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4/10 08:59 / 186 / 0
【小说】 梁山泊上一丈青

  话说北宋宋徽宗年间,高俅、蔡京等奸臣轮流把持朝政,使大宋朝的局势变幻莫测,朝廷里乌烟瘴气,百姓流离失所,百废待兴,国库空虚,民生凋敝。
  宋江屡仕不第,遂聚义梁山泊,高举「替天行道」大旗,合一众贼军四处劫掠,不但掳掠富商豪绅,杀人越货,而且劫掠粮食、布匹、瓷器、丝绸,抢劫官兵,劫掠财宝。
  梁山贼人占占山为王,杀人放火,烧杀抢掠,先是祝家庄被攻陷,宋江等人抢了所有财物,一把火烧平了祝家庄;祝家庄消失!
  之后李家庄李应被宋江骗上梁山,李家庄的所有财物也被骗上梁山,宋江一把火烧了李家庄,李家庄消失!
  再后扈家庄扈成投降后,李逵却不知为何血洗扈家庄,抢夺了扈家庄的一切,一把火烧平了扈家庄,扈家庄消失,就连本为扈家庄小姐的扈三娘,也被梁山掳走,强行指婚给矮脚虎王英!
  第一章 梁山泊上扈三娘「娘的,今天晚上又要老子在黑峰口守一宿,真是晦气!这几天怎么老子总是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王英端着酒碗骂骂咧咧的,「TM的还让那黒厮盯着老子不准脱岗,欺人太甚!」
  「哈哈哈……」坐在王英身旁的小霸王周通一脸笑容,「王英,你小子就别在这里发牢骚了,这几天你小子也是挺倒霉的,天天都要跟这些黑疙瘩一起守夜,可怜你娶的美娇娘要独守空房咯!」
  「滚蛋你丫的,就算你没有媳妇也不用羡慕老子吧?」王英瞪着周通,心里暗自嘀咕,「要不是那个贱女人,老子至于天天遭罪吗?」
  「好啦,你小子就少说点吧!」林冲拍了拍王英的肩膀,「你也知道,巡夜的事情我们也做不了主,王英你好自为之吧!」
  「啪!」的一声,王英摔碎酒碗,一脸凶相,「娘的,这酒不喝也罢,老子值夜去了!」
  「去吧去吧!」周通摆了摆手,「记得早点回来啊,别再出什么意外,那黑疙瘩可不好惹,万一伤了你的性命那就不好了。」
  「知道啦!知道啦!」王英站起身来,拿着自己的兵器便向外走去。
  「矮矬子,慢着点,等一下俺铁牛!」黑面李逵腰间插着两柄板斧,手里拎着一扇猪腿就追了过去!
  周通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唉!娶了这么个媳妇也够他受的,天天要值夜,要不然我就陪他媳妇玩玩儿算了,免得她独守空房!」
  ......
  就在王英在黑峰口值夜之时,一丈青扈三娘走进了聚义堂,一帮糙汉子一看见扈三娘,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三娘,俺来了!」
  「哎呀三娘,俺等你等的骚屄儿都快谢了。」
  「娘的,三娘,俺可是想死你了,想的都茶饭不思了。」
  ......
  听着这群糙汉子七嘴八舌的喊叫,扈三娘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心中却是冷笑,「哼,王英你这么个废物,老娘早就腻歪了,你以为宋老大为啥要你天天夜晚去守黑峰口!还不是方便老娘随便玩儿,不过你们放心,梁山泊的好日子不长了。」
  扈三娘一脸媚笑的看着一屋子粗犷的汉子,娇滴滴的说道,「讨厌,你们都快急死人家了,非要人家那死鬼天天夜晚都要跟蠢牛一起去巡逻。」
  「嘿嘿,不是还有我们吗?都是做兄弟的,可不能让兄弟的媳妇一个人在家独守空闺不是吗?」其中一个长得颇为魁梧,穿着一件短衫,身体健硕,皮肤黝黑的男子说道,「你要是觉得烦闷的话就找俺们兄弟几个,咱们兄弟几个保证让你玩得舒舒服服的,绝不会让你孤单寂寞冷!」正是阮氏三雄里的阮小二。
  「讨厌......」扈三娘羞红了脸,低下了头,「你们这些家伙就会欺负人家,人家还是良家妇人,只能陪我的夫君睡觉,你们还是继续喝酒吧!」
  「嘿嘿,在座的各位哪一个不是你的夫君啊!」阮小二笑嘻嘻的说道。
  「对对对,只要三娘愿意,我们都可以当三娘的夫君!」
  ......
  一阵哄闹声,一屋子男人又围着扈三娘嬉闹了起来,扈三娘则一脸娇羞的躲藏在阮小二的怀里,娇嗔不已,这幅摸样,要不是知道她的性格,谁会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是黑峰口的巾帼英雄扈三娘,这简直就是一个娇柔的深闺怨妇好嘛。
  扈三娘的心里在想着,「王英啊王英,你这个孬种!要不是黑炭头指婚你能娶上我?你这么弱,老娘怎么会嫁给你,窝囊废!哼!」
  扈三娘正胡思乱想着,突然,门帘被掀开,宋江黑着脸走了进来。
  「你当聚义堂是什么地方?」宋江瞪着扈三娘喝问道。
  看见宋江黑着脸,扈三娘噗嗤一笑,咋在床上没看见你这么正经呢?不过嘴上却是不敢这么说,扈三娘赶忙从宋江怀里爬了起来,「宋大哥,对不起,我回屋了。」
  一边说着,扈三娘就朝外往外走去,宋江赶紧喊住了她,「你给我站住!」
  「哦......」扈三娘一愣,赶忙转过身,一副楚楚动人的摸样看着宋江,「宋大哥,还有什么事吗?」
  「拜托你守点妇道,不然可是要被浸猪笼的,知道了没?」宋江说着,便朝扈三娘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
  扈三娘依旧一副娇羞模样,乖巧的坐在宋江身边,「宋大哥,奴家明白了。
  」
  看到平日里英姿飒爽的扈三娘现在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宋江一颗邪恶的念头再次冒了出来。
  「宋大哥,那我就先回去洗澡就寝了。」看着宋江一副色眯眯的摸样,扈三娘故作害怕的缩了缩脑袋。
  宋江见状,心中一喜,脸上的神色更加猥琐了几分,「去吧去吧!」
  「谢谢宋大哥。」扈三娘说完,便起身向门外走去,不料刚走了两步,就感觉脚腕一麻,差点跌倒,还好宋江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住了。
  「宋大哥,你,你扶着奴家干嘛?」扈三娘装作一脸疑惑,娇滴滴的看着宋江。
  「嘿嘿,没事,我扶你回房休息。」宋江淫邪的目光在扈三娘胸前扫视了几眼,然后扶着她向外走去。
  「呸!」看着宋江那猥琐的样子,小霸王周通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
  「什么浸猪笼,我看头领就该第一个扔进去」阮小二冷嘲热讽的说道。
  「就是,就是,装什么正人君子,一定又去偷看人家扈三娘姑娘洗澡了,我呸!」浪子燕青不屑的撇了撇嘴。
  「哼,就是就是!」一众汉子纷纷附和,一个个鄙夷的盯着宋江的背影,心中都在骂宋江这个伪君子。
  ......
  扈三娘和宋江两人离去之后,屋内一众壮汉也都纷纷找借口起身告辞。
  ......
  黑峰口城堡外的草原上,梁山贼寇们依然是如同昨夜一般巡查了半夜,王英突然感觉身体一个激灵,一股阴森的凉风从身边吹了过来,王英猛的一哆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浑身一个激灵,「妈的!怎么这么冷啊!」
  「嘿嘿,矬子,这是怎么了?难道又是你那个娘子又在外面勾引人?」李逵啃了一口手里的猪腿,看见王英哆嗦的样子,不禁调侃道。
  「滚犊子,老子才没那闲工夫。」王英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吃肉吃肉。」李逵哈哈大笑,又啃了一口猪腿。王英翻了翻白眼,继续蹲在地上吹冷风。
  ………
  宋江扶着扈三娘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扈三娘轻轻放在床榻上,扈三娘一脸羞涩的躺在床榻上,闭上了双眸,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宋江看见扈三娘这个样子,心中更是痒痒,忍不住伸手想要抚摸一下扈三娘的脸蛋,扈三娘突然睁开双眼,娇嗔道:「奴家还没洗漱呢,宋大哥要不要一起沐浴?」
  「嘿嘿......」宋江嘿嘿怪笑了一声,一把将扈三娘抱在了怀里,「
  那可就太好了,我可是盼了很久了呢!我这就叫人把木桶抬进来,咱们就在这儿鸳鸯戏水!」
  「咯咯咯......」扈三娘娇笑连连,「那好吧,奴家今晚可是要伺候好宋大哥哟。」
  「嘿嘿,没问题!」宋江的双眼放射出贪婪的目光,将扈三娘放在床榻上。
  「宋大哥......你,你真坏!」趴着的扈三娘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诱惑。
  「哈哈......」宋江哈哈一笑,立马吩咐道:「来人呐!快准备好木桶!」
  不多时,木桶便抬了进来,扈三娘站起身来,缓缓解开衣裙,顿时露出雪白的肌肤,玲珑的曲线显露无遗。一尺青一把扯掉衣裙,露出一具玲珑有致、曼妙的胴体,那玲珑有致、凹凸有致的娇躯顿时暴漏在宋江的眼前。宋江的呼吸陡然一滞,喉结不由自主的蠕动了两下,一双狼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美景,咽了咽口水,眼睛都看直了。
  窗外偷窥的一帮壮汉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一个个双眼放光,恨不得立刻冲进来和眼前的一幕来个大饱眼福,只是碍于宋江的狠毒,他们还是决定等宋江走了再说。
  要说扈三娘的身材容貌都属上乘之选,尤其是那火辣妖娆的身段,绝对能够迷倒千万人,只可惜她的胯下长了一根不属于女人的东西,那尺寸,足以让整个梁山泊的男人看到都会自惭形愧,可惜没有两颗蛋蛋,只能作为玩具被人玩弄。
  不过,梁山泊的众人却并不在意,反而觉得更有意思了,因为扈三娘的那玩意,可以用'雄赳赳、气昂昂、雄赳赳,气昂昂'八个字来形容,那尺寸绝对是顶尖货色,这玩意要是长在男人身上,绝对能够满足所有女人的需求,可惜它长在了一个女人身上,又是有枪无蛋的,就注定了它只能被人玩弄了。
  因此,梁山泊的众人才会对扈三娘如此狂热,毕竟女人该有的她都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她也有,甚至比男人更厉害。但是再厉害,也只能臣服在他们胯下,这种滋味,实在是太棒了。
  扈三娘也不在意,赤裸着优美的曲线,挺着一杆长枪,又男又女的模样,更增添了一番别样的风情,这让宋江一阵阵血脉喷张,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扈三娘扭着腰肢向宋江走来,一步三摇、一扭一摆,仿佛一条蛇一般妩媚妖娆。扈三娘的媚态让宋江有些控制不住,胯下的兄弟也渐渐有了反应。
  扈三娘走到宋江跟前停了下来,伸出玉臂搂住了宋江的脖子,红唇凑近宋江耳边,柔声细语道:「宋大哥,奴家帮你宽衣解带好不好呀?」
  说话的功夫,扈三娘的嘴巴已经贴到了宋江的耳朵旁,那柔软湿润、充满弹性的触觉,让宋江不由得浑身一颤,一股热流直接涌上了宋江的脑门。
  宋江忍受着这种诱惑,深吸了一口气,张开手臂,让扈三娘帮他宽衣解带,他则一把搂住了扈三娘的蛮腰,扈三娘娇笑着伸手去脱宋江的衣裳,两只小手轻轻的滑过宋江结实的胸膛,宋江只觉得浑身酥软,下面那玩意儿更是硬邦邦的竖了起来,一柱擎天。
  「好了,大哥,你的衣裳奴家已经褪下了,我们一起进桶里吧?」扈三娘媚眼如丝,伸手撩拨了一下鬓角的秀发。
  听了扈三娘的话,宋江的眼中闪过一抹淫邪之色,一把将扈三娘横抱起来,走向了木桶,将扈三娘放入木桶之中。
  木桶里放置了大量精纯的泉水,木桶之中散发著氤氲的雾气,宋江和扈三娘两人都赤裸着身子,躺在里面,一阵香风扑鼻而来。
  「好香......」宋江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鼻子,一脸陶醉道。
  扈三娘的胸前那两团巨大的肉球在泉水中微微颤抖,随着扈三娘不断的晃动,那两团肉球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姿势,煞是诱人,看得宋江一阵眼骚屄缭乱。宋江的目光忍不住向扈三娘的屁股瞄去,一尺青似乎知道宋江在看什么,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宋江的鸡巴,宋江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差点儿没从木桶里跳出来,扈三娘则是咯咯直笑,笑的骚屄枝招展。
  「扈三娘!你这个死妮子!看我怎么收拾你!」宋江一脸恼怒的说道。
  说完,宋江猛的一把抓住扈三娘的长枪,扈三娘娇笑着扭动着身子,一阵阵销魂的叫喊传了出来。
  宋江的手掌不断地揉搓着扈三娘胸前那一片丰腴的乳肉,惹得扈三娘不断地发出阵阵娇吟,宋江的手掌不断的揉搓着,一寸一寸的抚摸着,一寸一寸的往下游走,每当扈三娘的敏感处有一丁点儿的刺激,宋江便会伸出另一只手握着扈三娘的丰盈,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扈三娘的神经,让扈三娘发出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不一会儿,扈三娘的脸颊上就布满了潮红之色。宋江见状,更加卖力了起来,不一会儿,扈三娘就扛不住了,身体不住的扭动着,一双玉臂不断地在宋江身上摩擦着。
  宋江的嘴唇凑到扈三娘耳边低声道:「扈三娘,你这个小骚蹄子!真是一个勾人犯罪的小妖精啊!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呀!」宋江一脸猥琐的望着扈三娘,一双眼睛像是一个饥渴的野兽,看着猎物一般。
  「嗯哼~~」扈三娘娇喘吁吁地说道:「我们赶紧把衣服穿上吧,这样太热了!」
  「不行!」宋江一把抓住扈三娘的玉手,「我现在就要干你!」
  宋江说完,抱着扈三娘就从浴桶里站了起来,胡乱擦干净身上的水就把扈三娘扔到了床上,自己也翻身爬上了床。扈三娘娇羞的瞪了宋江一眼,「讨厌啦!
  人家还没准备好呢?你猴急什么嘛!」
  宋江嘿嘿一笑,伸手抓住了扈三娘的一座山峰,一边揉捏,一边嘿嘿笑道:「你已经准备好了!我的扈三娘可是一位大美人儿!我哪里舍得浪费时间嘛!嘿嘿嘿~~」
  「哎呀~~大哥,我的身子脏的要死,你别这样!」扈三娘的俏脸通红,浑身燥热难耐,她可是一个女人,哪里禁得住宋江如此的折腾,她的内心深处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宋江融合在一起。
  「啊!你快点儿啦!人家的身子都被你搞得痒痒的,人家快受不了啦!」扈三娘娇喘吁吁地说着,双腿夹紧,做好了迎接战斗的准备。
  看到扈三娘的表现,宋江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随即猛的挺进扈三娘的体内,在扈三娘娇嫩的身体之上疯狂的律动着,发出砰砰砰砰的撞击声,宋江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爽快,这种爽快的感觉让他忘记了一切,沉浸在其中。
  一尺青的口中发出一阵阵高亢的尖叫,宋江的鸡巴在扈三娘那娇嫩的骚屄不停地耸动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让扈三娘的神智逐渐失去了理智,只剩下快乐和欢愉,身体的本能反应告诉她,只有这样,她才能短暂的忘记一家老小在眼前惨死的悲痛。
  宋江嘿嘿一笑,一只手握住扈三娘的昂扬开始套弄,同时下身也不停的在扈三娘的骚屄蕊冲击,双管齐下,让扈三娘彻底的沉沦,发出阵阵惊天的浪潮。
  「啊!」扈三娘的双腿紧紧的夹住宋江的肩膀,发出一阵阵令人血脉贲张的声音,这种声音仿佛催化剂一般,宋江的鸡巴变得更加强悍,扈三娘也越发的兴奋,双腿死死的夹住宋江的肩膀,双脚狠狠的踢打着宋江。
  两人就这样不停地互相配合著,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扈三娘一声惊天动地的**,整个人瘫软在床上,不停地喘息着,双眸迷离,脸色绯红。宋江也终于达到了顶峰,发出一声满足的吼叫声。
  但他的手却掐在扈三娘昂扬的一个穴位,让扈三娘的鸡巴只能徒劳的抖动,却无法射出来。扈三娘一愣,连忙用力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挣脱开宋江的魔爪,这让她不敢动了,因为她感觉到宋江正在使劲儿的捏着自己的一个穴位,让她无法释放。
  扈三娘只得求饶,「宋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
  「哈哈!」宋江仰头大笑,「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今天就好好疼爱你!」说着,宋江又是一阵凶狠的撞击,扈三娘再也支撑不住了,身体痉挛的倒在了床上。宋江看到扈三娘的反应,不禁更加兴奋,不断地律动,一边运动,一边说道:「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也喜欢你啊!」
  宋江一边说着,一边抓住扈三娘的臀部,狠狠地冲击着,扈三娘被宋江弄得全身都在痉挛,嘴里发出一阵阵舒畅的娇啼声。
  不知过了多久,宋江终于停了下来,将扈三娘搂在怀里,亲吻着她那洁白的额头,柔情地问道:「扈三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扈三娘羞涩的点点头,伸手抱住了宋江,轻轻地摇摇头,「大哥,我的鸡巴要憋炸了,你能不能让我射一次?」
  宋江呵呵笑着,点点头,随即松开了掐住扈三娘鸡巴的手指,然后把自己那硕大的鸡巴伸出来放在扈三娘的嘴里,扈三娘顿时娇躯一震,张大了嘴巴,一边吞吐著宋江的鸡巴,一边疯狂的喷射。
  扈三娘发出阵阵嘶溜的吞吸声,宋江感觉全身一片舒坦,宋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宋江不知道,此时的扈三娘已经彻底的爱上了J吧,她的身体早已经属于了梁山。
  不知道过了多久,扈三娘娇喘吁吁的把宋江软趴趴的鸡巴吐了出来。
  宋江睁开了眼睛,看着瘫软成一滩烂泥一样的扈三娘,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怎么样?扈三娘,你感觉如何?有没有觉得很爽?」
  扈三娘的俏脸一阵通红,娇嗔道:「都怪你啦!害人家都快要被你折磨死啦!」
  宋江看了一眼窗外焦急的壮汉,穿上衣服就推门走了出去,拍了拍阮氏三雄的肩膀,对着阮氏三雄笑道:「到你们了,别堕了我们梁山的威风!」
  阮氏三雄闻言不由得大喜过望,连忙跑进屋子,抱着扈三娘就跳进了浴桶里。
  阮氏三雄的举动让扈三娘的小脸一片羞红,但是扈三娘却没有阻止,而是任凭阮氏三雄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yu火。
  阮氏三雄不愧是练武的好材料,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在练习功夫,身体素质都非常的强,而且水性非常好,不管的从各个部位撩拨扈三娘的敏感部位,很快的就让扈三娘的身体产生了异样的反应,扈三娘的身体不断的颤栗,一边颤栗,还一边发出一阵阵诱惑人心的声音。
  这时候,宋江也忍不住溜回来,和一众糙汉子从窗户缝开始偷看起来。
  宋江不得不承认,阮氏三雄绝对是一个练功奇才,在这些粗鲁汉子当中绝对能够排的上名号,每个人都有着非凡的技术,他们的每一次抚摸都让扈三娘的小脸一阵潮红。
  看到扈三娘的反应如此的激烈,阮氏三雄也兴奋不已,不断地在扈三娘的身体各处刺激,让扈三娘的**不断地膨胀着,扈三娘的身体早已经弓成了一条线,她紧咬着牙关,强忍着自己的呻吟声,但是这呻吟声听起来就像是猫咪在低吟,让窗外的男人们更加的亢奋。
  宋江看到扈三娘的身体不断的抽搐,脸上露出了淫dang的笑容,他知道,扈三娘已经完全陷入到了情欲的海洋当中,很快她就要忍不住求爱了。
  果然,没过多久,扈三娘的嘴角便渗出了丝丝晶莹剔透的液滴,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睛紧盯着阮小二,一边用手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蓓蕾,另一只手抓着阮小二的鸡巴,使劲儿的向上抬起。
  「快点,我受不了了!」扈三娘媚态百出的说道,声音中充斥着一股魅惑。
  阮小五嘿嘿冷笑一声,猛地抓住了扈三娘的鸡巴,狠狠地一拉一拽,扈三娘顿时忍不住呻吟出声,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朝着阮小七贴近,嘴唇不停地摩擦着阮小七的鸡巴,让阮小七的下面更加坚硬。
  阮小二看到扈三娘那销魂蚀骨的样子,不由得心头一荡,和三兄弟合力把扈三娘抬起,扔到了床上。
  扈三娘的身体一落到床上,立刻翻转过来,直接推倒阮小七,然后一下子坐在了阮小七的身体上,用她的骚屄蕊套上阮小七的鸡巴,阮小七连忙扶住了扈三娘的腰部,让扈三娘不至于摔下床去。
  阮小五从后方抱住扈三娘,粗大的鸡巴直接插入扈三娘那娇嫩的屁眼,一只掐住扈三娘鸡巴上的穴位开始套弄起来,阮小二则是站在扈三娘前面享受着她那性感的嘴唇。
  「啊......唔唔!」扈三娘疯狂地扭动起来,她的小脸涨得通红,蛮腰狂抖,双臂不停地揉着自己乳房,口中不断地发出一阵阵让男人热血沸腾的shenyin。
  宋江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流鼻血,三兄弟会玩的太厉害了,竟然让扈三娘在床上主动索取,而且一边索取,一边揉自己的乳房,真是太刺激了,宋江的心跳加速,他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哈哈,妹子,你也想射嘛?不过女人那有射的玩意?」阮小六坏笑道,他的手掌开始快速的套弄着,掐着穴位的手丝毫没有松动,被不断刺激的鸡巴,让扈三娘的娇躯不断的颤栗,阮小五也没有闲着,一双咸猪手在扈三娘的身上游走,最后在扈三娘那翘挺的丰臀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惹得扈三娘发出一阵阵高亢的呻吟声。
  听到扈三娘的呻吟声,宋江不由得一阵兴奋,这玩法太有创意了,有机会他也试试,看看是不是也可以让扈三娘在自己动。
  阮氏三雄不断地挑逗着扈三娘的神经,让扈三娘的身体越发的燥热起来,她不顾阮氏三雄的劝慰,拼命的扭动着肥硕的屁股,迎合著阮氏三雄的进攻。
  阮小二见状,嘿嘿冷笑一声,一只手在扈三娘的小腹上轻轻一拍,扈三娘浑身剧烈的一颤,扈三娘顿时明白了阮小二的意思,她知道,阮小二这是在告诉她,该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
  于是四个人同时到达巅峰,不对,扈三娘的鸡巴还被掐着,只能说手三个半人同时达到了巅峰状态,这种场景,在古代根本是不可能见到的。
  三个人都在扈三娘身体里释放了之后,阮小七从扈三娘的屁股下钻出来,然后将自己那巨大的宝贝送到扈三娘的樱桃小口中,扈三娘立刻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然后张开了小口帮阮小七做起了事后清理,阮小二走到阮小五身边,代替他掐住扈三娘的鸡巴,继续给扈三娘做着打飞机的事情。
  「哇靠,大嫂,没想到,你这么骚呀!哈哈......真爽啊!」阮小二捏着扈三娘的鸡巴,不断地刺激扈三娘的鸡巴,扈三娘的呻吟声不断地响起,听得宋江浑身的血脉都贲张起来,扈三娘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气,让宋江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扈三娘不断地扭动着肥硕的身子,嘴里还在卖力的清理着阮小二和阮小五的鸡巴,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不断地摇摆着自己的大白屁股。
  看着扈三娘的动作,宋江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邪念,他看着扈三娘想射却不能射的鸡巴,咽了咽口水,他不由得下了一个决定,以后自己一定要天天来蹲墙角,自己这些兄弟的骚屄样也太多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阮小二松开手,看着把鸡巴顶在床上疯狂摩擦的扈三娘笑了笑,招呼两个兄弟走出了屋子。
  刚开门,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夫妻俩就急不可耐的冲了进去。阮氏三雄一愣,大家在偷情,你们夫妻俩跑进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是想学他们的样子,也跟扈三娘玩一玩?
  看到阮小二三个人,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夫妻俩立刻停下了脚步。菜园子张青看了一眼房间里面,扈三娘正趴在床上喘着粗气,而她的鸡巴正疯狂的喷射着yin秽的液体。
  扈三娘浑身湿漉漉,头发都贴在了身上,白皙光滑的皮肤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白色液体从扈三娘的胯下的两个洞里不停地往下淌。她的脸色潮红,脸蛋儿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般,嘴角残留着三兄弟的液体,胸前两个硕大的肉团子正随着她的喘息不停地抖动着,一副春情荡漾的模样。
  张青和孙二娘的目光瞬间被扈三娘那傲人的鸡巴和高耸的乳房所吸引,他们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们也想尝一尝扈三娘的滋味儿,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别的兄弟都是孤家寡人,他们是一对夫妻,怎么好意思去抢一个人的女人呢?
  阮小二和阮小五见到张青和孙二娘两个人盯着扈三娘的鸡巴和ru房不停的咽唾沫,两个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大哥大嫂,你们这样看着三娘,是不是很想尝一尝她的滋味儿?」
  孙二娘的脸颊顿时一片羞红,她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她又不能说出口,不然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阮小二和阮小五见到孙二娘的表情,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大哥大嫂,你们不用担心,三娘已经被我们兄弟三人搞过好几次了,你们要是喜欢,咱们一起上吧!」说完,他们便伸出手在张青的屁股上拍了两下,然后快步离开了院子。
  看着三个混世魔王离开,孙二娘不满的瞪了张青一眼,低声骂了一句窝囊废,然后脱下衣服,抱着扈三娘就进了木桶,好好帮她清理一下身子。
  张青摸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他没有办法反驳,毕竟人家是三兄弟,自己打也打不赢。何况三个人的鸡巴都比自己的大,自己和他们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少年和壮年男人之间的较量,自己实在是太弱势了。
  看到老婆不善的目光,张青赶紧脱下衣服,跳进木桶里一起帮扈三娘搓洗起了身子。
  窗外偷窥的众人撇了一眼孙二娘,乳房是挺大的,可惜身材太差了,还没有屁股大呢,一看就是那种只会做饭吃饭的妇人,没啥味道。
  宋江一直偷看着屋内,当他发现这次扈三娘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应该是累了,要缓一缓才行了几分钟之后,扈三娘长舒了一口气,缓过来了,看着张青夫妻和自己一块泡在木桶里,不禁小脸一红,羞涩的低垂着脑袋。
  「大哥大嫂,你们在干吗呢?」阮小二的声音突兀的传进了屋子。
  扈三娘和张青的脸色同时一变,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自己的胯下,那里早就坚硬如铁。扈三娘的身子猛地绷紧了,她不由得咬牙切齿地瞪着一旁幸灾乐祸的两个家伙。
  「呵呵~~~」张青和孙二娘同时露出了淫荡的笑容,这一对活se生香的夫妻,竟然不约而同的把脑袋凑近了扈三娘的身前。
  扈三娘顿时脸se涨红了起来,她想躲避,但是,她的身子却被张青和孙二娘死死的夹在中间。张青和孙二娘的嘴唇碰到了扈三娘的脸蛋儿,感受到扈三娘那火辣的肌肤,她们都忍不住浑身一颤,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他们的心头蔓延着。
  张青和孙二娘同时抬头看了扈三娘一眼,扈三娘的脸颊红红的,她们不由得咯咯的笑了起来:「扈三娘,你不要害怕,今晚你要是让姐姐爽够了,姐姐就给你弄点特制药粉让你以后再也不怕人多。」
  孙二娘的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扈三娘的胯下mo了过去。
  感受到孙二娘一对饱满的大白兔在自己的身上蹭来蹭去,扈三娘只觉得浑身的骨骼都酥软了起来,她浑身的血液都快流失掉了,身体中一阵阵奇怪的燥热感席卷了她的全身。
  「扈三娘,我来给你涂点东西。」孙二娘说着,一边拿出一瓶特殊药粉,往自己和扈三娘的胯下倒去,一边用嘴唇轻柔地吻着扈三娘那雪嫩的小屁眼。
  扈三娘只觉得身体中涌出一阵阵的火焰,她的心脏砰砰的乱跳起来,她知道,这种火焰叫做欲火。
  孙二娘伸出纤纤玉指,轻轻地戳了一下扈三娘鸡巴上的穴道,扈三娘忍不住「嘶」了一声,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小腹处传来,她不禁浑身一震,感觉身体里仿佛充满了力量一般。
  孙二娘的脸颊微微有些泛红,这种特制药粉可不仅仅有强烈的催情作用,还具有刺激性,让女人的第六感和女人之间的敏感部位会产生共鸣。
  孙二娘一双媚眼含情脉脉的看着扈三娘,和老公一起抱起扈三娘往床上走去,将扈三娘放平在了床上,她自己坐在扈三娘的身上,然后伸出修长的大腿跨在扈三娘的身上,把她的大鸡巴纳入她的身体内。
  扈三娘浑身滚烫,浑身都在发软,她知道孙二娘要干什么,她不敢拒绝,只能乖巧地配合著孙二娘的行为。
  张青也没闲着,露出自己勃起的大鸡巴,轻轻的塞进老婆孙二娘嘴里,孙二娘张开大嘴狠狠地吮吸着,腰肢也开始扭动了起来,张青和扈三娘被她上下两张口吸允得全身不由自主的战栗着。
  扈三娘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她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敏感,她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开来,那种极度兴奋和空虚感让她浑身颤抖着,她不自觉地弓起身子,让自己的鸡巴更加深入地进入孙二娘的身体内部,孙二娘也是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断的用两张嘴吸允,双手不停的揉搓自己的大乳房。
  三个人都不再掩饰自己的渴望,尽情的释放着,享受着那种极度兴奋的快感和愉悦和愉悦。
  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在心底升腾起来,她们彼此的身上都渗出了汗珠,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肌肤,让彼此的身体都变得炙热起来,那种陌生又熟悉的美妙感觉让人陶醉,她们忘乎所以的呻吟、娇喊、尖叫、求饶,三个人仿佛都化成了一滩烂泥一般,不管不顾,只剩下了疯狂的运动和快感。
  一柱擎天过后,三个人的身体都瘫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扈三娘和张青夫妇的脸颊通红通红的,身上都被汗水打湿,一个个都是满脸潮红,眼神迷蒙,一双眼睛中布满了雾气,看起来无限的妩媚。
  「三娘啊,你说这么好玩儿的事情,我们三个人应该每天都在一起才是,夫人你说呢?」张青笑眯眯的问道。
  「相公说的是啊,这个主意真不错,以后咱们就天天晚上都一起玩儿,你们说怎么样啊?」孙二娘笑嘻嘻的问道。
  扈三娘听着两人的话,脸上的红晕渐渐退散,她看了一眼一脸坏笑的张青,然后又转头看着孙二娘说:「随便你们吧,反正我是贱肉一块,随便你们摆弄了。」扈三娘说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不过却不敢去看孙二娘。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贱肉一块儿,人家哪里贱了,你看看你,整天都是这副德行,不怕浸猪笼啊你。」孙二娘撅起小嘴,不高兴的说道。
  孙二娘说着,伸出芊芊细手,在扈三娘那洁白光滑的俏脸上捏了一把,扈三娘的小脸登时红透了,连耳根都染上了红霞。孙二娘看着她那副娇艳的模样,心中一阵暗叹:「这个傻妞儿,竟然又有反应了。」
  「嘿嘿,我不管啦,你既然答应我们,以后每天都跟我们一起玩儿游戏,那你以后就必须天天都陪着我们。」孙二娘笑盈盈地说道。
  张青在一旁笑眯眯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扈三娘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的神se,她看了一眼夫妻两,心中一横,咬着牙点了点头:「好吧!」
  「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孙二娘欢呼起来,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心情很好。
  「老公,来个一龙二风吧!」孙二娘笑盈盈地对张青说道。
  「嗯,好。」张青站起身子,拉起孙二娘,让她趴好,然后抱起浑身瘫软的扈三娘扶着她再次坚挺的J把,轻轻的塞入孙二娘的骚屄蕊里,让她趴在孙二娘体内,最后自己的鸡巴长驱直入,进扈三娘的身体里,这一下三个人连在了一起,那种美妙的感觉让他们三个人都不禁呻吟了起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美妙了,让三个人都不愿意分开,张青试着挺动一下下身,扈三娘和孙二娘立刻叫出声来,强大的自快感感充斥着两个人的心田,让她们的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张青的一条胳膊撑着身体,另外一只手搂着扈三娘那柔若无骨的腰肢,三个人的身体一动不动,就像雕塑一样,静静的趴在那里,一种极其舒服的感觉在身体的四周荡漾。
  接着张青又试着动了一下下身,扈三娘和孙二娘立刻叫了起来。张青又动了几下下身,三个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扈三娘和孙二娘的身体都不停的颤抖着,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都叫了起来。
  「嗯,张大哥,你好棒哦。」扈三娘娇哼一声,一双眸子中闪烁着春水,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一边叫着,一边伸出手来勾着张青的脖颈。
  「呵呵,扈三娘,你的身体好像更有劲儿了啊,要是每天都这样,那可是爽死人了。」孙二娘娇笑着,也伸出一只手来勾着扈三娘的脖子。
  张青笑着,一只手搂着扈三娘的肩膀,一双眸子里射出淫邪的目光盯着扈三娘的完美酮体,笑眯眯地说:「扈三娘啊,你说如果把你卖到窑子里面去,会值多少银子啊?」
  「我呸,你这个混蛋,不准胡说八道,赶紧的,这样不上不下的太难受了。
  」孙二娘娇嗔着骂道,她一双美眸中也射出淫邪的目光,不怀好意的看着张青。
  扈三娘的脸上飞过两朵红云,她不好意思的把脸埋在了孙二娘的背上,羞涩万状,不敢抬起头来。
  「嘿嘿,扈三娘,你不会害羞了吧?你可别害臊啊,这里就我们三个人,没有外人在场,你还有什么好害臊的啊,难道你就不想跟我们两个一起吗?」张青淫笑着说道,他说着,又使劲的挺了一下下身,那种巨大而温润充满弹xing的触感,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
  扈三娘不说话,只是低下头去,用胸前那两团柔软的乳肉蹭着孙二娘的裸背。
  「老公,你看人家扈三娘害羞了,你说说你是不是该快一点了?」孙二娘娇滴滴地说道,她的身子也在微微颤抖着,她也想早些达到那种美妙的快乐。
  张青见孙二娘那媚态十足的模样,再看看扈三娘那娇媚无比的样子,他心中的邪火顿时窜起,他的身子也开始慢慢加速,开始大力挺动了起来。
  「哇......。」扈三娘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娇喘,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扭曲,发出了一阵令人遐想联翩的声音。
  扈三娘身体也被张青给带动起来,她也跟着扭动着腰肢,开始大力的撞击起孙二娘来。
  三个人被鸡巴连在一起的人身子开始剧烈晃动,三个人的呻吟声也开始大声响了起来,一室春色在房间里流淌着。
  张青的鸡巴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用力,让两个女人都有一种快活的快感,不断的发出娇喘声。
  这种快感让两个女人都沉沦了进去,三个人的身体越缠绕越紧密,那种感觉让人无法形容,让人欲罢不能,不知疲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张青终于达到了巅峰。
  「哇......」张青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畅快淋漓的呻吟,他一边大力的耸动着腰肢,一边看着趴在自己腿上已经陷入昏mi的扈三娘,笑嘻嘻地说:「你看看人家扈三娘,这次终于把你搞定了,看来这些日子以来,你还真是憋坏了啊,哈哈......。」
  听到张青的调侃,扈三娘也顶不住了,直接喷射在了孙二娘的体内,两个人也从昏mi中醒了过来。
  孙二娘一看,顿时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望着张青,惊呼道:「哇噻,你好猛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个男人可以搞两个女人哦。」
  「嘿嘿,你这是夸奖我还是讽刺我呢?」张青yin笑着,用力地摇晃着扈三娘。
  孙二娘咯咯娇笑着,身子不停地颤抖着,她的脸上写满了满足,这一次的运动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一次**蚀骨的快乐,让她终生难忘,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张青笑眯眯地说:「二娘,你也挺厉害的嘛,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姿势呢,我觉得我这次算是开了眼界了,真是没想到,你还懂得这么多骚屄招。」
  孙二娘娇笑着,把脑袋埋在张青的胸膛上,她的身子也开始扭动着,在张青的怀里蹭着,她一边蹭着,一边娇笑着说道:「人家是女孩子,当然要学习一些女人的技巧喽,不然怎么伺候自己的相公啊!」
  张青嘿嘿一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他笑着说道:「二娘,你可真会说话,那我以后岂不是成为这天下的最幸福的男人了?」说着,他的一只手在孙二娘的翘臀上狠狠地捏了一下,然后又在她丰腴浑圆的pp上重重的抽打了一巴掌。
  「呀!」孙二娘一声惊呼,然后又羞又恼,她的身子扭动着,娇声骂道:「
  老公你坏死了!我说错话了,你竟然还要打我屁股!」
  张青哈哈一笑,又继续狠狠地拍了两下孙二娘那肥硕挺拔的小山丘。
  孙二娘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反抗,只是娇声喊道:「好了,快穿衣服,你就这么想你的老婆被人围观吗?」
  张青嫖了一眼正在偷窥的兄弟们,脸一红,急忙穿戴起衣物来,很快,他便穿戴整齐了。
  两个人收拾完毕,孙二娘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扈三娘,她笑呵呵地问道:「
  老公,下次还来不?」
  张青看着扈三娘,笑嘻嘻地说:「嘿嘿,下次咱俩一起,你看咋样?」
  「好啊!」孙二娘挽着张青的手臂走了出去。林冲看了他们一眼,不好意思的走了进去,「碰」的一声砸上了门。
  偷窥的人一看,难怪他被高衙内整的那么惨,这也太懦弱了吧,看到他这个窝囊样子,一群人在房间里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梁山出了事情,他们谁都跑不了。
  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好汉进出,一不小心就误了时辰,放哨的大老远的看见王英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英挥舞着铁枪朝着门口偷窥的众好汉冲去。
  可他那三脚猫功夫哪里是众好汉的对手,轻伤几个人之后就被按趴下了。后来还是被扈三娘当众爆了屁眼才免了死罪,王英也彻底被扈三娘的鸡巴征服了,从此扈三娘身边多了一个端茶倒水的矮胖仆人。
  ………
  说书人拍了一下惊堂木,说:「所谓的一丈青其实指三样,一是扈三娘身长俊伟,二是胯下长枪,三嘛就是他老公的帽子了!」
  底下一帮听众听得津津有味,一些人还兴致勃勃地讨论著,不时传来一阵阵哄堂大笑。
  这些人突然好奇的问道:「梁山泊破灭是时候没有发现你说得张青夫妇和王英夫妇的尸体,他们跑哪里去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但是我想他们应该还活着,否则朝廷以前怎么会发告示找他们呢,我说的这些消息我也是通过一个朋友才弄清楚的。」说书人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消息只能算半信半疑,毕竟这事也太离谱了些。」
  听到说书人的话,底下的人也不由得议论纷纷起来。
  「你说的那个朋友会不会是在吹牛呢,张青夫妇和王英夫妇的确是失踪了,朝廷也派人找过,但都没有结果。」
  「那是因为他们躲起来了,我想这些消息肯定是真的。」
  听到众人的猜测,说书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他看了众人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了 散了吧!」
  「散了!散了!散了......」听众们齐声叫嚷着,都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扈三娘、王英夫妇的失踪让大伙儿的兴趣都消退了,一个个的都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看着众人都离开了,张青、孙二娘和王英夫妇也站起身来,对视了一眼,他们也走出了包厢,向着客栈的楼梯走去。
  走到一半的路程,孙二娘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张青笑着说:「老公,我看咱们就三个人一块睡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张青的目光落在孙二娘的胸前,笑着说:「当然好,不过我们三个人睡在一个被窝里面,让王英端茶送水,是不是有些太伤他了?」
  「伤他妈个头,这个窝囊废活该,要不是老娘他早死了!」扈三娘在旁边坏笑道。
  「老娘就喜欢和别人老婆以及老公你一起在被窝里面亲热,我才不管别人老公怎么想,不服,我们每一个都能打得他跪下叫爹叫娘。」孙二娘妩媚地一笑,一双美眸看着张青,眼神里充满了挑逗和魅惑。
  「嘿嘿,既然你这么喜欢我们三个人睡在一起,那我也没什么意见,只要你愿意的话,那咱们现在就去洞房吧。」张青嘿嘿笑着说。
  「去你的!」孙二娘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拉着张青往楼下走去。
  「那个,晚上可不可以操一下我的屁眼,我现在对手渎没反应了!」王英弱弱的举起手,怯生生地向老婆说道。
  「看你表现了!」扈三娘哼哼地说。
  王英苦逼地闭上了嘴巴,然后垂头丧气的看着张青一手搂着扈三娘,一手搂着孙二娘走进房间,也跟着走了进去。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