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2/21 11:17 / 1402 / 15
【小说】勾引有妇之夫后

第1章 嫩生生的操着肯定爽
  五月,c城。
  落日的余晖洒在柏油马路,街道两旁的行道树蔫巴巴的下垂着。
  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倒是树上的蝉,疯狂的叫个不停。
  池欢拖着行李箱,手里拿这张纸条,在街头巷尾间穿梭。
  这一片是她外公去世后留给她的产业,今天是她回国后第一次过来。
  只是不知道是天气炎热的原因还是如今经济不景气的缘故。
  在这傍晚气温算是宜人的时段,附近居民楼里的人,居然都没有要出门乘凉甚至遛弯儿的意思。
  街上的各个商铺里客人叁叁两两,看着莫名的有些凄凉。
  池欢走了一圈,全身湿了个透,都没有找到地址上的地方。
  刚好,在看见路边的一家旅店后,想也没想拎着箱子就走了进去。
  池欢热的大脑发懵,全然没注意到自从她进门后,角落里蹲着的几个赤臂男人盯着她审视的目光。
  “一个单间,谢谢。”
  前台看了眼身份证,在收到角落里的男人暗示的眼神后,朝池欢笑了笑,“今天普通单间没有了,这边给你升级了豪华套间,在六楼。”
  “哦...”池欢不疑有他的进了电梯。
  六楼,池欢刚出电梯,就见一穿着蓝衬衫板寸头的男人在走廊尽头打着电话。
  “临时出差了!?你不是一个礼拜前就请了假?!”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男人神情不耐的点了根烟叼在嘴里,痞气十足。
  “算了,过两天就不用来了,队里就给了两天假。”
  池欢看了眼男人没说话,打开了男人隔壁的房间门。
  许是察觉到池欢的存在,男人说话的声音小了些。
  只是这旅店的隔音效果着实不太好,哪怕是走廊尽头的房间,都还是能听见隔壁以及门外男人粗犷的声音。
  “没生气。”
  “老子说了没生气!你去出差,老子还能飞过去把你们领导揍一顿不成?”
  “纪念日礼物我找快递送过去给你。”
  “发的红包记得收,晚上吃点好的。”
  池欢洗了个澡出来,走廊里才没了动静。
  那边男人刚回房,池欢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欢欢.....我这临时出差,怕是不能......”
  闻言,池欢望了望天花板,“行了,你人不重要,钱给到位了什么都好说!”
  那头没声片刻后,男人道:“钱转你账户了,宝贝儿,玩儿的开心点。”
  “有钱,我比谁都开心!好了,没事挂了。”
  她跟池振父女这么多年,谁还不了解谁那点破事!
  只是不由得想到刚才走廊里男人的那通电话,嗯.....都是‘临时出差’。
  怕都是临时约炮去了吧!?啧.....
  池欢心里的那点小情绪,在收到银行的提示信息后,瞬间无了。
  “嗯.....池老头多找几个女朋友也不是不行。”
  半夜,池欢睡得头昏脑沉,迷迷糊糊间察觉到房间里有人。
  “谁!?”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人用毛巾堵了住,死死的压在了床上,“唔.......”
  黑暗中,两个人影走了过来。
  “龙哥,这个女的姿色身段不错吧!?瞧这清纯的小脸儿....”压着池欢的男人谄媚的对黑暗中的男人讨好道:“我一眼就相中了这妞!这嫩生生的操起来保准爽!”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7:16

第2章 姓秦,秦陆言。
  池欢挣了挣,却被压在身上的男人扇了一巴掌,这妞还有些性子,龙哥,等兄弟几个调教好了再给您送过去!?
  昏暗的房间里,池看不清身边人的脸。
  只听那边的男人沉默片刻,像是在黑暗中打量着池欢,长的是有点姿色,这脸蛋是能卖的上价嘿嘿知道知道龙哥放心,哥几个心里有数!
  池欢听着两人的话,头皮一阵发麻,挣扎的幅度更大了。
  这旅店居然是个淫窝!!
  那头的男人瞥了眼床上被压的死死地池欢一眼,冷声道:你们几个注意点,别把人玩儿烂了。
  说完,男人抬脚就走。
  房间里的几个人,在那男人走了后,才开了灯。
  精致的套房里,挤了四五个纹身花臂男人。
  除了压在上的刀疤男,其他几个上纹着大臂的男人,笑着朝池走了过来。
  彪哥.....我这儿刚好有新上来的药,给这妞儿试试呗!?其中一个黄毛拿一盒药,讨好道。
  刀疤男看了眼身下不老实的池欢,皱了皱眉,这药有人试过没有?
  那肯定是找人试过后才送上来的!这药可比咱们之前用的药,药效强多了!
  黄毛男捧着药,献宝似得递了过来,听用过的兄弟说,这药一粒就能让处女变浪女!之前他们给两个十五六岁的高中生用过,你是不知.....五六个人操了那两小处女四五个小时都没喂饱那两个骚货!
  说到这儿,黄毛男迫不及待的看着池欢,那两个女学生后来挨比肏上了瘾,现在一有空就到咱们五楼来接客....可让兄弟们爽了个透!
  刀疤男听了这话,立吩咐另外的两个男人抓着池欢,给她喂!
  闻言,池欢心里猛地一紧,突然想到下午在走廊上遇见的蓝衬衫男人就住在隔壁。
  唔.....唔....
  两个身材瘦小的男人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架起池欢。
  黄毛拿着药送到了池欢面前,刀疤男这才松开捂着池欢嘴的手,掐着池欢下巴就要塞药。
  池欢紧咬着牙,用狠狠的撞着墙头,高声喊道:救....救命!!
  操!他妈的!
  刀疤男人见状怒骂了一声,猛地一巴掌扇在池欢脸上,死娘们!
  黄毛男趁着这时候直接把药塞进了池欢嘴里,几人根本不怕池欢会招来人。
  呕.....唔........
  池不停的干呕,想要吐出药,可这白色的药片入口即化。
  刀疤男拿着旁边的毛巾就塞进池欢嘴里,怒道:他妈的!给老子摁住她!看老子弄不弄得死这娘们!!
  池欢扭动着身子,不停的用头撞着墙,三长两短。
  终于,门传来一道洪亮的男声,开门!!
  秦陆言黑着脸站在门,精心安排的结婚纪念日被临时放了鸽子。
  晚上喝了闷酒睡着了,谁知半夜被隔人床上的操逼动静吵醒。
  女人高亢的叫床声听的他欲火焚身,冲了个冷水澡回来,刚躺下正要睡,另一头又传来砸墙的动静。
  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这边闹出的动静吵得他睡不着。
  仔细听了听着动静,合着还是求救信号。
  房间里的几个男人似乎没想到真的有人过来,刀疤脸直接沉了来。
  他们之所以肆无忌惮,就是因为六楼只给贵宾用,但凡来这儿的贵宾都懂规矩,不管听到什么都不会过问。
  只是现在,听着外面男人砸门的声音,刀疤男沉声问道:隔壁今晚住的什么人?
  手下小弟打了个电话给前台,过了会道:彪哥...是隔壁消防队的,姓秦,秦陆言。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7:23

第3章 老实点,别乱发骚
  听到这,刀疤男立马把脱到一半儿的裤子提了起来,“操!”
  见房间里的人都傻愣着不动,怒急,一巴掌朝人脑门扇了过去,“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开门!”
  几个人愣了愣,忙不迭的去开了门。
  刀疤男跟在后头,瞪了眼床上的池欢,“她妈的!臭娘们儿!你给老子等着!”
  秦陆言站在门口,看着房里怒气冲冲出来的两人,脸色变都没变,“怎么回事!?”
  刀疤男笑着掏了根烟过去,满脸谄媚:“秦队怎么有空过来了?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兄弟们”
  话音还没落下,池欢在听到门口的男声后,奋力的挣扎了起来,“呜呜救命救命,唔”
  秦陆言听着房里的动静,没接烟,神色不耐的扫了眼面前的男人。
  “呵呵…有点小误会…”
  刀疤男笑眯眯的解释,对着秦陆言的冷脸态度十分客气。
  或许别人不知道面前人的身份,但刀疤男不可能不知道。
  见人脸色难看的厉害,大声朝房间里的几个人吼道:“还不快点滚出来!走了…”
  其他人看刀疤男对男人小心讨好的态度,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黄毛满脸不甘的看了眼床上瘫着的池欢,在看到刀疤脸骇人的眼神下磨磨蹭蹭的出了房间。
  秦陆言冷眼看着人离开,哪儿还不明白里头出了什么事。
  只不过,他如今的身份,可管不了这些事。
  秦陆言站在门口,等人都走了后,正要回去继续睡。
  池欢支撑着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一把拽着男人身上的浴袍带子。
  “唔……别,别走…”
  池欢身子越来越烫,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尽管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可现在她不能让眼前这男人就这么走了,她被下了药就这么让人走了,谁知道那群人会不会再回来。
  “求…求你…帮帮我…别,别走…”池欢强忍着身上的异样,拼了命的拽着男人身上的浴袍。
  秦陆言瞥了人一眼,女人干净的瓜子脸上潮红一片,丝绸睡衣下的肌肤白里透红,尤其是那深v领下那对奶子又挺又嫩。
  “你想要老子怎么帮!?”
  男人不急不缓的掏了根烟点上,刚毅的脸上匪气十足。
  池欢死咬着唇,嘴里一股血腥味儿,“带…带我离开这…嗯…再帮我打个电话给我哥…”
  药效作用起的太快,除了身体里涌起一股又一股的清潮外,池欢的视线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他叫宋…宋斓…市刑警队的…”
  话音落下,秦陆言的脸色就变了,“你哥是宋斓?”
  池欢强撑着的身子渐渐无力起来,拽着男人的手改为攀在男人腰上,脱力的点了点头。
  本来还不想管闲事的秦陆言突然低骂一声,“操!”
  池欢没听清男人说了什么,现在她满脑子里只剩下黄毛的那句“处女变欲女”。
  她现在快受不了了…她要离开这儿。
  “我…我好难受…”
  秦陆言感受到身上女人不安分的在他身上磨蹭,蹭的他也是一阵火气。
  “忍着!我给你哥打电话让他去医院找你。”
  这副模样也只能先去医院,只是…秦陆言瞥了眼池欢。
  还是发了条信息出去。
  “我…我好热…好,好想…”池欢大脑没了思考,双手胡乱的扯着秦陆言身上的浴袍。
  秦陆言猛吸两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踩了踩,一把将不老实的女人拦腰抗在了肩上。
  “老实点,别乱发骚!”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7:31

第4章 难怪又骚水又多
  秦陆言将房间里女人的东西随手一收,扛着人就走。
  “唔…我…我快不行了…”
  池欢伏在男人肩上,鼻尖满是男人身上沐浴过后的香气。
  她体内的情欲一阵比一阵汹涌,前面还能克制,可随着身下花穴越来越痒。
  秦陆言扛着人直奔停车场,一路上身上的浴袍被肩上费女人蹬的松松垮垮,腰带要落不落的搭在人小腿上。
  整的人大半个胸膛露在外头,突然肩上传来一阵湿濡的水意。
  秦陆言侧头就看见了女人那轻薄的贴身睡裙上湿了一大片。
  而肩上的女人毫无察觉,身子还在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嘴里软声软气的嘟囔着,“难受…呜…”
  秦陆言舔了舔后牙嘈,把人往车后座一扔,就要去前面开车。
  结果迷糊中的池欢死死地拽住了浴袍不让人走,“别…别走…求你了…”
  秦陆言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在挣扎中睡裙掉了一大半儿,将那对儿又白又挺的奶子直喇喇的露在他眼前。
  “老、子、不走!你撒手!”
  “不…我不…不要走…”
  池欢脑子里的那根弦儿一直绷着,牢牢地将人拽在男人不让人离开。
  秦陆言深吸一口气,几息间的犹豫后,伸手将池欢睡裙重新拉了上去,遮住了那香艳的春光。
  池欢却不依,浑身滚烫的身子好不容易凉快了点,怎么都不肯把睡衣穿好。
  见状,秦陆言眼神热了几度,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拍在池欢挺翘的屁股上,“再发骚老子不客气了!”
  池欢只觉得身子空虚的要爆炸了,急切的想要找个宣泄口,“唔~我~难~难受…那,那儿好痒~”
  “操!”
  秦陆言不是没有见过对着他发骚放浪的女人,但还是头一次遇到顶着这么一张清纯无辜的脸,可怜巴巴的对着他发骚。
  关键是这女人现在这副模样,简直是骚而不自知,越是这样才越勾人。
  池欢见身上的人没有反应,拉着男人浴袍就往人身上蹭,双腿更是牢牢地盘在了男人腰上,“难…难受…帮帮我…好不好?求你了…”
  秦陆言费了半天力气都放不下池欢,索性把车门一关,两个人交迭的挤在了后座上。
  “唔热好热”
  池欢无意识的撕扯着两人身上的衣服。
  没一会儿,秦陆言身上松松垮垮的浴袍就落在了车椅上。
  他刚才走得急,里面也没穿衣服,两人这么裸着身子贴在了一起。
  秦陆言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如今被这么个脱得精光的女人上下其手,身下的巨物早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大干一场。
  池欢在男人身上四处煽风点火的手,猛地一把被人握住举过头顶。
  就听上方传来一道冷森森的男声,“丑话先说在前头,是你主动勾引老子,求老子帮的忙事后不认账想找老子麻烦,老子可不认!”
  秦陆言单手钳制着女人乱动的小手,另一手直直的探向那湿的不像话的花穴口。
  女人花穴里不断的吞吐着一股又一股的淫水蜜液,将屁股下的座椅都浸湿了个透。
  秦陆言在花穴口处摸了一把,一股水意打湿了整个手掌,低头看了眼女人粉中透白的馒头逼,“啧难怪又骚水又多,原来是个白虎”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7:40

第5章 这么小的逼老子鸡巴进不去!
  池欢感受到身下异物的入侵,在男人手抚过花唇的那一瞬间,浑身止不住的颤栗发抖。
  花穴里不自觉的又吐出一股水,她这身子中了药后,敏感的不行,稍微一碰就忍不住的出水。
  可那双手却像是不经意的路过一样,完全没有想深入意思。
  池欢欲求不满的抬起屁股,挺着腰肢主动迎着那只手等着它的入侵。
  “别…别走啊……嗯唔…”
  “就这么想要?”
  秦陆言听着身下女人无助的低泣,心中起了股莫名的逗弄心思。
  尤其是这光溜溜躺他身下的女人还是宋斓妹妹。
  “呜…痒…”池欢抬着用花穴去磨蹭男人粗粝的手指,想要将手指吞进去。
  “好痒……”
  秦陆言就是不让池欢得逞,手指就在花缝间来回游走并不深入。
  任凭池欢怎么哀求,身上的男人哪怕肉棍肿胀的烫人,乐眼里都没半分情动。
  却还在池欢身上不停的点着火,惹得池欢羞恼的挣开男人的禁锢。
  一把将抵在她大腿根,烫的吓人的硬物抓在手里粗鲁的撸了撸。
  “嘶……”秦陆言命根子被池欢用力的抓在手里,疼的倒抽一口冷气,“骚货!轻点!抓坏了一会儿你怎么用!?”
  池欢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了花穴得不到满足,不理会男人的怒意,单手只能半握着肉棍,用指甲尖戳了戳蘑菇头上的小眼儿。
  秦陆言脆弱的肉棍被柔软的小手握着,马眼口被指甲刮过,浑身一个激灵。
  一股酥麻感通过肉棍传遍全身,不自觉的闷哼一声,“嗯……”
  秦陆言眸子热了几分,将一根中指插进了湿漉漉的花穴里。
  “唔…再,再进去一点~”
  池欢顺着男人插入的姿势抬着腰,那被手指造访的花穴像是有了意识一般,层层媚肉紧紧的吸住男人的手指。
  秦陆言感受着手指被花穴紧紧的吸附着,硬挺的肉棍在池欢手里弹了弹,“浪货…放松点儿!这么小的逼老子鸡巴进不去!”
  说着,又将两根手指送了进去,缓缓抽送起来,随着抽送的动作,带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男人手指的抽插只缓解了一瞬,随着动作的深入,池欢只想要更多。
  “不,不够…”
  秦陆言用手恶劣的捏了捏小豆豆,花穴里的媚肉缠的更紧了些。
  见状,秦陆言抽出手指,将池欢双腿大开,泥泞不堪的花穴在他的玩弄下微微红肿。
  双腿抵在女人腿间,伏在人耳边道“这可是你求着老子操的!”
  说完,扶着肉棍挺腰插了进去,粗长的肉棍进了不到叁分之一,就感受到一层阻碍。
  秦陆言脸色不禁一变,“你他妈还是雏儿?”
  池欢迷茫的睁眼望着身上进行到一半儿就停下的男人。
  秦陆言被这眼神一看,那被花径里媚肉丝丝缠着的肉棒又涨了涨,“妈的!”
  暗骂一声,伸手捂住了池欢的眼睛,“再看,老子真的强了你。”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7:48

第6章 你是不是那里不行?
  没结婚前他在外玩儿归玩儿,可他从来不碰雏儿,一个是怕麻烦,二个雏儿什么都不懂,操着也累。
  可现在这个,本以为是个外纯内骚的,操了就操了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事,哪怕对方是宋斓他妹。
  谁能想到这妞只是看着骚,内里还是个没开苞的,这要是把人操了,万一清醒了闹起来…
  秦陆言咬了咬舌尖,浑身燥热的一身汗。
  都到这地步了,箭都已经在弦上了,让他半路刹车也晚了。
  池欢可不明白男人心理的煎熬,双腿攀着男人的腰就往下压,“进…进去点…难受…”
  秦陆言咬了咬牙,双手撑在池欢两侧,挺着腰小心翼翼的在花径外头抽送,哪怕身下人再怎么求,也不肯彻底进去捅破那层薄膜。
  “唔......”池欢花穴里头久久得不到安慰,手指难耐的在男人身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抓痕。
  “妈的!老子要被你个骚货逼疯了!”
  秦陆言身上那被小野猫抓过的地方经过汗水的浸湿,只剩下一阵阵磨人的酥痒。
  而身下那小半截肉棒又被女人花穴牢牢吸允着,另外剩下的大半截得不到慰藉的肉棒又胀又难受。
  整个人被这种不上不下的折磨吊着,简直快疯了。
  没多久,秦陆言在花穴外快速的抽插了几下,低吼一声抽出肉棍,浓稠的精液悉数射在了池欢泛着粉意的酥胸跟小腹上。
  池欢身子被滚烫的浓精一浇,整个人有片刻的清醒,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那根巨物在手里又粗又大,却没料到是个银样镴枪头。
  秦陆言跪趴在池欢身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就听头顶传来一道满含委屈的女声,“你是不是那里不行……”
  秦陆言猛地抬头,半眯着眼危险的盯着身下欲求不满的女人,“你说什么?”
  池欢徒然意识到不对,咬着唇一声不吭。
  可身下花穴,半点缓解都没有…可身上男人脸色明显不对,池欢不敢再招惹,只能夹着双腿摩擦疏解。
  这一幕看在秦陆言眼里,身下刚射完没多久的肉棍又有了反应。
  “老子上辈子怕不是操死了你,这辈子要被你玩儿。”
  说完,秦陆言将肿胀的肉棍,贴进池欢湿淋淋的花缝中来回抽插,一手不停的刺激着花口上的小豆子。
  “啊啊~唔~”
  女人细碎的呻吟声,被男人尽数吞进嘴里。
  男人的大舌拖着女人的香舌不停纠缠,两只手分工不同却也都没闲着。
  偌大的停车场角落里,黑色的路虎不停的起起伏伏直到天边微微泛亮。
  起伏不停的车身,才慢慢恢复平静。
  秦陆言瞥了眼躺在车后座上,终于昏睡过去的池欢。
  车里一片狼藉,女人身上满是他留下的子子孙孙没清理,车厢里一股子淫靡的味道。
  而他的右手手指还依然插在女人花穴里,被媚肉死死咬着。
  秦陆言单手给自己点了根烟,这一夜算是把这辈子没吃过的苦都给吃了。
  ————————————————池欢醒的时候,鼻尖充斥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儿。
  “醒了?”
  身边是个有些眼熟的陌生男人,一脸冷峻的看着池欢,见人醒了扔下这么一句就出了门。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7:56

第7章 给你找了个未婚夫
  池欢大脑迟钝的反应了半天,才将这人跟她包里那张照片上的男人对上号。
  刚才那男人是她那年轻有为的堂哥,C市刑警队队长,宋斓。
  也是c市刑警队一把手。
  不怪她一时没认出来,因为真人比照片上看上去要…年轻许多,半点不像是叁十多快四十的男人。
  池欢正出神的时候,宋斓带着医生走了进来。
  年纪不大的男医生简单检查了一番后,满含深意的看了眼身边的宋斓,道:“药性差不多没了,只不过下阴有轻微的撕裂,洗护的时候注意点,另外一个月内不建议进行房事,别的没什么大问题。”
  说完,看了眼满脸通红的池欢,极为公式化的说道:“那种药的副作用太大,有过性生活的人偶尔玩玩儿情趣搞搞花样倒可以增添性趣,但是你的话…没有过性生活的人不建议使用…不仅会引起各种妇科疾病,还会对那种药物产生依赖性…”
  “………”原本羞愤的不敢看医生脸的池欢听到这,不由得愣了愣。
  “什么叫没有过性生活?”
  听了这话,男医生纳闷的看了眼池欢,翻了翻检验单,“早上的检查是显示你由于激烈性的边缘性生活,导致下阴撕裂,嗯……处女膜…完整。”
  池欢冷不丁的想起,昨晚她迷迷糊糊间,曾听见那男人气急败坏的质问她“是个雏儿”的事。
  “………”
  一时间池欢心情有些复杂。
  直到回国前她才跟交往了一年多的男朋友分手,甚至在回国的前一天晚上,还跟对方打了分手炮。
  可现在,医生却告诉她,其实她还是个雏…
  一旁的宋斓,听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讨论这么隐私的话题,脸色都没变一下。
  而男医生却挑了挑眉,用一副“你是不是不行”的眼神看了宋斓一眼。
  宋斓接收到眼神后,冷不丁道:“她是我妹妹。”
  医生一副我懂的表情。
  就听人继续道:“有血缘关系的。”
  男医生脸色一变,“禽兽不如。”
  池欢,“………”
  宋斓没理会男医生的脑补,转而看向池欢,“对方给我打了电话,你怎么想…是报警还是……”
  闻声,池欢想也不想道:“报警!”
  那种地方不知道坑害过多少无辜女生,居然还能存活这么久。
  宋斓深深看了眼池欢,“这事我会负责,只是…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最好不要告诉爷爷…”
  池欢以为宋斓怕老人家身体不好,还要为她费心,点了点头,“你别跟他说我已经回国了,等过两天身体好了,我再去看他…”
  宋斓抬眼看了眼没领会他话里深意的女孩儿。
  沉默了片刻,还是开口道:“爷爷…给你找了个未婚夫…这次你回来就是为了给你订婚…”
  宋斓对于宋家的事,从来没有想遮掩的意思,“至于我说的别让他知道的原因,是因为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事,为了保全你的“名声”,怕是会同意私了。”
  听了宋斓的这番话,池欢终于明白池振为什么要坚持姓池,而不愿意姓宋。
  对于那个只存在于‘传闻’中的爷爷,池欢瞬间没了好感。
  “我有男朋友…”现在就是没有,她也能有。
  宋斓斜了眼池欢,“他能让你没有。”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8:06

第8章 认识这双手吗?昨晚它让你爽了一晚上。
  宋斓笃定的语气,让池欢心口塞了塞“………”
  宋斓看了池欢一眼,淡声道:“我还有点事,过两天你出院了我再来接你。”
  说着,语气顿了顿,“这几天…不要跟家里人联系。”
  池欢点了点头,“我已经回国的事除了你跟我爸没有第叁个人知道。”
  池老头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跟“红颜知己”鬼混,她已经收了那么大一笔“封口费”,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老人家。
  但宋斓并不知道这一点,“这件事我去处理,另外…”
  “嗯?”
  “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宋斓皱了皱眉,他跟秦陆言之间虽没有直接的恩怨,但……
  池欢想到男人那差劲的床上技术,就觉得身下的花穴在疼,“我不认识他。”
  要不是昨天下午男人在走廊里打电话,她听了几句,猜到了他的身份,才想着搏一搏。
  “那最好…”
  “?”池欢不解的看了宋斓一眼。
  只见人依旧是那副冰块脸,冷声道:“他不是什么好人。”
  “哦。”
  宋斓没多解释,池欢也没多问。
  
  出病房后,一直在旁边没插上话的男医生这才开了口。
  “里头那个真是你妹?”男医生边说,边朝病房里看了眼,低声道:“她那双眼睛可真像…”
  话还没说完,宋斓一记冷眼,就扫了过来。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听见第二次…”
  宋斓扔下这么一句后,抬脚就走,只留给男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男医生耸了耸肩,“这天底下的好女孩儿得是倒了多大的霉,才会遇见你!?人渣!”
  
  池欢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想动,白嫩的手腕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大腿内侧更是又酸又酸,花穴里更是火辣辣的疼。
  再想到那个叫秦陆言的男人,池欢就恨得牙痒痒。
  “绣花枕头!”
  那家伙事看着大,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
  昨晚都到那一步了,那男人愣是没胆子进行到最后。
  池欢正在心里咒骂秦陆言,床头柜上的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
  一打开手机,池欢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陌生的黑色头像。
  [醒了没?]池欢,“……”
  [你是?]对面的人久久没有回复,过了许久才发过来一张图片。
  图片里那粗粝的手指上满是晶莹的水渍,而那手指嵌入的地方白中透着粉…
  那只大拇指更是恶劣的压在,粉嫩的豆子上。
  池欢呼吸猛地一紧,手指微微颤抖起来。
  这是………
  [认识这双手吗?昨晚它让你爽了一晚上。]
  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珍珠就算了,为什么连个摁爪打卡的小可爱都没有!?
  我不配你们花点时间,花点精力留下个‘已阅’吗!?
  天气已经很冷了!你们怎么舍得让人家心也冷!
  呜呜~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8:14

第9章 叔叔,多吃点猪腰子
  [下流!无耻!]池欢刚回完。
  那头就又发了一段小视频过来。
  [小骚货,说话讲点良心,到底是谁下流!?谁无耻!?]池欢没点开视频,想到昨晚男人那略渣的技术,冷笑一声。
  [叔叔,多吃点猪腰子,以形补形哦。]回完这么一条消息,池欢立马把人拉进黑名单顺手删除。
  宋斓说的没有错,瞧着人模狗样的,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方面不行也就算了,没想到还这么无耻!!
  另一头的秦陆言看着手机上的话,一股邪气涌向下身,“呵!小骚货得了便宜还卖乖!”
  “昨晚也不知道是谁,骚的不行求着老子操她,现在醒了就翻脸?”
  秦陆言咬了咬后牙槽,翻出另外几个小视频发了过去。
  没一会儿,手机上就多了几个红色感叹号,望着手机上的红色感叹号,秦陆言眉峰微微挑了挑。
  小骚货气性还挺大。ρΘ18ьě.cΘм(po18be.)秦陆言刚这么想着,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你跟宋斓他妹很熟?”
  电话那头的男声清冷的不带一丝情绪,也只有秦陆言才能听出来其中暗藏着的机锋。
  “不熟,昨天以前没见过。”
  那头的男人沉默了一瞬,“在哪家医院!?”
  秦陆言捏了捏眉心,知道就是自己不说,对方也有办法找到,“圣元。”
  “我知道了。”
  说完,那头正要挂。
  秦陆言兀的出声道:“别乱来。”
  电话那头陷入一阵沉默,许久之后才听一声嗤笑,“看在她伺候了你一晚的份上,我不动她。”
  “但这次我认栽,下次她要是再撞我手里…我可保证不了”
  秦陆言眉心跳了跳,叹了口气:“我想江然不会希望你一直活在仇恨中……”
  江离跟宋斓的恩怨由来已久,这么多年下来一黑一白斗得水火不容。
  只是一开始江离并不知道宋斓还有个妹妹,如今知道了……怕是要从宋斓妹妹下手。
  虽然有些不道德,可当年宋斓做的那事也没好到哪儿去,两人不过是半斤对八两。
  “你还不知道!?这辈子我跟宋斓,不死不休…”
  听到这儿,秦陆言没在说话,转而道:“如果有空…你倒是可以去看看他妹妹…”
  江离沉默一瞬,许是知道秦陆言不会无缘无故说这话,顿了顿,“我知道了。”
  秦陆言挂了电话,看着手机上红色感叹号,这才想起来刚才发小视频的目的。
  本来是怕被人缠上,只是想着到底是把人给操伤了,想补偿点什么。
  不过现在这样也好,省的日后宋斓找他麻烦。
  
  池欢在医院百无聊赖的躺了两天,一直没见人影的宋斓终于来了。
  在办完出院手续后。
  宋斓看了眼池欢身上还没消散的痕迹,眉头紧锁,“我外面有套公寓,你暂时在那边住段时间。
  “等身上痕迹消了,再回家…”
  宋家门风古板,他这个堂妹怕是跟他那个小叔一样,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
  闻言,池欢拧了拧眉,“我想我不会在宋家待太久。”
  所以宋家的规矩她为什么要守?
  宋斓沉沉的看了眼对自己将来一无所知的池欢,“我前两天说的话,没跟你开玩笑…”
  
  呜呜呜~我爱你们!听见了吗!我爱你们!
  只要你偷猪养我,你就是我的挚爱小宝贝!
  继续拿珠珠砸死我叭!
  对于欢欢处女膜还在这事儿,现实中是真的有这种的(当事人现身说法)嘘!
  所以后面秦哥哥知道后,怕是恨不得穿回去弄死那天晚上的自己。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8:22

第10章 是我...王薇薇...
  宋家子女的婚事一直以来都掌握在宋家老爷子手里,早年强势独断惯了,习惯了让所有人无条件服从。
  池欢深吸一口气,生生忍住了到嘴边的国骂。
  “我姓池,不姓宋,他又没养我,凭什么管我。”
  池欢这回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池老头就算收到亲妈病危的消息,都没分一个眼神给宋家。
  先不说宋家对她跟池老头而言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从未联系过,就说当年池老头是被宋父宋母卖给她外公一家的事上。
  池振确实没有必要再跟宋家有什么牵扯跟联系,至于她为什么会回来。
  完全是因为外公想要魂归故土罢了,而她母亲外婆去世的早,外公再去世,这个世上她就只剩下池老头一个亲人。
  所以她才会回来,要不是遇见那档子事,她都不会联系宋家人。
  宋斓在家里不是没少听宋老爷子骂他那异姓小叔,天生反骨叛逆不受管教,是以当年在家里困难的时候,才把他送了人。
  看着面前的池欢,宋斓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那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叔的影子。
  对于老一辈的事,他作为小辈不好开口,只是道:“爷爷是真的想要认回你跟小叔。”
  “那所谓的未婚夫更是为池欢精挑细选过的人选,就怕选错了人小叔更不会回宋家。”
  池欢没吭声,毕竟这件事她也做不了主。
  
  宋斓开车使出医院车库,池欢莫名的察觉到一股赤热的视线。
  抬眼望去,不远处的角落阴影里站了个男人。
  那人双眼直勾勾的追着她跟宋斓的方向,池欢扫了眼男人转身问道:“后面的那个男人,你认识?”
  她才刚回国,那男人自然不可能是冲着她来的。
  宋斓瞥了眼后视镜里的男人,半张脸上布满了狰狞的疤痕,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一个朋友。”
  池欢回头看了眼男人不善的眼神,“朋友?”
  她看着倒像宋斓是他杀父仇人还差不多。
  宋斓没多解释,想到男人这个时候出现在医院的原因,皱了皱眉,“过些日子再跟你解释。”
  “喔。”
  倚在墙边的江离手里捏着根燃了大半的香烟,看着车里的两人消失在视线里。
  自从听了秦陆言的话后,他一直在犹豫,直到今天才跟着宋斓,蹲守在这儿。
  在看清那女人脸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秦陆言让他过来的用意。
  只一眼,那女孩儿的眼睛像极了江然。
  江离将手上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神色晦暗不明。
  
  池欢没住宋斓的公寓,池振早些年在这边买了房,因为外公迷糊的时候总念叨着想故乡,只是最终外公还是没撑住。
  小区在朝晖路上,跟上回池欢走的那条朝辉路音同字不同,虽只一字之差,可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也是池振的锅,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朝晖路上高楼矗立,四周充满了金钱的气息,小区门口那块鎏金字体龙飞凤舞,绿化环境无一不透着‘高大上’叁个字。
  池欢被单元门前的人脸识别系统拦在了门外,正要给池老头打电话。
  一道带着丝疑惑的女声从背后响起,“池池欢?”
  池欢转身,只见女人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讶然,随即热情的招打着招呼:“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认错人了。”
  见面前的人眼里茫然不解,女人有些窘迫的顺了顺头发,温婉笑道:“是是我王薇薇高中的时候我的确没什么存在感你不记得我也正常”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8:30

第11章 茶里茶气的女邻居
  “没…只是这么多年不见,你变化挺大,一时没认出来。”
  池欢看着面前这个长发披肩,言谈举止都透着温婉小意的女人,实在没能将眼前这个人,跟记忆里那个皮肤黝黑,还常年带个遮了大半张脸的黑眼镜女生,联想在一起。
  王薇薇腼腆的笑了笑,“可能是以前长得太丑…又不会打扮…不像你…”
  池欢听着女人这茶里茶气的话,挑了挑眉,“哪有,女大十八变,你现在也挺会打扮的嘛…”
  王薇薇瞥了眼池欢手机屏幕,眸色闪了闪,“你…也住这里?”
  池欢没多想的点了点头,“我爸前两年在这边给我外公买的房,我要在c市待一段时间,就暂时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说完,池欢没有注意到身边女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难堪。
  片刻后,女人笑了笑,“那挺巧…我也住这个单元。”
  “这边进电梯也需要门禁卡,你…住几楼?”
  “好像是在16楼。”池欢有些不确定的给池振打了个电话。
  王薇薇一直站在原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眼底闪过一丝讥笑。
  池欢见人还等着,挂了电话道:“我在十六楼,没门禁,要等管家过来,你要是忙的话就先走吧...等有空了我们再约。”
  闻声,王薇薇低垂着的眼里染上了莫名的笑意,抬眸看着人体贴道:“我也在16楼,可以一起上去。”
  “啊?”池欢愣了愣,“这么巧?”
  “是啊,可能这就是缘分吧…”王薇薇挽了挽秀发,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你一个人在这边住?”
  池欢虽然不明白女人为什么这么问,却还是应了一声。
  一时间,谁也没再开口。
  池欢跟王薇薇本就算不上不太熟悉,再加上她常年不在国内,跟人实在没有可以聊的话题。
  直到,电梯停在十六楼。
  出电梯门的时候,池欢这才看见女人手上的婚戒。
  “你…结婚了?”
  闻声,王薇薇看了眼手上戴着的戒指,脸色变了变,不自然的回道:“没,没有…”
  片刻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点了点头,“结,结了…”
  “这样…恭喜啊。”
  池欢嘴角弯了弯,没去管女人前后不一的口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伙儿这么有福气,把你迷成这样,大学刚一毕业就跟着他跳了婚姻的坟墓?”
  王薇薇听了池欢的话,手指微微发紧,连忙道:“没有…他很普通。”
  边说着,边不露痕迹的遮了遮手上看着有些普通的婚戒。
  “………”
  池欢见此心下了然,当年那个内心敏感自卑的女生,哪怕这么多年下来内心也都还是没变。
  尽管现在住着高档小区,全身上下名牌加身,内心的敏感多疑也还是一分没减。
  当初也正是因为王薇薇极度的自卑跟敏感,同学间都是十几岁青春活力的少年,跟她相处起来太累。
  最后才都慢慢的疏远了她。
  想到这儿,池欢礼貌性的跟人道了别,“我刚回来先倒个时差,等过两天了,我们再约吧。”
  这种礼貌客气的态度,落在王薇薇眼里却变成了另一种含义。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8:37

第12章 我没得罪过她吧!?
  王薇薇死死的盯着池欢的背影。
  直到池欢头也不回的那扇门关闭,垂在身侧的手这才松开。
  站在原地许久,才深吸一口气,两手颤抖的拿着手机发了条短信。
  房子虽然没有住人,但时常有管家按时打扫,住进来也没太麻烦。
  池欢原本打算等身上痕迹消了再约朋友,谁知去洗了个澡出来后,世界就变了。
  短短半个小时里,手机上就多了叁十多通未接电话。
  正要回过去,电话就又打了进来。
  “池欢欢!!”
  池欢微微扭了扭头,将手机拿远了点。
  “你混蛋!回来了也不吭一声!要不是王薇薇小贱人说你是不是还要瞒着老娘!?”
  电话那头女人持续不断的咆哮声,吼得池欢发懵,连忙解释道:“祖宗,我刚回来就出了事,到现在还没解决呢想着过两天再找你…”
  “你给老娘滚!”电话那头的女人骂了一声,怒道:“老娘跟你什么关系,王薇薇那贱人跟你什么关系,你回国不跟我说,跟她说!?你把老娘放哪儿了!?”
  说着,女人突然一顿,过了片刻又暴躁了起来,“操!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在同学群里问大家有没有空,要为你办个同学聚会,给你接风”
  “操!她有毛病啊她!她谁啊!哪儿来的那么大脸!还为你办同学会!神经病吧!”
  “.……”池欢皱了皱眉,她回过本就不想声张,现在倒好全世界都知道了。
  “她这几年变化怎么这么大?!”
  以前在学校,王薇薇总觉得因为自己家庭条件不好,说话做事总透着一股子畏畏缩缩的味道。
  那时候的王薇薇别说在班级群里说话,就是参加集体活动都是能躲就躲,恨不得整个人不存在。
  电话那头的女人像是知道池欢想问什么,冷笑了一声,嘲讽道:“变化能不大?人家高中没毕业就傍上了大款,拿着金主的钱,一路念完大学。”
  “算了!不提她晦气死了!我看她在群里嚷嚷的这么起劲儿,这同学聚会你就是不想去,也得去了,到时候见面聊!”
  说完,那头就风风火火的挂了电话。
  
  纵使池欢再怎么不喜欢同学聚会,也拗不过王薇薇一天到晚守在门口邀约,尤其是像夏晴说的,还发动了不少同学。
  最后没办法,只能应了下来。
  只是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王薇薇把同学聚会的地点定在了c市着名的水上乐园。
  既然是水上乐园,记得穿泳衣活动。
  酒店里,夏晴看着池欢一身青青紫紫的痕迹,眉头紧蹙,“我就知道那小贱人不安好心!谁家同学会在水上游乐园!就是想搞你!”
  池欢仰着脖子,任由面前的人在她身上涂脂抹粉掩盖痕迹,“那我还能跟问问她是不是故意的?”
  她从小身上只要稍微的磕一下碰一下,青青紫紫的痕迹都会在身上留好久褪不下去。
  原本她也没多想,只是那天下午她刚见了王薇薇,后脚人家就挑了这么个地方搞同学聚会,实在是很难不让人多想。
  池欢想了想,还是问道:“我高中的时候没得罪过她吧!?”
  夏晴手上的动作一顿,看着人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忘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21 11:18:45

第13章 是不是今天你女儿在这...你才这么猛
  池欢不解的看了人一眼,“怎么了??”
  夏晴深呼一口气,白了人一眼,“我说你怎么还能这么无事发生的跟她对话,敢情你是全忘了!?”
  “嗯哼?”池欢想了想,为数不多的高中记忆里,王薇薇的存在感.....似乎真的不高。
  “她当年暗恋隔壁叁班的体委,还专门为人写了本暗恋日记,结果不知道被谁发现贴在了咱们学校的校园墙上......”
  “.......”闻言,池欢眼皮子跳了跳,“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跟你没关系!?那体委喜欢的人是你,知道这事儿之后当着咱们班同学的面撕了她日记本.....说话毫不留情,什么嫌她恶心....”
  “..........”
  池欢,“我怎么不记得这事了。”
  夏晴顿了顿,含糊不清道:“那时候你可能忙着出国的事,没关注过,反正从那以后她就怀疑是我们中的谁偷了她日记本贴墙上去的.....就有病!”
  她一直不喜欢王薇薇,不管是上学还是现在,总觉得她那个人浑身上下哪哪儿都不对劲。
  在男生面前说话柔柔弱弱装装可怜,在她们女生面前就一副受气包,搞得人以为她们总是欺负她一样。
  “算了,不提她了!还不够恶心人的!”
  还没说完,夏晴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眼手机脸色变了变,“妈的!这死男人一天不折腾老娘心里就不舒服!狗东西!”
  说着,将手上的东西往池欢手里一塞,“你先自己弄,我去接个电话。”
  池欢望着夏晴风风火火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眼酒店里的全身镜,在心里又将那天晚上的男人骂了一遍。
  “难怪纪念日女朋友都要跑去出差!!就这么粗鲁的技术能有女人受得了才有鬼了!”
  池欢心中腹诽完,见夏晴还没回来,就换了身泳衣出门找。
  “这两天我们同学聚会,晚上不回去....”
  “嗯...男女同学都有.....”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想着要出门就没买菜,你出去吃吧....别饿着....”
  “晚上早点睡,爱你.....”
  女人娇柔的声音,不知为何听得池欢后背一阵寒毛倒立。
  “啧.....在我面前说爱你老公....那我算什么?嗯!?”一道男声从女人房间模糊不清的传了出去。
  “呀......你当然也是....老公呀....”
  只听女人轻呼一声,房间里想起了一阵阵暧昧的声音。
  池欢听着这动静猛抽一口冷气,不是她想故意听人墙角。
  是这酒店布局就这样,她的房间在走廊中间,而王薇薇的房间正好紧挨着电梯口。
  这酒店隔音效果又着实太差,就等个电梯的功夫。
  她就被迫听了这么劲爆的一段床戏。
  酒店房间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跟女人逐渐高亢的叫床声,听得池欢头皮直发麻。
  在电梯到的那一瞬间。
  依稀听见女人娇声呻吟,“唔.....是不是今天你女儿在这.....所以才这么生猛....啊....”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