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大棒槌 / 2021/09/21 14:52 / 119 / 2
【小说】来世


(上)
  城市灰蒙蒙的,上空飞著嗡嗡作响的鸽子,好像是要下雨,又好像是要起沙
  尘暴。
  街上的人少得可怜,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每天都是这个样子。
  大概我的眼睛是灰色的,所以总也看不到阳光。
  拐过街角,就是我所在的公司了,要上去之前我总习惯慢慢的走。
  我不喜欢进去看到一张张没有情感紧张的脸,可能在他们眼中,我也是这样子。
  公司的大楼矗立在那里,好像比我还孤独。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看见一个巨大的花盆不知道从多高的楼上面掉下来,它降落的地方,有一个头发长长的少女,眼看就要砸到她的头顶了,我吓得都有些不敢看了,但还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我喊了一声「小心,上面!」
  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练过凌波微步,明明是砸到她身上的花盆,在她的旁边摔个粉碎。
  她看了一眼碎了花盆,脸色苍白,好像吓得还没有回魂。
  我走过去,试探的和她说话,「小姐,有没有砸到你?」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是如此的冰冷,却是分外的美丽,这一眼,足够我记一辈子了。
  她把风衣的领子掀了起来,盖住耳朵,好像没事人一样的从我身边走过,只是在走之前,摇了一下头,紧紧摇了一下头而已。
  她和我擦肩而过,用王家卫的话来说,我们距离最近的时候,只有0。01公分。
  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几个小时以後,我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
  我看著她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一点愤懑,还没见过这么不领情的人,她走路的样子很轻,好像身体没有一点的重量,与其说是一个人在走,还不如说是一个魂在飘。
  我无奈的摇了一下头,手机突然响起,一看,是我的老板,胖子李。
  我跟他三年了,三样本领让我成了他身边的头号红人,拍马匹、捧臭脚、拍马屁加捧臭脚。
  这三样,比我大学里学的什么知识都管用,我真後悔自己耽误太多的青春。
  胖子李和一般的老板没什么不同,挺著大肚子,今年五十多岁,人和他的名字一样俗气。
  也不知道他怎么混出来的,我知道,在这个城市里,他很罩。
  我的名字比他还俗气,大家都叫我小李,听好了,只有小李,没有飞刀。
  我是个孤儿,能活这么大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原来的我自卑、自闭,後来我发现,要想活的好,必须不要脸一些,我做到了,对一个孤儿来说,没什么做不到的事情,我做的一切目的单纯而简单,就是为了活著,仅此而已。
  我现在西装革履的,但是你要我现在下跪去要饭,我马上就能做出来,不会有一点的不好意思,让我现在去和一老女人睡觉,我马上就脱光衣服,你可以鄙视我,但是我要告诉你,当你一无所有的那时候,你可能还有一点点的自尊,可是当你从一无所有到有了很多的时候,你就会不顾一切的不让它再失去,我不相信一切,包括爱情、信仰、理想等等,我只相信,有钱才是硬道理。
  胖子李说话还是老调子,这三年来,没有一点的变化。
  「小李啊,到哪了,如果你在门口的话就别上来了。」
  我冷冷的一笑,看来,今天不是去吃就是去赌,再不就去嫖。
  我常常跟著他白吃白赌白嫖,我把这些,也当成工作。
  「好的,老板,那我在楼下等你吧。」我回答。
  「好,司机来的话你先上去,嘿嘿,今天我们玩点清淡的。」
  我关上电话,怎么也想不通清淡的是什么意思,管它呢,刀山火海,烂命一条。
  司机老张把车开了过来,开开门让我上去,和我熟络的打著招呼。
  「小李早啊,今天又和老板出去嘛?」
  「是啊,他让我等他,下来了。」
  胖子李的肚子比任何一个怀孕的女人都不落下风,而且让我最纳闷的是他总是把腰带扎得很紧,好像这样就能让肚子小点似的,人有时候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
  「老板,今天格外神采奕奕啊!我笑著说。
  「是吗?」他发出一阵大笑,还对著车镜弄弄头发,看起来还挺满意。
  本来後排三个人的座位,我们两个坐的刚好没什么空隙,我不胖,像我这样的人,没有可能胖的,因为我的危机意识,不比常人。
  胖子李伸了个懒腰,摘下眼镜,眼镜下面的两个窟窿已经没有一点神采,像两个已经乾涸的泉眼。
  带上眼镜之後马上露出极其龌龊的微笑,小声的说,「今天弄了两个嫩货,艺术学院的小妞。」他说著好像就要流口水了,被腰带扎得顶起的肚子也快掉到了车上。
  「是吗?老板双飞啊,还是我们一人一个。我笑著问,我们已经很熟悉了,这样的事情也没少干。
  「谁让我们是本家呢,嘿嘿嘿。」他笑得极淫荡,那么我笑得就得比他还淫荡,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好,那老板先挑,我要剩下,或者您先来,我打扫残局!」
  「好久没玩过小的了,你可得对她们有点风度,别给我丢人啊,哈哈哈。」
  他居然还嘱咐我,你说这人上哪里看去。
  我们对著笑,一老一少的两只狼就要去收拾两只小绵羊,说实话,这几年跟著他各种各样的女人也没少上过,上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还是第一次。
  车到了我们熟悉的宾馆,这里简直就是我和胖子李第二个家。
  两个少女早已经在屋子里面等候了,我们进去的时候,她们的眼光全都落到了我的身上。
  眼神直直看著我居然把这个大男人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赶紧把眼神移开,现在的女孩都这么凶的吗?
  胖子李满脸堆笑的走了过去,笑著说:「两位美女早啊,今天不上课吗?」
  他还弄出一副长者之风,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李总,你好,我叫程羽,她叫杨雪,今天没课。」个子稍微高一点的女生说。
  我仔细看了看两个女孩,那个叫程羽的个子有1米7左右,眼睛不大,但是却妖娆妩媚,是胖子李喜欢的类型,他骑长腿美女的时候特来劲,大概是报复一下命运给他的生理缺陷。叫杨雪的眼睛很大,瓜子脸,尖下巴,绝对的美女,眼神还挺单纯的,她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打转,基本上没看过胖子李。
  「程羽,这个名字起得好啊,和成语谐音,小李啊,说几个成语大家开心开心,打破一下尴尬的气氛,啊,哈哈!」
  我这个恨啊,庸俗的人连幽默感都如此庸俗得要命,可是我必要要配合他。
  我马上一脸假笑,「程羽小姐真是美若天仙,倾国倾城,老板,你说呢?」
  「是,是,那自然,说的好啊,说的好,哈哈。」
  胖子李笑得像一个蒸过尽的大馒头,真让人恶心。
  两个女孩花枝乱颤,叫杨雪的说,「李总,他是你的助手吧,长的真帅,都可以去拍电影了。」
  「是吗?」
  胖子李的声音有一点点的变化,这怎能逃过我的耳朵!
  我赶紧说:「杨雪小姐,男人帅有什么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男人最重要的是有涵养、有内涵、有气派,像我们李总这样的,往那里一坐就是不说话也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我边说边向两个女孩眨了几下眼,杨雪还木木的,程羽立刻反应过来。
  「就是,像李总这样的算真男人,一看就是很有修养的人呢。
  「这个,这个,见人见智,虽然大家都这么说,我倒不怎么觉得,哈哈。」
  胖子李马上又恢复了生气,我也出了一口气,那个叫程羽的女孩,真的是一点就透。
  上了点水果和酒水,大家一边吃一边聊。
  原来杨雪还比程羽大一岁,她17岁,而程羽只有16岁,可是看上去程羽比杨雪要成熟的多,人不可貌相,尤其是女人。
  程羽是学舞蹈的,杨雪是学钢琴的,据她们自己说在学校里都是优等生,这个我倒相信,我在学校也他妈的是年年一等奖学金,不是我上进,只不过我穷,穷人就得有穷人的法子,现在出来不也是这副德行。
  胖子李喝了点小酒,手立刻就不怎么老实了,在程羽的大腿上蹭来蹭去的,我看情形,对杨雪说,「走啊,我们进去打牌啊。」
  杨雪立刻笑著说好,我看著胖子李,对了个心照不宣的坏坏的眼色,一是通知他,二是请示他可不可以把这个女人带走,他点了头同样的坏笑,我搂著杨雪的肩膀走向卧室,回头撇了一下胖子李,他的手已经伸进了程羽的裙子里。
  走进卧室後,我对杨雪说:「我们要不要看戏?」
  杨雪红著脸,说:「好。」
  我们两个偷偷的把视线投向客厅,因为有东西挡著,看得并不太清楚,不过胖子李那个超级大肚子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程羽已经跪在地上,不知道把肚子下面的什么东西含到嘴里了,我对杨雪说,「我们老板小便的时候,看不到自己的小弟弟。」
  杨雪红晕的脸闪烁著一丝疑惑,然後马上咯咯的笑著回答:「是不是肚子太大了啊,呵呵。」
  我诡秘一笑,答道:「你答对了一半,还有一个原因,他的弟弟太小了。」
  我们两个偷偷的笑了一阵,我们自然的接吻,就像一对恋人,杨雪完全沉醉其中了。
  她好像已经忘记自己在卖淫,善於调节气氛,这大概也是我的长处之一吧。
  我轻轻的解下她的衣服,不知不觉,她已经变成了一个赤裸的小白羊。
  她的皮肤很好,乳房不大,却饱满浑圆坚挺,阴毛不多却柔软,在我玩过的女人里,绝对是上品了。
  她接吻的技术并不高明,应该不是经常出来做的人,而且可能性交的次数也不会很多。
  「噢,爽,爽,噢………」胖子李尖声的有点像个娘们似的尖叫传了过来。
  我把杨雪抱上床,揉搓著她的乳房,抚摸她可爱的小屁股。
  她闭上眼睛,好像少女把身体交给自己恋人那种感觉,这表现让我有一点爱怜。
  分开她的双腿,一张一合的小穴散发著青春的气息,粉红而晶莹,有几点爱液还闪著亮光。
  花钱行乐的时候我是从来不给对方口交的,我认为出来玩,就是为了自己开心。
  可是这一次却有了这种冲动,她的屄像个可爱的小点心,味道应该不错吧。
  我用舌头在她的小穴上一下一下舔著,或者伸到里面搅动,或者含住阴蒂吮吸。
  高级的手段我不会,我只知道跟著感觉走,她开始呻吟起来,两腿微微的回收,两个膝盖顶在一起,看样子既享受,又有点紧张。
  随著我动作的加快,她的**像泉水一样涌出来,正好有道阳光照在上面,把我的眼睛晃了一下。
  我放弃了让她给我口交的打算,亮晶晶的小穴太迷人了。
  我直接把鸡巴掏出来慢慢的插了进去,连衣服都没有脱。
  她嗯的一声,略微紧张的身体并没有对我的鸡巴造成太大的障碍。
  看著鸡巴被她可爱的屄包著,那感觉真的很奇妙,我第一次感觉到来自器官以外的快感。
  我慢慢的抽插,看著鸡巴一进一出的过程也蛮享受的,从这刻起,我对女人的看法渐渐的改变了。
  她小声的呻吟,比起外面那个程羽呼天喊地的浪叫,差得老远。
  「啊……啊……啊………」我并不觉得单调,而且心里还有点小小的谴责。
  人的情绪每一秒都不同。
  她的身体忽然颤抖起来,阵阵的阴精打在我的龟头上,我的龟头一紧,也扑哧扑哧的射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紧紧抓住她的腿,享受这片刻的极乐。
  「干……死……我……了……大……鸡……巴……哥……哥……亲爱的……
  老公……李……总……叔叔………」
  外边的程羽一口气喊了七八个称呼,把躺在床上喘息的我们都给逗笑了。
  「外边那个比你厉害多了。真是巾帼英雄啊!」我笑著说,我可能拍马匹都养成习惯了。
  「她们舞蹈系的几乎都这样,没一个好东西。」杨雪说。
  「那你呢?五十步笑百步。」我刮她一下可爱的小鼻子。
  「我才不呢,我们钢琴系出来做的也不多,一半一半吧,不像她们舞蹈系,基本是职业的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9/21 14:53:06

(中)
  「你们学校出来做的人多吗?」我问。
  「嗯,不少,其实就是这环境,其实我也不想出来,可人家吃的用的玩的,真的是…………」
  「人比人气死人,对不对?」
  「对啊,起初还好,後来看她们那样子,一个个跟公主似的,谁不知道是跟母狗似的侍侯人换来的,可是看著还是妒忌、眼红,你不知道,女孩子真的攀比起来,比你们男人厉害多了。」
  「这个我相信,漂亮女人天生就是仇敌,不过,难道每一个出来的人都有路子嘛?」
  「呵呵,当然了,而且还有人介绍呢,班里的同学经常给我介绍活,我选择做了几次。」
  「这样子,那就没有守身如玉的?」
  「有倒是有,不过少的可怜,就这个环境,我一开始也极度鄙视的,可是後来不还是做了,其实也没什么,大家都一样,这世界,谁比谁高尚啊。」
  她连著说了两遍就这个环境,我明白,不管真理是不是在少数人手中,但是标准还是大多数人的手来决定的。
  外边还在伊咿呀呀的叫著,杨雪笑著说:「看不出来,你老板还挺持久。」
  「磕药了,否则他可能都不举了。」我回答。
  她领悟似的点点头,小手握住我又恢复生气的鸡巴,说:「年轻真好啊。」
  我翻身把她压到底下,坏笑的重复著她的话:「年轻真好啊,为了我们的青春,再干一次。」
  杨雪快乐的眨著眼,说:「好,青春万……岁!」
  我的鸡巴已经生龙活虎钻进了那个还流淌著精子的小穴,又一番激战,又一次消魂。
  休息的时候,程羽还跳了一段舞蹈,那身段,真不是盖的,杨雪弹了一段钢琴,看著她熟练的手指在键盘上飞翔,我都有点崇拜了,真是才女啊。两个小时後,我们四个衣冠楚楚的走出来,一老一小两个西服革履的男士,两个漂亮可爱的少女,谁知道我们刚才干了什么勾当!
  杨雪还和我牵著手,依依不舍的走了,我真的有点骄傲了。
  胖子李看来累得够戗,走起路来一步三摇的,你说怎么这么巧,对面一个胖乎乎的妇女带著黑色的墨镜往这边一望,胖子李的老脸立刻抽成了一团。
  「老李,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妇女一边说话一边走过来,来者不是别人,正式胖子李的正牌夫人,超级母老虎刘红华,据说,胖子李就是靠著这个女人发迹的,刘红华的父亲,以前是这个市的副市长。
  我看形势不对,在宾馆出来的,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了,我灵机一动,破口大骂:「我操他个妈,不签就不签,你看他那死德行,好像谁求他似的。」
  胖子李看著我,马上笑咪咪的拍著我的肩膀,说:「年轻人,做生意这样的情形多了,记住一点,软磨硬泡,好事多磨。」
  刘红华也笑了一下,说:「小李,平时看你老实巴交的,没想到也有点脾气嘛,正常,你李叔年轻的时候也没少受气。」
  我点点头,感激的看著她,说:「刘姨说的也是,可是今天的事的确气人,我就没见过这样的人。」
  刘红华看著胖子李,胖子李立刻杜撰了一个莫须有的生意,的确老江湖,编的没有一点破绽。
  「小李,别生气了,下午你不用来上班了,散散心,反正单位没什么事,明天可不能迟到啊!」
  我心里明白这是老板对我的奖励,说:「谢谢老板,刘姨,那我先走了。」
  他们两个也都哼哈的答应了一下,我找最近的转弯处拐了弯。
  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死鱼一样的没有生气,行人三三两两,街道空空旷矿。
  我出了一口气,为自己的演技感到很满意,同时,一股疲惫感代替了一切。
  不是疲劳,是一种心的疲倦,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今天格外的真切。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掏出一根烟点燃,看著天空。
  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答案,我为什么还要想这无聊的问题,现在的我只想找个地方坐一会。
  我像一个犯了心脏病人找救生丸一样找一个休息的地方,每次这样的时候,我只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走著走著,我发现了一个长凳,上面还坐著一个人,这个身影有一点熟悉。
  当我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我想起,这不是早上那个差点没命的女孩吗?
  她坐在长凳上,依然是用风衣盖住耳朵,手插进兜里,目光呆滞,我严重怀疑她不是失恋了,就是被甩了,反正区别不大。
  我用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试探的问了她一句:「你没事吧,还记得我吗,早上和你打招呼那个。」
  她还是没有睬我,我无趣的坐在她身边,不知道怎么,突然传过一阵凉意。
  我又扫了她一眼,她的眼神还是那么冰冷,这样的人还是不要搭理了,万一精神错乱我就麻烦了,我想走,看附近也没有坐的地方,我特意的和她坐得稍微远一点。
  我们两个就这样坐著,就在我想走的时候,她突然开口讲话了,「你有死过吗?」
  她问我,她看我的眼神,让我後背飕飕的冒著冷风。
  「死过。」我回答。
  「真的吗?」
  她的样子忽然让我很心疼,不知道谁这么王八蛋,拋弃了这个脆弱美丽的少女。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9/21 14:53:46

(下)
  「醉生梦死过。」我自己对自己笑了一笑,我知道她不会有反应的,算是我
  说给我自己的冷笑话好了。
  可是没想到她真的挤出一丝微笑,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却足够美丽和震撼了,我的心跳了一小下。
  「你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介意和我说说吗?」
  「我被人拋弃了!」
  她流泪了,你看,我说什么来著,我对自己的推测非常满意。
  「我也被人甩了,甩著甩著甩习惯就好了。」我说。
  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著我,惊诧说:「难道你的心不痛,你没有心吗?」
  我用手指了指心脏的部位,说:「你问的是这里,有是有,不过它只管维持生命,不管喜怒哀乐,对我来说,有的是比失恋更大的事,比如说,生存!」
  她被我的话吸引了,上下打量著我「看你的样子好像生活的很好啊。」
  「好像是,我今年25岁,用一个词形容我以前的生活,我觉得顽强比较合适,而且後25岁打算用虚伪来定义,你没经历过社会吗,生活就是这样子。」
  她摇著头,说:「我还是大学生,很多事情都不懂,对我来说,失去爱人,就像天塌了一样。」
  我轻蔑的一笑,我把我以前的经历给她讲了一遍,我讲这些,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听著听著,身体颤抖了起来,她的眼神变了,变得那么温柔。
  她忽然伸出手抚摸著我的脸,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唐突。
  「你也太可怜啊,我真的不敢相信。」
  「所以说,失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我笑著说。
  她的眼睛一亮,用力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嗯,你说的对,以前我怎么不知道呢,我真是傻瓜。」
  我看她好像变好起来,疲惫感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真是怪事,而且心里还暖融融的。
  「所以说嘛,人活一辈子,有今生,没来世,为什么不开心呢,达人自乐,庸人自饶。」
  她好像在回味我的话,单纯的样子就像5岁的小女孩在想著大人说的做人要诚实是什么意思的表情是一样的。
  「难道人真的没有来世吗?你相信这世界有鬼吗?」她的眼睛雾蒙蒙的,她怎么好像什么都不懂。
  我说:「只有和尚才相信来世吧,鬼,可能有吧,不找上我就行了。」
  她笑了,说:「那你就错了,我就是鬼!」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下雨了,好像酝酿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来得特别快。
  「快走。」我拉起她的手,找地方躲雨,她的手也是冰凉冰凉的,我好像握住了一块冰。
  跑到一个雨搭下面的时候,我呼哧呼哧的喘著气,她笑著看著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就纳闷了,跑了这么远她怎么连脸都不红,气都不喘。
  「你是不是练长跑的啊?」我一边大口的喘著气,一边不解的问。
  她只是笑,没有回答,肯定是了,刚才还说过人不可貌相的,弱不禁风的女子,可能还是个健将。
  她看著落下的雨点,伸手去接,这个动作配上了她的脸、她的眼神、她的神态,简直太美丽了,我偷偷把手机拿出来,拍了下来。然後又悄悄的把手机放了回去,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我得意的笑了一下,正好被她的回眸给捕捉到了,眼睛一挑,问:「你笑什么,是不是笑我?」
  「没啊,我怎么会。」
  「我说在那边的大树下有一对情侣在接吻,在後边的电话厅边有一对夫妇在打架,加油站里现在有七辆车在等待,对面的小商店里一男二女在打扑克。」
  我看著她诡秘的笑了一下,这个小丫头,想像能力够丰富的呢,你等著!我跑想雨中,跑到大树下一看,果真有一对小年轻亲的火热,有人来了都不知道。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