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2/14 01:41 / 447 / 2
【小说】革命年代的性事

第一部 真假夫妻
  40年代贾淑贞和庄斯文以假夫妻名义在敌后从事地下工作贞:明天要散发的传单准备好了吗?
  文:放心吧,都派发下去了贞:嗯。忘记通知你了,我们俩的事组织原则上同意了文:真的?!
  (文狂喜,搂住贞就要亲嘴。但被贞一把推开,白了他一眼)
  贞:你也算是老同志了,还这么不稳重!
  文: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再说对外我们早已是合法夫妻了贞:那…好吧,你先去把窗帘拉上,别忘了在窗外挂条黄手帕,那是暗号“正在开会,请勿打扰”
  (文迅速照办,然后像饿狼一样将贞扑倒在床上狂吻。这次贞没有拒绝,任由他把舌头伸进嘴里搅动。文腾出一只手,探入贞裙底去扯她内裤。贞配合地抬起屁股由他拽下湿淋淋的内裤。但贞仍保持双膝紧闭,文费好大劲才掰开,把头埋入其间)
  文:你的毛好浓密呀,我来舔舔(文一边说着,一边分开贞的两瓣阴唇,舔弄她激突的阴蒂)
  贞:你从哪里学的这一套?是不是瞒着组织自己去逛过窑子?
  文:… (文并不答话,只是狂舔)
  贞:嗯…啊(淑贞不由自主地呻吟着,身体也扭动起来)
  (文看火候差不多了,迅速脱下裤子)
  贞:等等,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男人的东西,你过来让我看看(淑贞捏住文硬翘的屌子在灯下仔细端详)
  贞:看不出你干瘦的样子,家伙还挺大!看着怪吓人的,放进去…会疼吗?
  文:你是第一次?
  贞:当然,这么重要的事情,要听从组织安排,不能擅自行动文:开始会有点疼,习惯就好了贞: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是不是在老家已经娶过老婆了?
  文:没有没有,我是逃婚出来的,早已向组织交待过贞:嗯,那你…来吧(文挺着硬梆梆的样物在贞水汪汪的洞口稍做研濡,便将龟头一沉,肏了进去!动作熟练一气呵成,窑子真没白逛啊)
  贞:嗯…啊呀 (贞吃痛叫出声来,文赶忙停住,等了片刻再开始慢慢抽送)
  (贞缓过劲来,渐渐开始用屁股迎凑。果然是老处女,下面非常紧窄,文没抽插几下便觉一阵酸麻,一泻如注。把头伏在贞双乳间直喘气)
  贞:你这就…完了?
  文:组织对我的信任,领导对我的关爱,令我激动万分,我,我没能把持得久…
  贞:尽管我们现在成了真夫妻,但我仍然是你的上级,你必须一如既往地服从我的领导文:请放心,我坚决听从领导安排!
  贞:那好,你准备一下,我们抓紧时间再来一次文:… (无语)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14 01:42:08

第二部 老红军和小护士
  50年代某军队干部疗养院(小护士敲门)
  小麦:请问是王首长的病房吗?
  老王:是我,请进。你是?
  小麦:首长好!我叫麦萌萌,组织上安排我来照顾您老王:感谢组织对我的关怀。以后别首长首长的了,我父母没啥文化,因为我排行第五,就给我起名王老五,叫我老王就好了小麦:是!老王同志 (敬礼,俩人相视而笑)
  老王:小麦,你看上去年纪不大啊小麦:我今年17岁,刚进护士学校,是志愿来这儿帮忙的老王:那我们挺合适,我47,呵呵小麦:哦…听说您从小参加红军,身经百战,是战斗英雄呢!
  老王:嗐,好汉不提当年勇。是立过不少功,可也负过很多伤小麦:那现在还有地方在疼吗?
  老王:有啊,尤其是胯骨这里,经常淤血肿胀小麦:我来帮您看看老王:唉,中间再往下一点,对,摸到一条硬块了吗?
  小麦:嗯…好像肿得很厉害,头里都发紫了老王:里面可能已经化脓了小麦:那我去叫医生来老王:不用不用,老毛病了,这么多年来我都是自己用手把脓挤出来就好了。今天既然你在,帮我把脓排出来吧小麦:那…好吧,可是在护校我还没学过这个老王:很简单,用手套住它,上下来回撸就可以了。对,就是这样,真聪明一教就会!哦—小麦:您要是太疼的话我就慢点老王:不不,再快一点,脓就要出来了!嗷—(浓精大射,天女散花)
  小麦:啊呀,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脓,溅的我满脸都是!味道还怪怪的老王:太感谢你了!你看脓一出来,肿就消了吧小麦:咦,还真灵,完全消肿了老王:排脓的事你莫去外面讲,我不想给组织添麻烦,困难尽量自己解决嘛。你下次再来帮我吧小麦:您放心,这是我的工作(一周后)
  小麦:老王你好老王:小麦哈,快请进!等你好几天了小麦:感觉好些了吗?
  老王:老样子,又肿起来了小麦:那我给你撸…排脓(她轻车熟路地撸了起来)
  小麦:咦,怎么今天这么久还没见脓出来?我手都酸了老王:可能脓积的太深,光靠撸怕是不行,要吸才行小麦:我也没带什么医疗器械,怎么吸?
  老王:其实用…嘴就行(小麦看着老王胯间,面有难色)
  老王:你要是嫌弃就算了,让我自己慢慢挨吧小麦:不,作为一名医护人员,解除病人痛苦是我的职责(一边说着一边握住老王那黑粗的一根,闭起眼将紫亮的龟头噙入口中)
  老王:再吞得深一点,从根上往出用力来回吮,对…就这样小麦:呜呜…呜呜老王:再快一点,感觉脓就要出来了,哦…
  小麦:咳咳,呛死我了(浊白的精液喷了她满满一嘴)
  老王:你看,我说吸起来快吧小麦:嗯…可我刚才吞下去不少脓,不会有事吧?
  老王:不会不会,那不过是…用你们医学名词来讲,叫蛋白质(二人哈哈大笑)
  (几天后)
  小麦:老王,我来了老王:几天不见,挺想…你的小麦:我这不是来了嘛,今天咱们不撸了,就直接嘬吧!
  老王:好啊好(小麦熟练地将整根吞入口中,咂吮起来)
  小麦:唉,怎么这么半天还不见动静?我吸的腮帮子都酸了老王:我这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看来嘴的力度是不够了小麦:那怎么办?
  老王:办法倒一个,就怕你不肯小麦:您尽管说,我一定尽力老王:要不…试试你下面那张嘴?那个劲大小麦:那怎么行?羞死人了(小麦顿时臊的满脸通红)
  老王:就说你不会愿意嘛,当我没说吧。唉,胀的真难受(小麦犹豫再三,她毕竟还是个黄花闺女啊)
  小麦:那…那好吧,但你绝对不许看老王:可以,我以几十年的党龄向你保证(看到老王紧紧闭上双眼,小麦才转过身,很不情愿地拉起裙子缓缓退下内裤,羞惭的泪水夺框而出:她还从未在男人面前暴露过下体!她一边不放心地回头看看老王,一边慢慢跨上身去,在那一瞬间两片娇嫩的肉页从张开的臀缝中隐约可见。小麦摸索着握住老王的擎天一柱,试着坐上去。她突然感觉到一双粗壮的大手托住了自己的屁股)
  小麦:你怎么…不是说好的吗?!
  老王:我没有看。我这样托着你容易些小麦:嗯…啊呀,好疼老王:我托着你,慢慢就好了…现在感觉好点了吗,试着上下动动小麦:好…哦(处女的紧窄令老王难以久持,一股积蓄已久的精液喷射入小麦的体内)
  老王:小麦的工作很出色,脓这么快就被你挤出来了!你把裙子掀起来,要不然粘上脓就脏了小麦:啊?你都看见了老王:嘿嘿,闭着眼怎么帮你嘛,再说我们都这么熟了,就别再见外了小麦:你骗人家,你坏你坏(小麦破涕为笑,握起两个小拳头直捶老王)
  (此后小麦来的越来越频繁)
  小麦:老王老王,你醒醒,是我老王:喔,小麦啊,你昨天不是才来过吗?我好像还没有积多少脓小麦:我不介意,有多少挤多少,直到干净为止老王:哦哦,那容我准备一下小麦:有什么好准备的,抓紧时间,我今天是擅自出来了,因为心里一直惦记着你的…病,所以完了之后还要赶回学校去(不由分说她便熟练地脱下裤子,麻利地趴到了老王身上)
  小麦:还说没有脓?一见到我肿胀症状就出现了,嘻嘻…
  (数月后,小麦被查出怀孕,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是很严重的违纪行为,经过一再追问,她才向组织汇报了事情经过。考虑到影响,组织上决定马上安排麦萌萌和王老五结婚。此后的十几年间,他们共生育了五个子女)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2/02/14 01:42:31

第三部 夺爱
  60年代,施婉洁的丈夫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文革小组长孟日胜三番五次找她做思想工作日胜: 施婉洁同志,希望你能认清形势,和反革命分子划清界线,主动向组织靠拢!
  婉洁:可我…
  日胜:你别再犹豫了!我现在要去开个批斗会,这样吧,你晚饭后来文革小组办公室,我们再深入地谈一下婉洁:晚上?不太方便吧?
  日胜:白天我太忙没空,今晚革委会马大姐也会在,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婉洁:那…好吧(入夜,施婉洁忐忑不安地来到办公室门前)
  婉洁:孟组长马大姐在吗?
  马大姐:婉洁同志,快请进!
  日胜:来啦?坐吧,先喝口水(孟日胜一改平日里的严厉,客气地给倒了杯水)
  日胜:我们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动员你检举揭发反革命行径婉洁:可我也没有什么可汇报的呀日胜:反革命分子往往隐藏的很深,要善于发掘嘛。马大姐,你拿其他人的检举材料给小施学习一下(孟日胜一边说着一边向马使了个眼色)
  马大姐:唉,看我这记性,吃晚饭的时候把文件包忘家了,我这就去取,你们先谈(马大姐说着遛了出去,孟日胜顺手把门带上,转回身来,伸手抚摸婉洁的肩)
  日胜:婉洁同志,组织如何处理你们的问题主要还取决于你自己的的态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婉洁感觉到不对,急忙站起身)
  婉洁:今天太晚了,还是改天再谈吧日胜:真是个不思回改的反革命(孟日胜一瞪眼,露出凶像,一把将晚洁推倒在办公桌上,她猝不及防,仰面躺倒,孟日胜趁机一把将她的裤子拉到膝下!施婉洁大惊失色,本能地紧紧拽住内裤)
  施:你要干什么?我喊人了日胜:喊人?你一个反革命的老婆,大晚上自己跑到我办公室来,你说的清吗?别忘了我可是红五类,群众会相信你还是我!
  婉洁:你…
  (趁婉洁一犹豫,孟日胜一把扒下她的内裤,猛然掰开她紧合的双腿。婉洁见已失守,羞愤难当,用双手捂住脸)
  日胜:哇塞(在明亮灯光下,婉洁的下体一览无余。小资女人真美啊!莹白的小腹下一绺淡淡的细毛遮着一条紧窄的阴缝,两片小巧的肉叶姣羞地从缝里探出头来。孟日胜目不转睛地用手把它们分开,露出里面粉嫩的窒肉。婉洁身子一颤,渗出一丝亮晶晶的淫液,顺着会阴淌到紧绉绉淡咖色的屁眼上。面对这令他垂涎已久的玉体,孟日胜像狗一般的伸出舌头,狂舔起来)
  婉洁:呜呜(羞愤的泪水顺着婉洁的脸颊流下,但从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又令她异常兴奋,阴阜如馒头般肿起。女人往往在被强奸时反而容易达到高潮!)
  (见婉洁已经动情,孟日胜迅速脱下裤子,挺着硬翘的大屌在她水汪汪的洞口蹭弄。婉洁感觉到下面舌头换成了龟头,惊慌失措地用手护住阴门,想守住最后底线)
  婉洁:求求你了…不要…我对不起丈夫…呜呜日胜:你还念念不忘那个反革命?!想想你自己的政治前途就要毁了,不要再执迷不悟,唯一的出路就是毫无保留地接受组织对你的帮助,这是最后的机会!
  (婉洁无奈地闭上了双眼,任由他拨开双手,紫亮的龟头昂然挺入,一插到底,然后如狂兽般猛烈抽送!)
  婉洁:嗯…啊(眼前这个蛮牛般壮汉和自己文弱的丈夫在尺寸和力度上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婉洁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羞恨与肉欲交织着把她推上颠峰!婉洁下身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一股骚水喷溅而出,把孟日胜下半身淋个透湿)
  日胜:骚货!嘴上不肯可心里想要婉洁:…
  (这更加激起孟日胜的兽欲,一次次插入得更快更深,最后嚎叫着将他淫邪的精液大股大股地浇在婉洁花心最深处)
  :呜呜(婉洁侧卧身体,蜷起双腿,双手捂脸轻轻啜泣。孟日胜满足地点上一根烟,拉过一把椅子面对着婉洁的屁股坐下,欣赏这香艳的女体,用手扒开她被肏得白里透红的臀肉,一股浊白的体液顺着大腿根滴下…)
  几天后,施婉洁在批斗大会上公开和她丈夫划清界线,提出离婚,并揭发了他大量反革命材料。她丈夫随即被押赴新疆劳改,从此再无音讯。此后施婉洁名正言顺地成为了孟日胜文革小组的一名骨干。一年后孟日胜将她介绍给一位军区首长,不久施婉洁便成为了首长夫人。受该首长提携,孟日胜由此官运亨通!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