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1/10/18 10:07 / 340 / 8
【小说】古墓丽影 劳拉和野人向导


第01章
  自从劳拉从圣三一的士兵手中救下了野人弗拉迪,这个黑皮肤的土著就一直跟着她,他用粗糙的英语称劳拉为「主人」,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说明自己知道通往墓穴的路。
  为了抢在圣三一之前找到拯救世界的遗物,劳拉乐得有个当地人给她做向导。
  原本这是好事,但野人的打扮实在有些夸张。
  弗拉迪理所当然地赤裸着上身,汗光精壮的躯体上只有彩绘做装饰,腰间也只围着一圈草裙。草裙只遮住前方,劳拉跟在他后面,就能清楚地看到他两腿之间的肉屌。
  劳拉已经二十二岁,但她总是马不停蹄地在世界各地探险,至今也没有过男性经验,即便她不想去看,也禁不住那粗壮的肉屌随着野人的每一步来回晃荡。
  硕大的睾丸像是在炫耀自己的生殖能力,黝黑的肉棒上血管筋脉鲜明,肉棒的顶部可以看到一点猩红的龟头,要冲出包皮的束缚,寻找能够进入的目标。
  那肉屌没有勃起,就已经比劳拉想象中的还要粗壮了。她不由得想象,那样的东西能插进自己的身体吗?劳拉有些恍惚。
  在她的注视下,渐渐的,那根肉棒向前翘了起来,撩开了弗拉迪腰间的草裙。
  劳拉抬起头,果然,她的野人向导正回过头望着她。黑人弗拉迪正满脸堆着谄媚的笑:「主人,有需要,弗拉迪,为你服务?」
  黑人说得真诚,在劳拉看来,笑容就好像是在调戏了。劳拉不由得涨红了脸,有些恼怒地命令:「你专心带路就是。」
  弗拉迪的鼻孔宽大,嘴唇很厚,头上的毛发坚硬而蓬乱,没有都市人的英俊潇洒,却有一种野兽般粗野的生命力。劳拉也是个女人,她的身体天然就是为了接受男人而生的吧?她看着他那骄傲翘起的肉棒,阴道里不知不觉泥泞了起来。
  文明世界的教育,性是爱情的结果,在弗拉迪的身上却只有野性的本能。
  她是压抑了太久,在胡思乱想了吧。劳拉想。她是人,又不是母猪,再怎么也不会只想像野兽似地交配。她想起了在大英博物馆遇到的绅士、在咖啡馆高谈阔论的青年,不少优秀的男人都在向她示好,也许这次回国后是该好好谈一场恋爱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7:26

第02章
  被劳拉救下之前,弗拉迪以为自己死定了。他的同伴一个个被士兵枪杀——试图反抗的最先被杀了,乖乖跪着的也接着被杀了,马上就要轮到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劳拉降临了。她无声无息地用藤蔓绞杀了第一个士兵,拉起弓两箭射死了第二个第三个士兵,第四个士兵发现有状况的时候劳拉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捂着他的嘴抹了他的脖子,正用枪指着弗拉迪的最后的士兵还想发出警告,被劳拉一飞刀结果了性命。
  弗拉迪抬起头,想看清救了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他看到的却是美丽的劳拉。
  她的身材娇小,黑色的污泥也遮不住那光滑白皙的皮肤,她的眉头正因为警惕周围而微微皱起,有种说不出的可爱。村里的女人一个个又黑又蠢,弗拉迪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他的肉棒当时就硬了。
  弗拉迪死皮赖脸地跟着劳拉,说服她让自己做她的向导。他的英语本就不流利,在文明人看来很容易误解成蠢笨单纯,再放低姿态做出一副感恩的样子,劳拉很容易就相信了他。
  劳拉看不起他,弗拉迪当然能感到,但这也是理所当然。她的一颦一笑都是如此美丽,她的举手投足都如此优雅,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文明世界的香气。相比之下,弗拉迪自己真的就只是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野蛮人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弗拉迪每每想象着女神般的劳拉像个普通的女人一样对着自己分开双腿,想象自己那野蛮丑陋的肉屌插入她高贵柔软的肉穴,他就感到血脉贲张。
  他表面上装出顺从的样子,暗地里却时不时舔着嘴唇,盘算着怎么利用劳拉对自己的信任把她搞上手。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7:35

第03章
  弗拉迪一副卑微诚恳的样子,劳拉让他带路他就向前,让他停下就绝不多走一步,休息的时候会主动给她打水,看她脱下靴子还会跪下帮她捏脚。
  劳拉有些不好意思,但野人一心只想报恩,要是不让他做,他反而会用惶恐委屈的眼睛望着她,劳拉也便不好阻止了。
  走了一整天的路,就算是劳拉也会感到疲劳。黑人的手指粗壮,动作却格外温柔。恰到好处的按压让紧绷的肌肉渐渐放松。
  那手指从劳拉的脚掌一点点向上,按摩了小腿,又在膝盖上下反复揉捏。开始的时候,劳拉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渐渐身体却有了奇怪的感觉。
  那粗糙的手指虽然只是在膝盖周围按摩,大腿上的皮肉却一直牵扯到了腿根部。劳拉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感觉就好像在拉扯着自己的小穴一样。因为弗拉迪要给她按摩膝盖,她就不得不把自己的双腿向两边打开,她意识到自己的阴部就这样隔着内裤地正对着黑人的脸。
  劳拉一时间涨红了脸:「已经够了,到这里就好了。」
  「还可以、继续……主人、有需要……」他比划着自己的手和舌头。
  明白了野人的意思后劳拉恼怒地低吼起来:「我都说够了!」
  弗拉迪跪在地上拜了两拜,劳拉又有些过意不去了。
  她咬着嘴唇,忍耐着燥热的身体,一夜没有睡好。
  而营地的另一边,弗拉迪也正睁大着眼睛。
  劳拉的阴部散发出酸甜味道,混合着女人的骚气和处女的清香,让他快要失去理智。肉棒涨得厉害,他差一点就要扑上去。但弗拉迪也看过劳拉对付圣三一士兵时的敏捷身手,自己绝对一下就会被放倒了吧。
  没关系不要急,再怎么厉害,劳拉也是个女人。只要让她尝到自己肉棒的滋味,迟早能把她训得服服帖帖。
  弗拉迪的心中酝酿着淫邪的计划。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7:45

第04章
  圣三一的士兵早已支配的这片土地,附近的好几个墓穴都被他们占领搜刮。
  弗拉迪不知道劳拉要找的遗物在哪,却很清楚哪些墓穴的守备薄弱又合适的地形。
  他为劳拉指了一个浸水的墓穴,要进到深处必须要通过潜水。
  劳拉有些为难,但这种程度还难不住这位无所畏惧的女探险家。她放下了弓和步枪,只用油纸包住了手枪随身携带。弗拉迪跟着下到水中,在水下指明方向的时候,装作不小心把劳拉的包手枪的油纸扯开,这一下她的手枪也不能用了。
  回到地面,劳拉有些责怪,但她生性善良,看弗拉迪用心地把捡回来的手枪擦干,献宝似地双手捧着交给她的时候,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弗拉迪自然知道,手枪进了水是肯定用不了的。就算赤手空拳他也不是劳拉的对手,但要是遇上圣三一的士兵又怎样呢?看劳拉一步步走进自己的陷阱,弗拉迪的肉棒已经开始充血变硬。
  墓穴里阴冷得很,试了身体的劳拉也在瑟瑟发抖,弗拉迪拉着她来到生火点,劝她把外套和长裤脱下烤干,她也没有丝毫怀疑。
  洞穴的深处传来脚步,果然,火光引来了圣三一的士兵。
  洞穴地形狭窄,武器又大多不能用了,恰恰是这种时候,饶是劳拉也有点慌乱。看野人指了指一旁的竖棺,劳拉也没有犹豫,连忙灭了火,把脱下的衣裤扔到了石头后面,自己钻进了石棺中。
  她没有想到的是,明明石棺还有好几个,野人却跟着她钻到了同一个棺材里。
  门板外已经传来圣三一士兵的说话声,已经没时间把他赶出去了。劳拉用手撑着弗拉迪的胸口,但棺材太窄了,他们面对面站着,身体仍然紧贴在一起,鼻子对着鼻子嘴唇对着嘴唇,黑暗中只有黑人土著的眼白格外清晰。劳拉用眼瞪着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出声,希望这个野人能够明白。
  弗拉迪当然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是无敌的女武神,现在这个样子劳拉也动不了了。
  那双纤细的手撑着他的胸口,却阻挡不住那胸前的两团柔软也同样压在他的胸口,因为压迫而变形,隔着薄薄的运动胸罩,弗拉迪感受着劳拉的乳头。为了烘干衣物,劳拉的身下也只穿了一条湿漉漉的内裤而已。弗拉迪更是本就赤身裸体只穿草裙,肉屌早已经高高勃起,劳拉紧紧夹着双腿,却止不住那粗壮地龟头感受着她大腿内侧的嫩肉,顺着她双腿的缝一点点向上探去。
  劳拉的脸涨红了。这个野人在做什么?
  龟头隔着内裤拨过私密的肉缝,肉棒的腹部紧贴着阴唇向上滑去。他们的身体挨在一起,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劳拉根本避无可避,只有被迫感受着那肉屌的热度。最后,整条肉棒勃起的肉棒竖直地贴在了她的小腹上,像是比划着插入的长度,尖端一直指到了劳拉的肚脐,两团硕大的睾丸则贴在劳拉胯下。
  空间狭小,身体紧贴着身体,勃起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也许弗拉迪也没办法吧,劳拉不想以恶意揣测单纯的土著。但原本扶在劳拉腰侧的双手此刻也开始向下绕去,抚过劳拉紧致双臀。弗拉迪的手指拨开了劳拉的内裤,粗糙的指尖直接摸到了柔嫩的阴唇。从未有过的接触让劳拉只觉得仿佛有一阵电流穿过了自己的背脊,不由自主地惊呼出声。
  劳拉立刻咬住了嘴唇,棺材之外巡视的圣三一士兵还是有所察觉。「你听到了什么吗?」「有什么声响。」他们四处搜索,只是暂时还没有注意到融入墙壁装饰的竖棺。弗拉迪却全不在乎,粗壮的肉棒在正面紧贴着劳拉的小腹,下流的手指则从后面不遗余力的一下一下探索着处女的阴唇。
  劳拉的脸在烧,思绪也被股间异样的感觉打乱。她一边还要注意挺外面圣三一士兵的话,面前的这个土著野人又显然在玩弄她的身体。他好几次都说要「服务」她,这是土著文化报恩的方式吗?如果早点说清楚就好了,劳拉怕再惊动外面的士兵而不敢出声,她用力捏住弗拉迪的肩膀,但野人似乎没有明白她的警告,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弗拉迪的肩膀痛的厉害,在这狭小的空间劳拉施展不开,但她的握力也比弗拉迪想象中的要有力得多,可弗拉迪也不会就此退缩。终于能够一亲芳泽,他全身的血也都充在了那大屌里,这点痛就完全能不在乎了。
  劳拉的内裤被他勾到到一边,他的指尖拨开了柔软的阴唇,摸到了湿暖的肉缝。他并不心急,粗大的肉棒插进她的内裤紧贴着劳拉光滑的小腹向上,一下下耸动着,借助内裤的布条的紧箍,包皮和肉棒的滑动以微小的动作摩擦着劳拉的身体,以肉棒的根部与睾丸连接的部分有力地摩擦着阴蒂的位置。
  那一拱一拱的动作如此猥琐,柔和的力量却透过阴唇一点点向阴蒂聚集,这个时候,弗拉迪又腾出一只手,顺着劳拉的小腹一路向上,插进劳拉的胸罩,抓着她丰满的乳房,用两支手指轻轻夹住了她的乳头。
  劳拉咬紧了牙,与她意志无关的,她全身的感觉渐渐被调动起来。拨弄阴唇的手指、摩擦阴蒂的肉棒根部还有捏弄乳头的手指,每一处都刺激得她肌肉紧绷。
  劳拉的呼吸乱了,她阻止不了野人的动作,她扭动着身体想要缓解身体的感觉,但狭小的空间内根本没有躲的地方,一不小心碰到了门板还要发出声响。她只有靠意志忍耐,但健康的身体本能地对男人的触摸有了反应,她的乳头和阴蒂都充血勃起,阴道渐渐渗出蜜汁。
  弗拉迪也感到了,在正面摩擦的肉棒根部一片滑腻,摸索着阴唇的手指也沾染上了蜜汁。他咧开嘴笑了,黑暗中黑人的那一口白牙格外的醒目。差不多已经可以了,他心想。
  劳拉感到弗拉迪向后退去,他的手还捏着她的胸,她绒毛般细软的阴毛上被搞得凌乱粘稠,肚脐附近也被龟头的粘液打湿,火热的肉棒却终于离开。劳拉稍稍松了一口气,弗拉迪却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打算。原本竖直紧贴着劳拉小腹的肉棒稍稍离去只是为了向下放平,直直地向劳拉的两腿之间刺去。
  稚嫩的阴唇被火热的毒蛇分开,弗拉迪原本从后侧玩弄着阴唇的手指此时也扶住了肉棒,坚定不移地向上按去,龟头的尖端准确地找到了包裹在内的淫靡洞口。
  劳拉全身颤栗,再怎么夹紧双腿也无济于事,勃起的阴蒂也受到了更直接的摩擦。阴唇内侧阴道口的粘膜已经感受到入侵的龟头了,只差一步,她的处女就要被这个土著野人的肉棒贯穿。
  弗拉迪的下巴一凉。劳拉抽出了战术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再怎说也绝对不能被你插进去。」圣三一的士兵还在外面,劳拉不能出声,但她的眼神在这样说。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7:53

第05章
  弗拉迪没有想到劳拉还有武器。
  他曾经见过劳拉如何只用小刀迅速地抹了圣三一士兵的脖子,自然毫不怀疑这不起眼的武器在劳拉手中的威力,但此时他也已经无法回头了。
  伞状的龟头顶开了秘密的肉缝,湿软的洞口涌出蜜汁,顺着粗壮的肉棒一直流留下来,阴囊被那蜜汁的滑过刺激,肉棒涨得像要炸开。
  忌惮于脖子上的战术匕首,弗拉迪不敢直接插入,但要他就此退开也是不可能的。他屏着一口气,轻轻地耸动试探,只用龟头的前端享受着劳拉湿润美妙的肉体,就已经快让他受不了了。
  劳拉的脸红透了。弗拉迪被她吓住,并未插入,但这似插未插的姿态已经令她无比羞耻。那肉棒一下下的耸动,阴道口敏感的粘膜已经在感受性爱的预演。
  她提起下阴的肌肉夹紧了阴道想要阻止龟头的入侵,却仿佛是在用下面的嘴亲吻淫邪的秽物,淫靡的快感更加激烈。她放松肌肉要躲避快感,却让穴口自然地打开,像是要迎接那龟头的入侵一般,在毫无防备中酥麻的快感一下蔓延了全身。
  明明是个智力如同动物的野人,明明是她救了他的命,为什么反要遭受这种屈辱?
  龟头肆无忌惮地玩弄着纯洁的花瓣,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劳拉咬紧了牙,身体的感觉却已经被打开,再也收不住了。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侵犯的吧?她抓紧了匕首,有用力切断弗拉迪脖子的冲动,这时她却听到棺材板咚的一声,圣三一的士兵完全没注意到躲在里面的人,撑着竖棺的门板说起了闲话来。她当然可以杀了弗拉迪,但这狭小的空间中手臂挥舞不开,就算切割要害也免不了一番挣扎,肯定会被外面的士兵发现的吧。冷静,再忍耐一下,感受着和摩挲处女穴口的肉棒,劳拉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弗拉迪能感到劳拉身体的抖动,肉棒每一下轻轻的戳弄中都能从那蜜穴中挤出一点蜜汁。劳拉也很想要了吧,但他想进一步的插进去的时候却又感到刀刃的加压,脖子上划出一道血口。他没有想到劳拉还有意志反抗,但她也已经快要不行了吧。
  弗拉迪反而放松了压迫,让龟头顺着劳拉的阴唇上下拨动,在洞口若即若离,揉捏乳房的动作也愈发温柔起来。扶着肉棒的手用拇指向上探索,在阴蒂的附近画圈,拨弄着柔软的阴毛,却不直接触碰。
  劳拉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每当龟头经过穴口,她都会不自觉地挺腰迎上去。
  脑袋觉得恶心,绝对不想失身给这个丑陋的野人,身体却已被那肉棒驯服,渴求着插入。她仍然极力抓着匕首,却已经用不上力了。
  她还在抵抗,她还在强忍着,但越是如此快感越是在体内积蓄。弗拉迪淫邪地笑着,瞅准了时机,用龟头对准了秘密的洞口试探性地向前按去。
  处女洞口被撑开,半个龟头挤了进来。那滑腻的入侵感变成一道电流,顺着背脊直冲脑髓。劳拉立刻咬住嘴唇,及时止住了叫声,她的身体却被下体的刺激推得前倾,为了保持平衡,她只得环抱住野人的脖子,自然也再无法用匕首威胁。
  「要糟了!」劳拉心头顿时一惊,但已经无法挽回,她已经失去了所有防备,「天哪,天哪……」她真的要在这里站着和这个土著野人做了!
  没有了脖子上冰冷的压迫,弗拉迪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翼翼地伺候了那么久,终于要把这高傲的女人搞上手了。龟头的尖端能够感到,那蜜穴已经湿透,却仍然紧紧咬着,排斥着他肉棒的入侵,这果然是处女身体的反应。这可真是太爽了!
  他忍住强行突破阻碍的冲动,双手顺着劳拉的腰侧下滑。他抱着劳拉的腿,劳拉也抱住了他的脖子。胸口能够感到劳拉勃起的乳头,那乳房坚挺又柔软。他轻抚着大腿内侧的嫩肉,引导着双腿分得更开。
  劳拉原以为弗拉迪会立刻插进来,好一会儿才从惊慌失措中恢复。她和弗拉迪拥抱着,半个龟头还嵌在她的蜜穴口内,一下一下耸动着刺激着敏感的粘膜,让她无法平缓呼吸,弗拉迪却也并没有鲁莽地入侵。弗拉迪是在照顾她的感受,好让她处女的身体先习惯那粗大的尺寸,轻抚大腿的动作是要安抚她的身体放松。
  劳拉意识到弗莱迪的温柔。他是在趁人之危,是要侵犯她,明知道如此,那温柔的动作却让劳拉觉得他们仿佛成了最亲密的爱人。阴道内龟头试探着滑动,那感觉刺激而淫靡,劳拉心中排斥,却无法感到痛苦。她的双腿不能并拢,她的阴道一点点放松。粗壮的肉棒缓慢却坚定地一步步探得更深,劳拉紧抿着唇,不能发出一点声响,口水却溢出嘴角。
  一点点地,龟头最粗的部分也挤了进来,伞状的的肉冠卡在体内的感觉,让劳拉更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脱被插的命运了。她闭上了眼,肉屌的形状映在她的脑中,温柔而有力地推进,阴道被撑开,处女膜丝丝地扯碎,没有可怕的剧痛,那恰到好处的拉扯反而激发着身体的快感。处女的肉咬住了那充满野性活力的肉屌,那已不再是抗拒,而是湿润的拥抱。
  劳拉的脸颊滑落泪水,她仍然只能环抱着弗拉迪脖子,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勾住了弗拉迪的腿。男人的肉体搅动着柔软的媚肉,也搅动着她的脑髓。弗拉迪细致而耐心地用龟头的肉冠绕着穴口一圈,一点点享受着将处女膜彻底清搅的征服感,也让劳拉的身体一点点的适应,肉棒终于开始向内开垦,媚肉也顺着那抽插地节奏一下下收缩,把它接纳进了更深处。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8:07

第06章
  弗拉迪的肉棒因为捅破劳拉的处女而亢奋异常。
  他心中的女神,救了他的女英雄,终于也被他上了!女神的双眼迷离,即便在黑暗中也仿佛放着圣洁的光,她那紧拥自己的姿态更显得淫荡。弗拉迪一边抚摸着劳拉光滑的皮肤,一边享受着处女阴道的紧握肉棒的滋味。
  阴道的皱褶随着劳拉的呼吸而厮磨,弗拉迪的肉棒早就受不了的,要是村里的那些贱女人,他早是一通乱插,但为了彻底让劳拉沦陷,弗拉迪忍耐着,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深入。
  阴道深处紧闭的地方第一次被分开,刚开始的时候,稍稍进入一点,劳拉的身体就会剧烈颤抖。弗拉迪会停下,让她的身体适应自己龟头和肉棒粘滑的粗壮的感触。一点点,阴道里的蜜汁变多了,弗拉迪才耐心的蓄力,肉棒的挤压逼出了更多的蜜汁,劳拉配合的放松了身体,肉棒一下就进去了许多。
  劳拉睁大了双眼,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她从不知道自己的阴道能如此地打开。
  「还能再进去吗?」那感觉意外而新奇,明明实在挑战身体的极限,却并不痛苦,她的身体接受了,完全适应了黑人那过分粗大的肉棒,还渴求般地分泌着汁水。
  这让她更感到害怕,她要堕落了,她的心也要被这丑陋的土著用淫靡的肉棒夺走了。
  乳头被捏着,屁股被揉着,那令人反感的触碰,却每一下都带来身体的快感,而这时弗拉迪肥厚的嘴唇又凑了过来。
  劳拉紧闭着嘴唇是为了不漏出声音,弗拉迪却全不在意地,用舌头拨开了她的唇,一下就把舌头缠了上来。劳拉吃了一惊,但为了掩盖住叫声,又反射性地吸住了弗拉迪的舌头。有厚又壮的如同软体动物一般地舌头在劳拉的嘴里搅拌着,侵犯者纠缠着那小小的软软的舌头,劳拉却只能吸着,黑人土著的口水也只能一并吸到嘴里咽了下去。
  上面的嘴吸着男人的舌头,下面的嘴也吸着男人的肉棒,感到那处女阴道的放松,弗拉迪趁势用力一顶,终于,整条肉棒都被吞了下去。那粗壮的肉屌整个烙印在了劳拉的体内,她的阴道,她的腰,她的整个身体都被那怪物主宰了。
  好粗,好大。但在那粗大之外,是它可怕的形状。她已经把腿分的大开了,龟头的肉冠却还在身体的最深处张开自己的力量,让劳拉向把腿打得更开,把身体再向前送。肉棒的棒身上一根根筋脉暴张,敏感的阴道吮吸着,感受着那充满野性的起伏,而肉棒的根部则比棒身更壮了一圈,堵着磨着压迫着敏感的阴道口,在那之下肥硕的睾丸更顶在劳拉的两腿之间,大腿根部的嫩肉能够感到睾丸皮上的皱褶,炫耀着土著黑人的生育能力。
  那一整条肉屌贯通着,纠缠着劳拉柔嫩的花径,把龟头尖端最柔软的部分送到了劳拉的子宫口。子宫口的肉瓣被轻柔地拨弄着,一下一下地轻吻,却带着整条大肉屌的力道。劳拉睁开了眼,看到弗拉迪眯起的眼睛,他不仅感受着,还比她更清醒,劳拉这才明白,弗拉迪在算计着,他想要的不只是性交的激情,他更想要让她怀孕,彻底变成他的女人。
  但她能做什么能说什么呢?唇和嘴还吻着,娇嫩的乳头因勃起而敏感,随着缓慢的抽插摩擦着弗拉迪的健壮的胸脯,劳拉仿佛感到的子宫在发热,卵巢在发胀,在那肉屌的压迫之下,阴道不停分泌着蜜汁,沾湿了她自己的大腿,滴滴答答的地如雨般落下。弗拉迪的肉棒在收紧,虽然没用经验,劳拉也能猜到,那是射精的前兆。
  劳拉犹豫着,她应该做点什么。这是危险的日子,黑人的肉棒有这么长,直接被他射进子宫里,绝对会怀孕的吧。但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呢?
  她被这黑人夺走了处女,她被这野人直接插了进来,被那充满野性的肉屌受精,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了吧。
  子宫口的每一下撞击,都像在搅动她的脑髓,她想不清了,娇嫩的阴道一下下紧缩,她叫不出声,只有撅着嘴,更吸紧了嘴里黑人的舌头,浑身上下都是开放淫荡的感觉,一想到丑恶的种子将会注满自己的子宫,那堕落的感觉更让劳拉恍惚了。
  阴唇、阴蒂、子宫,全被那大肉屌磨着,乳房舌头屁股,全是弗拉迪的感觉,她快要不行了,那仿佛是即将升天的感觉。
  弗拉迪看着劳拉的表情,知道已经快了,不久前还是处女的小穴,已经紧紧地吸着男人的肉棒,弗拉迪自己也快受不住了,他抽插的幅度更小,但更有力了,他已经夹紧了肛,用力抑制着射精,一边减少肉棒的摩擦,一边每一下都刺激着劳拉最敏感的区域。弗拉迪的鼻孔大张,劳拉也一下下喘着粗气。
  忽地,弗拉迪用一根手指轻轻按进劳拉的菊门,这意外的刺激让劳拉再也忍不住了。阴道反射性地用力一夹,那把肉棒完全握住的强烈触感再次刺激了她,紧接着是一下一下不停地痉挛,她翻起了白眼,口水从吻着的唇边满溢而出,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就是现在,弗拉迪也终于不用再忍,感到自己的女神终于高潮,用那处女的小穴一下一下吸着自己大屌的那一刻,他的精关也释放了开。肉屌用力一冲,直抵着劳拉的子宫口,睾丸剧烈的收缩,肉棒汩汩泵射,将浓厚的精液直注入劳拉的子宫。
  刚刚还是处女的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了男人肉屌的俘虏,阴道的收缩和肉屌的激射此起彼伏。劳拉的脑袋真空了,一边无比清醒,一边又被快感占据,一边无比恐惧,一边又心甘情愿,精液正一发一发不停地射进她的子宫,她要给这个黑人土著生孩子了,这就是她的天命,这就是做女人的感觉啊。
  弗拉迪推开了棺材盖,一丝光照了进来,圣三一的士兵早就不在了。他把舌头从劳拉的嘴里抽出,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
  射精的频率已经变慢,但肉棒仍在劳拉的体内无比挺拔。每射出一发,那娇嫩的阴道变会反射性的一夹,让他软不下来。他搂着劳拉的腰,劳拉就恭顺地扶着他的胸。弗拉迪正可以看到劳拉那美丽的容颜,她的脸上还有泪痕,似在惋惜自己的处女,她的眼神灵动,似在后悔,又似享受。她已经完全被征服,变成他的女人了啊。
  弗拉迪收着肛,硬提起肉棒的硬度,又在那温暖湿润的穴中来回搅了两下,弄得劳拉眼神摇曳,终于,一插到底,把最后的几波精液也射进了劳拉子宫。他一边亲吻着劳拉的脸,一边慢慢地把开始变软的肉棒抽了出来。
  被撑开的阴道慢慢复原,收紧之后阴道夹到的慢慢全是精液粘稠的感觉,还有更多在她的子宫里。肌肉收缩的幅度再一次让劳拉意识到插入自己身体的阳物竟有那么夸张得尺寸,它已经完成了播种。
  弗拉迪一手摸着劳拉的小腹,一边还在吻着她的脸,像是个温柔尽责的丈夫。
  劳拉已经开始想象自己抱着丑陋的黑人婴儿的样子。她眼中流出的泪水,又立刻被弗拉迪吻掉。事到如今想什么都晚了,这荒郊野外也不可能有避孕药,虽然射进去了那么多,但也许运气好不会怀上呢?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8:18

第07章
  劳拉一瘸一拐地走向水边。
  她刚刚丧失了处女身,激情之时还没有感觉,直到此时酸痛肿胀的感觉才变得鲜明起来。
  她的两腿之间一片狼藉。
  柔软的阴毛被精液粘成了一坨一坨,乳白色的精液和处女的鲜血混在一起,胡乱地在那白皙的大腿根部泼开。粉色的阴唇如同被暴雨打过的花瓣,脆弱地一颤一颤。
  劳拉回头看了一眼丑陋的黑人,满是后悔。
  她竟然在这种地方,被这么一个野人,半强迫地夺走了处女,还这么不负责任地内射了一肚子。
  劳拉越想越不是滋味,但也只能站在水中,打开双腿,狼狈地想把精液抠出来。
  精液射得很深又很粘稠,劳拉用手指勉强打开阴道,粉嫩的穴中,只有一道很细的精液流出来,混着血丝。用水冲掉,再抠还有,细细地一直在流,里面还有更多,子宫满满的都是弗拉迪的精液。
  弗拉迪从背后看着心中的女神被玷污之后那世俗的姿态,肉棒又渐渐硬了起来。
  劳拉正用心地抠着自己的小穴,想尽可能把精液多抠出来一点,忽然一只温暖的大手罩住了她挺拔的乳房。
  「弗拉迪?」粗大的肉棒从身后凑近,在劳拉的两腿之间乱顶,拨弄着阴唇的肉瓣。劳拉难以相信,弗拉迪才刚刚射过,怎么可能这么快又勃起了?「别这样,等一下,我不想……」
  劳拉用手去推弗拉迪,扭着腰摆动肉缝,躲闪那温暖火热的肉棒,双腿却稳稳地站在水中,保持着打开的姿态,再怎么躲,也始终迎着男人胯下的淫物。
  她的理性清楚的知道,必须要反抗才行,身体却没有下定决心。
  弗拉迪双手抱住了她的腰,半软不硬的肉棒顺着淫缝上下摩擦了两回,那花唇就自然张开了。
  劳拉慌了:「等一下,真的不要。」刚才是在棺材里没有办法,现在再和弗拉迪做就真的是自愿的了。
  弗拉迪可不管她,用半熟不熟的英语说着:「劳拉、我爱你……」不依不饶地把龟头磨着肉缝。劳拉觉得他荒谬,却根本无神反驳。
  已经是射过一次的肉棒,虽然再次勃起也没有了之前的硬度,但也反而没有了之前的侵略性。原本刚刚破处的小穴还在痛,被那柔软的龟头上下摩擦了两回,舒服的感觉就又把痛楚消除了。
  阴道已经有过被插入的经验,也不像第一次那么抗拒,自然而然就开始放松,让那粗大的肉棒更容易插进去。「不行了,又要和他做了。」劳拉抿住了嘴,放弃般地想。
  看劳拉不再挣扎,弗拉迪脸上露出淫笑,毫不客气把肉棒向里捅去。
  这一次是从后面进来,劳拉撅着屁股觉得自己就好像母狗一样。只是换了个角度,就把之前没有开发到的感官也全释放了出来。肉棒捅得更深了,龟头不再是勾拨挑弄,而是更彻底地向里按去,劳拉不自觉地发出了「嗯」的一声呻吟。
  弗拉迪也感到意外,只是第二次插,那阴道的肌肉就配合着肉棒的进入放松,很容易就插到了深出,但肉棒一到里面,阴道的嫩肉又反过来紧紧咬了住,这一放一收就好像主动在把肉棒往里吸一样,饶是他阅女无数,也畅快地发出「哦」
  的一声。
  一高一低两人的呻吟混在了一起,如发情的野兽。劳拉面红耳赤,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被野人的肉棒支配,每插一下就阴道听话地收紧吸住。弗拉迪真是太可恶了,但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啊?
  两人站在水中,弗拉迪一手扶着劳拉的腰,一手抓住劳拉的胸,是不是用手指轻轻夹着劳拉的乳头。劳拉身体前倾,撅着屁股,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只有双手向后扶住弗拉迪的腰,完全是一副配合着抽插的样子。
  龟头的肉冠刮擦着阴道里残留的精液,一下下全向最深处的子宫送去。勃起的肉棒如此强硬,又如此温柔,淫水和精液在阴道里搅动,发出淫靡湿润地声响。
  一边是从后而来的掠夺,一边是对那野性渴望的接受,劳拉只觉得两人的身体如此契合,如此默契,像是一首甜美的合唱。
  「劳拉,我爱你……」弗拉迪又在她耳边说。
  劳拉咬着嘴唇,为难地回过头。
  她看到弗拉迪的厚嘴唇和大鼻孔,墨黑的皮肤油光透亮。
  他是个野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理性的光辉,只是如同野兽般的占有了她。
  肉棒一下下直抵子宫,让劳拉的阴道收得越来越紧,但他想她说什么?
  爱?爱他?爱这个野人?
  怎么可能?
  「劳拉,我爱你。」肉棒的抽插忽然停下了,弗拉迪整个伏在了劳拉的背上,「骗骗我就行,说你爱我。」
  劳拉不想说,但那大肉棒贯穿着阴道一动不动,让她整个身体瘙痒难耐,阴道一下下夹着,肉棒那淫邪的形状让她疯狂,却总差一点感觉,劳拉不自觉地扭起了腰,要自己去蹭那舒服的地方,弗拉迪却又死死抱住了她的腰,让她动不了。
  太可恶了,真是太可恶了。劳拉的脸上像要滴出血来,却仍然不愿意说爱弗拉迪。她平缓呼吸,想要习惯阴道里的肉棒,平缓那被填满的快感,这时弗拉迪却又用力一插。花心绽放,子宫口大开,阴道又开始蠕动收紧,弗拉迪却又一次停了下来。
  「劳拉,我爱你。」
  肉棒,快动起来啊,再动一下啊。「弗拉迪,弗拉迪……」劳拉诅咒般的念着野人的名字,终于她再也受不了了:「我爱你,行了吧,弗拉迪,我爱你。」
  「哦,劳拉!」
  终于,弗拉迪全力抽插起来,每一下都好像要把整条肉屌都塞进劳拉的子宫一样。
  龟头亲吻着子宫口,睾丸一下一下撞着劳拉大腿的根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劳拉只觉得自己的阴道越收越紧越来越难放松了,她的脑袋一片空白,直向天堂飞去:「弗拉迪,我爱你,弗拉迪……」
  「劳拉——」
  最后一下,弗拉迪的大黑屌又停在了最深处,马眼对准了劳拉的子宫。
  她又要被受精了,被这野人的精子播种了。
  「弗拉迪,我爱你——」劳拉大喊着,在高潮中阴道不停抽搐。
  浓稠的精液溅到子宫壁上,在阴道里肉棒跳动的触感令她疯狂。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8:27

第08章
  「弗拉迪,你听我说,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们的那个根本不是爱……」
  夜里,劳拉的脸被篝火映得老红。
  她回想起被破处后疯狂的性爱,心中只有后悔。
  她只是一时糊涂,完全被本能的愿望支配了。
  被弗拉迪抽插的时候很舒服,但冷静下来之后,刚刚被破处的阴道里就又痛又痒,心里也越来越后悔。
  她看弗拉迪低着头消沉的样子,有些内疚。
  她并不是歧视土著,只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我明白。」好久弗拉迪才说。
  劳拉心地善良,只以为土著是真的爱上了自己。
  实际弗拉迪却在心中窃喜。虽然用计夺走了劳拉的处女,还在她的子宫里种下了自己的种子,他自然也知道女神不会留下,自己远远配不上她。就算事后被打一顿他也认了,可劳拉却没怪他,反而纠结于爱不爱的事。白人的处女可真是好搞,他心想。
  劳拉高潮了好几回,已是累极,虽然阴道里不舒坦,但躺下后也立刻沉沉地睡去。迷迷糊糊间,又感到什么,睁开眼时,却又看到弗拉迪。
  她仰面躺着,黑人土著两手抓着她的两只脚踝,打开成了M字,内裤已被褪下,暴露在空气中却并不冷,一跳火热粗壮的肉棒正贴着肉缝上下摩擦。
  劳拉有些吃惊,弗拉迪的精力怎么这么旺盛。
  「不要了,弗拉迪……」她有气无力地反抗。
  「没事,你不要动,让弗拉迪服侍你。」
  劳拉已经累了,跟这个土著根本说不清理。她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任由他磨着,两腿羞耻地被打开,阴唇被肉棒反复摩擦,早已自然分开,硕大的睾丸一直凑到她的两腿之间,龟头快要凑到她的肚脐了。劳拉还记得,那样的怪物在自己的阴道里来回搅动的感觉,极强烈又极甜美,身体开始怀念被插入的感觉,瘙痒难忍。
  但弗拉迪磨蹭着,就是不插进来。
  他的动作比之前更温柔了,手指轻轻的触碰着乳头,龟头微微挑动着阴蒂,挑逗着劳拉身体里的情欲,就是不用上力。劳拉的身体不自觉的凑上去,好不容易才忍住,她想叫弗拉迪快插进来,只拉不下这个脸。
  她忍耐着,身体不停颤抖着,蜜汁不停从小穴里渗出来,在反复摩擦中,把整根肉棒都弄得黏糊糊的了。这简直就是无声的祈求,她想要男人的肉棒。劳拉羞红了脸,不情愿地睁开了眼:「行了,插进来吧。」
  黑人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龟头熟练地拨开柔软的阴唇,往里一插。
  劳拉只觉得积攒地快感一下释放了出来,阴道的肌肉反射性地紧咬着野人的肉棒,身体不停地痉挛,一下就被送上了高潮。
  她已经不行了,就好像渴求肉棒的婊子一样,才刚一插进来就这样。劳拉低着头,把脸埋在弗拉迪的胸口。
  弗拉迪也不急着抽插,饶是精力旺盛如他,接连射了好几次,也有些力不从心了,只能依靠技巧玩弄。他抱紧了劳拉,保持着肉棒贯穿阴道只顶子宫的姿态,和她一起侧躺下,享受着阴道每隔一会儿便收缩一下的愉悦。等到劳拉从高潮的余韵中完全平复,他又是一阵激烈的抽查,再次将她送上高潮。
  来回几次,劳拉已是筋疲力尽,终于抱着弗拉迪一起缓缓睡去。
  第二天醒来,迷糊之间,劳拉就感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身体的感觉渐渐苏醒,她这才渐渐感觉到阴道里的胀。弗拉迪的肉棒保持着半软不硬的充血状态一直插在她的阴道里,就这么睡了一整夜。
  劳拉的脸涨得通红,皮肤黝黑的野人还在睡着,看着那张丑陋的脸,劳拉的心中愈发后悔,阴道里一片湿润,纠缠着这个野人的肉棒,肚子里满满都是他的精液,自己究竟为何会如此堕落?
  她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想在弗拉迪醒来之前抽身离开,但那硕大的肉棒即便是在主人睡着的时候也撑满了她紧窄的小穴,稍稍一摩擦,阴道壁就送来了令人神魂颠倒的快感,劳拉的腿一软,整个人又坐了下去。小穴被肉棒插穿,龟头直抵她的子宫口,让她难以忍受地咬紧了牙,阴道不由自主地收缩了起来。
  劳拉尴尬的低头,看到弗拉迪正把手枕在脑后,一脸享受地看着她。意识到自己这主动骑乘大肉棒的样子,劳拉的脸涨了个通红:「已经够了吧,快拔出去。」
  「对不起主人,你昨晚那么狂野,弗拉迪的腿软了,动不了,棒棒又涨的那么大,要拔出去只有让它先射出来。」
  劳拉咬着牙,要她主动,仍是拉不下这个脸来,弗拉迪却不在乎,粗大的肉棒随着他的呼吸一下一下轻微的蠕动,望着劳拉挺拔的乳房,对弗拉迪而言这状况反而是种享受。
  劳拉没有办法,只有勉强蹲起身,扭动起腰肢。
  这和被弗拉迪肏的感觉不同,柔嫩的肉壁主动厮磨着怪物般的肉棒,自己的身体主动向那男人的淫物索要着的快感,堕落而淫荡的感觉直冲向她的脑门,没几下劳拉自己就先受不了了,阴道急剧的收缩,她倒在弗拉迪的身上,小穴不停高潮的时候,敏感的乳头也摩擦着弗拉迪的胸膛。
  「为什么你还不射……」劳拉的眼神迷离,那些见到过她冒险时英姿的人,那些曾经被她救过的人,一定都无法想象她会这样依偎着一个如此丑陋的男人身上,骑着他的肉棒乞求他的射精吧。
  弗拉迪笑得不怀好意:「毕竟昨天已经射了那么多啊。要不你再帮我揉揉,催催精?」
  劳拉已经无法思考了,只有伸出手去探向两人胯下的结合处,轻轻托起了黑人满是皱褶和杂毛的睾囊。
  坚挺的肉棒贯穿着她的阴道,在她高潮的余韵中享受着阴道的一阵阵紧握,龟头打开着她的子宫,而她又用自己的手,轻轻揉捏着那储存着浓厚精液的睾丸。
  弗拉迪终于受不住了,繁殖力旺盛的精流又一次冲进了劳拉的子宫。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10/18 10:08:35

第09章
  劳拉已经想明白了,这个土著色鬼从一开始就是在装傻充愣,而自己也像个无知少女一样傻乎乎地中了他的诡计。看到弗拉迪的脸就让她觉得屈辱,看到他那大摇大摆的露出的肉棒和壮硕的睾丸更让她觉得愤怒,在最危险的日子里连续那么多次被他射满子宫,劳拉怎么也不敢再想象会可能不怀孕了。
  自己的肚子里正孕育着这个黑人的小孩,劳拉自然知道,而弗拉迪看着她时也总是视线下移打量着她即将隆起的小腹,那视线如此自豪让劳拉觉得恶心。
  她还记得自己还是处女的时候,目标是如此明确思维是如此清晰,一心只想打倒圣三一,抢在他们之前找到神圣的古代遗物,但现在走路的时候她都会为两腿间的黏糊糊的摩擦而分心,好像忘不了那丑恶的阳物插入时的触感。
  要是再跟着这个男人的节奏,她一定会彻底堕落,完全变成这个男人的野婆娘了吧。
  她不能再留在这里,她要回英国了,劳拉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圣三一和遗物她都已经顾不上了,她用卫星电话呼叫了私人飞机,她只想快点回家,也许快点的话还有机会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在等飞机的这些日子里,劳拉一直想着要甩开弗拉迪一个人去汇合地点,弗拉迪却总是跟在他的身边。他比劳拉更了解当地的地形,就算劳拉凭着身手甩开一段距离,也很快就会被他追上,刚刚被破处的身体比过去更加容易疲劳,劳拉也经不起这样反复折腾了。
  这样的追逐游戏似乎让弗拉迪愈发饥渴,每次一追到劳拉便从身后把她紧紧抱住,身体的感觉又一次被唤醒,劳拉已经放弃了,不管她再怎么反抗,结果还是只能屈服于本能,最后只有这几天了,本来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再怎么做也无所谓了吧。劳拉放弃式地撅起屁股打开双腿,迎接着夺走自己处女的肉棒。
  弗拉迪也不着急,每一次他都是细致地摩挲,搞到劳拉自己湿透,迫不及待地想要他的肉棒,才终于缓缓一插到底。阴唇已经习惯那皱褶肥大充满精液的睾丸啪哧啪哧地碰撞,子宫口已经熟悉龟头受孕的亲吻,再共同的高潮中劳拉一次又一次地被弗拉迪播种。
  一直到上飞机的那一天,劳拉的阴道里还满是弗拉迪的精液,湿透了内裤。
  从机舱的窗口看着那个丑陋的黑人时,劳拉竟有一点不舍,那是夺走她处女的男人,也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连续几天的狂野性爱,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还能离开他。但终于,勇敢的女冒险家还是让飞行员起飞。
  回到英国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劳拉犹豫了许久,也咨询了医师,最终还是决定留下孩子。十个月后,她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的男孩,漆黑的肤色硕大的鼻孔和他们的父亲一样丑陋,劳拉作为母亲却多少感到了爱意。
  但她不能就此停下冒险的脚步,最终劳拉还是依依不舍地把孩子送去了孤儿院寄养,继续自己寻找遗物的旅途。
  谁也不知道劳拉的这段秘密的经历,但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次让自己失去处女的冒险,也忘不了被陌生野人的肉棒贯穿的感觉,时不时地,在冒险途中她遇到丑陋野蛮的土著,劳拉总会看着出神,总觉得自己一不留神又会堕落,打开双腿撅着屁股任由他们粗壮的肉棒插进她的身体,在她的子宫里射满野性的种子。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