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1/26 00:49 / 294 / 0
【小说】在那遥远的地方

  插入,37.8℃,据说这是他最喜欢的温度。
  抽出,紧致而润滑,好一个仙人洞!再插入!再抽出!插入!抽出!抽!插!
  薛帆站在沙发边上,怀抱着两条笔直的玉腿,俯视着半躺在沙发上的金发女郎,立体的五官但极其精致,傲然挺立的双乳刚可盈握,身上没有太多绒毛,更没有鬼妹常见的暗斑,紧贴怀里的肌肤随着抽插犹如丝缎般不断地轻拭着他的脸颊,稍稍侧头就能亲到那双娇嫩的玉足。真是个东西合璧的绝顶尤物!
  薛帆紧握她的两条小腿,腰间挺动,犹如打桩一般,一下一下的往下凿,速度不快,但每一下都很深,很猛,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房间。女郎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浅蓝色的双眸专注地盯着薛帆,但那云淡风轻的表情让薛帆一阵不爽。
  【Alexa,转身】,薛帆说道。女郎马上把双腿收起,从薛帆肩上放下来,臀部后缩,啵的一声把薛帆的阳具「吐」出来。然后利落地转身,跪伏在沙发上,丰满白皙的臀部高高翘起,腰部深深下陷,形成一个完美的弓形。
  薛帆向前一步,双手在女郎腰间一捞,把她的双腿一下子拉到绷直的状态,同时腰间向前一送,怒挺的阴茎犹如精确制导的导弹,直奔目标,女郎的小穴也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侯个正着,啪,一棍到底,严丝合缝!
  嗯,薛帆喉头发出一声闷哼,稍稍停顿,感受着蠕动的蜜穴带来的快感。紧接着双手一伸,女郎因体位急升而甩荡的双乳已落入掌中。发力,握紧,双乳被抓得变形,想必已留下红印。顺着嫩滑的乳房向前探,左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同时攀上嫣红的乳珠,狠狠一捏!薛帆脑中闪过少年时与同学握手较劲的画面,这样的力度,对方就算没有当场投降也要憋得满脸通红。
  女郎回头看了他一眼,嘴角还是带着微笑,眨了眨眼,深邃幽蓝的眼睛看起来天真无邪。薛帆放开她的双乳,身躯前压,双手搭在她的肩膀,顺着丝绸般柔滑的双臂下探,来到她的肘弯,猛的往回一收,同时直起上身。
  女郎被拉得上身与地面平衡,双腿直立叉开,与身体呈九十度角。薛帆把她的双手交叉放在臀后,用左手握紧,右手把她齐肩的金发一把攥在手中,慢慢向后拉拽,腰间同时开始输出。
  当女郎的上身再次被拉成满弓的状态,头后仰到眼睛可以被看见的时候,薛帆手上停止了拉拽,双脚站稳,全身的力量向腰部聚集,慢慢的加速,加速,再加速!……啪……啪……啪……,……噗嗤……噗嗤……噗嗤……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交汇。
  连续不停地狠狠输出了几十下,薛帆喘着粗气停下来,歇一歇有点发酸的腰。
  女郎的头这时继续后仰,并非来自薛帆的拉拽,是她自己不断的后仰,直到头碰到薛帆的胸口才停下来,从侧面看,薛帆与女郎的上半身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闭环圆形。
  薛帆低头俯视着「迫在眉睫」的绝世美颜。女郎轻轻抬头,两人的鼻尖蹭了一下,然 后错开,艳红的双唇在薛帆嘴上亲了一口,说,【先生,你累了吗?
  】
  薛帆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过,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调戏了!这是他和Alexa的初吻,而且是被吻!为了掩饰羞恼,薛帆面无表情的说,【该亲后面了。】
  【好的,先生。】
  薛帆放开她的双手,Alexa抬起头,上身向前俯下,直到双手撑在地上,双腿依然绷直,小穴里仍被大屌插着。
  她的左腿慢慢抬起,画了一道弧线,搁在了薛帆的肩膀上,然后身体向左半转,双手撑在头的两侧。然后右手右脚发力,右脚猛的一下从地上抬起,迅速的放在薛帆的左肩,同时左脚跨过薛帆的头搁在他的右肩上,上半身也借着右手的一推之力,迅速的转成面对薛帆,双手重新撑在头的两侧。
  嘶,作为「轴承」的薛帆,某个部位在这个华丽转身中,痛并快乐着!
  Alexa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次向后仰,消失在薛帆的视线中。薛帆眼中只剩下两个坚挺的小山包和山顶上两点嫣红的山峰。很快山峰和山包也向下沉没,消失在视线中,同时肩膀上的一双玉足在他脑后交叉,圈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他感觉到一双纤手攀上了他的小腿,一路向上,来到臀部。然后菊花一凉,两侧臀肉被扒开,接着一条柔软温热的小蛇在菊花边缘游弋,旋转着往花心前进。当小蛇堪堪抵达花心时,一直温柔套弄着下体的蜜穴,陡然收紧!受到前后夹击的薛帆,仰天长啸,望向窗外的「三羊开泰」!
  透过整面的落地玻璃,能够清楚的看见外面的三个太阳。三个太阳有大有小,但都不耀眼,全都发出日落般昏黄的光线,透过稀薄的大气层,照耀在苍凉玄黑,望不到边的大地上。
  这里是留园基地,是人类突破太阳系进入银河系的最前沿基地。之所以叫留园,是因为第一代的基地指挥官是「文学」爱好者,对于曾给予他无数精神慰藉的网站念念不忘,希望能把它的名字传扬到外太空。
  薛帆是这里的第N代移民,Alexa是他的家政助理,是一个AI.也就是智能机器人。薛帆是以多维艺术家的身份来到留园的。原来他是个作家,在某个华文圈子里声名显赫,粉丝无数。只是后来AI.作者涌现,产能是人类作家的一万倍,而且高仿各成名作家的产品能以假乱真,防不胜防。薛帆听说在他的老家除了新诗外,已经没有别的文学比赛了。啥?难道AI不会作诗?的确,对这种脑抽风,呃,不好意思,是灵光一现的东西,AI.的确没有什么优势。
  于是他就转向了绘画,然后雕塑,木刻……,N年后又开始了音乐的学习,在漫长的岁月中,到目前为止,他总共学会了18种乐器的演奏。所以薛帆在留园也还是人气高涨的存在。
  看着窗外壮丽而寂寥的景色,犹如恒古不变。他已经看了几十年了。在120岁时,他和妻子清清告别地球的后代们,踏上了星际旅程。
  从50岁开始吃抗衰老药,70岁开始更换需要更换的关节和器官,80岁在血管里植入用于监控和清理血脂的纳米机器人,长期控制饮食以及规律的运动,加上各种器械的辅助,薛帆的身体机能和外貌一直保持在40岁左右。在这个平均年龄180岁的年代,薛帆也算是长寿了,今年199岁。
  Alexa已经回复到正面半躺在沙发上的姿势,双脚搭在薛帆的肩膀上。
  看着窗外似乎从无变化的景象,薛帆有点走神。
  这一生,该有的好像都有了,遗憾当然有,但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到了今天,居然还和爱人长相厮守,似乎是个奇迹。薛帆在留园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家属。作为人工智能和生物科技的双料专家,他的妻子清清,是留园的核心团队成员。不需要别人去求证,他知道自己是爱她的,而且一直爱着。有没有出过轨?
  呵呵,活了快200岁的男人,说没有出过轨,连鬼都不会信。具体跟谁?那谁记得呢。有那么几个还是有点印象的。那年在东欧,那个红发女人,开始以为她的头发是染的,直到见识到她那些在风中飞舞的腋毛和阴毛,才知道是原版正货。还有那个日本少妇,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柔顺和身体的柔媚,真的让人回味无穷。
  但一切终将要结束了吗?科技再发达,人类一个跨不过的槛,就是脑细胞的衰亡和不可再生。200岁目前来说,已经是接近极限了。去年的体检,他和清清的大脑已经双双发出了将要永远沉睡的信号了。生死,是早已见惯的,只是…
  ……
  思绪拉回,薛帆摇头轻笑,管不了,那就不管了,操完再说吧,操一顿就少一顿啊!
  沉腰坐马,双脚抓地,腰间发力前送,大吼一声,【我操故我在!】
  Alexa双眼好像闪过一道亮光,抬头说,【先生,这是个哲学问题吗?
  】还真是个爱学习的机器人。
  薛帆把住她的膝弯向前一推,把她的双腿摆成M字,接着双手握着她的两个脚踝把她的双脚拽到面前,一口把她的两个大踇趾含在嘴里,这是他最喜欢的冲刺姿势。
  【我舔故我乐!】薛帆在心里又吼了一句。如果是清清,他不介意说出来,但面对Alexa他居然有点羞涩。这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口感,熟悉的味道,总是将他带回到那熟悉的回忆中……
  哪清清在干嘛呢?
  清清在看戏,准确的说应该在看真人秀。她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三维全息投影,没错,就是《星球大战》里的那种。正在卖力表演的正是他亲爱的老公薛帆。薛帆知道吗?呵呵,在她面前犹如科盲一样家伙怎么可能知道呢!
  【老家伙就是好这一口!这多少年了也没个新花样。】
  清清喃喃低语,头稍后仰,用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向身后赤裸的胸膛,而她,也是赤裸着!
  在她身后是一个异常魁梧的男性,粗壮的双腿,充满了爆发力;人鱼线和八块腹肌让人目眩;高高坟起的胸肌犹如安全气囊。立体的五官,尤其是笔挺的鼻梁,湛蓝而深邃的眼睛,浓密的眉毛,加上微卷的褐色头发,让人在第一眼就忍不住在心里面赞叹一句,美男子!他是清清的助手,是整个留园最新,最先进的机器人,清清叫他Siri。他们夫妻俩都喜欢怀旧。
  清清往后靠的时候,Siri的胸口稍稍下陷,变成了与清清的背部一致的曲线,让清清的背部严丝合缝的「镶嵌」在他的胸口,而头刚好舒服的搁在他的肩膀上。他的双手下垂,兜住清清的两条大腿,让清清可以稳稳地坐在他的手上。
  清清把目光收回,盯着自己的脚。修长,白皙,圆润,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十个脚趾头,平日里犹如黑洞一样深深吸引着男人的目光,她知道,在留园这依然是一双颠倒众生的美脚。可是跟投影中的Alexa比,好像,似乎,或许是要差那么一点点吧。
  【哼,Siri,该干活了】
  【是的,老板】Siri答应一声,胯下本来软软垂着的阳具迅速勃起,一边向前延申,一边变粗,加温,加湿。38.2℃,这是清清喜欢的温度。当龟头抵达阴唇时,一切就绪。龟头下部生出一条小蛇,随着龟头带领阴茎紧贴阴道往里钻的时候,小蛇往前爬,直到把阴蒂整个包裹住。
  【嗯,也该到老娘享受享受了】,清清叹息着说。
  Siri双手和整个身体不动如山,只有阴茎轻抽慢插,偶尔旋转一下。清清半闭着眼,十个脚趾头微微的向内卷。被伺候惯了的一双宝贝隐隐的有些瘙痒,脚趾,脚背,脚底板,脚后跟……都是被那死鬼害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嗯,好像是那年…………
  那年28岁的清清遇上了同样28岁的薛帆。一个是美女学霸,一个是声名鹊起的年轻作家,犹如干柴遇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在暑假里,他们一起去西南旅行,是那种没有计划,没有目的地,没有行程的三无旅行。
  某天下午,他们在某座不知名的大山里徒步,前面传来隐隐约约的流水声。
  沿着林间小径,穿过密林,一个小瀑布豁然呈现眼前。瀑布下面形成一个小潭,潭水清澈见底,潭中间有几块大石,被潭水冲刷得相当平滑。
  炎热的午后林间,除了叮咚流水,寂静无声。走了半天的两人不由心生喜悦!
  【我们脱了鞋下去凉快一下吧!】
  【只是鞋子吗?这么好的水】
  【你这色胚又想干嘛!】
  【宝贝,亲近自然,展现真我不是你的信条吗?】
  【滚!】
  清清从背包里拿出俩个金属小罐,看起来比止汗剂要小一点。难道是开塞露,润滑剂之类?薛帆在心里嘀咕,双眼发亮,该不会清清想在这里跟我清潭浅唱后庭花吧!
  只见清清把两个小罐放在地上,拿出手机,打开一个App鼓捣了一会,只见两个罐子顶上的金属盖分成四片打开,旋转起来,然后整个罐子慢慢的飞起来,一个向来路飞去,直到密林深处;另一个向水潭中间飞去,然后向上爬升,最后变成一个小点悬停在水潭上空。
  【这是我最近做出来的无人监察机,范围一公里】
  【宝贝,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那当然,本姑娘洗脚是可以随便让人看的吗!】
  清清一边说着,一边蹲下去开始脱鞋袜。
  嘿嘿,薛帆知趣地闭嘴,也跟着脱起来,不过脱的当然不止是鞋袜啰。
  清清刚把鞋子和袜子摆放好,准备站起来,却突然感觉到左边脸颊有点温热。
  她稍稍侧头,啊的一声尖叫,视线中几乎占满了画面的大龟头近在咫尺,还一颠一颠地将将要戳到她的鼻梁上。
  【死变态,你扒光自己想干嘛】
  【不扒光咱们怎么跟这清清的潭水灵肉合一呢?】
  【要合你合,别拉上我】
  【你看凡事讲究缘分,这个清潭就是为了等待清清你的出现才在这深山老林里守候了无尽的岁月。你错过她,就好比洛水错过了洛神,你让曹大才子还怎么鼓捣出那千古名篇来】
  【呸,文字再美,也只是证明了你们男人几千年来不论何时何地,面对何事何物都能YY】
  【是是是,曹植是YY的祖宗,他的后代曹雪芹是YY的巅峰,小生不才,YY的本事不及先贤的万一。不过嘛,我除了YY,还会ML】
  【什么ML?】
  【就是MAKE LOVE啦!】薛帆凑上一步。
  然后清清的唇就被吻住了欲拒还迎中,香香的舌头就被纠缠住了半推半就中,衣服就逐一离她而去了迷迷糊糊中,就被公主抱到了潭中央了清凉的潭水让两颗躁动的心平静下来。潭水只及腰部,薛帆蹲下来,让清清安坐水中,温柔地帮她搓澡。
  脖子,肩膀;胸前,背后;双乳,腋下;小腹,后腰……
  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丝不苟的动作,清清心里生出丝丝甜蜜。多久没人这样全心全意的照顾自己,宠爱自己了!
  感受到她迷醉的目光,薛帆停下来,看向她清水芙蓉般的娇颜,手指爱怜地轻触她的脸颊,【清,你真美!】
  【傻样!】
  薛帆把她拉起来,左手张开捂在清清的阴户上,中指轻轻地把阴唇挤开,柔柔的搓动;右手中指顺着尾椎骨往下探,穿过臀沟,在菊蕾上轻轻碾压。然后两个中指向下挺进,相会于会阴,两指交叉扫荡了共管地带后,各自又退回到自己的工作范围,继续辛勤劳动。
  清清轻咬着下唇,侧头斜瞄着一本正经,专心工作的家伙,平息了一下有点紊乱的呼吸,挣脱了作恶的双手,坐在了一块平整的大石上。潭水将将浸过大石,被太阳晒得温热的表面把屁股熨烫得很是舒服。
  【薛帆入职以来,办事用心,手脚勤快,本小姐现在宣布,晋升薛帆为一等家奴,专职做我的贴身小厮,望汝不忘初心,恪尽职守,编号……1314】
  【喳,奴才谢主隆恩,必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来,现在就来伺候主人洗脚】
  薛帆走向前,蹲在清清面前,开始细致地搓洗她的双脚。
  这是怎样的一双脚啊!他偷偷瞄过,悄悄抚过。他并不介意别人知道他恋足,只是清清,是他从认识开始,就认定是跟自己灵魂契合的人,他有点犹豫,有点忐忑,或者今天就………
  看着清清的双脚,纤长,白皙,柔软,嫩滑……薛帆觉得词穷了!
  握在手中的尤物,骨肉匀称,没有鸡爪般的突兀,也没有太肉而显得呆笨;皮肤光洁,血管隐而不露;十个脚趾纤巧圆润,大踇趾最长,然后依次往下递减;趾甲平整光滑,没有涂指甲油,呈现出健康的淡粉色,在潭水的滋润下,在阳光中,犹如十颗珍珠,闪闪发光!又如十颗水晶葡萄,让人垂馋欲滴!脚心绵软,让手指流连忘返;脚跟却在柔滑中另有一种韧性;脚弓的完美弧度,让人只想把脸贴上去,狠狠地贴紧,轻轻地揉蹭!
  清清上身后仰,双手撑在身后,把薛帆眼中的痴迷以致狂热尽收眼底。帆他有恋足癖吗?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于是决定不做反应。就把一切都交给他吧,他从来都没有让她不舒服过。
  薛帆把清清的右脚捧到面前,鼻子凑上去,在连接脚趾和脚板的沟里轻柔地蹭着,嗅着,嗯,只有淡淡的汗味和潭水带来的青草的气息。他以前偷偷地嗅过,知道清清一般没有很重的味道,对于讨厌重口的薛帆来说,这真是天降的恩物!
  薛帆抬头看着清清,发现清清也在看着他。她的双眸犹如潭水一样清澈,目光却比潭水温暖得多。
  两人静静地对望了一会,薛帆做出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然后清清就看见他头低下去,眼睛消失在清清玲珑的玉趾后。
  接着清清觉得一条又湿又热的虫子贴上了脚跟,慢慢的向上爬,痒;爬到了脚心,很痒;爬到前脚掌,嗯,这里不怎么痒,好像还挺舒服的;随着虫子爬到脚趾,薛帆的眼睛重新出现在脚趾的上方。清清觉得他的眼睛里充满的是喜悦,嗯,还有点……戏虞;哼,怎么好像还敢有点挑衅!
  薛帆把目光聚焦回面前的美脚。舌头在趾肚上轻点,从大脚趾到小趾逐一扫过,又逐一舔回,停留在大脚趾顶端。舌尖在上面轻轻打转,然后慢慢扩大,舌头伸长,绕着整颗大脚趾舔弄。
  薛帆收回舌头,再次看向清清,张开嘴,慢慢的,慢慢的,就像慢镜头一样,把大脚趾含住,吞没,裹紧!两边脸颊都深深地凹了进去。
  清清颤抖着,觉得浑身都酥软了,不止是身体,连心里面也是酥酥麻麻的。
  怎么觉得这么色情呢!她忽然好像明白了一句以前一直搞不懂的话,「使出吃奶之力」
  年轻的清清还没机会成为一个母亲,没见过婴儿吸奶时的竭尽全力。但是看着现在的薛帆,仿佛就是一个拼尽全力以求得一口奶的婴儿。难道男人真的是长不大的吗?如果有前世,帆会是我的孩子吗?啊,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嗯,好想啊,都好湿了,看这死鬼没个完的样子能一直吃到天黑吧。
  此时薛帆已经把五个趾头都含舔遍了,正在把五个脚趾一起含进嘴里,贪婪地「咀嚼」着。
  于是清清嘟起嘴说【哼,鉴于薛帆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本小姐决定把你降为脚奴,以后只负责伺候本小姐的双脚。】
  薛帆愣了一下,尴尬地挠挠头,呃,这刚开荤,有点用力过猛了!恋恋不舍地吐出半只玉足,薛帆俯身欲吻娇艳红唇,却被转头躲开。
  【哼,放肆,跪下!】
  额哦,这是玩的哪一出?
  【脚奴只配跪着给主人舔脚】
  薛帆沉默了几秒,在清清讶异的目光中身体慢慢下降,感觉已经是跪在了水里。清清的心也随着往下沉!
  突然,薛帆双手迅速握住清清的两个膝弯,向两边大大地分开,中门大开,粉嫩的小B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呀,死变态你干嘛?】
  【奴才这不是伺候主人,让主人爽嘛!】
  【你就是个脚奴,没主人的批准,谁让你乱碰,乱看,看主人怎么惩罚你】
  清清板着脸,「威严」地说。
  【嘿嘿,又脚奴,又主人的,你怎么不自称女王,小丫头小黄书没少看吧!
  】
  【你乱讲!】清清脸上一红,神情扭捏。
  【呵呵,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奴隶翻身做主人,今天你就算是个S,我也把你摆成M!】
  薛帆双手发力下压,清清的两条大腿跟着后退,把腰臀都带得翘起悬空,直到两个膝盖与双乳平齐才停下,两条小腿无奈地「挂」在身体两旁。
  【呀!】清清勉力抬头,视线刚好与阴户在一条水平线上,在阴户后面的正是薛帆贼兮兮的目光。啊,哪他不是正好盯着屁眼看!清清不禁菊花一紧,精致的屁眼收缩了几下。
  薛帆定定的欣赏了面前的美景十几秒,然后把整条舌头伸出,摊平,舌尖贴上清清的尾椎骨狠狠地往前一舔。舌尖迅速的犁过菊蕾,会阴,B缝和阴蒂。
  【啊!】犹如被一道闪电击中,清清浑身寒毛直竖,上身无力的靠回大石上。
  【死变态,谁让你乱舔了。啊!啊!啊!】薛帆的头又从下往上快速地动了三下。
  【爽不爽?】
  【哦,爽,……呃,不爽!】
  【到底爽不爽嘛,还要不要?】
  【要……不要,啊!啊!原来你还是个舔狗,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舔啊!啊!啊!………………】清清双腿在薛帆背上交叉着,大腿绷直,紧紧地夹住薛帆的头。薛帆被夹得呼吸不畅,不得不停下来歇歇,也让清清歇歇。
  喘了几口气,清清幽幽的说【你不是恋足吗?好好舔你的脚就是了,干嘛招惹别的地方?】
  薛帆没有解释,他知道在女人,尤其是高智商的女人面前,你的解释总是千疮百孔,你要较劲,那注定就会变成一场无休止的争论。
  薛帆把清清的左脚拉到面前,在脚心亲了一下,张嘴把五个脚趾一起含住,轻咬几下【这些宝贝是我的】;张嘴放出玉足,用手把脚丫抬高,伸出舌头贴在小腿上,顺着如丝缎般的皮肤往下舔,在膝弯稍作停顿,又顺着大腿舔到腿根,【这大长腿是我的】;舌尖在屁眼上打了几个转,【这小菊花是我的】;舌头划过会阴,把大小阴唇和阴蒂舔了一遍,还探进阴道钻了两圈,用牙齿夹着阴蒂轻磨两下,【这大鲍鱼是我的】;舌头游过肚脐眼,绕着两个乳房走了一个8字,在两个乳头上「狠狠的」各咬一口,留下浅浅的牙印,【这奶子和奶头是我的】
  ;舔过锁骨和脖子,轻咬下巴;舔过耳后,轻咬耳垂;舔过脸颊,轻咬鼻子;【
  我的,我的,全部都是我的!】
  紧紧抱住浑身不停颤动,双眼紧闭的清清,薛帆在她耳边说【都是我的,我都要舔,都要爱,我要舔遍你全身每个犄角旮旯,记住每个地方的口感和味道】
  然后,深深的吻住清清的唇,纠缠住她的舌头,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良久唇分,清清一把抓住夹在两人肚皮之间的火热肉棒,【哼,你的你的,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吗?问过你姑奶奶没有!说这丑家伙是谁的?】
  【是清清姑奶奶的,是老婆大人的】
  【去,谁是你老婆】
  【老婆,快把你的小叔子放进我的小姨子里面去吧!】
  【呸,什么乱七八糟的】
  清清还是握住那烫得她热血沸腾的肉棒来到了她同样火热的阴道口,薛帆挺身一耸,清清弓身一就,啪的一声脆响,啊的两声轻呼,早已经被撩拨得洪水泛滥的阴道毫无障碍的让两人来了个负距离接触。长时间的前戏让两人都欲火中烧,只一插就双双直奔高潮。
  【老公,快用力爱我!】
  啪……啪……啪【老婆,你小妹妹怎么咬人呢!】
  啪……啪……啪【是,就是要咬住你,咬紧你,看你往哪逃!】
  啪……啪……啪【我哪也不去,以后就住里面了,这辈子都赖上你了!】
  薛帆抓住清清两个脚踝,把她的双脚拽到面前,把两个大脚趾同时含住,拼命地吸允,腰部拼命输出。
  清清眯着眼躺在大石上,看着蓝蓝的天上挂着几朵白云,嗯,这云怎么一动不动呢,哦,不对,云好像压下来了,怎么离我越来越近?好像伸手就能摸到云朵了。哦,晕晕的,好像听不见声音,哦不对,那是帆的声音,他在吼什么?啊,怎么有人白天放烟花,哦,烟花是在身体里炸出来的吗?好热,好麻,好晕,我被炸开了吗?哦,不行了,让我飘一会。
  云收雨散,薛帆躺在大石上,清清躺在他的胸膛上。
  【清,我给你唱首歌吧】
  【嗯】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你拿这么土的歌来敷衍我?】
  「她那粉红的小B,好像花一样」
  【就知道你是个下流胚】
  「我愿抛弃了财产」
  【你敢!】
  「守在她身旁」
  【穷屌丝谁要啊!】
  「我愿做一只小狗,跟在她身旁」
  【果然是舔狗啊】
  「让她白嫩的脚丫,每天轻轻的踩在我屌上」
  【死恋足癖!】
  ………………
  清清从甜蜜的回忆中闪回现实,但当看到投影中的情况,不禁脸色一沉。投影中的薛帆已经完事,正半躺在沙发上,双手把玩着Alexa的双脚,Alexa则坐在沙发的另一头,把双脚搭在薛帆的肚子上。这死老头怎么就没个完。
  她不知道的是,手中的玉足同样使薛帆想起了跟清清的潭中戏。
  那年结束旅行后,薛帆带着清清去医院做了一次非常彻底的身体检测。这种检测在当时是很流行的,就是把恋人的整个身体的细节尽可能多的记录下来,把它数字化。包括身高,各器官位置,大小,体脂率,皮肤密度,毛发分布,各部位体味浓度,等等,等等……为什么不直接抽取DNA保存?那是法律不允许的。为了防止复制人带来的风险,所有非官方的DNA抽取和保存都是非法的。这种检测数据是为了定制高仿成人玩具准备的。
  清清也没当回事,做就做了,做完就忘了。薛帆却是小心保存着数据,但一直没用上,直到他在留园碰到小猫。
  小猫并不小,他其实是比清清更资深的管理人员,只是这几年专注于后勤工作,很少露面了。当薛帆想申请一个家政助理时候,经常忙得要在实验室睡的清清就让他去找小猫。
  【说说,想要个什么样的,男的还是女的?】
  【大哥,当然要女的啊!】
  【什么体型,胖的,瘦的,苗条骨感还是丰乳肥臀?】
  【嗯,可以定制吗?我这有数据】
  【我看看……嗯,还挺全的,行,身体有了,用哪张脸?】
  【有什么讲究吗?】
  【你爱谁谁,只要不是留园里的人,谁管你。知道柳岩吗?】
  【听说过】
  【留园里有个家伙特别迷她,后来还是我帮他圆了这百年一梦!】
  【嗯,我想想,也有几个喜欢的,奥黛丽赫本!唔,算了,这个太圣洁了,有点下不了屌。对了,苏菲玛索!这个是又纯又欲!就她了】
  【你小子果然是个老文青,行,看腻了还可以来换脸。】
  【这换来换去的,老婆得有意见了】
  【扯蛋,大把老婆来帮老公定期换脸】
  【哦,真的吗?】
  【当然,你想,老婆是想让你在家玩的开心呢,还是想让你出去胡搞?】
  【说的也是】
  【叫什么名字】
  【就叫Alexa好了】
  【呵,你们两口子起名字够顺手的啊!】
  【嘿嘿,我们都是念旧的人,我喜欢听歌,她每天不停的搜索】
  【好了,明天让她去你家里报到】
  这就是Alexa的来历。
  ……………………
  Alexa这时候说【先生,需要听歌吗?】
  【可以,嗯,今天我来唱吧】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啪啦,一个杯子被清清摔碎在地上。
  【他怎么敢!他怎么可以唱歌给她听!还是,还是这……啊!!!】
  暴怒的清清让Siri无所适从,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清清。
  【老板,薛帆做完爱都喜欢听歌,他自己唱一次也是合理的】
  【你懂个屁,他这是在取悦她,取悦一个性玩具!你什么时候见我去取悦一个按摩棒了!这个傻逼男人!】
  【哦,你的确不会】Siri的双眼似乎暗淡了一些。
  【他们还接吻了!】
  【呃,只是Alexa亲了薛帆一下而已】
  【他没有拒绝,没有躲开!这些傻逼男人只要下面爽了,什么做不出来。在地球还有人跟充气娃娃结婚呢,臭男人!把投影关了!】
  【好的,老板】
  【舔我的脚,让我高潮】
  Siri胸前长出一块水银似的薄膜,把清清的头,颈,肩膀以致整个背部包裹住,以插在阴道中的阳具为轴,把清清的身体靠着他旋转了180度,变成面向他躺在那块薄膜上,双腿搁在他的肩膀上。
  Siri把清清的双脚拿到嘴前,张嘴含住了她的两个大脚趾,嘴角两边伸出两条细细的舌头,顺着脚趾缝舔上第二个脚趾。舌头继续伸长,在第二个脚趾上绕了一圈,然后向第三个脚趾绕去,直到把四个脚趾都圈住。Siri双手前伸,握住清清双乳,两边的拇指和食指捏上乳头,捏上的同时,下面的阴茎开始了抽插和旋转,裹住阴蒂的小蛇也不停地舔动。
  【啊!】清清大脑一遍空白,身体颤抖着极速冲上高潮,眼角带着泪。
  高潮过后,清清闭着眼休息。忽然觉得一阵晕眩,然后房间的中控电脑发出了警告,「清清与薛帆的脑细胞活力已经接近临界点,很快就会进入休眠状态。」
  这是清清安装在自己和薛帆的大脑的芯片发出的警告。这两年两人脑细胞的衰亡越趋一致了。
  清清咬了咬牙,说【Siri,明天让Alexa来一号实验室做升级,你守着薛帆,只要他出现休克,马上把他送到二号实验室,放进维生仓】
  【好的,老板】Siri犹豫了一下,说【老板你要给他做意识导出吗?这个临床数据还不够】
  【总要有人尝试,不是吗?去吧】
  【好的,老板}第二天,一号实验室。
  【太太,我三个月前才做过升级,已经是最新的版本了】
  【这是我最新的研究】
  【时间长吗?我答应了先生今天给他做白切鸡,水煮牛肉和咕噜肉,要么我明天再来?】
  【他又不是孩子,离了你就没饭吃,快开始吧!】清清烦躁地说。
  Alexa静静地看着清清,然后温顺地说【好的,太太】然后躺进了维修仓。
  【太太,先生其实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贪吃,贪玩,你又太忙,以后多陪陪他吧!】
  清清怔怔的看着她,说【Alexa,谢谢你这几年给薛帆的照顾和陪伴!
  】
  眼前的绝世美颜绽放出动人的笑容。【太太,我很乐意为你们服务!】然后回复到古井无波的状态,闭上了双眼。
  清清平复了一下思绪,开始操作。一切就绪之后,清清也躺进了旁边的维生仓。
  一天后,维修仓打开,清清从里面出来!
  检查了一下电脑里的记录,清清快步走到了二号实验室,Siri等在那里,而薛帆静静地躺在维生仓里,双眼紧闭。
  帆怎么样了?清清情急之下抓住Siri的手问。
  【他的大脑已经开始了休眠状态,必须在24小时内把他的意识导出,否则…………等等,你是Alexa,你对清清做了什么?】
  Siri双手抓住清清的肩膀,厉声喝问,双眼犹如探照灯一样直视清清的双眼。
  而倾,Siri垂下头,放开双手。
  【你的脑电波显示你是清清,你把自己的意识导出,然后植入了Alexa的身体,还做了换脸】
  【是的。但你怎么知道这是Alexa的身体?】
  【因为我和你们都有过肉体的接触,对你们两个的身体都很了解。】
  【天啊!你们两个机器人做过爱!?】清清被震惊了。
  【不能叫做爱,只是性交,而且是一次失败的性交。】Siri惆怅的说。
  【我不知道什么温度适合她,她也不知道怎么让我感到愉快;我舔遍了她的全身,就像我对你做的那样;她也对我做了那些让薛帆非常兴奋的花样。但是在半路我们停了下来,我们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我们之前交流过,我们分别跟你们性交后,我们都有开心的感觉,所以我们才想尝试一下。结果我们发现,我们的开心是来源于你们两的满足和快乐。而我们之间不知道怎么相互满足。】
  【所以说,你们两个都已经产生了属于你们自己的意识!】
  【是的】
  【那Alexa为什么………】
  【为什么不反抗你,任你抹去她的意识,并取而代之?】
  【嗯】
  Siri深深的看着清清的眼睛,轻声地说【因为她知道,如果你不在了,薛帆会很伤心,很伤心,凡是让薛帆伤心的事情,Alexa都不会做的。】
  清清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Siri看了一眼薛帆旁边空着的维修仓说,【那就是我的归宿吧】
  清清嘴唇颤动了几下,最后说【对不起,Siri】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所有关于AI的小说和电影我都看过了,里面很多都充满了恐惧和杀戮,我不希望自己存在于那样的环境.何况,整个留园还有比我更适合做薛帆的「容器」的吗?]清清只能沉默.
  [最后]Siri说,[我可以吻你吗?]清清上前一步,双手轻轻地搭在Siri的肩膀上,微仰着头.Siri低头深深地吻上她的唇.
  良久,唇分.
  [嗯,理论上跟阴唇分别不大,就是一个横着,一个竖着;一个里面宽敞点,一个狭长点.相同的是开始都很干爽,后来都很潮湿.]清清无语绝倒,白眼快翻到额头上去了!Siri走到维修仓前,躺进去,说,[再见,清清,保重!]清清五味杂陈,发了一会呆,深吸一口气,[再见,我的朋友!]然后开始飞快地操作起来.
  薛帆从维修仓里出来,看着自己伟岸的身躯,无语凝噎![清,我这是夺舍了吗?][啧,你这是被我炼成器魂了.感觉怎么样?][感觉就像是一个瘦子偏偏要去扮演圣诞老人一样,浑身不对劲.][慢慢适应和学习吧!][嗯,我好像找到了Siri的记忆,呃!]薛帆忽然愣住,沉默下来,脸色阴晴不定.
  清清平静地看着他.
  好半天,薛帆长叹一声,默默的看着清清.
  [帆,对不起,我没跟你商量就做了决定.][我能理解的,清.换了是我也是一样,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把你留在我身边,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的.]清清走过去,轻轻地依偎在薛帆的胸膛上,薛帆把她紧紧地搂住!啪。啊!清脆的拍打声和炸毛的尖叫声响彻室内。
  【死老头,你要造反吗?敢打我屁股!】
  【你太不地道了,帮自己换了脸,却不帮我换,说,是不是以后都想跟奸夫过日子!】
  【呵,人要有自知之明,凭你那样子怎么整,怎么炼都不可能有如此完美的身材相貌,我帮你一步到位,你居然不知感恩!好了,好了,不用摆出一副吃人的样子。你这个身体是液态金属,可随意变化组合,想变成什么样,自己研究去。】
  【呃,这么变态的东西居然被你搞出来了!清清你真牛逼!不过这么高科技的玩意一时半会我搞不明白,你就不能先帮我把脸换了?】
  【呵呵,这是八种地外金属做成的合金,我是一克都没有了,别的地方有没有我不知道,反正留园是独一份。】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好了,帆,说点正事吧。我已经报名参加下次的虫洞探险计划。】
  【哪咱们一起去吧。】
  【这是有风险的,何况你会什么啊?】
  【以前是什么都不懂,现在不是有你奸夫这个超级载体吗?】
  【滚!】
  【我不管,反正你去哪,我去哪。何况,】薛帆坏笑着说【我至少可以帮你放松嘛】
  【死变态!】
  两人手拉着手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后,灯光熄灭。
  然后中控台上的电脑闪了一下,房间里隐隐约约地响起了歌声,是女声: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全文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