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2/01/09 01:57 / 371 / 0
【小说】那些年的爱情


  长沙的夏夜,是躁动的。
  风像温热的舌头,舔过每一个人的脸,让本来已经躁动不安的身体,变得如此蠢蠢欲动。
  岳麓山山下,大学校园,树木葱葱的阴暗角落里,刚刚大二的秦晓娟,此刻依偎在男友张健的怀里,一脸幸福的模样。
  她白色的T恤里,蓝色的胸罩已经从后面解开,一只大手正从后面绕过来,覆盖在她饱满白皙的乳房上,揉搓拿捏,敏感的红色小乳头慢慢地挺立起来,迎合着这醉人的抚摸。
  这是两人认识两个月后,每天课后经常做的功课,除了不曾把最后的处女地贡献出来,秦晓娟的身子,已经被张健摸索得一清二楚了。尤其是这对白皙浑圆的双乳,似乎经过这两个月的揉搓,明显变得更大,也更敏感了。
  「我想要你,老婆」张健舔着秦晓娟的耳垂,轻轻地在她耳边说着,另外一只手,已经从柔软的小腹,穿越早已经门洞大开的牛仔短裤和黑色的丝袜,接近那一丛茂密温热的森林。
  那里已经着火了,拨开茂密的草丛,饱满隆起的阴阜,似乎已经阻挡不了不断沁出的淫液。
  「别……我……受不了啦」秦晓娟扭捏着双腿,想要夹住那突然入侵的手,却抵挡不住被不断舔吸的耳垂和揉搓的乳头带来的快感,只一瞬间,一根手指已经拨开早就不设防的阴阜,轻轻地揉搓起里面的小凸起。
  「啊……」她紧紧地靠在张健的怀里,饱满的乳房此刻正迎着那覆盖在乳头的手上,匀称的双腿再也经不起刺激,索性大开,等待着那指头给予身体最后的一击。
  衣服被撩到了乳房上面,蓝色的乳罩也放弃了最后的抵抗,月光穿过树影,此刻的秦晓娟那美妙的胴体,有些圣洁,更多的是靡靡。沉浸在男欢女爱的两个人,此刻已经完全忘记了树影外依稀走过的人。
  张健越过她的肩膀,叼住右边乳房上那鲜红的乳头,不住地亲吻起来。
  已经覆盖在她阴阜上的手,此刻一根指头慢慢地侵入了她圣洁的处女地,柔柔地抠弄着。
  压抑的低吟声,轻轻地呼应着夏日的虫鸣,在这夏夜里,躁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放开她的身体,一任她像祭品一样摆放在松软的地上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牛仔短裤和丝袜已经褪到了腿弯,而他,早就把他那根不安分已久的阳根放了出来,正俯着身子,趴在她的身上。
  抬着她的双腿,那根黝黑油亮却显得巨大有些吓人的阳具,已经凑到了她早已泛滥的小穴前,只待最后一击,刺破她娇嫩的身体。
  而微微张开的小穴,仿佛意识不到即将到来的危险,还带着刚刚拨弄后的激情淫液。
  她有些期待,期待第一次成为女人的时刻,这是在张健死磨硬泡两个多月后才同意的。
  她又有些紧张,害怕被别人笑话,她偷偷地从网络上搜索了很多女人第一次的经历。
  想着每个女人都要经历这些,而在内心里,高大帅气的张健确实很喜欢,也就自己在内心里说服了自己,要成为他的女人,把自己珍藏了20几年的处子之身给这个男人。
  想到这些,她深吸了一口气,等待着那已经抵在自己小穴口的巨大阳具,突破自己的处子之身,插入自己身体最深处。
  高高翘起的匀称双腿,像是打开的道闸,迎接生命中第一个男人给自己留下最深的印记。虽然可能会疼,但是她仍然义无反顾地准备接受着。
  它进来了,很缓慢地一点点插进来了。像是犁地的铧,一点点将紧实却早已经深润的小穴慢慢地撑开,还带着灼热的温度和令人迷醉的气息。
  他松开双手,把她的小腿扛在肩上,温柔地握住她浑圆的双乳揉搓着,像是要帮她释放着破处的紧张情绪。
  一点点地进入,慢慢抵近那层薄薄地处女膜,再停下,将她的双腿对折到胸前,吻着她的红唇,突然用力,全根插入。
  「啊……」字还没来得及叫出来,她的处子之身已经破了。她感到身体被撕裂开来,身体里仿佛还流出来温热的液体。
  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回味那一刻的时候,那根粗壮灼热的阳具,已经在处女乍破的蜜道里,用力地抽插起来,像是要将她狠狠地插死一样。
  初经人事的她,此刻双腿紧紧地压在自己乳房上,平日里神秘的溪谷地,一根硕大油亮的阳具正在微张的小穴里进进出出,阳具上暴胀的血管,此刻把阳具打造成一把尖锐的三棱刮刀,不断地刮擦着小穴深处的嫩肉,圆圆的龟头时不时抵达小穴的深处,试图撑开小穴深处的花心。她只能将腿尽量分开,以抵御这攻势猛烈的抽插,还压抑着痛楚和抽插带来的迷醉,免得被树丛外经过的人听见。
  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小穴里抽插的阳具慢慢地缓了下来。最开始的痛楚变得烟消云散,进而有些迷恋刚刚那样猛烈的抽插了。他拍了拍她的屁股,示意着她转过身子,趴到地上。手扶着她柔软的腰身,将她翻转过来,那让人又爱又恨的阳具却始终没有离开小穴。
  等她像只温顺的小狗趴伏在地上,将滚圆紧绷的屁股高高撅起的时候,一个挺身,又抵花心。
  从把住她的腰身纵意抽插,到将她的双手往后拉着抽送,她已经变得如此配合,只为身后的郎君心满意足地弄自己,白皙的乳房被身后的男人顶得来回荡漾,显得无比淫荡。
  一转身,她已经告别少女时代,变成了女人。这一切,只因为那根阳具,洞破了自己严守了二十多年的城门。
  城门还在被敌军攻击着,敌人现在又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扶着那颗粗壮的樟树,撅着屁股从身后捅了进来,因为牛仔裤和丝袜的关系,自己的腿不能分得很开,这样的姿势,仿佛自己的小穴紧紧地裹着男人的阳具,很明显感觉男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抽插的频率也变得更快,连带着自己的小穴和乳头,变得更灼热,乳头已经明显感觉硬了起来,小穴也似乎有尿意。
  男人已经坚持不住了。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却不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甚至不是自己唯一的女人。
  同宿舍的室友,女朋友正好是她的室友,两个人不是一个学校,但是学校是挨着的,因为这层关系,在一次聚会上遇见后,他对她展开了猛烈的攻势。听说她还是处女,对于他这个快要毕业的大四学长而言,尽快拿下她并要了她的处子之身,就变得更加迫切了。
  她将成为他大学生涯里,第1个被干的处女。
  看着身下这具美妙的胴体,自己小心翼翼花了2个多月时间才拿下的处子之身,他不禁有些得意。虽然个子不是很高挑,但胜在肌肤白皙娇嫩,面容姣好清纯,听说还是系里的学霸,爱运动,难怪刚刚抬起她右腿插她的时候,尽管有些疼,她还是很配合地分开,任由自己那硕大的阳具刺进去。
  年轻真好!想到还有2个多月就要毕业了,他就有些舍不得,这样娇嫩的身体,要是能每天剥光她的衣服,让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最后将自己的子孙射进她的小逼里该多好啊。可惜,同校的谭欢,那个一年前被自己拿下的女人,家里在广东开厂,两人相约毕业后就去广东。而相比身下被自己傻乎乎干着的这位,家里条件一般,也就实在只能玩玩而已了。
  还是应该趁着这两个月,把这具身体好好地玩一遍,最好能把这女人身体能玩的地方都玩一遍。
  想到这,他就更卖力了。
  抽插、揉捏、舔吸……
  用阳具、用手、用嘴……
  一点点地挑逗身下女人的性趣,蹂躏着这具刚刚开发、还有些生涩地胴体。
  到了最后,只剩下单调的抽插、冲刺,一遍遍地犁开那还有些紧的小穴,次次全根插入,直抵花心,终于,他喘息着,死死地把住女人的腰身,粗壮的阳具已经深深地插入女人的小穴,顶住花心,肆意地喷射起来,灼热的精液烫得女人身体不住地抖动着,这一刻,女人仿佛濒临死亡的鱼儿,眼神迷离,张大口呼吸着,等待着,等待那灼人的精液停止喷射。
  他抽出已经明显软了下来的阳具,慢慢地从女人小穴里松开,不一会儿,灌满了精液的小穴张开被男人捅开的小口,吐出些白色浓稠的精液,倒三角的阴毛上,瞬间被染上了点点白色。
  女人的第一次,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结束。
  从最开始的紧张,到最后的颤抖,已经纵意花丛经年的男人,凭借高超的技艺,把这个曾经有些高傲的少女变成了女人。
  从这后,她慢慢习惯了男人每天自习后站在楼下水池边的身影,她知道,那是他向自己求欢,在校外那间不到10平米的出租房里,她一次次地被男人脱光衣服,或躺在床上,或站在窗前,或趴在茶几上,让那根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阳具在自己身体里面来来回回地抽插着,直到男人把带着腥味的精液灌满自己的小穴。再后来,男人带着自己看小电影,又慢慢地习惯了让男人把自己的小嘴当成小穴,让那根粗壮的阳具插进来,或者自己像个妓女一样,蹲在地上,吞吐着男人的阳具和卵蛋,把那根家伙舔得像根烧红的铁棒,再插进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生活,直到2个月后的那天,自己还像往常那样到了出租屋,发现桌上的那封信。
  她才知道,原来在这场爱情里面,自己的身体,只是祭品。
  而他要的,也只是自己的身体。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