫你姐姐进来,还有,带···带铭风去玩玩,放松一下。」
  白筱拉着刘铭风的手臂,带他走出办公室,在外面的小厅里,坐着三个男人,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显然是基督教神职人员。
  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约莫五十多岁,是个白人,另外两人,一个三十来岁,身材矮小瘦弱,一个二十来岁,高大强壮,有着宽阔的肩膀和下巴。
  「白小姐。」那三十来岁的矮瘦男子站起来招呼白筱。
  白筱停下,说:「段神父,是你。」
  她回忆着这男人的全名,对了,是段慕寒。这名字不太好记。
  他是什么人?
  他是天主教神父,也是银门议会第二大党,基督教社会党的议员,是个有影响力的人物。
  她放开刘铭风,向三人礼貌点头,然后说:「段神父,还有马丁主教,还有这位是?」
  「你好,我叫陈主爱,是主教的助理。」
  「你好。刘先生请几位进去。」
  「谢谢。」马丁向陈主爱说了几句,只有他和段慕寒走进了刘爷的办公室。
  白筱拖着刘铭风继续走,一边走,一边小声说:「铭风,你小子读个大学,怎么就被共产党洗脑了呢?」
  办公室内,刘爷请段慕寒和马丁落座,三人一阵寒暄,接着刘爷抛出了疑问:「我这个老头实在是想不通啊,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么危险的一个时刻,做这种决定?」
  马丁长长吸了一口气,他的中文就像母语一样好,他说:「刘先生,并不是我们要做决定,我们只是给圣座提供建议,由圣座做出决定。」
  「哈哈哈哈。」刘爷突然笑起来:「两位神父,你们知道这整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吗?一个月前美国的那个议员史密斯,去了一次梵蒂冈,然后圣座才来问你们这个事情。」
  马丁摇头,平静地说:「如果一定要追溯的话,这件事情必须追溯到1957年,这一切终究是因为共产党和他们操控的爱国会。」
  刘爷的情绪则有些激动,他摇头说:「我也不明白,我们这个银门满大街的都是妓女,怎么议会两大党都是基督教政党?各位神父又怎么老爱到这个地方来传教?」
  这句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口无遮拦惯了,突然想到,对方毕竟是神职人员,自己如此不敬,实在是不应该。
  却不想,段慕寒脱口道:「『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刘先生,是病人而不是健康的人需要医生。当天主打发祂的儿子降到世上,来为世人赎罪,甚至为他们受死的时候,就不是为了把任何一个人抛弃在祂的圣堂之外。」
  刘爷沉默了好大一会儿,点点头说:「你说得对,请别误会,我刚才就是,就是乱说话。」他挠挠额头,一脸苦相,自言自语说:「我们怎么弄成现在这样的呢?」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