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大棒槌 / 2021/12/09 14:06 / 2647 / 3
【小说】我的妈妈楚琳


(一)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我离开生活了十六年的海滨小城,只身前往北国一所名牌大学,攻读法律专业。
  开学伊始,一个月军训,苦乏无味。好不容易熬到国庆放假,归心似箭,我简单收拾一下行囊,连夜搭上开往家乡的火车,于翌日夜里七点多抵达小城。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早已疲惫不堪,哈欠连天,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温馨的小家,亲切贤淑的妈妈,所有的困倦顿时被抛到九霄云外。
  我的妈妈楚琳,是小城重点高中一名优秀英语老师,她秀外慧中,待人亲切、友善,浑身散发着知性、成熟之美。我的爸爸是一名技术精湛的地质工程师,经常到全世界各地出差,一年里约有200天不在家。他们是大学同学,听爸爸说,妈妈是他们学校校花,他击败无数追求者后,才抱得美人归。
  的士开到小区门口,我下了车,走过两栋居民楼,就看见自家六楼阳台和窗户。父母卧室拉着严实的窗帘,隐约可见房间里雪亮的灯光。看看手表,八点还差一刻,原来我和爸爸不在家,妈妈很早就安休,此刻,兴许正靠在床上看书呢。
  我心下一喜,一口气跑上六楼,正要敲门,转念却想,何不给妈妈一个惊喜,自己悄悄进去,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于是,我掏出钥匙开了门,蹑手蹑脚来到客厅中央站定,屏气凝神。稍许,却从父母卧室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女声,好像呻吟。我心下愕然,莫非爸爸回来了,他们正在…
  寻思间,眼角余光瞥见餐桌上吃了一半的饭菜,两个红酒杯,其中一个酒杯里还盛着酒。我走到餐厅,仔细查看,的确有两副碗筷,餐椅上还挂着副白色蕾丝胸罩,地板上散落着一件女性丝绸睡衣。
  看情形,爸爸应该是提早回来了,为避免尴尬,我打算悄悄退出去,然后敲门。就在这时候,原本细微的呻吟,突然提高了分贝,间或听到肉股相撞的猛烈“啪啪”声,连绵不绝。
  妈妈平日里端庄贤惠,在学生心目中有“月亮女神”之声誉,多少师生对她垂涎欲滴,何不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一睹她绝代芳华。想到那香艳场景,我色心陡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按捺住心跳,抛弃廉耻,小心翼翼踱到卧房前。门没关严,露出一条缝,我迫不及待把眼睛凑上去,顿时收获满屋春色。只见妈妈一丝不挂地跪趴在床上,头埋在臂膀里,身段玲珑,白俏的臀部高高蹶起,一对丰满圆润的大奶玉兔似的剧烈晃荡。
  我吞了吞喉咙,生平第一次在现实生活里目睹女性的裸体,而且是亲妈妈的裸体,眼睛看得直发绿,都快忘了她身后的男子。他侧面对我,双手紧紧抓住妈妈细腰,专注凝视着身下猎物,很有节奏地快速耸动腰臀,时不时俯下身揉捏妈妈两个奶子。
  他不是爸爸,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飞速闪过,妈妈红杏出墙了,背叛了我们的家!
  一股怒火冲上心头,我气得咬牙切齿,攥紧拳头欲冲进去狠狠教训那家伙,却始终鼓不起勇气踢开那道门。
  我无法想象奸情被自己亲生儿子撞破后,以妈妈洁身自好的个性,她会如何面对,我又该如何面对。而爸爸,他向来信任有加的爱妻,竟然如此欺骗自己,他将如何面对。这一切一切,迫使我不得不犹疑不决,进而心灰意冷,只是木木地呆在原地,死死盯着他一下一下抽动着身下的妈妈。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放缓劲,从妈妈体内抽出水淋淋的狰狞东家,拍了拍她屁股,然后靠床躺下来张开双腿,自个儿撸着管。妈妈停止娇喘,坐起身子,一手拢秀发,一手握住他东家。
  “舒服吗?”
  妈妈莞尔一笑,点点头,柔顺地俯下身,张开嘴一寸寸吞入他东家。
  看到这里,我已经完全认清他的脸,万万没预料,他居然是妈妈的学生,我的同学左平!
  左平与我是高中同班同学,我们的班主任正是我的妈妈,英语老师楚琳。左平是农村寄读生,读书用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只是不太爱说话,给人沉默寡言的影响。
  高考放榜,他因一分之差,没能考上公费大学,所以选择了复读。我们表面上相处和睦,但学习上一直暗暗较劲,因为我不喜欢妈妈夸他,我才是妈妈最优秀的学生。
  然而眼下事实,左平竟然把妈妈干了,且就在我父母的床上,床头墙壁上还挂着父母甜蜜幸福的婚纱照。
  我的心翻江倒海,难以平复,过往种种放电影般在脑海一一闪过。我想起了当同学们知道楚老师是我的妈妈时,我的骄傲,左平的自卑;当坐进妈妈的白色小轿车,有她的亲切关爱和悉心照顾时,我的优越,左平的嫉妒;当然也有妈妈在全班同学面前说左平学习用功,是个好学生时,我的生气,左平的得意。
  此情此情,以至于让我之前在左平面前所有的骄傲和自豪,都变成了嘲讽和羞辱。看着妈妈香舌在左平东家上灵巧地游走,我彻底崩溃了,呆若木鸡,纹丝不动。
  “你的口活越来越娴熟了,”左平食中二指掠起妈妈额前几缕散落的发丝,饶有兴致地打量东家在妈妈口中出出进进。
  妈妈闻言抬起下巴对视着左平,妩媚极了。
  “谁让你那么难侍候,想不专心都不容易哦。”
  “第一次吹,你牙齿咬到了我,”左平呵呵笑起来。
  “我故意…”
  两人的打情骂俏,把我拉回现实,定睛瞧去,已然换了姿势。左平站在床上,妈妈跪趴在他身下。吹了十来分钟,左平叫妈妈张开嘴,按住她头,干了起来,东家几乎次次一插到底。
  “多舔舔蛋蛋。”
  妈妈腮帮子鼓鼓得,模糊不清地嗯了几声,算作应答。
  鼓捣了数百次,直到把妈妈干得剧烈咳嗽,左平才把一柱擎天的东家退出来。只见上面沾满了唾液,有几丝一头尚连着妈妈嘴角,看上去淫靡极了。
  妈妈伸出舌头,仔细舔食着左平东家。
  “差不多了,你趴下,把屁股蹶高,”左平轻声吩咐。
  妈妈点点头,顺从地跪趴在床上,对左平回眸一笑,摇了摇屁股。
  左平抬高妈妈屁股,分开她双腿,随意摸了一把蜜穴。
  “好多毛…”
  “别看了,快点进来。”
  左平嘿嘿笑,提枪上阵,一顿猛插,把妈妈干得娇喘连连,高潮不断,直喊他亲老公。
  左平乘胜追击,东挑西刺,忽深忽浅,宛如游龙戏凤,发挥得淋漓尽致。云雨渐入佳境,但见两具下体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肉体,开合之际,荡起层层乳浪,但听肉股相撞“啪啪”声,女人陶醉呻吟声,床板吱呀作响之声,声声不绝于耳。
  此过程持续近一个小时,左平方吼叫着射出子子孙孙,轰然倒塌,软绵绵地趴在妈妈身上。再看妈妈,香汗淋漓,酥胸起伏不止。静静地趴了会儿,妈妈翻转身,把东家从身体里退出来,仔细舔干净上面的污秽,然后拿纸巾擦干净下身,拉过棉被盖住两人身体。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2/09 14:06:45

(二)
  我把门推了推,使得缝隙变大点,看得角度广了些。地面上散落着脱下来的衣服,一件白色蕾丝内裤扔在椅子边,还有运动鞋和袜子。
  休息了会儿,左平说有点渴,妈妈说我去给你倒杯水,跟着下了床,一丝不挂地朝门口走来。我慌地闪到书房里,躲到门后面,朝外窥视。
  妈妈步态从容地走到客厅饮水机处倒了杯凉水,再来到餐厅,捡起睡衣穿在身上。
  “左平,你饿不饿,饿的话,我把饭菜热一热,”妈妈问。
  “不用了。”
  妈妈进了卧室后,我跟出来,不过房门已经关上,只听见说话声。
  “后天就是国庆了,老周和小天都说了会回家,明天起你就不要到我这里来了。”
  老周是我爸爸,小天正是我的小名。
  “知道了…”
  “不要摸了,早些休息啥,”妈妈咯咯笑。
  “再做一次吧。”
  “你们年轻人身体就是好,真服了你。”
  “你也很年轻啊,老师…”
  两人小声说笑着,慢慢变得很安静,没多久就传来妈妈细微的娇喘,跟着愈发激烈,肉股撞击声连绵不绝,一波高过一波,听得人如痴似醉。大概过了个把小时,各种声响方慢慢平息,然后灯光熄了,房屋里显得坟墓般寂静。
  接着站了十多分钟,直到听到卧室里匀称的呼吸声,妈妈她们已熟睡,我才离开。到了楼下,经冷风一吹,我感觉裤裆凉飕飕,检查之下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射了。
  在街道上找家旅店,洗过热水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左平把妈妈压在身下猛干的香艳场景。我情不自禁陶出东家,亵玩起来,最后哆嗦着射了一手。
  我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回来了,刚下火车。妈妈说她正在给学生上课,现在不能来接,让我自己打个车回家。
  到了家,妈妈还没下课,我到她卧室打量,收拾得干净整齐,找不到丝毫痕迹迹。昨天晚上换下的衣服,妈妈已经洗了,挂在阳台上晾。
  我摘下妈妈的白色文胸,如痴似醉地嗅,仿佛看到她两个大白兔似的奶子,在微笑着招手。我另一只手慢慢研磨妈妈内裤裤裆儿,想象正在捏她蜜唇,妈妈发出销魂呻吟,蛇一样扭动腰臀。我开始嫉妒左平,他能得到妈妈这样的人间尤物,而自己竟沦落如此。
  亵玩后,我赶紧到浴室,洗去手上的污秽。这个时候,妈妈回来了。
  “昊天,昊天,是你回来了吗?”一进门,妈妈就亲切地问。
  我应了一声是的,从浴室出来。
  只见妈妈胳膊下夹着本教材,右手拿支教鞭,一身精致的素黑职业装,笑盈盈地走到我跟前。
  “大学情况怎么样,快跟妈妈说说,”妈妈边说边把我拉到沙发上坐下。换作以往,我一定马上毕恭毕敬把学校情况一五一十汇报,可刚才自己还幻想着妈妈手淫,因此被她一拉住手有肌肤接触,心底打了个冷颤。
  “妈,学校很好,我也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吃力地说。
  “哦,那就好,什么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妈妈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行,”妈妈抚摸着我的头,笑说。“坐了很长时间火车,饿了吧,想吃什么,告诉妈,妈给你去做。”
  我做贼似的瞥了一眼妈妈饱满酥胸,说:“只要是妈妈做的菜,我都爱吃。”
  “傻儿子,”妈妈戳了戳我脑袋,起身走向厨房。
  我双目炯炯地盯着妈妈被裙子紧紧包裹的俏臀,吞了吞喉咙。
  “妈,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你爸爸他明天回来,我们一起去车站接他。”
  “好的。妈,我给你打下手吧。”
  “不用,你快去休息,”妈妈不容分说把我推出厨房。
  饭桌上,我们娘儿俩聊起了我在大学的情况,妈妈向来关心我的学业,问得很仔细。
  “昊天,换洗的衣服,妈妈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放在你卧室的床上。看你一身倦意,火车上肯定耽误睡眠了,吃完饭马上去洗澡,然后美美地睡到天亮。”
  “知道了,妈妈。”
  泡在舒适的浴缸里,所有疲倦顿时烟消云散。一切一切,都那么熟悉,温馨的小家,贤良的妈妈,孝顺的儿子。如果不是昨晚亲身经历,我真不敢相信妈妈会和左平偷情,并且就在这座房子里。
  洗完澡,我习惯性拿出书本温习,还是妈妈敦促我早点休息。母命难为,可我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东想西想,想着想着就仿佛看到了妈妈一丝不挂的胴体。
  我穿上拖鞋去洗手间,妈妈正在客厅看电视。
  “昊天,还没睡呀。”
  “妈,我上洗手间,你还没睡呀。”
  “看完这一集,妈就去睡了。”
  “妈,早点休息。”
  上完洗手间,我回到床上,过了约半个钟,听见妈妈走进她的房间。我蹑手蹑脚下了床,来到房门前,竖起耳朵仔细听里面动静,却什么都没有。没多久,房间灯光熄了,我就回去睡了。
  爸爸下午三点十分下火车,我和妈妈开车去接他,一家人见面非常喜庆。为了给爸爸接风洗尘,我和妈妈上午就买好了所有东西,准备晚上做顿大餐,庆祝家庭团圆。懂事以来,爸妈一直很恩爱,虽然爸爸因工作性质原因经常出差,但每次回来都会给妈妈买礼物。
  当晚,我们仨喝了点红酒,爸妈很早就回房休息。小别胜新婚,何况妈妈这样的大美人,进去不到半个钟头,我就听见卧室里传出妈妈压抑的呻吟。
  半夜,我醒来一次,父母的房间还亮着灯,就走到门前偷听,果然听到很有节奏的肉股撞击声,虽然很小,却在静谧的夜里听得很清楚。
  我不得不佩服老爸战力竟如此持久,恨不能取而代之。
  爸爸在家休息一天后,就带着妈妈和我去三亚旅游,一家人和谐恩爱,尽情享受阳光、沙滩、海浪的天伦之乐。走在三亚街头,我们家所吸引的回头率最高,不光因为妈妈时尚靓丽,知性大方,还有我们父子,俊朗儒雅,英气逼人。
  三亚玩了五天,我们飞回小城。国庆假期就要过完,我明天就回大学,而爸爸大后天去四川出差。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2/09 14:06:54

(三)
  随着我和爸爸相继离家,我所担心的事恐怕又要上演,却想不出任何办法阻止。
  买了火车票,爸妈送我进站,我却没上火车,而是等他们走后悄然离开,住进了家附近一所旅店。
  我给学校老师打电话,慌称生病,请了一个礼拜假,延迟回校。在旅店住了两个晚上,爸爸下午去四川出差,妈妈送他到机场。
  分别后,妈妈六点半开车回到家里,七点四十五分走出家门,手里拿着教材,朝学校楼而去。
  高中生每晚都有两堂自习课,每堂课安排一名值班老师,帮助学生解答不会的问题。今晚第一堂自习课,轮到妈妈值班。八点五十分,第一堂自习课下课,我远远看见妈妈走出教室,下了教学楼,看样子是回家。
  目送妈妈进了家门,我守在六楼楼梯口,等待左平出现。第二堂自习课下课后,学生们纷纷回寝室休息,依旧不见左平踪影。我耐心等到夜里十一点多,才回旅店休息。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我故技重施,还是没看见左平出现。正当自己以为不会再发生那晚之事,第五天夜里,妈妈上完晚自己回到家中,刚进去十来分钟,我便看见左平走出电梯,摁了我家的门铃。
  左平进去后,我走到门口细听,无奈防盗门很厚,听不到任何声音。从楼下看,客厅的灯一直亮着,过了两个多小时才熄灭,紧接着父母房间的灯亮起来。我看见个身影拉动窗帘,正是妈妈。
  确信她们已经进房休息,我一口气跑上六楼,蹑手蹑脚开了门。但见沙发、茶几、地板等上面到处都是衣服,可想而知,前不久战况多么激烈。与上次一样,卧房门半开着,我朝里面瞧去,却没见人。寻着窃窃私语声,我朝里面的浴室望去,原来两人正洗鸳鸯澡,左平躺在妈妈怀里。
  洗了半个多钟,左平先出来,直接躺到床上,打开电视。妈妈围着浴巾出来,宛如出水芙蓉般,妙不可言。
  “左平,过来,给我抹抹护肤水,”妈妈坐到梳妆台前,解开浴巾。
  左平嗯了一声,挪张椅子坐到妈妈旁边。“抹哪里?”
  妈妈嫣然一笑,对他说:“哪里都抹,先抹后背。”
  抹完背腰,要抹双腿,左平说:“你躺床上吧,这样好抹点。”
  妈妈于是赤条条躺到床上,任左平双手在全身游走。
  “奶子要抹吗。”
  “抹吧。”
  抹了会儿,妈妈娇笑说:“你哪里是抹,根本就是抓捏嘛。”
  “奶子肉多,抹不动,得抓。”
  “去,”妈妈翻转身,“抹后面吧。”
  抹屁股沟当儿,左平仔细翻看着妈妈下体,说:“老师,你的阴毛长乱了,我给你修剪整齐吧。”
  妈妈坐起身,查看一番,说:“前几天老周才修剪完,这么快又长乱了。也好,你稍微修剪一下。”
  左平从抽屉里翻出剃刀、膏药、剪子,托高妈妈屁股。
  “双腿尽量打开,保持别动。”
  “小心点,别伤着,”妈妈紧盯着阴阜上挥动的剃刀。
  剃完边角细毛,左平又帮妈妈把过长的阴毛修剪整齐,呈美丽的倒三角形。
  “你出水了,”左平狡黠地一笑,手指伸了进去。
  “别抠了,不然真忍不住了,”妈妈挥手打一下左平。
  左平反而快速抽动手指,引得妈妈淫声浪叫,紧紧抓住他手臂,防止用力过猛。
  左平把妈妈的头搂放到大腿上,让她给自己吹,妈妈张嘴叼住东家,忘情舔起来。
  左平全部心思倾注到妈妈的私处,手口并用,肆意玩弄,一时淫水四溅,弄得妈妈不停地唤他老公。
  “想不想要?”左平问。
  “想要…”
  “我是你什么人?”
  “最亲最亲的老公…”妈妈抽泣不已。
  左平把妈妈腚朝天摆放好,整个人压上去,提枪直捣黄龙,肉股相撞,顿时发出“噗嗤噗嗤”之声,不绝于耳。
  猛劲大约持续了七十多分钟,左平才背脊一麻,抽出水淋淋东家,快速撸动着射到妈妈两个饱满的乳房上。射完后,左平把东家凑到妈妈嘴前,让她舔干净。妈妈一口含入东家,反复吞吐几次,才作罢。
  “精液可以美容,抹抹吧。”左平吃吃发笑,抓住妈妈的手不停地摩挲着两个奶子上面的精液。
  “你真坏,”妈妈喘着气,任他拉着手,酥胸起伏不止。“别闹了,关灯睡觉吧。”
  他们睡后,我来到客厅,捡起妈妈扔在茶几上的内裤,用它裹住东家快速撸动几下便射出大股精液。我把沾在手上的精液,悉数抹到妈妈的纹胸上,穿好裤子,悄悄退出房间。
  是夜,在旅店的床上,我脑海灵光一闪,萌生了一个大胆计划。醒来后,已是下午,我看看时间,四点一刻,为时不晚。穿戴好后,我立即出发。到了家门口,妈妈尚未回来,我便趁机溜进去躲起来。
  我家的房子四室二厅二卫,外加一个花园阳台,空间还算大。爸妈住主卧,我住次卧,一间客卧,一间书房。阳台上有盆假景,旁边放着个巨大的纸箱,原本用来装空调,现在正好用来藏身。
  我把纸箱移了移,在上面锉个洞,人躲在里面向洞外看,屋内情形一目了然。做好一切,我就安心蹲在纸箱里,期待一场精彩的春宫表演。
  约莫五点半,传来钥匙开门声,妈妈上完课回来了。我见妈妈一身正装打扮,手里拎着菜,头发盘在脑后,露出纤秀的脖颈,十分性感。她前脚进门不到几分钟,就有人推门进来。妈妈在厨房忙碌,听到开门声,并没出来查看,好像事先已知晓来人是谁了。
  妈妈切着菜,听到背后脚步声,问:“门关好了吗?”
  “关上了。”
  左平径直走到妈妈身后,伸手便去掀她套裙,妈妈咯咯笑着左躲右闪,连声问做什么。
  左平说检查一下有没有穿内裤,妈妈说没穿,左平还不死心,非要看个明白。妈妈说真没穿,你昨晚说要我今儿别穿内裤,早上起来就没穿内裤。
  左平说,那你让我看看。
  实在拧不过,妈妈只好说,那你摸摸里面总行了吧。
  左平伸手到妈妈裙子里面摸了摸,说真没穿,上课就一直光着啊。妈妈一把推开他,叫他出去,自顾切起菜。
  左平从卫生间转回厨房,走到妈妈身旁,问她要不要自己打下手,边说边摩挲着妈妈的香臀。
  妈妈白了左平一眼,并没制止,任他摸来摸去,仍旧切着菜。过足手瘾后,左平竟然解下妈妈的套裙,里面果真没穿内裤,裸露出大片春光。
  妈妈柔弱无力地说不要啊,我还要炒菜,你还吃不吃饭啊。
  左平说,就是要趁你下厨的时候干你,你乖乖的,配合点啊。
  妈妈无奈地说,那你轻点,别影响我切菜了。
  左平呵呵一笑,说这才是贤妻嘛,为夫要犒赏犒赏你。说着说着,左平脱下裤子,掏出东家,叫妈妈先给他吹大。
  妈妈蹲下身,一手拿着菜刀,张嘴叼住东家,反复吞吐十几次,左平才说行了,硬了。
  左平解下妈妈的纹胸,随手扔在地板上。就见两个颤巍巍的奶子从衬衣里挤出来,暴露在灯光下。从后面揉了会儿奶子,左平扶住妈妈细腰,让她把屁股蹶高点。
  左平说,我要进去了,你夹紧点。
  妈妈嗯了一声,说进来吧,轻点干。
  于是,我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妈妈围着厨巾,弯腰撅臀,露出两个丰润白皙的奶子,下半身光着,一只手支住砧板,另一只手握菜刀。一个男人握住她细腰,对准她饱满的臀部,轻轻地顶一下,研磨一下,顶一下,研磨一下…
  左平说你夹得太紧了,我要射了。
  妈妈说不会吧,你这次不到十几分钟就要射了。
  左平说这样干让我想到了自己妈妈,她辛苦把我养大,而我却在她养育我的厨房奸污了她,十分新鲜。
  妈妈说你胡说什么呢,难道你想干自己亲妈妈。
  左平说我妈妈是一名农村老妇,一年到头都在田间地理劳作,手上长满了老茧,勾不起我的性趣。
  妈妈说那你意思如果你妈妈姿色好点,你就会找机会干她。
  左平说你长得那么好看,不知道你儿子想没想过干你。
  妈妈说我儿子才不像你,表面老实巴交,骨子里是个大色狼。
  左平说全班男生都想干你,不见得你儿子就例外。
  妈妈说不跟你说了,越说越不正经,抽出来吧,我要拿盘子。
  左平说没事,我跟你走动,咱们边走边干,这才是技术活。
  妈妈说那我不得一直弯着腰呐,左平说谁让你是母的,要不你来干我。
  到了炒菜时候,左平才不得已从妈妈身体里退出东家,坐到客厅看电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2/09 14:07:04

(四)
  “吃饭吧,”妈妈招呼。
  左平赤身裸体坐到餐桌上,端起碗就吃。妈妈挨着左平坐下,细嚼慢咽。
  “把外衣都脱了吧,只留一条厨巾,”左平说。
  “这样啊,”妈妈羞赧一笑,“我从未光着身子吃饭。”
  “那就试试嘛,感觉很好。”
  “哦,”妈妈起身,慢条斯理地脱衣服,“怪不好意思,要不衬衣就不脱了吧。”
  “不行,全脱光。”
  妈妈只好脱掉衬衣,一丝不挂地站在餐桌前,难为情样子。
  “坐下吃饭吧。”
  “嗯,”妈妈强颜一笑,坐下来,“怪怪的,像原始人。”
  左平用筷子拨弄着妈妈的乳头,妈妈躲了躲,说别夹,弄疼了,安心吃饭。
  左平说老婆,来么么,撅起嘴巴。
  妈妈嫣然一笑,亲了亲他下巴。
  左平指着嘴巴,说还有这儿,妈妈就快速亲了一口他嘴唇。
  左平喜滋滋地说老婆真好,一只手摩挲着妈妈的光滑大腿。
  妈妈说痒,快点吃饭吧,别凉了。
  左平点点头,扒拉几口,吃完碗中剩余的饭。
  妈妈拿起他的碗,去给他盛饭。
  左平说不要多了,半碗就够了。
  妈妈回头说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盛了满满一碗饭,端给左平。
  妈妈边吃边给左平夹菜,喜爱之情不溢言表。
  用完餐,左平要帮妈妈收拾餐具,却被妈妈打发到客厅看电视。
  妈妈简单拾掇下餐厅,泡了杯参茶,笑盈盈地端到左平手里。
  左平情不自禁亲了亲妈妈,抚摸着她背臀,就要来上她。
  妈妈推开他,温柔地说你先等等,我洗完澡就来。
  约摸过了四十分钟,妈妈穿件白色衬衣从浴室出来,两条白晃晃的修长美腿,看得我直流口水。
  左平说老婆,你真漂亮。
  妈妈风情万种地瞥他一眼,坐到他身边,说谁是你老婆,少叫点。
  左平一把搂住妈妈,香她脸蛋,说就要叫老婆老婆老婆。
  妈妈咯咯娇笑,说服了你,爱叫就叫吧,懒得搭理。
  左平问你穿内裤了吗,妈妈说你不会自己看呀,左平撩起妈妈的衬衣角,妈妈连忙压住,说不要看了,没穿。
  左平哈哈笑起来,说干脆以后都不要穿内裤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妈妈说我看你巴不得我一件衣服都不穿,整天光光得,才最开心了。
  左平说我真想看你光着下半身上课,上一天班。
  妈妈说你呀,真不可救药了,你不去洗澡了吗。
  左平说不洗了,你给我洗个脚吧。
  妈妈说声好,到浴室端来一盆热水,让左平试试水温。
  “你常给你老公洗脚吗?”左平问。
  “才没,老周疼我,一般他都会给我洗脚,”妈妈蹲着身细心揉搓左平脚丫。
  左平抬起右脚,去触妈妈脸颊,妈妈闪了闪,轻轻拍打他一下,微愠说别闹。左平未予理睬,反而抬起另只脚,饶有兴致地拨弄起妈妈的酥胸。
  “把衣扣解开,”左平说。
  妈妈嗔了他一眼,摇摇头,顺手解开衬衣扣,裸露出圆润的乳房。
  左平用脚丫得意地亵玩着两个白皙奶子,说舔我的脚丫子,跪着舔。
  妈妈闻言跪下来,抱着左平双脚,津津有味舔起来。
  “一路舔上来,舔仔细点。”
  “嗯,”妈妈应着。
  “手揉着蛋蛋,不要停,”左平舒服地闭上眼睛,“屁眼也舔了…舌头往里钻,多做几回。”
  妈妈连声嗯着,香舌在左平下身巧妙地游走,尽心尽力侍候爱人。
  “吹吧,含深些。”
  “嗯。”
  左平捏开妈妈白皙屁股,瞧着两片湿淋淋的阴唇,吐了吐口水,涂抹在上面。
  就在这时候,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妈妈反手拿过来看了看来电显示,吐出左平的东家,示意别出声。
  “亲爱的,工作如何,”妈妈清了清嗓子。
  左平不失时机拿起妈妈的左手,让她握住自己东家,边打电话边撸动。
  听不见电话那头爸爸说了些什么,两人卿卿我我,说了大概十分钟,妈妈起身走向阳台,继续煲电话粥。
  左平看着妈妈几分钟,走到她身边,从后面搂住她,双手用力揉搓一对饱满的酥胸。
  妈妈极力压制如麻的快感,让声音保持平静,依旧与手机那头的爸爸亲切地聊着。
  左平开始抚摸妈妈下体,不厌其烦,一遍紧接一遍。更惊讶的事还在后面,左平暗示妈妈跪下来,让她边打电话边给自己吹。
  由于距离相当近,通过纸箱洞口,我十分清晰地看见妈妈灵巧的香舌在黝黑丑陋的东家上自如地游走。
  “是的,正在吃饭后水果,杨梅、香蕉什么的,”妈妈柔柔地说,同时舔着左平东家。
  左平抬高妈妈一条腿,搂住她纤腰,举枪直捣黄龙。
  妈妈推了推他,指指手中电话,摇着头不要。
  左平并不依,换个姿势,把妈妈摁趴在地板上,抬高她雪白屁股,“噗嗤”一声插了进去。
  妈妈压抑地呻吟一声,拍了拍左平压在自己腰臀上的手臂,示意他轻轻地干,不要发出响动。
  电话还在打,温馨的、亲密的、恩恩爱爱的,交媾不愠不火,富有节奏,游刃有余。这个过程持续约半个小时,妈妈才依依不舍挂了电话。
  电话一挂,左平骤然加快速度,“啪啪啪”的肉股相撞声顿时不绝于耳。
  妈妈肆意呻吟起来,雪白的肉体一前一后快速晃动,两个丰满的奶子剧烈地颤抖,告诉你女主人的快感多么强烈。
  左平干得非常用力,肌肉狰狞,没有哪怕丁点怜香惜玉。猛烈鼓捣几分钟后,左平背脊一麻,双手紧紧攥住妈妈腰臀,指头几乎陷入肉里,哆嗦着在妈妈体内爆射,一阵紧接一阵。
  射完后,左平退出,一股乳白色液体被带出来,粘在上面。左平楼起妈妈头,将东家塞入她口中。
  妈妈气喘连连,酥胸起伏不止,双腿兀自紧紧摩擦下体。左平右手插入妈妈蜜穴,快速抽弄,引得妈妈一阵浪叫,淫水四溅。
  “不要插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妈妈饮泣不已。
  “刚才是不是很有感觉?”
  “嗯,”妈妈无力地点点头。
  左平把手从妈妈体内抽出来,嗅了嗅,说了句好骚,然后插入妈妈口中,要她舔干净。
  “你好坏,”妈妈柔弱无力地说。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啥,”左平抚摸着妈妈乳房,戏谑地说。
  “抱我去洗洗吧,亲爱的,”妈妈妩媚一笑。
  左平横抱起妈妈,走进浴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