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5/23 01:53 / 287 / 0
【小说】贵族的游戏-凡尔赛庄园

  「夫人,马球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伯爵大人请您移驾过去」总管博帝,正弯著腰跟年轻的伯爵夫人-克丽丝汀说著,因为这是伯爵大人第三次派人来催促了。
  「好的,告诉伯爵大人,我这就过去,博帝你辛苦了,先过去吧」克丽丝汀伯爵夫人放下她手中的茶杯说著。
  「好,我这就过去跟伯爵大人回覆」博帝完了成他的任务,他心情上放松了不少,便马上离开了。
  「整天马球、派对、餐会、赛马、下午茶....这种生活......真是令人难以忍受,倒不如我在伦敦时好玩啊.....嫁给了伯爵大人,虽说是钓到了金龟婿,但这生活真的会让人闷死」克丽丝汀难免抱怨的说著,而她说的对象是自己的贴身女仆-温特小姐。
  温特小姐是跟著克丽丝汀一块嫁过来服侍伯爵夫人的,从小就是克丽丝汀唯一的说话对象,像朋友又像姐妹一般的关系,不管有多禁忌的话,温特小姐就是克丽丝汀唯一的倾诉对象了。
  「夫人,但....这就是每天的生活啊......我可羡慕死夫人了,好吗?」今天的温特小姐穿著一样的女仆服,黑色连身长裙与白色蕾丝上衣,这是标准的女仆制服装扮,她笑著帮忙按摩克丽丝汀的肩膀一边说著。
  「呵呵....那怕你成了我,只要过这样的生活一个月,包准你就受不了了!好了!!走吧....陪我去见伯爵大人吧,马球赛已经开始了」克丽丝汀笑著边说边站起身来往屋外走去,温特小姐快步的跟在後方,紧紧跟著。
  下午两点开始的马球比赛,约会进行2.5小时,接著男人们会进屋子里去谈著自己手上的投资,或是国外的局势与宫内发生的事情,大家自吹自擂,炫耀自己的财富而已,女人们呢?大都进到另一间屋子,喝著小午茶,比评著自己身上的订制礼服是从那个设计师出手的、花费了多少金钱这样,男女人们炫耀的都是同样的东西,但本质是一样的。
  「抱歉,我先下去休息了」克丽丝汀站起身来,後方的温特迅速的帮忙把椅子往後一拉,身边的男仕们纷纷站起身来,等後伯爵夫人的离去,以示他们的绅士风格与礼貌。一旁的伯爵大人则继续跟旁边的公爵们谈著事情,并没有理会妻子在宴会中突然的离席是怎么回事。
  「夫人还好吗?你脸色不太好」跟在後方的温特依旧紧紧的克丽丝汀夫人「......................」一言不发的克丽丝汀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不舒服的的样子,步伐依旧稳健而快速。
  「夫人等等我」温特拼命的在伯爵夫人後面追赶著。
  「真是烦死了,怎么会日复一日都是这样的生活....」克丽丝汀瘫软躺在丝质被子的床上,看著富丽堂皇的天花板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著,她知道她已经无法摆脱这样的生活与宿命了,现在的克丽丝汀只能这样诉说著自己的无奈,她感觉到自己彷佛不是在当她自己,而是当一个傀儡一样。
  「夫人.....」一旁的温特,是真心替克丽丝汀难过的,她知道嫁过来後的克丽丝汀过的并不快乐,但这是一场家族联姻,不嫁也不行,父母之命是不可违抗的,起码在这个时代,贵族女子的命运是这样,虽说从小就不愁吃穿,但这就是她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温特,别管我了,你回房间休息吧,我就想一个人待著,外面有人找,就说我已经睡下了」克丽丝汀对著温特说著,而她指的有人找她,大概就是伯爵大人了。
  「是.....是的」温特则是低著头走出门外。
  「啊!」刚刚关上门便看到伯爵大人从远方快步走了过来。
  「夫人怎么了?」伯爵大人看来有些急切的问道「夫人已经睡下了,大概是今天的活动有些密集了,夫人刚刚便露出了疲态,现在已经睡了,伯爵大人」温特仍然已淡定的语气对伯爵大人说明著「嗯嗯,那就好........」伯爵大人点点头,看来有些放心了的说道「对了!温特,告诉夫人,明天以後的活动,我不会再勉强她参加了,请夫人好好休息吧」伯爵临走前又再次对温特说道。
  「是的,伯爵大人」温特低著头回头答道,但她的内心正温暖的笑著。
  「伯爵大人果然是个很贴心的男人啊!对夫人还是一样的好,作为女子,要嫁人就该嫁给这样温柔的男人为妻啊....可惜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嫁给像伯爵大人这样的男人为妻的」温特看著远去的伯爵一边心里想著。
  女侍与女侍间,都会流传著其他贵族的趣事,例如她们侍奉的夫人个性如何?喜好是什么?伯爵的脾气,好不好侍候等等,而最吸引人的就是「庄园故事」这样的故事了,随著一位来自凡尔赛庄园工作的女仆到来,而变的更有趣了。
  温特小姐是夫人的贴身女仆,自己在这里是女仆中,地位最崇高的一个,但这位来自凡尔赛庄园的侍女-艾玛,却引起了温特小姐的注意。
  「凡尔赛庄园?查尔斯公爵夫人?我知道啊,但查尔斯公爵与咱们伯爵似乎只有生意上的往来,并不算密切吧!」温特小姐被一群女侍给包围著,大家都在休息时间时会在「东屋」休息,这里是下人们休息的地方,基本上伯爵与夫人是不会来这里的。
  「然後?」温特小姐继续听著这有趣的故事,看来克丽丝汀夫人会对这个话题有些兴趣的,说来当当茶余饭後的话题也好,为夫人解解闷。
  翌日「夫人,伯爵大人有交待了,後面如果又有活动,夫人可以自己斟酌著参加,不会再要求夫人一定要到场了,伯爵大人果然是最疼爱我们夫人了」温特有些开心的说道,但只见克丽丝汀夫人,只有一点点笑容而已,并没有因为听到伯爵大人的爱意而开心起来。
  「我还听到了有关凡尔赛庄园的有趣传闻....夫人知道凡尔赛庄园吗?」温特故意卖了个关子问道。
  「嗯嗯,有听说过,是查尔斯公爵夫人的吧?!那里怎么了吗?有舞会?赛马?还是马球呢?」克丽丝汀夫人无精打彩的问道,毕竟这是贵族间最常流行的活动了,但显然这些活动对克丽丝汀夫人来说只有反效果了,或许克丽丝汀伯爵夫人,需要的是长达一年的渡假。
  「不,凡尔赛庄园这些活动都没有......」温特再次卖了关子的说道「温特,你就快说吧....别卖关子,这是令人讨厌的说话方式」克丽丝汀夫人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啦!好啦!我这就说嘛......凡尔赛庄园,提供贵族们,有趣的服务,听新来的女仆艾玛说的,去到那个庄园,很多的贵族例如子爵夫人、伯爵夫人、军功彪炳的将军夫人,都在那边,可以选择自己的新身份,但只限於在那个庄园里才会发生」温特小姐说著「艾玛?新身份?什么意思?」克丽丝汀夫人问道,很显然这个话题引起了伯爵夫人的注意了。
  「嗯嗯,新身份,在那里,贵族们可以选择一个与自己平时不一样的身份...例如.....奴隶、工奴、囚奴、家畜奴隶,在那里,那些贵族夫人,都得接受监禁、手铐脚镣拘束、铁笼,然後再那个时间里,那些夫人们,都得被当成奴隶一样的对待....她们说,不会有人对那些夫人再彬彬有礼的样子了,艾玛说,贵族夫人们可都爱了,都会去庄园待上十天半个月了...」温特小姐说道「待上十天半个月,体验新的身份吗?艾玛?把她给我叫过来吧...」克丽丝汀夫人说道,但她的双眼已经发亮,这对贵族来说,对克丽丝汀这样从小养尊处优的贵族夫人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自己倒还没有想过这样的方式呢,但心底已经有了些兴趣,而不是茶余饭後的话题而已。
  「好的,我这就去叫艾玛过来」温特小姐笑著回答道不一会儿,一个穿著初阶女佣制服的女孩便出现在克丽丝汀夫人的眼前了。
  「夫人好,我是新来的女佣-艾玛.汤森,请夫人叫我艾玛就好了」艾玛对著夫人一边行礼一边说道,而她的衣服看的出来,有很多的粗活要做,平常是很难接近夫人的。
  「艾玛,你从?凡尔赛庄园过来的?」克丽丝汀夫人对艾玛问道「是的,夫人」艾玛点点头回答道「你告诉温特的是真的?有关於凡尔赛庄园的事」克丽丝汀夫人问道「是的,是真的」艾玛说的斩钉截铁的样子,倒让克丽丝汀夫人信上了几分了,因为她打从心底觉得这件事并不合理,为什么高贵的贵族会想去成为或体验什么奴隶的生活呢?虽然这个话题在克丽丝汀的心底起了涟漪,但克丽丝汀仍想问个清楚,更想问个仔细,又或许不要为自己设那么多的限制。
  「上流社会的女子,从小就是过著优渥的生活,光鲜亮丽,但如果被控制、被使唤、被贬抑,这对这些贵族女子来说,却是从未有过的感受,对这样的感受,很多女子都会喜欢上的,例如我就见过某位伯爵的女儿,她最喜欢的就是被关在笼子里,而庄园里就有这样的地方,让她体验,还不准她穿自己的衣服,她必须穿上庄园内奴隶的衣服,再去体验被监禁的感觉」艾玛对克丽丝汀说道「公爵夫人还说,女人天生多多少少都有想被使唤、控制的欲望,如果能有短暂的体验,对贵族的夫人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公爵夫人还说,每天的派对、餐会、音乐会、马球、赛马,这样的生活,对很多贵族来说,是非常乏味的,很多贵族夫人都想挣脱那样的生活」艾玛紧接著继续说道,而这段话,没想到却成了敲破克丽丝汀夫人心房的块敲门砖。
  「..........................................」听著艾玛说完,克丽丝汀夫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还有吗?」克丽丝汀夫人停下许久,这才吐出这一句话来反问艾玛。
  「还有个南方诺特郡的子爵夫人,她喜欢的是女犯的体验,在庄园内有个模拟法庭,由公爵夫人的管家凯特担任法官,定罪罪名都是事前就说好的,在判决她入狱後,立刻成为女犯,被押入庄园内的监狱里,脱去华丽的礼服,换上了囚犯的衣服,每天还得出外劳动,在庄园内除草、施肥,而且都用铁炼锁著..双手双脚都是.....夫人看过那些犯了罪的女子吧?就像那个样子,丝毫不差」艾玛本想继续说下去,但她看到夫人的脸色已经怪怪的,便主动停了下了。
  「好了!你先回去工作吧」一旁的温特赶紧叫艾玛离开。
  「温特你留下」克丽丝汀夫人说道「是的」温特小姐点点头回答道。
  「那些贵族,怎么会想去体验当奴隶的感觉呢?还有当囚犯?好奇怪的感觉....刚刚艾玛所说的那些,却又听的令人兴奋,我顿时不再那么消沉了,为什么?」克丽丝汀夫人对著温特问道。
  「艾玛还有说,这是流行於上流社会里,专属於贵族的游戏....」一旁的温特小姐补充说道「专属於贵族的游戏啊.........真令人难以理解啊.......但又好像很有趣,满吸引人的」克丽丝汀夫人略有所思的说道。
  「夫人如果有机会?夫人想体验那一种呢?」一旁的温特小姐问道「啊?这...怎么说呢?如果可以的话,倒很想体验囚犯的感觉,好像很有趣呢....」克丽丝汀夫人打趣的说道。
  「囚犯啊.....」温特回应道「那你呢?温特?」夫人反问温特「我吗?夫人?我的话....其实没有很想呢.....如果可以真想体验一下上流社会女子的生活呢~那怕只有一天也好呢.....小的不像夫人出身这么高贵,我们这些侍女,地位原本就很低贱了,每天都还有做不完的工作....」一不小心忽然发现自己说太多的温特小姐像是吓到般的不再说话了。
  「呵呵呵.....是这样啊」克丽丝汀夫人笑著回答道「啊!不...请夫人原谅,我不是抱怨我的工作多...真的!请夫人相信我」温特这下子慌了,担心自己说错话了,又或许是说太多了。
  「好了好了!我又没说你什么」看著温特似乎认真起来了,夫人这才安抚一下温特。
  「不过,被关在铁牢里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温特小姐在旁边说道,而这个疑问正是克丽丝汀夫人所想的问题,自己从小就住在这富丽堂皇的屋子里,从未进过监狱,但凡尔赛庄园却有这个体验吗?而且看起来,并不只有这一个项目,难怪这么多的贵族想去参加这个游戏吗?这也许是属於大人的游戏。
  「温特,你觉得,监狱是什么样子的啊?那些女犯又该是怎么样的呢?」克丽丝汀夫人对温特提问著。
  「我吗?我觉得,监狱嘛..就是脏脏的,一座座的铁牢,女犯们都被关在里面,睡在木床板上,硬邦邦的,总之是不可能睡现在我们睡的软床了,然後......双脚与双手应该都会被铁炼锁著吧...那个锁著双脚的叫???叫什么来著?」温特小姐边说边问道「脚镣?」克丽丝汀夫人回答道。
  「对..就是脚镣,然後双手也会被铁炼绑著吧....看守监狱的应该都是很凶的女人,囚犯只能穿著破烂的衣服,衣不蔽体,被鞭打著,失去自由、尊严,如果是贵族犯了罪,那就更难受了吧...连低等的狱卒都会看不起你....」温特小姐说了好长一串,但这也的确是克丽丝汀夫人脑海中所幻想的场景了。
  「温特,你去帮我弄套下等奴隶穿的衣服吧」克丽丝汀夫人对温特小姐说著「啊...夫人?」温特小姐倒是吓了一跳,这突如其来的命令,让温特有点惊讶了「别担心,你帮我弄一套下等奴隶的衣服,我只是想看看是什么样子嘛」克丽丝汀夫人笑著说道。
  「对了,顺便问问,我们家庄园里,会有脚镣这种东西吗?嫁过来这些年,倒是没听过有这样的东西」夫人对温特小姐说道「是...是....是的,我这就去问问,再跟夫人回报」温特小姐随後便离开了,留下了克丽丝汀夫人一个人在卧室,虽说是卧室,但除了床之外,还有一个小客厅及书柜书房等等,是非常宽敞的,其她的侍女们都被夫人给赶出卧室了,除了温特小姐之外,其他人没有夫人的摇铃召唤,都不能随意进去的。
  一边想著自己若成了女犯,也许自己会被粗暴的对待,双脚都被铐上铁炼,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一想到这边,克丽丝汀的双手便不由自主的摸著自己的身体,双腿间也夹的紧紧的,大腿间虽然隔著裙摆磨蹭著,双手也越摸越伸入,但毕竟就是隔著裙摆及内裤裙,这样摸是摸不痛快的,不过...门外就是4个随身的侍女,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她们服侍的女主人,高贵的伯爵夫人,竟然在房内自慰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艾玛说的事情所影响,这天的克丽丝汀也特别的兴奋,她对著门口的位置,张开了双腿,脱掉了她的鞋子,踩在床上,双手伸进已经张开的双腿之间,摸著大腿内侧及私密处,剥开衬裙及内裤,摸向她最想摸的地方,享受著自己现在的想像。
  「夫人!我回来了」温特小姐敲了门,克丽丝汀也停下她的动作,一切恢复成正常的样子。
  「进来吧」夫人回答道「是的」温特小姐捧著一套衣服,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就是这个?」克丽丝汀夫人看著这套衣服问道「是的,这是伯爵家下等女子奴隶的衣服」温特小姐点点头开心说道「下等女子奴隶....」不知道为什么,克丽丝汀听到了这几个字时,身体竟然有了奇怪的反应,心跳也加速了。
  「是的,我听府里的老人说,其实东南屋,就有奴隶的惩罚屋,但近年来,伯爵大人不喜欢处罚奴隶,也就没人去过,但仍有人在整理打扫这个地方。
  「府里竟然有奴隶的惩罚屋?」克丽丝汀夫人甚至站起来说这句话了,她心里已经是微微的兴奋了,但她不能完全表现出来。
  「是吧!我刚刚听到後,好兴奋啊,夫人,我们去看看吧!?」温特对夫人说道,看来这温特小姐倒是比夫人还要更急了呢!「好...你快去安排,一定要在晚餐前回来就好」克丽丝汀夫人开心的说道「是的」温特小姐再次离开了,这次克丽丝汀夫人无法再按耐住自己的情绪,开心的躺在床上,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兴奋些什么。
  下午三点,正是府里女仆们相当忙碌的时候,厨房的女仆正忙进忙出准备食材、客厅女仆、餐厅女仆、庭院女仆,都在为下一个阶段来做睡觉前的最後一次打扫,只有克丽丝汀夫人与温特两人,走往东南屋子,这里克丽丝汀从嫁过来後,就从未来过,所以没有温特的引路,克丽丝汀夫人是无法自己走过来的。
  「夫人,就是这里了,请小心脚步」一旁的温特对夫人说道「就是这里?」夫人问道「是的」温特小姐点点头回答道「开门吧~我们进去看看」夫人说道「啊...是夫人?!?」开门後进来迎接她们的,是一个年近半百的女仆,她是管理这间处罚室已经超过30年的资深侍女-贾桂林,她头发已经半白,但仍看的出年轻时非常漂亮,有著典雅的气质,长发都盘在头上,把自己打理的非常好,想当然尔,里面的屋子也一定打理的很好了。
  「是啊!夫人想来看看,贾桂林姐,你就为夫人解说一下吧....」温特小姐在一旁对著贾桂林说著。
  「就像导览一样?」贾桂林姐问道「是的,就像导览一样」夫人对著贾桂林姐说道「是的,那夫人请进吧」贾桂林姐欢迎著夫人与温特的到来。
  「这里是报到室,犯了错的女仆侍女都会先到这里,报到,接著按照所犯的错,开始进行处罚,这间就是监禁室,空间不大,但可以让5-6个人关进去,也有单独监禁室....」贾姐说道「单独监禁室?」夫人忽然眼睛一亮的问道「是啊...就是这一间了,夫人要看吗?」贾姐问道「好啊!」夫人点点头答应道「就是这一间了....」贾姐指著一间非常小空间的房间说道「怎么没窗户?」一旁的温特小姐说道「这就是单独监禁才有的惩罚了,里面几乎全天都是黑暗的,关上门就看不见了,犯了错的女仆,被关在这里,伸手不见五指,那会很害怕,也会失去对时间的概念,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惩罚了。
  「原来如此!」夫人点点头说道「这些是刑具室....很久没用了,但我还是定期有在保养,不会让它生锈的,在老伯爵大人的时代,这很常用到,犯了小错的女仆们,也会被处罚戴上脚镣去做事,这对女仆们来说,是很累人的,我就曾经被老伯爵处罚过,戴著脚镣长达一个星期之久....後来伯爵大人不喜欢这样,这间处罚室也就不使用了」贾解说道「这些手铐及脚镣还有木枷,都还可以使用?」温特小姐看到了一桌的拘束刑具後问道「是的,温特小姐,都是好的,我都有在定期保养与维修」贾姐点点头说道「真是辛苦你了...」温特小姐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夫人怎么忽然想来这边看?莫非是伯爵大人想重新启用处罚室了?」贾桂林姐猜测的问道「这倒也不是....就是过来看看,伯爵大人倒是没有想要启用啦,贾桂林姐你可以放心了,现在的伯爵大人很爱护侍女的」夫人对著贾姐解释道。
  「ˇ但.......温特小姐,她最近比较迷糊....我决定要来商借一副脚镣,做为惩罚她的工具,贾桂林姐,帮我挑一副脚镣吧....」夫人对著贾姐再次说道「夫....夫人!!!」忽然被提及的温特小姐先是吓了一跳,然後醒过神来了「啊...是....是的,麻烦贾姐了」温特小姐这才反应过来,对贾姐说道「好,那我就去准备,温特小姐,记得被处罚就要记住不要再犯错了啊」贾姐离开前还不忘告诫一下温特小姐。
  「是...谢谢贾姐的提醒,我会记住的」温特小姐话一说完便看了一眼夫人,而克丽丝汀夫人只是微笑带过而已。
  「来了!这副脚镣是适合女性使用的,请拿去吧!如果处罚完後,可以再过两个月再还我,我已经向伯爵大人告假,要返回老家处理私务...」贾姐边拿边说道「这样吧...不如你跟温特小姐讲一下,这里的东西都该放在那里,钥匙都该收在那里,让温特小姐纪录一下,这女孩常常犯错,说不定还为有商借其他的处罚工具呢...」夫人对贾姐再次说道「这样啊...好的,记得明天再过来一趟,我会跟你说清楚的」贾桂林姐对著温特小姐说著「是的...我明天会在过来找贾姐的」
  「好啦~很晚了~快到晚餐时间了,我们回去吧」夫人对著温特小姐说著「是的,夫人,我们还得回去换衣服呢」温特小姐也附和的说著克丽丝汀夫人与温特快步的回到房间,然後换上晚宴的衣服,接著比平常还要早的时间到达餐厅,而伯爵大则在十分钟後也到了,准备晚餐。仆役们站在主人与女主人的後方,为他们上菜,另外一位仆人专门伺候他们倒酒的,这就是贵族的一般日常生活。
  「克丽丝汀,你今天看来精神多了!那我就放心了」伯爵大人还是很关系妻子克丽丝汀的状况。
  「是啊......」克丽丝汀则笑著点头回答道「克丽丝汀,我知道你不爱参加太多的活动,但....下个月我将去拜访诺克斯郡的查尔斯公爵,谈一笔很重要的棉花生意,公爵希望我与你一同前去,你......愿意跟我去一趟吗?我保证!!晚宴後,我们就会回来了」伯爵大人言词说的恳切,这笔棉花生意,关系到伯爵大人以後的收入,他非常重视。
  「查尔斯公爵?」克丽丝汀夫人停下了她手中的刀叉,抬头看了一眼伯爵大人,接著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温特一眼。
  「是啊....查尔斯公爵在诺克斯郡有一处庄园,叫凡尔赛庄园,听说景致也是相当漂亮,她的夫人,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你愿意去一趟吗?就当是为了我们家的生意?」伯爵大人说道「好....好的,我会去的」克丽丝汀夫人点头答应,而一旁的温特小姐似乎已经看的出来夫人相当开心了。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去的」伯爵开心的吃下一大口肉,显然心情好上很多了。
  开心的样子连远在桌子另一端的克丽丝汀夫人与温特都可以感受到了,而晚餐时间也就在这即将到来的旅行而展开话题。
  「回房间吧,替我换上轻便的衣服,炉子的火点上,再泡上一壶茶,今晚我就不出房门了」一边走向卧室一边说道的克丽丝汀夫人边走边说著。
  「好的,夫人,伯爵大人这阵子都在忙著生意上的事,这阵子都睡在他的客房,怕也是不会过来了」温特小姐边跟著走一边说道「要你多嘴!!那个从贾桂林姐那边拿回来的....东西,清理好了吗?」克丽丝汀夫人问道「是.....哦哦!!好了,已经清理好了,贾姐都有在保养,东西还很棒呢,只是真的很重」温特小姐边走边点点头说道「啊!还是换上轻松的衣服好,舒服多了,这束腰也可以取下,真是受罪的东西」夫人坐在她房间的沙发上,烤著墙边的炉火一边喝著热茶一边说道,而温特小姐只是静静的待在旁边伺候著,此时倒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了。
  「温特...把那东西拿出来吧...」夫人转头对温特小姐说道「是...我这就去拿出来」温特小姐点点头回答道「来了!」捧著木盘,上面放著一副女犯在戴的脚镣,现在就摆在夫人的眼前,而克丽丝汀夫人则是仔细的看著这副脚镣。
  「这副脚镣,曾经也戴在犯了错的女仆脚上,限制她们的双脚,更是一种羞辱的象徵,夫人...真的想要试看看吗?」温特在一旁对著夫人问道「........................」克丽丝汀夫人捧著茶杯,看著这副冰冷的金属脚镣,似乎略有所思的样子。
  「夫人?」温特小姐问道「温特,替我戴上吧...」夫人点了点头,作了个深呼吸後说道。
  「是的,夫人」温特小姐点点头说道「请夫人...双腿再张开一点,我要锁上脚镣了」温特小姐捧著木盘,跪坐在夫人的脚前,替伯爵夫人锁上脚镣。
  「好冰....」克丽丝汀夫人的脚踝已经感受到这副脚镣的温度了,是这么冰冷的感觉,真无法想像那些犯了错的女仆,还有那监狱的女犯,锁著这个好几年是什么感觉。
  「夫人,这是铁制的,自然是冰凉的」温特边说边上锁著「喀!!」右脚的脚镣已经锁上固定好了。
  「喀!!」左脚的脚镣也锁好了。
  「夫人,感觉如何?」温特小姐关心的问道「好奇怪的感觉....双脚都被束缚住的感觉」夫人看著自己双脚上的脚镣一边说道「夫人,这是开锁的钥匙」温特小姐将钥匙递给了夫人,但夫人似乎不想拿的样子。
  「替我收好,我要开时,你再帮我打开,现在我要起来走走看」夫人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
  「垮.........」铁炼在地板上被拖行磨擦的声音发了出来。
  「好重的感觉.....谈不上舒服,但我真的无法形容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这就是当奴隶的感觉了吗?」夫人一边小小步走著一边说道「走起路来,真的不太方便,但双脚被拘束住的感觉...挺好的,我们女人天生就被教导成不能大步的走路了,现在只是要更小步的走路而已,但总有个说不出来的感觉,我不太会形容这种感觉」夫人边走边说著。
  「那...夫人是觉得很舒服?」一旁的温特小姐好奇的说著「嗯嗯,感觉是好的,不厌恶的」夫人点点头回答道「夫人真是有趣,竟然说戴脚镣是舒服的」一旁的温特小姐笑著说道「是真的很舒服啊」夫人一边笑一边解释道。
  克丽丝汀夫人边走边看著自己脚上的脚镣,越看越有趣的样子,还不断来回走著,似乎还舍不得解开脚镣脱下来,一旁的温特则是越看越有趣了。
  「夫人要不要戴著睡觉得了!」温特小姐在旁边开玩笑的说道「温特,好主意,的确应该要这样,那些女囚或奴隶,都要戴著睡觉的」出乎意料的是克丽丝汀夫人竟然还答应了。
  「夫人!!」温特小姐惊呼了一声,但夫人看来似乎已经决定了,不会改变了。
  「温特,这副脚镣,在我们去拜访公爵的那一天,记得帮我带过去」夫人特意叮嘱著温特这件事。
  躺在床上,盖著被子,双脚仍被金属镣铐束缚住的感觉,这让克丽丝汀夫人印象深刻,也加强了内心想要瞭解公爵夫人的凡尔赛庄园的好奇心了。
  数日後「夫人,公爵大人的邀请函刚刚送到了,3天後在公爵大人的宅邸见面」温特小姐拿了这封邀请函兴冲冲的跑来禀报给克丽丝汀夫人知道。
  「知道了,温特,我说的那样东西,都有收好吧?记得带上」克丽丝汀夫人一边喝著下午茶一边说道,而她回想起了前几天戴著脚镣睡觉的感觉,这太令人兴奋了,高高在上的贵族伯爵夫人,竟然会自愿戴著脚镣睡觉,就跟奴隶一样了,而这种感觉却又无法真正的跟身旁的侍女温特说开来,内心已经有些隐忍,一种被压抑住的感觉,让克丽丝汀夫人越来越焦急了,恨不得现在就去见公爵夫人呢。
  「是,我都已经收好了,届时会带过去的,另外.............」温特小姐说到了一半,却又停止了。
  「另外??」克丽丝汀抬头问了一下「贾桂林姐,昨天返回老家了,这是惩罚室的钥匙,现在由我保管了」温特小姐说明「真的?」此时的克丽丝汀倒是有些喜出望外的感觉。
  「是啊,昨天晚上就离开了,她还特意过来将钥匙交给我保管了,说她还记得跟夫人您的约定呢」温特小姐说道「嗯嗯,好的,那我们今天下午过去看看?」克丽丝汀转头问了问温特小姐「下午?我们跟伯爵大人说好了,要去看新的设计师的衣服」温特小姐对克丽丝汀回答道「晚上呢?」克丽丝汀再问道「法栏克大使夫人与夫人您聚餐」温特小姐再说道「明天早上?啊!不....明早跟坎特伯爵有餐会...晚上又有晚宴....看来要等我们去拜访完查尔斯公爵回来之後了」克丽丝汀夫人失望的说道。
  「是的,夫人」温特小姐回答道「那也只能这样了」克丽丝汀夫人难掩失望的说道「所以我从惩罚室中,又取了几样东西过来,夫人想看看吗?」温特小姐回答道「什么?!温特你怎么不早说?快拿进来」克丽丝汀夫人回答道「是的,我这就拿进来」温特小姐回答说道「来了」温特小姐一样用木盘捧著这几样东西过来「温特?这些是什么?」克丽丝汀夫人看著木盘中的东西好奇的问道「这是颈圈,您看这颈圈高度大概2英吋,厚度也很後,是要套在女犯或奴隶的脖子上的」温特指著木盘中的颈圈说道「然後这是手镣,跟夫人那副脚镣是一组的,然後这有一条铁炼与几个锁头,这些东西都可以与脚镣合成一组,给女犯一个比较完整的拘束,这是贾姐临走前告诉我的,很有趣吧?夫人」温特继续说道「好....好特别的东西」看的入神的克丽丝汀夫人这才勉强挤出一句话「那些女犯戴上这些东西後,别说逃跑了,就是平常走路也会很难走....」温特继续说道「夫人?後天要不要一块带过去呢?」温特特意在说完後,看了克丽丝汀夫人一眼。
  「嗯嗯,带过去吧」克丽丝汀夫人眨了一眼後,再看了看温特的表情说道「是的」温特点点头满意的回答道三天後「辛苦你了,夫人」伯爵大人在马车里问著夫人,就深怕她不舒服了。
  「不会的,伯爵您的生意也是很重要的,不过...还有多久会到呢?」克丽丝汀夫人抬起头问道「应该快到了.....」从胸口口袋拿出怀表来看的伯爵说道「伯爵大人!我们到了」马车的马夫大声的喊道「好!」伯爵大人往外面也喊了一声。
  「马文斯特伯爵暨夫人克丽丝汀,到访」门外有男子大声的喊道马车的车门被打开了,外面是非常华丽的宅邸,不会是公爵大人的住所,门外的仆役们也超过50个在等待伯爵夫妇的到来。
  牵著伯爵的手,缓慢的走下马车的克丽丝汀夫人,看了看周围,都在等待著我,公爵大人也在门口等著。
  双方行完各自的贵族礼仪後,大家逐渐往花园走去。
  「克丽丝汀夫人,一路辛苦,现在我的妻子,已经在庄园等候了,我想女眷们就到庄园去,由我的妻子-乔治安娜负责招待吧!」公爵大人对著伯爵及克丽丝汀说道「是的,谢谢公爵大人」克丽丝汀夫人点头回答道。
  「夫人,欢迎,我是庄园的总管-莱顿女士,您称我为莱顿就好,现在请夫人随我到凡尔赛庄园去见公爵夫人吧!」莱顿谦逊有礼的行完礼後说道。
  「好的,麻烦你带路了」克丽丝汀点点头微笑的回答道。
  「这位想必就是克丽丝汀夫人了是吧?」眼前穿著华丽订制礼服,一头金发盘成包头後,上面还戴了镶有水钻发饰的女人,热情的打著招呼。
  「公爵夫人」克丽丝汀行了微蹲的贵族礼。
  「客气了,快随我来吧...」公爵夫人边说边走著,而她的身後是8名贴身女仆,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相较之下克丽丝汀之有一个温特随侍在身旁,爵位等级的高低真的还是有差别的。
  花园、池糖、餐厅等等都已经逛了一遍,该走的也都走过了,现在是下午茶的时间了,眼前是一片草原绿地,远方是广大的花园广场,位在庄园宅邸的二楼大露台上,享用著阳光与下午茶点。
  「请用吧...这是法式的饼乾,是公爵大人在法国的表弟带过来的」公爵夫人说道「谢谢夫人了,这饼乾真是好吃...」优雅的克丽丝汀身影,已经引起了公爵夫人的注意。
  「克丽丝汀,你真是有气质啊,连享用个饼乾,举手投足间也充满了贵族的优雅」公爵夫人对著克丽丝汀夫人称赞道。
  「夫人....谢谢夫人的夸赞....想跟夫人请教一下有关凡尔赛庄园的传闻,不知道方不方便?」克丽丝汀对公爵夫人问道。
  「传闻?」公爵夫人问了一下後,便使了眼色,旁边的几位贴身女仆都退到10步以後了「是...」一旁的温特小姐也退到後面。
  「克丽丝汀夫人听到些什么传闻呢?」公爵夫人倒是很爽快的问道「是说,凡尔赛庄园有提供贵族一些游戏的.....体验,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克丽丝汀夫人问道,边喝边说道「是....克丽丝汀也有兴趣?」公爵夫人问道,而此时公爵夫人的眼神也起了变化,变得锐利多了。
  「我很想瞭解更多的细节...........」克丽丝汀回头看了温特一眼後说道「是...」温特将特制的小木箱递在桌子前,然後就又退回原位了「这是?」公爵夫人看了看木箱後问道「这是...」克丽丝汀打开了木箱,里面是颈圈与脚镣手镣铁炼等等。
  「克丽丝汀....看不出来,对想当囚犯有兴趣吗?」公爵夫人问道「嗯嗯,所以想跟公爵夫人请教更多的细节才好」克丽丝汀回答道「但...今天似乎不太适合谈论这个,克丽丝汀想留下来过夜吗?或许可以谈的仔细一点」公爵夫人提议道。
  「好的,我就派人跟伯爵大人说一下就好」克丽丝汀点点头盖上了小木箱的盖子,两人继续谈论著庄园美景的话题。
  「真想不到你会与公爵夫人如此投缘啊....」伯爵大人上马车之前笑著对克丽丝汀说道。
  「我已经传令府里明天派一辆马车过来接你」伯爵大人登上马车後再次说道「好」克丽丝汀看著离去的伯爵大人说道克丽丝汀夫人被招待住在庄园宅邸的高级区,一整间屋子都是克丽丝汀夫人可以使用的,还加派了6个女仆来帮忙,吃食、寝具,都用上最好的。
  晚间时分,都已经用完晚餐了公爵夫人与克丽丝汀夫人在招待的宅邸中继续对话聊著,气氛很轻松,还可以时不时的听到公爵夫人与克丽丝汀互相笑著,一旁的女仆们也会跟著偷偷笑著,一番的对话後,安静了下来,女仆们都退到门外去,两人身边只剩下总管莱顿与温特两人。
  「可以让再我看看你小木箱里的东西吗?」公爵夫人边喝茶一边说道「当然,温特?」克丽丝汀转头对身後的温特小姐喊道「是,夫人」温特小姐手捧小木箱,来到两人面前,恭敬的将木箱放到两人中间的小茶桌上,接著後退两步後,转身离开。
  「这位温特小姐是克丽丝汀的陪嫁侍女吧?调教的真好,有礼有节的」公爵夫人说道「谢谢公爵夫人称赞,温特的确是我的陪嫁侍女没错,这规矩也是在娘家未嫁时,就已经调教好的」克丽丝汀夫人说道。
  「这项圈打造的还不错,但就是最後拋光的功夫差了点,戴久了会磨到脖子的,如果是重刑犯......」公爵夫人偷偷看了身旁的克丽丝汀一眼。
  「如果是重刑犯的话,戴著会很重,也会很不舒服的,但没办法,谁叫她们要犯罪,成为罪人呢?」公爵夫人一边把玩著项圈一边说著「是...」一旁的克丽丝汀双眼紧盯著公爵夫人手上这副项圈「莱顿....把我们的拿过来,给克丽丝汀夫人看看」公爵夫人头也不转的说道,而後方的莱顿早已经准备好了,手捧著木盘走了过来,站在两人的身後,将东西放在两人中间的小茶桌上,接著同样退後,但退後了三步才转身离开,回到了刚刚的位置上。
  「夫人,这作功好精细啊」惊讶不已的克丽丝汀夫人看著这副项圈一边说道,双手不断的摸著这副项圈的边缘,对这拋光的精细度感到佩服不已。
  「你可以碰一下皮肤,完全不会不粗糙,戴久了也不会痛,不过.....」公爵夫人欲言又止「不过?」克丽丝汀夫人问道「不过像是颈圈这样的,大都是犯下重罪才会需要佩戴的.....克丽丝汀,如果是你,你觉得你可以戴多久时间呢?」公爵夫人问道「这个吗?应该好几天都没问题吧...」克丽丝汀继续把玩著她手上的这个金属项圈。
  「克丽丝汀你看,这个呢?」公爵夫人再拿出了一套,手镣,一样是金属制品,重量是有的,中间的铁炼也不长,足以拘束双手的活动空间。
  「这个我可以戴看看吗?」克丽丝汀夫人问道「可以啊....项圈要不要也一起?」公爵夫人问道「可以吗?」克丽丝汀问道「当然可以啊,莱顿,帮一下克丽丝汀夫人」公爵夫人笑著回答道「好」站在後方的莱顿总管立刻回答後,走向前来。
  「失礼了,克丽丝汀夫人」莱顿总管拿起了项圈,熟炼的打开项圈铁环,套在克丽丝汀的脖子上,金属边缘都已经拋光到极致,脖子上真的都没有任何的不舒服。
  「这手艺真的很棒,脖子上除了感受到重量,其余都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克丽丝汀夫人在套上後说道。
  「喀!!」锁头锁上了。
  「好了!克丽丝汀夫人,现在换手镣了哦」莱顿拿起手镣继续说道「双手请伸出来吧,夫人」莱顿总管说道,克丽丝汀则伸出她的双手手腕,拉高了长袖的袖子後,套在克丽丝汀的双手上。
  「这是一副专门为贵族女性打造的手镣,拋光精细程度是最高等级的,手腕的部份,铁铐也比较小尺寸,是专为纤细的贵族女性所制造的,所以克丽丝汀夫人可以放心的配戴」莱顿总管细心的解说道。
  「好舒服啊...比我们家里那副手镣好多了」克丽丝汀夫人转头对温特小姐兴奋的说道。
  「夫人带过来那副,是用来处罚侍女的,侍女身份低贱,得用真材实料的镣铐来处罚才有威吓感」莱顿总管说道。
  「那女子监狱的呢?」克丽丝汀夫人再追问道「那可是真真正正犯罪的人,那些刑具都作功不会太精细,那可就不是舒服的了,那完完全全就是折磨了」公爵夫人在一旁边听莱顿与克丽丝汀夫人对话後,回答道。
  「莱顿,替克丽丝汀把手镣固定一下」公爵夫人对莱顿总管说道「是的,公爵夫人,克丽丝汀夫人,失礼了」莱顿总管走到克丽丝汀的面前,将手镣中间的铁炼往上抬高,到脖子的项圈的位置,铁炼刚好可以栓在项圈的铁环上,现在克丽丝汀夫人的双手便被「强制」拉高了。
  「现在,请克丽丝汀你想像一下,你是身犯重罪的妇人,即将入狱,现在狱警莱顿女士,将要为你搜身」公爵夫人对著克丽丝汀说道。
  「好」克丽丝汀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便答应了「犯人克丽丝汀,现在为你搜身,你即将成监狱女犯了,双手举高」莱顿换了一种声调来对克丽丝汀了,双手也摸了上来,摸著克丽丝汀的肩膀、手臂、胳肢窝、腰间,然後是胸部....
  「啊....不要....」被侵犯了胸部的克丽丝汀却没有做闪避的动作,也没有动怒,只是喊著不要这样的字眼而已,她的反应完全被公爵夫人看在眼里了。
  「好奇怪.....我....完全.....不想反抗,好像我已经是这里的女犯一样...为什么?为什么身体会有这样的反应?」被假装搜身的克丽丝汀夫人完全陷入自己的感官刺激中。
  「克丽丝汀,你还好吗?」一旁完全看在眼底的公爵夫人问道「啊...失礼了,我还好还好」克丽丝汀夫人赶紧收拾自己险些失控的情绪,点点头说道「如何?被当成女犯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只是真正的过程会更羞耻的,完全失去掌控权,成为低贱的那一方」一旁刚刚完成假装搜身的莱顿管家看著克丽丝汀夫人问道。
  「嗯嗯,我想........我知道这种感觉了」克丽丝汀夫人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後,强打起镇定回答道。
  「咦?我刚刚看到莱顿还带了衣服吗?」克丽丝汀夫人看著木盘上还有其他的东西「这是我们庄园女犯的衣服,克丽丝汀夫人想看看?」莱顿回答道「好,我想看看」克丽丝汀点头回答道「这材质好粗糙,就连我家里用来擦地板的布也没有这么粗糙...」克丽丝汀一边摸著衣服一边回答道。
  「这是自然,一个犯下重罪的女人,如果是克丽丝汀你是这个犯了罪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穿上舒服又漂亮的衣服呢?而且....这件衣服胸部的位置,是挖空的,克丽丝汀你可知道有什么作用吗?」公爵夫人看著克丽丝汀问道「如果是我...我是这个犯了罪的女人.........啊!这....太难为情了,这是要让胸部都露出来的」克丽丝汀害羞的说道,毕竟自己是有修养的女人,第一次看到这么猥亵的衣服。
  「公爵夫人,现在的克丽丝汀夫人,很适合穿上这件啊」一旁的莱顿总管开玩笑的说道「莱顿总管有点失礼了哦......但.....的确很适合呢」公爵夫人有点生气的说道,但现在的克丽丝汀夫人的确很适合,她脖子上的项圈及连结的手镣,都还没有取下呢,现在已经有点女囚的样子了,就像是刚刚才被判决有罪的落魄贵族,而且就连克丽丝汀夫人自己也渐渐这么觉得了,但在大家面前穿上这件羞耻的衣服,现在的克丽丝汀夫人实在是做不到,但脖子与双手的拘束,克丽丝汀并没有要求赶紧取下,反而继续戴著,这也给了公爵夫人一个讯号了。
  「克丽丝汀夫人,还有副脚镣呢,要试试吗?」莱顿总管看到了公爵夫人的眼神与表情後,深知公爵夫人心中已有决定,便对克丽丝汀问道「好...」克丽丝汀夫人不疑有他的点头答应说道,脚镣克丽丝汀早就盯住不放了!「喀!」脚镣的铁铐铐在克丽丝汀的双脚上,锁头已经上锁,沉重的脚镣加上双手的手镣及脖子上的项圈,这样加在一起的重量是很重的,但很明显的克丽丝汀并不在意那些重量,身体因为这样的拘束而兴奋了。
  「温特小姐,满晚的了,你可以先回房间休息了,克丽丝汀夫人就由我们继续招待吧」莱顿总管对著温特小姐说道。
  「对,温特,你回去休息吧,很晚了,我还有话跟公爵夫人聊呢...」克丽丝汀也回头看了看温特後说道。
  「是....」有些犹疑的温特小姐,碍於主人克丽丝汀已经命令她退下了,也只能从命离开了。
  「克丽丝汀....现在越来越像庄园里的女犯了呢....」莱顿总管对著克丽丝汀夫人说道,但她已经没有再用敬语了。
  「犯下重罪的克丽丝汀....你是否不适合再用站的方式,该用跪的方式面见公爵夫人了呢?」莱顿再对克丽丝汀夫人说道。
  「是.....我......怎么?.....好.....」犹疑了一下的克丽丝汀,缓缓的跪下,跪在公爵夫人的眼前,这是克丽丝汀第一次在别的女人面前跪下,这是一种宣示的意思,宣示自己的地位,比眼前这位女人更低的意思。
  「克丽丝汀...很希望当女犯呢.....」公爵夫人依旧坐在她的椅子上说著「或许她该脱下她这身上不该有的衣服,换上该属於她罪犯身份的服装了」莱顿总管说道「莱...莱顿....」克丽丝汀惊讶的喊道「请称呼我为莱顿女士,你现在可是一位囚犯了」莱顿总管则用严厉的语气来对克丽丝汀说道。
  「是....莱顿女士......我是囚....囚犯了」跪在地上也面对著莱顿总管的克丽丝汀喊道,而现在站在自己眼前的是莱顿了,一种地位逆转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毕竟莱顿总管只是贵族的下人而已,跪在自己下人眼前,更有一种羞辱感了,彷佛自己失去了贵族的身份,真正的化身为女犯了。
  「这感觉很奇怪.....很安心,被锁上这些东西,竟然然我有安全感了吗?」克丽丝汀夫人看著自己双手双手上的这些东西一边说道「克丽丝汀,你还不明白吗?你很适合当女犯」公爵夫人对克丽丝汀说道「我吗?我适合吗?」克丽丝汀惊讶的回问道「这些东西戴在身上,很舒服吧?」一旁的莱顿总管也跟著回问道「是...是的...莱顿...女士」克丽丝汀点了点头回答道「女囚奴隶,如何?这个新身份,很适合克丽丝汀呢」公爵夫人说道,此时的她已经不屑看克丽丝汀一眼了。
  「女囚奴隶....」克丽丝汀说道「就是担任女囚的奴隶,地位比女囚更加低贱」一旁的莱顿回答道。
  「好...好奇怪,我的身份兴奋到在发抖............」克丽丝汀断断续续的说道「.....................」莱顿与公爵夫人满意的互看了一眼,但双方都没说话「克丽丝汀-女囚奴隶,不错吧」莱顿对著跪在地上的克丽丝汀说道「那就该换上你该穿的衣服了?不是吗?克丽丝汀?」莱顿女士问道「是...」低著头的克丽丝汀,淡然接受了莱顿女士的这个命令。
  舒服的丝质睡衣与外套,被莱顿用剪刀无情的剪破,再套上这件女囚的制服,内衣也已经被丢弃,胸部露了出来,手镣重新的再锁回去,内裤也同样的被剪破。
  「好粗糙的衣服.....」克丽丝汀不习惯的说道「这是属於你这个身份该有的衣服」莱顿女士说道「是...是的,莱顿女士」克丽丝汀点点头喊道,只事她还想用双手遮掩胸部乳房的动作,被莱顿看到了,现在双手被强行打开,不准再遮掩了。
  「好羞耻.....」克丽丝汀撇过头去不敢再看莱顿一眼的说道。
  「呵.....真有趣,我最喜欢看贵族与子刚变成女囚或奴隶的那一刻了!」公爵夫人喝著热茶一边对克丽丝汀说道。
  「现在囚室有几间?」公爵夫人对著莱顿问道「公爵夫人,一共有35间,目前有30间已经有分配了」莱顿女士毫不犹豫的便说出详细的数量,可见她对庄园内所有设施及人力配置。
  「带克丽丝汀过去一趟,让她看看环境,分配五间给她打扫吧...」公爵夫人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克丽丝汀夫人请温特小姐,明日一早便返回伯爵府,也请温特小姐转告给伯爵知悉,夫人在公爵夫人这儿,与公爵夫人相交甚欢,预定两天後再返回伯爵府」一个侍女找到了正要休息的温特小姐,告诉她这段话,并请温特小姐回去後转达给伯爵大人知道。
  「什么?我先回去吗?」温特小姐有些惊讶的回问道「这是公爵夫人的手写卡片,请转交给伯爵大人,他看完後,不会责怪温特小姐的」侍女交给了温特小姐一张卡片,背面已经用滴蜡封印,只能给伯爵大人本人看了。
  「是....好的,那我知道了」温特小姐点点头,望著这位侍女离去的背影,但也只能先这样子。了。
  「走吧....克丽丝汀」莱顿用铁炼栓住了克丽丝汀脖子上项圈,用力的往前拉著,克丽丝汀被拉到了一处长屋,看起来黑黑暗暗的,里面是一间间的牢房,只点了几盏灯,克丽丝汀只能勉强的往前走著。
  「新人吗?莱顿女士」一个正在打扫的女子对著莱顿女士问道「是啊....克丽丝汀伯爵夫人,现在是这里的女囚奴隶了...体验生」莱顿女士说道。
  「体验生啊?伯爵夫人...呵呵」这女子笑了笑的回答道「快走!」莱顿拉著克丽丝汀继续往前走著,胸前的乳房也因为没有内衣而晃动著,就如同市街上那些下贱的妓女一样,坦胸露背的样子,只不过现在妓女的地位比克丽丝汀更高尚。
  「是...」克丽丝汀勉强回答後跟上。
  「来,这一间给你打扫,今晚你就睡这间了」莱顿女士拉著克丽丝汀来到一间离油灯比较近一点的房间,还算明亮,但里面只有一张木板,还有许多铁炼,是镶在墙上,无法拆卸的。
  「是...是的,莱顿女士」从未打扫过的克丽丝汀拿到了一支扫把,是用树叶绑扎而成的扫把,这间牢房,堆满了蜘蛛丝与枯萎的树叶,正等著克丽丝汀去打扫乾净呢...。
  「弯腰啊!大小姐,还以为你是伯爵夫人啊?你现在只是低贱的女囚奴隶」一旁另一位女囚,对克丽丝汀咒骂著,而被这样的人骂著,克丽丝汀只能服从,弯著腰,低低的,仔细的打扫著牢房里的每一处脚落,而每移动一次脚步,脚镣的铁炼声就会发出声响,这样的声音对克丽丝汀却是悦耳的,而她仔细听,这样的声音非常多,因为这里的每个女人,都是锁著脚镣在走动的。
  从未待过这样环境的克丽丝汀,在牢房中打扫後,竟然习惯了这样的环境,打扫後,还坐在木板床上休息了一下,看著自己满身的铁炼,自己还真的从伯爵夫人变成女囚奴隶了,一想到这里,竟然有了幸福的感觉,这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女囚们,一个个从外面回来了,大家经过克丽丝汀的牢房时,都会往她看上一眼,因为有新人来了。
  「体验生,伯爵夫人克丽丝汀」牢门外的莱顿女士,对著大家一个个说著克丽丝汀的身份,而这样的解说,更让克丽丝汀感到羞耻,这样的羞耻感,却又让克丽丝汀感到兴奋,这是令克丽丝汀本人非常尴尬的感觉,她既无法否认心中兴奋的情感,却又舍勿下身为伯爵夫人的优雅及面子。
  「准备睡觉了!!!熄灯准备」门外的莱顿对著大家大喊著「上铁炼!!锁头!!都给我锁好了!别忘了你们现在的身份是女囚!不是什么贵族了!」莱顿女士再次大喊著。
  「是的!莱顿女士」牢房内所有的女囚们都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当我喊上铁炼锁头的时候,墙上的铁炼就是用来禁锢你的双脚的,请你自己拉过铁炼,然後锁上锁头吧」莱顿女士特意走进了牢房对克丽丝汀说著「是的,莱顿女士」克丽丝汀回答著「嗯嗯,克丽丝汀进步的很快,你很快就会习惯与爱上这里的」莱顿女士说完便走出房门,关上了沉重的牢门。
  「熄灯!!」莱顿女士一喊後,油灯马上就被吹灭了,整间牢房里陷入了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数个小时前的克丽丝汀夫人还是这庄园的贵客,与公爵夫人享用著美食、美酒,但数小时後现在她竟然成了凡尔赛庄园的女囚奴隶了,一想到这样的落差,克丽丝汀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而沉沉的睡去了。
  「体验生」在正式进入凡尔赛庄园之前,需要有时间适应进入庄园的「新身份」,时间大都为三天,但以克丽丝汀夫人情况来说,只需要1到2天就可以适应了,这是属於克丽丝汀的天生属性。
  「快!!快点,克丽丝汀下贱的奴隶」莱顿女士现在手拿著长鞭,正鞭打著抱著石头的克丽丝汀,今天早上的工作,要搬运100颗石头与100颗砖头,从长屋搬到200公尺外的广场上堆置,而且克丽丝汀还锁著脚镣及手镣,打著赤脚,被莱顿女士鞭打著,因为她的速度真的太快了,其他的女囚们,速度快多了,工作量也多很多,只有克丽丝汀的速度最慢,但也因为她「体验生」的身份,女囚们并没有怪罪她,为什么说怪罪呢?因为若是有一人落後,全部长屋的女囚们都会连坐受罚,而克丽丝汀还是个体验生,不会连累其他人的。
  终於撑到了午餐时间,平时得吃五餐的克丽丝汀,这是她的今天第一餐,泡在水里的面包与一杯牛奶,女囚们都坐著长椅与长桌旁用餐,克丽丝汀是女囚奴隶的身份,地位是长屋中最低贱的,所以没资个坐椅子,只能趴在这些长桌下,吃著铁碗里的午餐,而其他女囚呢?她们的脏脚,就踩在桌下克丽丝汀的背上,她会是很优秀的踏脚板,其中一名女囚是这样形容克丽丝汀的。
  用餐完,女囚们有30分钟的休息时间,而克丽丝汀只有15分钟,因为她是「女囚奴隶」,这就是这其中身份的差别了,女囚们大都在树下或阴凉处找个草皮就躺下又或趴下休息午睡,身为女囚奴隶的克丽丝汀是被禁止躺下的,只能跪著休息,看著其他女囚们都在休息,克丽丝汀也好想休息,但她没资格休息,因为紧接著下午又是长达5小时的体力劳动工作,这是她迎来新身份的第一个白天。
  下午是挑柴火的时间,约有50捆的木柴,必须被搬运到长屋後方的堆置区,这是专属於克丽丝汀的工作,她得独立完成,30分钟内必须搬完,对养尊处优习惯的克丽丝汀而言,这太困难了,无法完成莱顿女士交办的工作,当然会有应得的惩罚。
  中间广场上,有个大木桩,克丽丝汀被架在木桩上,双手张开被固定在两侧,双腿也被打开固定,所有的女囚们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克丽丝汀的私处与胸部,此时脚镣的铁炼也才会被解开,但脚踝上的铁铐是不会解开的,台下女囚们都会看著克丽丝汀的私处,被架在木桩上的克丽丝汀呢?早已经因为羞耻而湿个彻底了,大腿两侧都是湿淋淋的,女囚们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越感到羞耻,女囚就会越去关注她,这个过程中,莱顿女士将会无视女囚们的偷懒与摸鱼,专注於给克丽丝汀更多的羞耻感,无论任何女囚被处罚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由於今天的克丽丝汀尚未完成任何工作,早晨的砖块剩有20块没有搬完,今天晚餐的面包将减半,莱顿女士也将给克丽丝汀更多的惩罚,克丽丝汀只能接受这样的处罚。当被解开束缚,从木桩上放下来时,克丽丝汀已经羞耻到极点,这辈子从未有过这样的羞耻,偏偏心理与身体却又很亢奋,甚至暗自期待更多的惩罚可以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一个大狗笼,里面关了许多犬只,它们这些犬只狗被绑上嘴套,确保它们无法咬人,而这里就是克丽丝汀即将面对的惩罚,她今晚将在这个狗笼里度过,与这些犬只们一起,关在骯脏又充满犬只排泄物臭味的铁笼里,这对身为贵族的克丽丝汀而言,更是莫大的羞辱,但一看到这个大铁笼,私处再次湿了,女囚们都笑了出来。
  「你看看这个克丽丝汀....竟然又湿了,是有多贱啊!」
  「还伯爵夫人?真的很适合当奴隶呢...」
  「真是有趣的女人,哦!不...是女犬」
  女囚们纷纷笑著克丽丝汀,但大家看著克丽丝汀被关进笼子,却又投以羡慕的眼光,毕竟这里的女子,都是自愿来的贵族。
  克丽丝汀被关进了有七八只犬只的狗笼里,这里充满了犬只的恶臭,望著铁笼外的女囚们,她们鄙视著自己的眼光,克丽丝汀更加兴奋了,感觉到自己的低贱,越感受到自己的低贱,就越能接受现在的自己了。
  「我终於.........沦落到没资格当人了吗?」与犬只们关在铁笼中的克丽丝汀,不禁开始这样自己想著。
  「看来我们伯爵夫人-克丽丝汀,更适合当狗了呢,而且是母狗了」铁笼莱顿女士,蹲在铁笼中看著自己一边说著。
  「是....是的,莱顿女士」克丽丝汀点点头回答道,她已经完全接受自己这样的身份了。
  「我会给你准备个大狗笼,把你当成凡尔赛庄园的看门犬好了」莱顿女士继续说道「我...我听莱顿女士的」克丽丝汀害羞的回答莱顿女士的无理要求。
  「你真的想?」莱顿女士这次有点惊讶的问道,因为她本就是开玩笑的一句话,没想到克丽丝汀竟然当真了,或许该向公爵夫人报告这件事。
  「克丽丝汀她这样自己说的?」公爵夫人一边用餐,一边听著莱顿女士的每日报告一边说道「是的,公爵夫人」莱顿站在离公爵夫人约一张桌子长的地方,向公爵夫人报告著每天的训练报告。
  「这可有趣了啊!」公爵夫人笑著回答道「要不要通知德文郡庄园的舍妹-莱丝?」莱顿对公爵夫人提议著注.德文郡庄园-请参阅上一篇小说「贵族的赛犬会」
  post.html「先不用,克丽丝汀不适合赛犬,更何况那边的金贝也管理的很辛苦,再转移一只赛犬过去,恐怕她支撑不了」公爵夫人说道「那....公爵夫人,有何决定?」莱顿女士对公爵夫人问道「嗯嗯,就按照她的意思吧....凡尔赛庄园就缺只看门犬呢...」公爵夫人回答道「是的,夫人」莱顿点头回答道「明天早上替克丽丝汀好好洗个澡,伯爵府那边有送了一套新的礼服过来了,替克丽丝汀换上吧,她回去时,我得好好送诉她」公爵夫人说道「是的,我知道了」莱顿女士点点头回答道看著克丽丝汀被关在狗笼里,与其他犬只关在一起,莱顿微微的笑了,她竟然可以睡著,而且睡的相当安稳,克丽丝汀的确是最适合担任凡尔赛庄园看门犬的选择。
  关狗笼的惩罚在晚上便结束了,克丽丝汀被牵出狗笼时,还不时的望著狗笼里其他的犬只,彷佛那些犬只才是她的朋友一样,克丽丝汀来到长屋的用餐餐听,但克丽丝汀臭到没有人想接近她,纵使她不会与她们一块同桌,只是趴在桌下吃饭而已,就连这样也没人想跟她吃饭。
  「吃吧!」莱顿女士将减了一半的面包,丢在装了牛奶的铁碗里,她对克丽丝汀说道「是...」克丽丝汀趴下认真的吃著狗碗里的食物,她饿坏了,她对这样的餐食,感到感恩与知足了,她好像已经忘却自己总是吃著高级食材烹饪而来美味佳肴的自己,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克丽丝汀。莱顿并没有离开,她闻著一股熟悉的犬味,坐在椅子上,穿著长皮靴的莱顿,踩在克丽丝汀的背上,仅管她背上已经满是泥土与脏污,现在的克丽丝汀充其量不过是个踏鞋板而已。
  「今晚你得继续在狗笼里待著,知道吗?」莱顿对著克丽丝汀说道「是的」克丽丝汀点点头回答道「明天早上,你就要结束体验生的身份了,你就先回伯爵府休息几天吧」莱顿女士对克丽丝汀说道「明天早上吗?这么快?」克丽丝汀惊讶的说道,因为她不知道这两天这么快就过去了,而与伯爵府约定的返回时间也已经延後一次了,这一次她必须返回伯爵府了。
  「没错!不想回去吗?恢复到你原本的生活?」莱顿继续追问道「不...这才是我原本的生活」克丽丝汀却回答莱顿这个答案,此时莱顿已经瞭解了,克丽丝汀终将回到这个庄园了,她很有自信的这样思考著,她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但...你要怎么说服伯爵大人呢?」莱顿对克丽丝汀问道「..................」克丽丝汀却一时答不上话来了。
  「公爵夫人...下个月将搭船前往法国,再搭东方特快车前往伊斯坦堡,这段旅程会有好几天,但公爵夫人目的是遥远的东方岛国-日本,这段旅程,将耗时2年,你....愿意前往吗?」莱顿女士问道「2年?」克丽丝汀反问道,她一时之间倒还想不透莱顿这样的提议是什么意思。
  「呵~~当然不是真的要去日本,你也不会去日本,但这可以是给伯爵一个交待,一个可以离开伯爵府两年,到凡尔赛庄园过日子的交待,懂吗?」莱顿问道此时的克丽丝汀才恍然大悟,点点头瞭解莱顿的意思了,她将陪著公爵夫人前往遥远的东方,但....那只是一个藉口,自己将在凡尔赛庄园度过两年,女囚奴隶的身份?哦..不...是以凡尔赛庄园的看门犬的身份。
  「谢谢你,莱顿女士」克丽丝汀笑著回答道「不用谢我,谢公爵夫人吧!是她让你有机会来到庄园担任看门犬的....两年後,如果你愿意,公爵夫人还可以发个电报,告诉伯爵大人,高贵的伯爵夫人克丽丝汀-在前往日本途中,船难丧生了,你...就可以永远留在凡尔赛庄园了」莱顿女士对著克丽丝汀说道「呵...谢谢公爵夫人,这将是个很棒的提议」克丽丝汀笑著回答莱顿的问题。
  今晚的克丽丝汀将被带回狗笼过夜,延续白天的惩罚,明天她将沐浴更衣,返回伯爵府,但何时会回来呢?谁也猜不准了。
  2日後马车在凡尔赛庄园大门前停下了,克丽丝汀穿著合身的礼服,再次回到凡尔赛庄园。
  「欢迎莅临凡尔赛庄园,我高贵的克丽丝汀夫人」莱顿女士,已经在门口迎接了。
  「好的,莱顿」克丽丝汀笑著点点头,走下了马车,在莱顿的引导下,前往长屋旁的屋子,换下她华丽的礼服,这件礼服,莱顿女士将会好好的收在木箱中,虽然它已经不会再被用到了。脱下礼服,锁上脚镣、手镣、项圈与铁炼的克丽丝汀,此时有了新的身份-凡尔赛庄园看门犬,她将被栓在长屋前,担任看门犬了,旁边狗笼里的犬只,则兴奋的叫著、抓著狗笼铁门,克丽丝汀满脸笑意的看著狗笼里的犬只,闭上双眼,享受著被阳光晒著赤裸身体的自己与自己现在的新身份,而一份两年後要发的电报,已经在送往日本的途中了,预定2年後,准时发回英国伦敦。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