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2/20 00:29 / 489 / 0
【小说】龙眼树下的激情

  初三毕业那年,我大舅还是县里的首富,有个两百多号人的生产厂,在镇上最中心的街道买下一整栋宾馆做住宅,每到寒暑假我都回老家,去他家渡假。
  他家的常驻食客非常多,其中有个瘦小可爱,外号叫小小的女孩,和我玩得非常好。是我表姐的闺蜜,到高二就不读书了,当时表姐正在读高三,每天不是上学就是补课,很少在家。
  大大咧咧的小小在大舅家吃住,都是和我玩,只要我们一坐在沙发上,就没停止过打闹。
  虽然她矮小,但比我大两岁,她常常扯着我衣服威胁我,要我叫她楠姐。还喜欢全身压着我,我的大招是放手到她嘎吱窝挠痒痒,每当她笑得花枝招展时,我的手指都会趁机在她胸部揉一下,小馒头软软的,手感非常好。当时我一米七五,她身高只有一米五几。
  有一天我拿着篮球正要出去,有人送来两纸箱刚摘的龙眼,我扯了几个吃就出去打球了。
  回来时,只剩下满地的龙眼核。我狂吼了几声表达心里的不爽,洗澡出来后还在生气。
  小小过来又开始扯我衣服,我哼了一声不理她,她突然说:我知道有个地方还有龙眼摘,我带你去。
  她骑单车拉我到镇郊,在一处百多亩残砖烂瓦的拆迁地,我们放好车,在破砖烂瓦上又走很久,终于在一处杂草丛生的小鱼塘边上,看到一颗龙眼树,树顶上果然还有龙眼。
  我激动得一跃而起去爬树,可水桶般大的树干两米多之下都没有叉,我尝试了各种方法,硬是爬不上去。
  小小在一边笑哈哈的看我表演,轮到她爬,穿着一条连衣中裙的她也爬不上。
  我们折腾了十几分钟,弄得满头大汗。
  我试着抱她双脚往上举,虽然感觉她很轻,但她双手还是差半尺才够得到树叉。最后我背靠树干半蹲下来,她先踩我双脚膝盖,再踩手掌,她双手扶着树干踩又我肩膀。我双手扶着她背部,然后是屁股、大腿,站直身子,她勉强够到树叉,我顶着她脚底向上一发力,她终于爬了上去。
  我在树下抬头看着,突然发现她裙子里的风光居然看得一清二楚。小小内裤偏大很多,不知是她姐还是她母亲的,弓腿往上爬时,裙里内裤包裹的部位若隐若现,有几个动作居然看得清清楚楚,涨鼓鼓阴唇、边上的毛毛,以及粉嘟嘟的半条缝隙。
  小弟把球裤顶得高高的,张大着嘴看得心花怒放。她专心的摘,我在树底下从不同的角度欣赏她的裙内春色。只见两瓣小小的屁股肉,白得如削了皮的鸡蛋,在阳光下白得刺眼,真是大饱眼福。
  欣赏了十几分钟,连肚脐和半个奶子都被我看了个光。她连枝带叶丢了一堆下来,下来时双手吊坠在树叉上,我抱着她一只小腿肚,她刚放手,身子便顺着我的头一路跌下。
  我迅速抱紧,在她双脚落地前,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腰,而我那根坚硬如铁的肉棍刚好狠狠地顶了一下她双脚根神密之处。
  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坚硬,她拍了一下我的胸口,通红着脸说:还不快点放我下来?
  她蹲在地上的龙眼枝叶分开,龙眼果捡进袋子。
  我双手捂住挺高的裤档,仔细看她,只见剪着一个齐肩短发,柳叶似的眼睛很亮很专注,薄薄的嘴唇带着一丝妩媚和欢喜,嘴角微微上扬。洗得脱色的连衣裙显得有些偏大,踩着一双人字拖,手指和脚脚显得又小又长。
  这个放到人群中再普通不过的邻家小姐姐,此时在我眼里竟水灵灵的青春可爱,很有女人味。
  把多余的枝叶摘开后,发现只有几斤龙眼,我有些失望,再瞧树上,发现有些地方还有果,想着能多看一次春光乍泄,我央求了很久,她终于答应再上。
  又是原来的攀爬方式,她刚搭上树叉时,我双手握住她小脚关节用力往上举,手一滑就从她脚关节处,直接滑到她的大腿根,她啊的一声就坠落下来。
  我只觉得双眼一暗,裙子正巧把我的头盖住。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扑面而来,睁开眼看,天啊!小小的私处刚好坐到了我仰起的脸上,趁她争扎扭动屁股的时候,我双手扶她背部,用鼻子一拨,她宽松的内裤就被拨到一边,鼻子和温热潮湿的蜜穴来了个亲密接触。淡淡的汗香味直冲心底,我毫不犹豫地把整个嘴唇贴向她粉嘟嘟蜜穴。
  小小娇喘着,全身软绵绵的就像抽掉骨头般叫着:不要、不要那里脏~啊啊啊。
  她扭动着屁股,和我的脸上下磨蹭着,弄得我一脸水。
  为了防止她跌倒,我转身把她背靠在龙眼树上,双手托着她两边大腿根,她双脚搭在我肩上。稳定她身体后,对着她的蜜穴一顿狂舔,尤其是顶上的那颗凸起来的小豆豆。她全身抽搐,大声呻吟着,狂舔几分钟后,随着一声嚎叫,蜜汁喷了我满脸满嘴都是。
  我说我肉棒忍不住要爆炸了,我要干你。
  小小刚过高潮,仿佛全身抽干了力气,羞涩地小声说:先放我下来。
  下来后,她看到我脸上的蜜汁,很温柔的擦,才擦一半便抱着我说:羞死了,你这个坏蛋、色狼。
  说着张嘴就咬我手臂,不过很轻,连牙印都没留下来。
  我说我忍不住了,再不发泄就爆炸了,我要马上得到你。
  她紧紧抱着我说:乖,你还小,万一我有了小孩我妈会打死我,除非你愿意娶我,过几年再把身体给我…
  像个大人教训小孩一样说了一大堆,我已经是精虫上脑,拉下篮球裤,一根如她手臂粗、热气腾腾的肉棍刚好弹到她的手上。
  小小看得目瞪口呆,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我一边挺得高高的肉棒问她还小不小,一边就地把她推倒在龙眼树叶上,拿起一边脚就脱内裤,分开小小的双脚。
  高高隆起的粉色馒头穴,终于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蜜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短细绒毛,肉缝顶上有叶颗发红的豆豆,最下面的小孔已经被我舔得鲜红,正藏着一窝蜜汁,我看得热血沸腾。握住坚硬如铁的肉棒,对着小小隆起中间的肉缝就捅,插了很久,居然捅不进去,每用力往里挤一下,小小就发出一声哀嚎,感觉撕心裂肺的痛。
  已经有过性经验的我,再次确认没有插错穴。弄了很久没进,她一点水都没有了,阴唇都肿了,阴道口还出了一点血。
  我也不忍心让她痛苦流血,最后她手口并用,终于帮我撸出子孙。
  有了这层亲密关系之后,小小听话了很多。
  第二天我们又来到龙眼树下,确认好周围都没有人之后,我们又开始了你亲我亲,终于在又亲又舔努力一个多小时后,鸡巴全根没入了她的小穴,紧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只抽插了两三分钟就坚持不住,急忙抽出来对着她的肚子一阵狂射。
  往后连续几天,我们都偷偷去龙眼树下打炮,从录像上学到的颜射、口爆都玩过几次,可惜小小的奶子太小无法乳交。
  直到突然有一天,我爸爸从省城开车来接我回家。走的那天傍晚,连招呼都没有和小小说,上了老爸的车就走了。
  后来听我妈说舅舅工厂破产了,拍卖完所有的厂房地皮还欠很多钱,一家人逃亡了十几年,表姐也远嫁到了千里之外的它乡。
  我大学毕业后第二年才重新回到家乡的小镇,时隔八年,当年龙眼树的大概位置已经盖起镇政府办公楼,周围是漂亮的商品房小区。
  电话里我一再追问表姐才知道,她叫晓楠,单亲家庭,小学时父亲就不在了。
  高一那年,她家的土地和房子都被征收。同一年,她母亲不幸发生了一场车祸,失去了劳动能力。成绩一直都很好的她,母亲也没能力供读书,听说早早便嫁了人。嫁去哪,谁都没听说过,这些年来,她母女就像是在人间消失了一样。
  听到这些,我泪流满面。
  人生聚散匆匆,转眼之间就过去了二十年,时间再也回不到过去,好多的情扛不过岁月春秋,好多的人抵不过关山路远。生命始终紧跟着现今,不管曾经有多少醉人的激情,到头珍惜的还是此刻,晓楠姐,祝愿你平安幸福!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