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棒棒糖 / 2021/09/18 02:45 / 874 / 2
【小说】姐姐系列之快乐的假期


(上篇)
  自从上次在姐姐的寝室留宿之後,我的生活有了新的改变,现在不仅有个爱我疼我的姐姐,还有多了一个美丽可爱又淘气的女朋友了。没错,自从上次在姐姐的寝室的时候和小露发生关系之後,小露就名正言顺的成了我的女朋友了。
  以前小露每次见到我姐都会跑过去拥抱她,可现在只要看见我和我姐同时在场,绝对会第一时间冲过来往我身上蹭。为了这事,姐姐不知道抱怨了多少次,不过呢,我在想姐姐到底是吃了我的醋还是吃了小露的醋。
  又过了几周,在十一前的某一天,小露打电话过来跟我说要我十月二号早上和我姐还有杜姐姐在姐姐体院的正门碰头。我问她要干什么。她只回答了我两个字:「秘密~~」之後不管我怎么问,回答的总是两个字:「秘密~~」我实在绕不过她只好先答应了,挂了电话果断立刻给我姐打电话,问她小露到底在搞什么?结果回答的还是那两个字:「秘密~~」
  无奈,只好等到十月二号了。一到早上,我姐就早早地跑到我家来,然後毫不客气的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拽了出来。待我十几分钟洗漱完毕之後,就被我姐拽出门了。坐车来到姐姐的学校,发现杜姐姐已经在校门口的车站等了半天了。
  「杜姐姐,我们今天到底是要去哪?小露人呢?怎么没看到她?」一见到杜姐姐我就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不待杜姐姐开口,我姐倒是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说:「去哪?当然是去好地方咯~~」
  「好地方?」我表示不解。
  「芳芳~~看来你和小露一直都没告诉他你们要去那么。」
  我见杜姐姐似乎知道整件事而且再加上杜姐姐平时很少会开我玩笑,便向杜姐姐求道:「杜姐姐~~你知道对吧?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杜姐姐刚要开口,我姐的手继续搭在我肩膀上抢答道:「告诉你吧,我们今天要去你的宝贝女友小露家里作客~~你开不开心啊?」姐姐调侃的语言还带著淡淡的醋意。
  「小露家里?小露的家不是外地的么?」
  这次由杜姐姐解释道:「小露的妈妈找关系在武汉的郊区买了套别墅,小露上大学之後就很少回家了,所以小露的妈妈想见见小露的时候,都会去别墅和小露小住几天。平时的话,小露很少去那边住的。」
  「因为她一个人害怕……」我姐插嘴道。
  我瞪了我姐一眼,示意杜姐姐继续说。
  「这几天不是放假么,所以他就邀我们过来玩啦!」
  经过杜姐姐的长篇介绍我终於明白我姐和小露这两个丫头搞什么鬼了:「那小露的人呢?她不带我们过去么?」
  「小露她今天早上很早就过去了,说是要准备一下。」
  「姐,你知道别墅在哪么?」我姐摇了摇头,「那我们怎么过去啊?」紧接著我的脑袋就挨了一记爆栗,看著杜姐姐气鼓鼓的看著我。
  「你无视我么?小露家的别墅我以前和她去过两次,我知道地方。车来了,走啦~~」杜姐姐没好气的说。
  还好这个车站离起点站不远,虽然这几天是假期,所以车上还有空位置,我和我姐就找了个双人位坐下之後就相互靠著开始补觉,杜姐姐坐在我们身後。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杜姐姐推了推我们,然後我和我姐迷迷糊糊的跟著杜姐姐下了车。
  下车之後我我稍微清醒了一点,看了看四周。我们下车的车站四周都没有什么建筑,也没有什么人,偶尔看到远处有一两个人影。远处有几排房子,是那种农村的两层楼的小平房。
  「走吧~~你们两个还没睡醒啊?」在杜姐姐的一声令下,我和我姐跟著她慢吞吞的移动。
  一路上,因为已经到了城郊,空气很好,四周都是绿树,让我和我姐渐渐地清醒了过来。这的环境真的不错,有山有树,听杜姐姐说小露家的别墅就在一个湖边上。
  我们走到之前那几排小平房附近,发现原来这边是一个小村庄,村庄里住著的大多是一些孩子在外地打工的老人。我们穿过村子之後又走了十来分钟,拐个弯一片湖泊映入眼帘,紧挨著湖边的是一片别墅区,看样子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我们又走了几步路,来到一栋三层楼的别墅前,杜姐姐按响了门铃。没一会儿,别墅院子的大门就打开了。
  我们走进院子来到门口,刚刚一扭开门,就看见小露直直的向我扑来,然後直接跳到我的身上兴奋的亲了我一口:「一一,我想死你了,你怎么才来啊!」
  然後就开始用脸在我脸上乱蹭。
  我见小露挂在我身上,连忙托住小露的臀部防止她摔下来,直到站在我身後的杜姐姐和我姐催促,我才把小露放下来。
  我勾了一下小露的鼻子:「好啦,你再不停止,後面的两位美女就嫌我们挡道,准备发飙了哦!」
  「讨厌,不要摸我的鼻子。」说著粉拳给我胸口来了一下,而不是拍掉我的手。然後绕到我身後对著杜姐姐和我姐一人亲了一下:「杜姐姐、芳芳,你们也来啦~~」
  之後小露带著我们仨逛了一遍她家的别墅,一楼主体是客厅,除此之外还有一间厨房和一间厕所,在後面还有个後院,不过後院不是露天的,头顶被棚子和一个个并排著的那种可以打开的玻璃天窗遮挡著,四周的墙很高,所以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但是站在院子里面却可以看见天空。後院不算大,不过放个桌子几把椅子空间还是显得很富余的。
  通过客厅的楼梯上到二楼,二楼有三间卧室,对应一楼,客厅的地方是镂空的,也就是说一楼的客厅上方直接就是二楼的天花板。小露的妈妈来这里的时候就和小露睡在二楼的一间卧室里。
  来到三楼,三楼比二楼还要小一点,就只有一间卧室和一个书房,书房有一面墙全是那种落地窗,所以阳光很充足。
  小露带著我们参观她家的房子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脸上的不一样的地方,可是看到她这么高兴的为我们介绍,我也没好意思打断她。直到大家回到一楼,我叫住小露:「你搞了什么的啊,宝贝,怎么脸上都花了啊?」
  「花的?」小露想不起自己的脸上怎么会花,连忙跑到落地镜前一看:「这个……估计是我刚刚做清洁的时候弄的吧!」看样子这丫头做清洁的时候弄脏了手,然後用脏手擦脸上的汗,结果把自己弄成了个大花猫。
  我弯下腰来用纸巾将小露脸上的脏东西擦掉,「呵呵,好痒啊!不用擦了,我洗个脸就好了。」她说完便蹦躂哒的跑进了厕所。
  我见小露去洗脸了,便坐回了客厅的姐姐身边。
  「这个房子好大啊!小露果然是白富美。」我姐不住地赞叹道。
  「大是大,可就是太远了,来回一趟都要大半天了。」杜姐姐抱怨道。
  「这房子一个人住也太大了,估计小露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想住著的吧?」
  我姐说道。
  「为什么?」我问道。
  「笨蛋弟弟!你都是人家的男朋友了,难道你不知道小露怕黑么?而且这么大的房子就她一个人,空荡荡的,这房子又在郊区,能不怕么?」我姐说著还顺手敲了一下我的脑袋。
  「哦,哦,这样啊……」我摸摸脑袋应和道,『我发觉姐姐最近越来越暴力了,难道是因为我跟小露在一起的缘故?』我思索著。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小露出来了,走到我身前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我:「一一,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啊,一不小心发呆了一下。」我随口应和道。
  「那个,我有件事要宣布!」小露一说完,三双眼睛齐唰唰的看著她。
  「那个,我回来之後只顾著做清洁,忘了买菜了。嘿嘿!」小露摸了摸脑袋傻傻的笑了笑。
  「这哪有菜市场?」我姐问道。
  「这种地方哪来菜市场啊,我和我妈妈住在这的时候,都是去街上买菜的。
  这里有一条街,沿街都是一些卖菜的小摊子。」
  「好吧,我和你去吧!」我姐自告奋勇,说完又转向我:「弟弟,你就在家和杜姐姐……」
  「不用了,一一和我去吧,我们两个人骑一辆自行车,快一些。」话还没说完,小露就抢著说道。
  在杜姐姐和我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小露拉著我就出门了。
  「现在这小妮子眼里完全没有我们了啊!」我姐抱怨道。
  「不仅没有我们,似乎连你的宝贝弟弟也想独占啊!」说著,杜姐姐用手肘捅了捅我姐。
  一出门小露就要我等一下,不一会便从仓库里推出来一辆女式自行车。我从小露手上接过自行车,待小露坐上自行车後面的坐板抱住我的腰,之後我就带著小露出发了。
  「一一!」小露一上车就发嗲的叫道。
  「怎么啦?怎么啦?」一听到小露发嗲我就浑身一颤。
  「那个,你和你姐姐,你和芳芳……你很喜欢芳芳么?」
  「是啊,怎么啦?」我看著前方的路回答小露,突然想到了什么:「宝贝,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才没有咧~~」说完,她就将我的腰抱得更紧了。看样子这小妮子是真的有点吃醋了。
  「好啦~~你放心吧,我喜欢你的程度一点都不会,一点都不会比喜欢我姐的程度少。」
  「那会比芳芳多么?」
  「这个么……是个秘密!」
  「讨厌,告诉我嘛……」说完又开始不分场合的开始发嗲了。
  「你要乖乖的话,我就告诉你囉!」
  「哦,那我一定会乖乖的。」
  「对了,我们等下要买什么菜啊?」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小露要是再问下去,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接了,於是便找了个新话题。
  「不知道啊!等下去看看再说吧!」
  「等下谁做啊?我做菜只能自己吃吃,我那几下子可拿不出手。」
  「你就放心吧,我们寝室三个人各个都是好样的,你就一边凉快就好了。」
  「……」这小丫头还真是会损人。
  到了卖菜的那条街,跟著蹦蹦哒哒的小露买完了菜,准备回家。小露上车後不久便又开始不老实了。
  「对了,一一~~」小露又开始发嗲了。
  「又怎么啦?」每次小露这样叫我,我就觉得没好事。
  「一一,你带了换洗的衣服了么?」
  「换洗的衣服?什么换洗的衣服,难道今天还要在这过夜啊?」
  「芳芳没跟你说么?难得来一次,路又这么远,所以我们打算多住几天。」
  「多住几天?喂喂,不是吧!我没带换洗的衣服啊,怎么办啊?」
  「那就没办法囉!」
  「你……」我直接被小露气到无语了。
  一路无话……
  「我们回来囉~~」小露欢乐的跑了进来,紧接著便是我提著所有的菜走了进来。之後三个女生就丢下我跑到厨房去忙起来了,没人陪我,由於别墅长期没人,所以电视也没多少频道,我无聊的拿出手机来玩。
  不一会儿,阵阵的香味就从厨房飘了出来,不久小露就喊道:「吃饭囉~~一一,快来帮忙端菜。」
  「哦!」我应了一声,一路小跑到厨房帮忙。
  不一会,四菜一汤,一座丰盛的菜肴就上了桌。姐姐坐我左边,小露坐我右边,杜姐姐坐在我的对面。
  「姐,你怎么不跟我说我们要留在这过夜啊?而且还要住上几天。」
  我姐听到这话便开始向我倒苦水:「不是我不说,是你家亲爱的小露不让说啊!她说,关於到这来的所有的事都不要向你透露。」说完,我姐似乎意识到什么:「啊!你不说我都忘了。」
  紧接著又是一声叫:「哎呀!」这次是杜姐姐叫的。
  我和小露疑惑的看著这两个人。
  「小露,你怎么没告诉我要在这住几天啊?我也没带换洗的衣服。」杜姐姐说道。
  「我也忘了这事……」我姐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事啦,我把我的衣服借你们穿好了。」
  「姐,你太不靠谱了。」我抱怨道。
  「我这不是忘了么,对不起啦!弟弟。」
  「对不起有什么用啊?你们可以穿小露的,我没有啊!」我哭丧著脸说道。
  「没事,一一不哭。」说著,小露摸了摸我的头:「那就把我的衣服借你穿吧!」
  「好主意!」一听到这里,我姐眼前一亮,欢喜的说道。杜姐姐也捂著嘴巴轻轻一笑。
  「不要,好丢人的。」我断然拒绝了小露的提议。
  「有什么丢人的啊,你在我们面前还怕丢人啊?我们这所有的人都看过你的裸体,你还怕个什么羞啊?」
  「我才不要穿你的衣服!」
  「不穿也行啊,那你就裸著吧,反正大家都见过了。」小露依旧不依不饶的调戏道。而杜姐姐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脸开始微微的发红了。
  中餐就在这样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了。
  吃过中饭之後,小露不想洗碗,於是求杜姐姐和我姐求了半天,终於把洗碗的差事交给了她们两个人,自己一个人酒足饭饱後,一个人懒懒散散的倒在沙发上,在沙发上扭了半天似乎总觉得坐著不舒服。
  「一一~~」小露又开始发嗲了。
  「怎么啦又?」
  「过来~~」
  我走了过去。
  「坐下来~~」
  我照著小露说的坐到她的身边。紧接著,小露懒懒散散的爬到我腿上,然後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这时才完全放松,舒舒服服的靠在我身上,闭上眼睛安静的开始休息了,敢情这丫头把我当人肉沙发了。不过看著小露脸上带著一丝倦容,看样子这小妮子今天早上做清洁是真的累著了,我便心疼的抱住小露的小蛮腰让小露坐得更舒服一点。
  不久之後,在小露浅浅的鼻息中睡意袭来,我便也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长时间,我睁开眼睛想要伸个懒腰,发现身子不能动了,这才想起来小露坐在我身上睡著了。同时,我感觉到右手似乎也被什么压著在,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姐坐在我旁边靠著我的肩膀睡著了。
  我想动一下,可又生怕一个轻轻的动作会把她们两个惊醒。这时我看到了坐在我对面沙发上的杜姐姐,杜姐姐微笑著看著我,微笑中带著一点幸灾乐祸。
  杜姐姐看了我半天,然後开口道:「好了,叫她们起来吧,你们也睡得够久了,现在都快四点钟了。」
  「你没睡么?」
  「我么?我和芳芳一起睡的,只是没睡多久就醒了。」
  「你们什么时候睡的啊?我姐靠上来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美人在怀,哪有注意去顾及别的事情啊!我和芳芳洗完碗之後,芳芳看见你们那样坐著,顿时醋坛子又翻了,就挤在你身边坐下去了。」
  我和杜姐姐的交谈似乎把小露吵醒了,小露动了动身子,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然後看了看杜姐姐,又抬头看了看我,我刚好也在看她,四目相对。
  「一一,你在看什么呢?」小露懒洋洋的问道。
  「没看什么啊!」我嘴上这么说,可眼睛还是盯著小露的脸仔细地看:「小露,你睡觉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小露听到这话,想都没有想就把脸在我的身上一顿乱蹭。
  「好了……没有了!嘿嘿~~」
  「小露!!」我不小心把说话的音调提高了,这一声叫直接把我姐喊醒了。
  我姐醒了之後,看到我和小露腻在一起,顿时醋意大增:「你们要不要这样啊?一睡起来就秀恩爱。」说完还在我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痛!痛!痛!!痛!!!」我被姐姐掐得直咧嘴。
  「你还知道痛啊?」我姐掐了我一下仍旧不解恨,还是气鼓鼓的说。
  「我也要掐~~」小露完全没想著帮我一把,反倒是和我姐一起掐个没完。
  「杜姐姐~~救……」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人折腾得瘫在沙发上。这时,这俩丫头才尽兴的放开了我。
  我姐挽著小露坐在一旁:「小露,好无聊啊,你家里电视不能看,有什么玩的啊?」
  「楼上有电脑。」说完,小露停顿了一下:「不过没网。」
  「小露,你故意的吧?」
  「没有啊!再让我想想……对了!家里好像有麻将,我去找找。一一,跟我来。」
  「是!是!」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小露拉著往楼上跑。
  跑到三楼,小露就拉著我进了书房,然後指挥道:「快帮我到处找找,我记得应该是丢在这个房间的了。」然後我们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著。
  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书架的下面有个小箱子,箱子刚好和麻将盒差不多大,便把箱子拖了出来。打开之後,发现里面并没有麻将,而是一本A4纸那么大的相册。这个相册里的照片一定是小露的,说真的做了她男朋友之後,手里面却一张她的照片都没有,好奇心使我想要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
  「一一,你找到了么?」小露半天都没有找到,便走向了我。看到我手里拿著一本相册正要打开,连忙叫道:「一一!不要打开~~」
  「嗯?」可惜还是慢了一步,我已经把相册打开了,相册里面的照片也使我惊呆了。
  只见相册里的照片全是女孩子照片,有的照片上面是一个女孩子,有的照片上是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就是小露,另一个比小露小一点的女孩子我不认识,不过感觉这个女孩眉宇之间似乎和小露很是相似。看照片上小露的身材也不是每张都一样的,似乎是从小到大的都有。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被这些照片惊呆了,小露也不会急匆匆的叫我不要打开。因为我看到的图片上的两个女孩神情都很自然,而且照片也都是居家的一些日常生活的照片,可重点是……两个女孩身上都不著片缕,也就是说照片上的小露和小露旁边的女孩都是一丝不挂,赤身裸体著的。即便是有穿著的也只有几张穿著内衣裤或者袜子鞋子的照片,还有一些身上除了首饰就没有其它的东西的照片了,最多的还是什么都没有穿的照片。
  「一一,你还看啊,还没看够啊?」小露站在我背後气鼓鼓的叫道,但是却没有想到要夺走我手上的秘密相册。
  我的注意力完全被照片上的两个女孩吸引住了,完全没有注意小露说话。
  「一!!一!!」小露的声音提高了几倍的在我耳边吼道,吓得我手里的相册都差点掉在地上了:「怎……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叫你几声都没听见。哼~~」
  我见小露有点点生气了,连忙把她抱在怀里:「好了,宝贝,我知道错了,不要生气哈。」
  「我才没有生气呢!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说完亲了我的嘴唇一下,然後突然用轻不可闻的声音问道:「好看么?」
  「嗯?」小露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让我一愣,不知道她到底问什么。
  「我问你,刚才那照片上的人好看么?」
  「好看!好看!」我连连点头。
  小露站起来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然後走回来坐在我怀里:「一一,我跟你说个秘密。」
  「秘密?关於这个相册的?」
  「嗯,这个秘密本来只有两个人知道,现在你既然看到了,我就告诉你吧!
  不过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即使是芳芳也不行。」
  「嗯!嗯!」我又点了点头。
  「其实这些照片最早的时候是从初中开始的,那时候我看到一篇国外的新闻说,一个外国女孩的父母给他们的女儿每年拍一次裸照,用来记录女孩的成长。
  我觉得这个想法蛮有意思的,所以初中的时候就是这样做了,後来就成了习惯,家里没人的时候就会偷偷的拍几张。最开始是几个月拍一次,到後来有时候就一个月拍一次,甚至一个月拍几次。」说完这些话,小露的小脸儿通红,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那这旁边的这个女孩是谁?你妹妹么?」我指了指一张照片上站在小露旁边的女孩。
  「嗯,那是我表妹,小时候我爸爸妈妈有好长一段时间要到外地去谈生意,所以就把我丢到我表妹家生活。我一直都算是居无定所了……」说完,小露的眼角就开始溢出泪珠,看样子是想起了以前不开心的事了。
  「好啦,别伤心了,现在有我呢!有我在,宝贝以後就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了。」我揉了揉小露的脑袋。
  「嗯。」听到这话,小露在我身上擦乾了眼泪:「在你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总让我觉得安心,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坐在你旁边时就有这种感觉了,就连中午我趴在你身上睡觉的时候都睡得特别沉。我好像挺喜欢你身上的味道的。」
  「我身上的味道?」
  「其实也算不上是味道吧,就是那种感觉……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安心啦!」
  「谢谢。」小露这么说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噗!为什么要说谢谢啊?大笨蛋!」小露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我接著说吧!」情绪恢复之後的小露继续讲述之前的故事:「住在我表妹家里的那段时间,一天到晚都和表妹在一起,没过多久我们就成了好得要命的朋友,可能比朋友的关系还要好。後来我就把我的这个秘密告诉了她,表妹觉得很稀奇,便也要尝试著这么做,所以後来……就有了这些照片。」
  「原来是这样啊!」说完我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照片上小露的表妹。
  「好啦,不要看了!」小露说著抢过我手中的相册放回盒子里,然後将盒子塞回书架下面。
  站起来之後,小露插起腰,用教训的口吻对我说:「一一,你该不是对我表妹有想法了吧?我表妹还小呢!」
  「多大啊?」我无意中问道。
  「你果然是有想法了!」小露抓住我这个无意中说出的话作把柄,还不等我辩解就接著说道:「我表妹今天十六岁哦,现在读高三,明年夏天就毕业了,我们约定了她毕业了之後就来我这和我过暑假的,到时候你就能看到她了。我也有大半年没和她见面了呢!」想到明年就要和表妹见面,小露也变得高兴起来。
  「你们两个在上面干嘛呢?还没找到么?」这时,在楼下等得不耐烦的我姐喊道。
  「好了,我们就下来。」小露应声道,同时我看到了麻将放在哪里了,麻将就放在装相册的盒子旁边的麻将盒里,然後我抱著麻将盒和小露下去了。
  「你们两个在上面做什么啊?搞这么长时间。」我们一下楼我姐就数落道。
  「没做什么啊,找麻将呗!找了半天。」我和小露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然後又惊讶的看了看对方,没想到两个人说话居然这么一致。
  「说话都一模一样,该不会是在上面串通好了的吧?该不会……」说著,姐姐一脸坏笑的看著我们:「你们在上面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不?」
  「姐!」我开始抱怨我姐胡说八道。
  小露反倒自信满满的说道:「芳芳,要真是我们在上面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你觉得我们会就这一下自己下来了么?我男人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这一句话,就把我姐弄得哑口无言,无以应对。
  「小~~露~~你够了!」我无奈的说道。
  「好了,你们小夫妻几个别在这闹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开始玩麻将吧!」这时杜姐姐故作生气的话语,再次将话题拉回原来的轨迹上。
  「是!」我们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这时,我想到一个事:「对了,我们四个人中有不会打麻将的么?」
  「我会一点点。」杜姐姐应声道。
  「我和我弟弟都知道规则,就是玩得不多。」
  听到这话的正将麻将倒在桌子上的小露猛地抬起头,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憨憨一笑:「我好像不会诶!」
  「笨蛋,自己提议玩麻将,最後才发现自己居然不会,唉~~我怎么喜欢上这么个笨蛋了?」我故意嘲笑小露道。
  「一一,那么你教我吧,我们先打几盘试试,我很聪明的,什么都一学就会的。」小露摇著我的手哀求道。
  「好吧,我想把赢牌的规则教给你。」说著就告诉小露怎么样的牌型可以胡牌。
  较简单的规则告诉小露之後,我们就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因为小露才刚开始玩,所以我们打最简单的那种,就是只有最基本的规则,没有其它繁琐的要求。
  几盘下来,小露对规则也慢慢熟悉了,不过刚开始的几盘一直都没有赢过,当打到十来盘之後,小露历经千辛万苦终於胡牌了。
  「胡啦!一一,我是不是很厉害?」因为第一次胡牌,小露兴奋地欢呼著。
  「是~~是~~我家的丫头最厉害了!」我夸奖了小露一句。
  「那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奖励呢?」小露开始不依不饶起来。
  「那你想要什么奖励了?」我问道。
  「亲人家一下。嘿嘿,当著芳芳和杜姐姐的面亲。」
  没想到小露居然提这个要求,唉,就听她的吧!我抬起小露的下巴在她的唇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然後小露故意对著我姐笑了笑。
  这一笑立刻让我姐妒意大增:「弟弟,她赢一盘你就亲一下,那我刚刚赢了不止一盘,是不是也要亲我一下?」
  我连忙也亲了我姐一下,这一天只顾著和小露腻在一起都把我姐给冷落了。
  这时,小露的坏点子又来了:「杜姐姐,你刚刚赢得比芳芳还多,是不是也要一一亲你一下呢?」
  「小露,你乱说什么呢?」杜姐姐被小露气得不行了,怒目道。
  「没什么!没什么!嘿嘿……」见杜姐姐有点点生气了,小露连忙变得老实了起来,不过她的老实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又过了一盘之後,小露趴到麻将桌上:「唉,好无聊啊!赢了没有奖励,输了也没惩罚,无聊!」
  「你赢了,不是我弟亲了你的么?」我姐说道。
  「是亲了我啊,也亲了你嘛!可是这只是我们俩赢了的奖励啊!杜姐姐和一一没有啊,杜姐姐又不让一一亲,而且一一也不能亲自己啊!」小露继续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啊?」我姐和杜姐姐同时问道,估计她们两个开始头疼起来了。
  「嗯,我想想……」小露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有什么很好玩的惩罚和奖励。
  热闹的气氛让我有一点点热,我脱掉外套丢在椅子後面的沙发上。小露看到我脱了外套,惊喜的站起来喊道:「我知道奖励和惩罚什么了!」
  「什么啊?」众人问道。
  「脱衣麻将!!!」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1/09/18 02:45:38

(中篇)
  之前热闹的气氛放我有一点点热,我脱掉外套丢在椅子後面的沙发上。
  小露看到我脱了外套,惊喜的站了起来:“我知道奖励和惩罚什么!”
  “什么啊?”众人问道。
  “脱衣麻将!!!”
  听到这四个字,在场的其他三个人全部惊呼起来。 “小露!”
  “一一,你就别装了,你肯定高高兴还来不及呢。”
  “小露~!”我实在是对小露的口无遮掩无语了。
  小露不理会我,继续开心地说著:“你其实也想看杜姐姐的身体吧?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蛮腰。”小露停顿了一下,“还有那平平的胸部!”
  小露的这句话让杜姐姐气得想揍小露的人,我先杜姐姐一步把小露抱到我大腿上趴著,然後在小露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又在胡说八道,打你屁股。知道错了么?”说著又在小露屁股上打了几下。
  “一一,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我下来啦!”
  小露连忙求饶,我便把小露放下来了,其实我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露又玩欢乐了的时候,就会有开始乱来了的。
  这时,我姐为了转移尴尬的话题活跃气氛便说道:“哟,弟弟,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招的?打屁股都出来了。 ”
  被我放下来的小露跑到我姐身边粘著我姐道:“是啊,芳芳,你可要管管你的弟弟,他可不是第一次打我的屁股了。 ”说著,还做了个可怜状。
  “那是因为你不听话吧!”杜姐姐没好气的说道。
  “才不是咧,一一打我屁股是假,要摸我屁股才是真。”小露狡辩道。
  这是姐姐开腔了:“人家摸你屁股怎么了,人家做你的男朋友摸你屁股怎么了?你脱光了衣服之後都让我弟弟摸了屁股,现在穿著衣服还不让摸啊。 ”
  我姐的这段帮我开脱著实让我无语,让我再想,是不是我姐和小露呆的久了,所以说话的方式都变得有点像小露了。
  “芳芳,一一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摸你的屁股么?”小露继续腻在我姐身上。
  “他啊,在外面从来都没对我不规矩过。”听姐姐语气似乎是在埋怨我没有对她动手动交过。
  “你们够了,别闹了行不!”我已经彻底被这两个女生击败了。
  “好啦~!好啦~!不闹了,刚刚说到哪来了?”这时,姐姐将话题搬回到正轨上。
  “脱衣麻将啦~!”说著,小露蹦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众人沉默著。
  “来不来嘛?杜姐姐?芳芳?一一?”小露说。
  小露见我们还是半天没说话,便开始问我姐:“芳芳,来嘛,这里都是熟人的不要害羞么,都看过你的身体的。 ”
  我姐姐犹豫了半天终於点了点头。
  小露又转向杜姐姐:“杜姐姐,你看,芳芳和一一都同意了,你也同意了吧。”
  “喂喂,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同意了啊。”
  “我帮你决定的啊,玩这个你一点都不吃亏,反倒是可以养眼,你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啊。”
  小露这句话让我无话可说,只好顺从小露的决定了。其实,要说我不想看杜姐姐的裸体那是假的,但是我真的挺怕看到杜姐姐脱衣服的,那会给我一种很尴尬的感觉,特别是当两个人赤裸相对的时候。
  杜姐姐低著头仍旧默不作声,貌似还是在犹豫。而小露仍旧在不依不饶的在杜姐姐身边求著杜姐姐。
  过了半晌,杜姐姐抬起头缓缓地说道:“好。。。吧。。。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小露喜悦的问道。
  “我陪你们玩这个可以,不过当我脱到。。。。。。”杜姐姐有点说不出口便改口道,“当我输到一定程度时,我可以拒绝再玩下去了。 ”
  “没问题啊,只要你陪我们玩就行,开心就好,不想玩了就不玩咯~!”小露一边说话,一边仍旧带著抑制不住的兴奋。
  说乾就乾,我们立刻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开始了游戏。
  这时杜姐姐问道:“等下,如果是有人放铳那还好说,算放铳的人输,那如果是自摸,哪算谁输?”
  “那就算其他三个人输呗。”小露抢答道。
  “那不行吧,要是那样的话没几盘下来就有人要脱光光了。”我姐指出小露的建议中的问题。
  “那怎么办?”小露问道。
  “这样吧,如果是自摸的话,银的那个人就指定谁输就谁输吧。”我提议道。
  “这个可以有。”
  “恩恩。”
  “行。”
  三个人都对我的这个提议表示赞同。
  游戏开始!
  第一盘就是第一次玩麻将的小露放铳输了,赢的人是我。
  小露果断的站起来,还不扭捏的脱掉了自己的灰色外套,“哼,对自己的女友都下手这么重。臭十一! ”说著把脱下来的外套往我身上一扔,然後坐下来洗牌。
  我把小露的外套搭在自己的椅子背上便继续洗牌。
  第二盘又是我赢了,而且还是自摸,所以我可以选择这一盘谁来脱。我看了看小露,然後想起刚刚小露说的话,然後又看了看我姐,然後微微一笑。
  “看什么看啊!”我姐见我看向她,便对我叫道。
  “姐,就你了。”我说道。
  我姐没有办法,只好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一面的那件黑色的细带背心,背心的领口不算太高,姐姐的乳沟微微的露了出来。
  “等我赢了我一定要你脱,哼!”看样子我姐是把我当成了这场游戏的头号敌人了。
  “你欺负一一,那我赢了的时候,我就要你脱。”小露表明了立场站在了我这边。
  我姐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接著又开始游戏了。
  第三盘又是新人小露放铳输给了杜姐姐。
  杜姐姐看著小露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但是笑容似乎是在催促小露。
  “好啦我脱就是了!”说著就爽朗的脱下自己的T恤。虽然小露脱衣服动作毫不扭捏,但是从小露微红的小脸看来,在这么多人面前很显眼的脱掉衣服还是很羞人的。那种感觉和在寝室脱衣服睡觉和洗澡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小露脱掉了自己的t恤之後再次将衣服扔到我身上。
  “噗,我弟弟成了你的衣架了。”我姐藉机嘲讽道。
  “才不是衣架咧,一一作为我的男人,我脱了衣服当然要给他拿著。”小露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将衣服搭在椅子上道:“好啦,快坐下来继续吧。”
  於是小露坐下之後,我的注意力移到了小露的胸部。小露今天穿的是一件卡通的半罩杯胸罩。小露丰满的胸部撑起了整个胸罩,彷佛薄薄的胸罩无法包裹小露胸前的两团美肉似的。
  小露坐下之後当著杜姐姐和我姐的面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胸罩,而小露的胸部也随著调整轻轻的抖动了几下。
  这时,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微微抬起了头,虽然上次在姐姐的寝室和小露赤裸相对过,但是之後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关系,顶多是约会的时候小露会坐在我身上,我的手隔著衣服有意无意的触碰小露的身体。
  而杜姐姐的眼中透露出一丝羡慕的目光。
  小露调整内衣很有一段时间了,可她还是在不停的调整。
  杜姐姐将一张麻将牌用力扣在桌子上面没好气的说道:“好啦!知道你胸部大,别在这显摆了行么? ”
  “好的!”说著,小露用手将自己的托了两下,才停下了调整胸部的手,然後对著我和杜姐姐吐舌头。
  “噗~!”我姐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第四盘还真的让我姐自摸赢了。
  “弟弟,我说到做到,你脱吧。”
  无奈,我只好点了点头,当我准备脱衣服的时候我才发现一件不公平的事。刚刚在小露提议玩脱衣麻将之前,我就把自己的的外套脱掉了,现在只好脱掉T恤了。
  还好我没事在家会做一点俯卧豤仰卧起坐,这才显得我的身材虽然没有什么六块腹肌和强壮的胸肌,不过看著倒也看得过去。
  “一一,你现在和我一样咯。”虽然小露上身只剩一件胸罩,却仍旧不忘调戏我。
  “打你的牌吧,死丫头。技术最差的就是你。”我回嘴道。
  第五盘,小露这小妮子人品大爆发,居然让她赢了,而且是自摸。
  “芳芳,你欺负我男人,这回你改得到报应了。”小露一脸坏笑的直视著我姐。
  “哼!脱就脱!”我姐故作强势的哼哼道。
  当我姐的手已经放在背心的下沿准备从下掀起自己的背心时,我姐的动作停住了。然後我姐放开了抓著衣服的手,将自己的椅子往後挪了挪。
  然後,姐姐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然後弯下身子将自己的牛仔裤脱了下来,当牛仔裤褪到脚踝时,姐姐那因为跳啦啦操练出来的没有一丝余肉的修长的双腿完全露了出来。我姐扭捏的将牛仔裤脱下来之後便在椅子上坐好,然後将牛仔裤搭在大腿上。
  小露见了连忙跑过去,一把将搭在我姐大腿上的裤子抢了过来,“不需遮著,我都没遮著,你凭什么遮著。 ”小露将我姐的牛仔裤丢到沙发上之後说道。
  我姐见没法反驳小露的话,只好将修长的双腿裸露在空气中继续我们的游戏。
  没有了裤子的遮挡,姐姐不自觉的翘起了二郎腿,似乎觉得这样可以遮住些什么。
  “小露,我一定会报仇的。”在麻将洗好了之後,姐姐对著小露撂下了这句“狠话”。
  小露仅仅是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
  第六盘,我姐和小露都没输,我也没输,输的是杜姐姐。
  还没等我们发话,杜姐姐很自觉地脱下了穿在橙色碎花长连衣裙外面的白色针织小外搭。
  第七盘,小露再次因为胡乱打牌放铳让杜姐姐胡了牌。
  杜姐姐直视著小露。
  “好啦,别催我啦,我脱就是了!”小露避开杜姐姐的目光说道。
  说完,小露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当著我的面解开自己穿的短裙腰间的扣子,然後弯下身脱掉几秒钟前还穿在身上的牛仔短裙。
  在小露弯腰脱裙子的时候,我刚好可以从小露胸部的正上方观看小露的胸部,这个视角下,小露的胸部看起来更加的挺拔丰满了。
  “给!”小露把脱下来的短裙递给我,同时也把我拉回现实中来。
  我接过小露手中的短裙放好。 “一一,我好看么?”小露用手指勾起我的下巴问道。
  “好看~!好看~!好看极了!”说著抱起小露将她放回她的椅子上。 “好看也给我做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
  小露嘻嘻一笑,然後突然变得一本正经的对我们三人说道:“好啦~!好啦~!别看了,我们继续吧! ”然後开始埋头洗牌。
  第八盘,我姐在极不自然的不停地换著腿跷二郎腿中输掉了。
  “哦也~!芳芳又输咯!”小露欢乐的叫道。
  无奈,规矩已经定好了,不脱不行。
  我姐站起身准备脱掉遮住自己上身的黑色背心,突然发现我们三个人都正看著她,顿时,姐姐脸颊有点儿发烫。
  “那个。。。你们能不能别看著我。。。我脱啊!”我姐请求道。
  我们三人带著坏笑道:“不行!”
  “我刚刚脱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要求呢!”小露接著说道,“要不,我帮你脱吧~!”说完就冲上前扒我姐的衣服我姐连忙连退几步躲开小露的攻势,“好啦~!好啦~!我脱就是啦!小露你别过来!”要是小露帮忙脱,说不定她会一口气背心连同里面的内衣全脱了下来。
  我姐看著我们还是在看著她脱衣服,仍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便转过身背对著我们褪去了上身的小背心。
  由於姐姐的背心的肩带很细,所以姐姐今天穿的是没有肩带的胸罩。
  姐姐缓缓的转过身子,慢慢的挪回自己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我算是大饱眼福了,将我姐的身体从上到下看了个通透。
  我们做下来继续打牌,姐姐因为胸前没了遮挡,作者的动作很不自然,而且还是时不时的用手遮挡胸部。
  第九盘,虽然姐姐只穿著内衣打牌,有点儿心不在焉。但是这一盘输的是我。因为我的左右,一个是我姐,一个是小露,两个半裸的美女坐在我身边,我的眼神时不时的往她们身上瞟,以至於常常打著打著就分神了,甚至有几次自己起的牌,看都没看就打出去了。
  这时姐姐开始幸灾乐祸起来了,“哈哈,弟弟你输了哦!快拖把,稍稍有点美人计你就中招了。”
  “脱就脱,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不想某人脱得扭扭捏捏的。”我不服气的回嘴道,说著脱掉了自己的黑色运动裤。
  “还美人计呢,自己不知道多不愿意脱。”小露藉机讽刺道。
  “随你怎么说啦,反正我弟弟脱了就行。”我姐说道。
  我脱下裤子站起身来,小露突然惊呼道:“啊,一一,你那里鼓的好大。”说著,指著我的裆部。
  小露这一叫杜姐姐和我姐都看向了我的裆部,由於刚才见二连三的喷血画面,我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将三角裤顶的老高,都快要从上面露出来了。
  刚开始脱了裤子还不觉得紧张,当小露突然一叫,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著我的裆部之後,顿时我觉得我的脸就有点发烫,觉得好尴尬,连忙坐了下来。
  这次不仅我的脸发烫,杜姐姐的脸颊也散发出一种很明显的红色。
  正当我尴尬的走神的时候,小露窜到我面前,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裆部,我整个人如同触电了一般一抖。
  “死丫头,你搞什么啊!”
  “没有啊,就是好奇想摸摸看啦。”小露解释道。
  “摸你个大头鬼,再说你叫摸嘛?你那叫戳啊~!”
  这是我姐把手搭在我肩上说道:“弟啊!你不行啊,你跟小露在一起都一个多月了,人家轻轻的摸你一下,你就这么大的反应。 ”
  “芳芳,你乱说什么啊!我和一一就只在寝室的时候。。。那个。。。那个过一次之後我就再没有摸过了好么。 ”小露在说道我和她做爱时,突然声音就变小了,而且说著还吞吞吐吐的。
  “姐,你够了。”场面开始有些混乱,我连忙制止她们俩继续疯下去。
  “唉,有了媳妇忘了姐啊,现在都帮著外人说话了。”我姐叹了口气,依旧不依不饶。
  “外人?现在小露可以算是你弟弟的内人吧?”杜姐姐这时候一语惊人。
  终於,我姐垂头丧气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了。
  游戏继续进行。
  第十盘,这时候我、我姐、还有小露都已经已经是只著内衣坐在麻将桌上了。而杜姐姐除了脱了一件小外搭,除了手臂和锁骨部位,就再没有一处露在外面了。
  杜姐姐诶不好意思看著我们,便专心埋头打牌,果不其然,这盘她又赢了。
  杜姐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姐,又看了看小露,我们都只穿著内衣内裤。
  “唉,你们三个人自己决定谁脱吧。”杜姐姐为难的说道。
  “那就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脱~!”我建议道。
  我姐和小露表示同意,但是小露的运气实在是不好,我和我姐出的都是剪刀,而小露恰好出的是布。
  小露站起来,慢慢的走到我面前,手环住我的脖子说道:“一一,帮我脱吧,脱掉我的胸罩。”最後的“胸罩”两个字声音说的无比的小。
  我点了点头道:“那你转过身去吧。”
  小露摇了摇头道:“就这样脱吧。”
  “哦!”我站起来将小露揽在怀里,然後手绕到小露的背後,头伸过她的肩膀。同时,小露丰满的胸部也要在了我的胸膛,小露的手很自然的放在我的背上紧紧地抱住我,身子开始有点不自主的颤抖,整个身子都靠在我身上。
  我一边解开小露胸罩背部的扣子,一边感受著小露的体温和气息。
  我解开了扣子之後,小露并没有离开我的怀抱,好让我将胸罩从前面脱掉。
  我摇了摇小露,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宝贝!我後面解开了,动一下。”
  小露轻轻的嗯了一声,便挪开了那丰满的双胸,然後松开抱著我的手让我好顺利的脱掉她的胸罩。
  由於胸部脱离了胸罩的支撑,整个胸部都随著小露的呼吸微微起伏。
  这时,小露抬起头,看到我正看著她,看著她通红的小脸蛋,立刻低下了头,默默的走回自己的位子上。
  第十一盘,小露埋头打牌不敢看我姐,不敢看杜姐姐,更不敢看我。这次又是同样在埋头打牌的杜姐姐赢了。
  “你们自己决定吧。”说完,杜姐姐就手撑著头放在桌子上看著我们。
  小露抬头看了看我。
  小露楚楚可怜的表情让我有点看不下去,所以我决定帮帮她,同时也决定出卖我姐。 “那我们投票吧! ”我边说边向小露使眼色。
  我姐看了我一眼道:“算了,弟啊,你也别使眼色了,我脱就是了。”
  这句话总算是让小露稍稍恢复了正常,我想过不了一会小露就会变回原先那个活泼好动,喜欢瞎折腾的小露了吧。
  我姐说著也走到我面前,然後转过身背对著我,示意我帮她脱掉胸罩同时带著挑衅的微笑看著小露。
  我一只手轻轻一扣,就将姐姐胸罩背後的带子解开了,没有肩带的胸罩失去了支撑掉了下来。
  我姐连忙伸手去接,那慌张的样子瞬间就让小露笑出了声。
  “哼!刚刚还是那副模样,现在倒笑起了我来。”说完,没好气的转过身将脱下来的胸罩扔给我,“接著~! ”便一只手摀著胸做回自己的位置上。
  这次,不仅小露笑出了声,就连一直在旁观的杜姐姐也笑出了声。之後牌桌上的气氛在池边的活跃起来。
  第十一盘,这一盘,恢复过来的小露再次开始胡乱打牌,不一会打出的牌就让我姐胡了牌。
  “噗,我们的大小姐这次要彻底的脱光光咯~!”我姐幸灾乐祸的说道。
  由於我姐的挑衅小露没有了之前的羞涩,“脱就脱,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身材好,我有那个自信。”说著,还跑到我姐面前晃荡了两下。
  我姐见小露在自己面前彖,伸手想要一把抓住小露,小露连忙往後一闪。由於小露只穿了一条三角裤,所以我姐碰到了小露,却没有抓住。
  躲开了我姐的突然攻击的小露蹦躂的跳到沙发上坐好,然後笑嘻嘻地对我用发嗲的语气说道:“一一,快来帮人家脱啦。 ”
  “好的,我的公主殿下~!”我连忙应道。
  然後走到小露面前俯视著她半天,她也看了我半天。我对她说:“嘿~!亲爱的公主殿下!你能不能先站起来一下,你整个人都贴在沙发上,你要我怎么脱? ”
  “哦哦~!”小露吐了吐舌头连忙站了起来。
  我将小露的内裤一点点的扯下来,最後没有阴毛覆盖的阴部露了出来,紧实的小穴只露出一条细细的缝,当内裤脱到大腿时,小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内裤由於惯性被扯到了膝盖上,之後我顺利的将小露的内裤脱了下来。
  躺在沙发上的小露夹紧了双腿,刚刚在脱裤子的时候我就发现小露的阴部有一点点湿湿的。
  “一一,扶我起来,我有点没力了。”小露说著向我伸出了手。
  我连忙抱起小露。 “我要坐。”小露命令道。於是我将小露放在椅子上,然後将脱下来的内裤递给她。
  “你帮我拿著嘛~!”小露说著将内裤按到我脸上,“哈哈,闻闻,香不香~!”
  “臭丫头,又在胡闹了。”说著将小露的内裤放在沙发上,内裤遮盖的阴部部位已经完全被不明的液体打湿了。其实,不知道是小露头一天洗过澡还是怎么地,小露的内裤没有一丝异味,反倒是有一丝丝的若有若无的香味,不知道是小露用的洗衣液的香味还是别的什么,或者是我的幻觉。
  “哈哈,一一居然还害羞咯,我都没害羞,一一居然害羞啦~!”小露依旧闹腾个不停。
  这时杜姐姐看小露这么闹腾,怕等下闹起来没完没了有点看不下去了。 “小露,你也别太高兴了,你现在衣服都脱了,最容易输的人就是你,你要是再输一盘看你怎么办。 ”
  果然还是杜姐姐对小露有办法,一句话就让小露泄了气。
  “那。。。那输了再说吧,打牌打牌。”便开始埋头洗牌。当我们把牌洗好了的时候小露抬起头来对我姐说道:“对了,芳芳!”
  “什么?”我姐疑惑的看著小露。
  “我们来俩在这互掐,有个人现在连内衣都没有露出来噢~!”说著嘴巴还往杜姐姐坐的方向撇了撇。
  “哦!你是说杜姐姐是吧。”不知道我姐是没明白小露的意思还是怎么地,没再接著说什么。
  第十二盘,我姐又赢了,而且是自摸赢了。
  我姐想了一会说:“小露,你说得对,我们在这互掐,杜姐姐在一旁看戏,不能便宜了她。”然後转头对杜姐姐说道:“你知道怎么做了吧,嗯哼~!”说著对杜姐姐拋了个媚眼。
  “对啊~!对啊~!芳芳你说得对,便宜了一一也不能便宜杜姐姐。”小露连忙附和道。
  “喂,喂,这里面有我什么事啊,怎么又把我扯进去了。”我说道。
  “一一你个傻瓜,你可以饱眼福了啊。”
  听到这话我和杜姐姐同时一惊。
  “快点啦,杜姐姐快点脱吧。我弟弟等著看呢!”我姐接著小露的话说道。
  “喂!喂!你们。。。”我只在是不知道怎么说这两个疯丫头了。
  “是啊,我们都脱了,杜姐姐你可别想抵赖啊!”小露继续说道。
  杜姐姐一直都在沉默,这时,我想打个圆场,便说:“好啦,算了,算了,就玩到这吧,时间也不早了。 ”
  “不用了,愿赌服输,我脱。”没想到杜姐姐有时候还是挺倔强的。
  杜姐姐推开身後的椅子站了起来。然後伸手将背後脖子下面的拉炼拉开,然後捏住衣领轻轻往下一扯,将橙色的碎花长连衣裙拉倒了胸部的位置,然後将两个手抽了出来,之後犹豫了一下便鼓足了勇气,闭上眼睛,双手一松,连衣裙整个的掉到了脚踝。
  杜姐姐的连衣裙落下来之後,首先露出来的是杜姐姐的内衣,虽然之前听我姐和小露说杜姐姐的胸很小,但是现在隔著内衣一看,真的比我想像中的还小,小得以至於杜姐姐今天穿的内衣不是胸罩,而是一件非常小的紧身背心,将杜姐姐的整个胸部都包裹了起来,感觉有点像那种中学生穿的少女内衣。
  可能是因为背心里面胸部的地方没有垫子,所以可以看到杜姐姐胸前的两个乳头印在背心上的凸点。
  说起来杜姐姐的胸部可能没有看头,可杜姐姐的要可是非常的漂亮的,长期的锻炼使得杜姐姐的小蛮腰比我姐的腰还要细,腰部的线条轮廓十分明显,再加上杜姐姐本来就有点黝黑的皮肤,显得杜姐姐的腰和腹部非常的健美,看著就让我忍不住想要搂住它。
  由於杜姐姐的身材较高,所以即使杜姐姐坐在我对面,当她站起来之後,我还是可以看到她的内裤,杜姐姐的内裤平平无奇,看起来是一条很普通的三角裤。
  杜姐姐就这么愣愣的站在那里,依旧闭著眼睛。
  现在的麻将桌边的情况变得挺尴尬的,我觉得要应该做点什么,於是我站起来走到杜姐姐面前,小露和我姐疑惑的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杜姐姐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面前便睁开眼,看到我站在她的面前,而且裤裆里面还是鼓鼓的,下意识的就往後推,可是因为连衣裙落到了脚踝扯住了杜姐姐的腿,杜姐姐没站稳,感觉自己要向後倒,连忙扶住椅子,同时我也吓得扶住了杜姐姐的肩膀。
  杜姐姐双眼迷茫而带著一丝惊恐的看著我蹲下去,然後看著我拿起他的碎花连衣裙穿回她的身上。
  然後我对杜姐姐命令道:“转过去。”
  “嗯。”杜姐姐应声转了过去,待我将杜姐姐连衣裙的拉炼拉上去之後,杜姐姐转过身来对我说了句,“谢谢!”
  “哇哦!一一要好温柔啊。”小露说道。
  “是啊!是啊!好温柔啊,我都要爱上你了。”我姐跟著起起哄。
  “你不是早就爱上一一了么?”小露对我姐说道。
  我怕她们又要开始乱说了,连忙转身对她们说:“好啦,时间也不早了。”然後看了看钟,“现在都六点钟了,该吃饭了吧,我饿了。 ”
  “好咯!芳芳,走!我们做饭去。”说著小露拉著我姐就往厨房跑。
  我忙跑上前把小露抱起来,扔到沙发上。 “你个死丫头,你先把衣服穿起来行么。”说著,便在小露的抵抗中帮小露把衣服穿了起来。这时我姐也穿好了衣服。
  然後三个女生便一起走进了厨房,杜姐姐走在最後面,当杜姐姐走过我身边时轻轻的对我说了句:“一。。。十一。。。刚刚谢谢你。”
  三个女生进了厨房,我也穿好了衣服靠在沙发上等待著晚上的美味的晚餐。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1/09/18 02:45:57

(下篇)
  晚餐仍是在小露的吵与大家的中度蒏,只是杜姐姐是有,怎么呢,有之前的游戏中缓过劲来。
  当我们吃完饭的时候,小露突的叫道:“啊,我想起来了”
  “怎么了? ”其他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早上葧候虞绗多零食亏,果忘了拿出亏。”摸了摸自己的袋笑了笑。
  “唉,你以是什么事呢,你以所有人都像你那那么吃啊。”我姐不屑的道。
  “嘿嘿,你弟弟其就很喜吃零食,常跟我扢!”指了指我。“我是~N听的,你接什么话? “小露反过来戗了我姐一句。
  “唉? ! ”我姐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
  “喂喂,我是喜吃零食,我哪有和你。再,我哪面你,又是抓又是咬的,再要不就是直接往我身上一扑。”
  我戳穿了自己的言,小露忙解道:“人家跟你玩的嘛,也只有你我才用抓咬扑嘛。”说著又想往我身上扑。
  我忙抱住小露的,防止她用吃完有擦的嘴巴在我身上蹭。“蚕,快收桌子吧。”
  “桌子岋姐姐她收吧,你和我去把水器打,不然晚上就水洗澡了。”
  我看了杜姐姐和我姐一眼征求她葎意,只岉姐姐虰示意我去吧。
  见杜姐姐同意了,小露便往二楼走。
  “丫头,你去哪? ”我见小露没有往厕所走而是上了楼,忙叫住她。
  “去水器啊。”小露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接道。“笨一一,二室的所也有水器啊,而且二葩水器是我和衙用的,水快一些。不然的哪四人洗啊。”和小露不太熟的人可能小露家里很有,捷伸手,料口的生活,很多生活的小艾都不知道。其扛,很多事情小露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甚至比我们还清楚。
  等了所我才知道什么水器膏我亏。小露身高只有155cm,而水器的獟快奖,再加上期忍住,所以水器的插是被拔下葧,而插水器的插葙插座都快奖锣虎。
  “一一,蹲下! ”小露命令道。
  我上蹲了下,然后小露在我的肩膀上,然后人合作,利的打号水器。绥因小露只有155cm,如果是我姐的,估他真法在我肩膀上,更和我一高的杜姐姐了。
  我下之后,我姐和杜姐姐已把桌子牣了,吃蒙靶筷也洗的差不多了。
  碗筷洗完了之后,我我只能坐在沙上呆,墅里什么玩的都有,麻在也人想玩。
  就么做了十分,我在是坐的受不了了,便提出去散散步。剩下的三人上成了我的提议。
  傍晚,我走出墅才郊的傍晚就是城市里的不一,正值秋天,然天气是有热,不过太阳下山之後,一阵阵凉风袭来,倒也觉得和凉爽。
  一出,小露就挽住我的右手,我姐就挽住我的左手,人挽得不知道多心。知道我回屳姐姐被我们甩在後面一个人孤零零地走著。
  小露松我跑去嬉皮笑的挽住杜姐姐的左手,然后拉杜姐姐追了上,又再次挽住我的右手。就,四人并排走在的小路上,,路蒏草里敏亏零零星星的蟋蟀的叫。
  “一一,问你个事行么? ”小露摇著我的手谨慎的说道。
  “说吧,什么事? ”
  “那个。那个。你和芳芳那天真的那样做了? ”
  “那天?哪天啊?什么那样做啊。 ”我不太明白小露问的是什么。
  “就是。。。下雨的那天。”听小露道里,在我左蒏我姐很明苇陶虢N下。“你和芳芳真的在你们家附近的操场。不穿衣服的走么? “
  我犹豫了一会儿答道: “ 。 ?是是啊,怎么了”
  “你们两个好大胆哦! ”小露笑嘻嘻的说道。
  “是啊,没看出来你们的胆子居然这么大。 ”一旁的杜姐姐也问道。
  姐姐握著我的手越握越紧。
  “也不算是大不大吧,那候天黑,又下雨。而且那候我掁服不是因捎服被雨冷虮,最后才心血涌么做的。”然我再解,而且的也都是事。可是不知道什么,的声音十分虚,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小。
  “哈哈,一一害羞了。 ”紧接著小露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接,小露用乞求的眼神看我道:“那。。。一一。。。我。。。我也想那做?”
  “那做?你指的厖是。。。”我惊的看小露,就一直都默默不作的我姐都看小露。
  “恩,我也想在室外不穿衣服的走路,然啦,要找有人的地方,我可不想被你以外的人看到。 “
  “噗~!你怎么想?”杜姐姐忍不住好奇地道,我也好奇的看小露。
  “我也是好奇嘛,想知道那种在有房屋遮董天地之不穿衣服是什么感。感好像挺刺激似的。 “
  我们都很惊讶小露说出的这番话,不知道对这丫头说什么好。
  “一一,到时候,你。能不能陪著我? ”
  “额,那个。如果你真要这么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
  “笨一一!”,小露掐了我一下,“你笨一一,我是想你陪我。。。陪我一起裸奔啦。“说完便紧紧的靠在我身上不再作声了。
  “我陪著?干嘛还要我陪著啊? ”
  “臭一一,我害怕嘛,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我敢做好多事呢,嘿嘿? ! ”
  “好。。。好吧~!不,得等一合适的机。种事不是便找,便找就可以做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小露了。
  “么。”小露踮起尖在我上虎N口,“我就知道一意我最好的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
  “对了,一一! ”没过几秒小露又开口了。
  “又什么事啊?宝贝。 ”
  “跟我。。。跟我你初那做是什么感吧。芳芳,你也嘛。”
  “我。我不记得了。 ”我姐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那一一了?”小露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我。看偨是我不出祧要是不休似的。
  “唉~!”我虓口气接道;“怎么呢!那候我在雨中走荤候,感雨印在身上,打在平时即使淋雨也不会打到的地方,那种感觉,感觉很轻松。 “
  “恩恩,还有呢? ”小露不住的应声道。
  “下雨的时候还起了风,风吹过全身,感觉很舒服的。 ”
  “恩恩,还有么?还有么? ”小露急切的应道。
  “那候感有,有瑰,不知道是因我在露天的地方一不挂,是因我姐赤裸裸的站在我身。有一不适葞那种感,很抖容的。”“赤裸裸”三坎葛候,姐姐握住我的手的手狠狠的捏了我一下,似乎不大愿意我禋在露天不穿衣服站在我旁件事。
  “呜啊,好像马上也试一试啊。 ”小露一股羡慕的语气说道。
  “好啦,今天可以不行,以後吧,以後有机会的时候再试吧。 ”
  “恩。 ”小露高兴地答应著。
  之后我四人噷掏敥,偶的在聊上几句,之前的有再瞋。
  天完全黑了,方蹜城合,路上的人人除了我四就一都有了,路彰衎少,天完全黑了之後的视线不是很好,我们便回到别墅。
  “累死了? ! ”小露一进门就伸了个懒腰,然後跑上了二楼。
  等我桎部都把鞋子絣虙之后,小露在二诗道:“水絰虙,你先洗?”
  “丫,你自己先洗吧,你洗完了我姐和杜姐姐洗,最后我洗。”我道,杜姐姐和我姐淫表示同意。
  屋之后,杜姐姐手把大的p_号,接便和我姐一起坐在沙上休息,而我便倒在沙上,枕姐姐的大腿,睿狸郎腿。姐姐把手放在我上意的筝蒏硢。
  不一儿,小露洗完了,穿小睡裙就蹦蚍下,都擦干就往我身上一扑,上的水自然甩了我一。我推小露,小露手中的毛巾把擦干。然后捏小露的小鼻子道:“臭丫,溅我一身水,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好。 ”
  只小露老老葛偶在沙上,一副楚楚可怜的偨看我。我在不忍心再揪她鼻子,便放。了她转头对另两个人说道:“你们去洗吧,谁先”
  “你先!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哈哈,杜姐姐,芳芳,你绗有默契,越越想夫妻了。”小露在一旁笑道。
  两人都没有理会一旁的小露。 “还是你先吧,我想再坐会儿。 ”我姐说道。
  杜姐姐有作,只是虰,向小露清了洗漱用品都在那之后便上虩。
  “哈,一一越越有一家之主的Θ了,要睡去做什么,人就要去做什么。要杜姐姐先洗,杜姐姐就得先洗。 “
  “一家之主你个大头鬼。 ”说完,刮了一下小露的鼻子。
  “虚,一一,你才居然我是臭丫,我明明洗完澡,身上明明是香香的,你纕!”便往身上蹭。
  小露坐在我腿上,我的按在自己的胸部上。“一一,是不是一都不臭,是不是小香香的?”
  “是!是!小露不饎香蒙,而且蒏。”我抱住了小露的腰,防止她。因我的小弟弟已经开始不安分了。要是被小露发现了,不知道她又要做什么的。
  “唉~!”身蒏某人奈的虓口气,不知道是因自己的胸部太小,是因小露太胡。
  要说杜姐姐做什么都利索,洗个澡不到十分钟就洗好了。
  “小露? ! ”杜姐姐在浴室了喊著小露。
  “怎么啦? ”
  “能借我一件睡衣么?我进去的时候忘了找你要了。 ”
  “好的,我找找。 ”说完就上楼了。
  “睡衣暂时找不到,睡裙可以么? ”小露问道。
  “行,给我找件稍微长一点的! ”
  “好。 ”然後跑到我身边,将找到的睡裙给我。
  正当我要问他这是要干啥时,小露朝楼上喊道: “我让一一给你送去啊。 ”
  “臭小露,你不会自己来送啊。 ”
  “我要吹头发啦,没时间! ”
  看偨小露是打死都不打算屾姐姐送衣服的了。法,我只好硬皮走上。
  走到二楼房间的卫生间门口,我轻轻地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谁啊? ”杜姐姐在里面喊道。
  “杜姐姐,是我。我直接把衣服你挂上了。”我怕杜姐姐出拿衣服尬便定衣服放在外面让她自己来拿。
  “十一,你等一下。 ”杜姐姐在里面叫住我。
  “怎么了? ”
  “你还是给我递进来吧。 ”
  “真的要我进来? ”
  “吧,譬葎。里面有玻璃,你我,我伸出手拿就是了。”姐姐看出了我的溘,如是说道。
  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进卫生间, “杜姐姐? !给? ! ”
  完杜姐姐里面的拉拉出一小伸出自己的一只胳膊,同探出半袋。
  “十一,没想到你还挺害羞的啊。 ”这种时候杜姐姐都不忘对我进行调侃。
  我拎慷裙的上面,睡裙的下部妥了下。杜姐姐了眉,低了低身子睡裙下往上虤睎蚍。同时,扶著拉门的手不自然的将拉门又稍稍的拉开了一点。
  就因拉号么一,原本逐鹿半袋一只手的杜姐姐不禁露出了整袋,脖子以下的部位都露出亏,就岏姐姐的骨都暴露在我的中。再往下的胸部絒巧妙地被拉佣了。然杜姐姐的大部分身体都被拉遮住了。可是,烈的光已屉姐姐苗葧身材印在了拉的玻璃上。葾罶羕,窄窄的腰,有那修的身子。透朦朦的拉玻璃,感岏姐姐的犀都隐约约的可以看见。
  “谢啦,十一弟弟? ! ”说著还吐了吐舌头。
  我才,其才的杜姐姐挺可的。漉漉的搭在肩膀上,被水洗得微葾蛋,鼻子有上的水珠,以及微微突出的舌尖,腼很是自然。都我得杜姐姐是天仙般的大美女。
  见杜姐姐进去之後,我想到我这样在在门口很是不好便回到楼下。
  我一下小露就我面前,就我姐都一侁笑的看向我里。小露我:“一一,你看到杜姐姐的裸体了么? “
  “没有。 ”我老实的回答道。
  “唉,你公虥。”,小露模作葨虓口气,虤祤葙小袋。“好多男生想要都有的机,你有那机瑏不好好珍惜。唉~!”又模作葨虓口气,同伸手想要拍拍我的,果自己海拔太低不。便伸出一半的手整了方向,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回到沙发上真准备坐下。
  “小露? ! ”就听见楼上一阵惊呼。
  我忙回,就看岉姐姐站在二葩梯上往下走,但是下葩姿衒不自然。
  “怎么了? ”小露虽然在问怎么回事,但是脸上的表情确实是什么都明白。
  “怎么了?怎么了!你怎么我找了么短的睡裙,什么都遮不住。你看!”杜姐姐的了一圈。
  看到杜姐姐的身衣服我都虔N跳。矮矮的小露的件睡裙穿在高挑的杜姐姐身上腼太短了,杜姐姐圈的候,然蒏衶慢,裙角都有起,可我岏姐姐的半臀部都看了。
  我一直到杜姐姐下葩候下葩姿什么看不自然了。杜姐姐下葩候,手死死的拽住穿在身上的那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睡裙,生怕自己作大,使得裙下的光任人侉。
  其小露小妮子估是有意拿了一件葨捶服的,因以小露的身高穿上件睡裙也是絒遮住一半大腿。
  “法啦,叫你那么高的,我么矮的人的衣服穿在你身上肯定不咯。”,小露w脸无辜的表情。
  “你! ”杜姐姐对於小露的耍无聊很无奈。
  “好啦,杜姐姐,不起嘛,件衣服你就就罢吧。”小露象征性的杜姐姐道了歉,然后我姐有盯杜姐姐有回序敹葧我:“一一,芳芳,你去洗?”
  我只看杜姐姐愣神有理她,小露叫道:“一一~!不要在盯杜姐姐流口水了,你在看我可要吃醋了! “
  我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连忙转移了视线。 “什。什么? ”
  而杜姐姐连忙又拉了拉睡裙的下摆,整件睡裙都快给她拉变形了。
  “小。小露,你刚刚说啥? ”我不好意思的问小露。
  “我悕,接下是你先洗是你姐先洗!气死我了!”小露气鼓鼓的道。
  “姐? ”
  “你先把,我自己找一件睡裙去,免得也被小露坑了。”完就走向小露指荤放睡衣的地方。
  “哦。 ”我应了一声“对了,小露,你有没有什么我可以穿的衣服? ”
  “然有啦,可是我你留的一件。”小露自信葮道。“你先去洗吧。”
  “好。好吧! ”带著不安,我走进了浴室。
  打淋浴,水蓬下,淋在身上,我回想杜姐姐那身羞的穿,又想到了之前屾姐姐送衣服,通拉的玻璃看到的杜姐姐若若葳胴体,以及下午履姐姐只穿捑的偨和羞葭桶情,最想到了在姐姐室的那天晚上,杜姐姐看我桎演的活春,被子下面的小作。
  我在淋浴想之前的事的候,外敏g音。“一一,衣服我你拿亏。是你出来拿还是我送进去? “
  “你就放在门口吧。 ”
  “好。 ”说完,就听见一阵下楼声。
  我擦干了身子,不安的情想小露到底我拿了一件什么衣服走出浴室,看琏室的上挂w件睡袍,灰色的,有任何的花,和小露其他花花葾庆裙比起腼比。而且件睡袍好,慎起就像是加版的背心。不也好,掏服我倒是可以勉接受,比穿上小路的那些花花绿绿的睡裙要好。
  想,我便把衣服套在身上。看挺好的,唯一的不足就是,在我身上除了件衣服就再有衣服了,也就是我在罬蕺,或者有可穿,如果等下不下心勃起的,部的隆起很明显的。
  我伸灡走下,“洗澡真舒服!”然后手里拿慷裙迎面走葧准上葩姐姐:“快去洗吧,还有热水呢。 “
  我姐点了点头就上楼了。
  我走到小露身边坐下,一把搂住小露,在小露的脸上猛地亲了一口。
  “干嘛啦! ”小露被我这一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
  “你啊,能干嘛。就是突然很想你。”又在小露的上虎N口。
  “讨厌! ”
  杜姐姐看我在一旁恩恩,想到自己身下面完全遮不出的睡裙,又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气就不打一教。“喂喂,你,有,小露!什么十一的衣服那么我的么短,明明我和他差不多高。你不是说你没有这么长的衣服的么? “
  “捎服我家里有外人的候穿的啦,所以一般的候不垆葺,而且捎服不好看,我怕你看不上啊。 “
  “我在室不都是穿偨葛庆裙的么,再鱎犘我完全可以接受啊。”
  “那。。。一一身上穿的件衣服是我留他的,就一件。他是我男人,不他羌啊,哼? ! “说著还自豪的哼了一声。
  小露这话一出,杜姐姐就只有无奈叹气的份了。
  小露我的怀抱,蹭道杜姐姐的怀里。“杜姐姐,生气了,然一一是我男人,但是你和芳芳在我心目中同重要啦。你我那么好,在我心里除了一一就你N重要了,不比情差的。再蚋,我都有规体系了。。。”小露完,杜姐姐就忙捂住小露的嘴,在么下去小露的话可就没边了。
  “好啦~!好啦~!我不生气,我一直都生气。不你也要管住你的小嘴,什么都往外。”完侏虣低小露的蛋。然后捷笑嘻嘻的看她葎我吼道:“十一,你幸偰硎葹笑虙有!”
  “笑够了! ”说著,我还是一脸笑嘻嘻的。
  “哈哈,一一这一点随我。 ”
  “你是我的人,是你随我好么! ”
  “好啦,随你就随你,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上去吧。 ”
  “上去?上哪去? ”我和杜姐姐同样疑惑的问小露。
  “到二葩杶室去啊,就是你洗澡的那房,我偎在床上聊天打扑克吃零食嘛。你先上去,我去拿零食。 “
  我和杜姐姐相互看了一眼,默默地上楼了。
  我一室就倒在床上了,上眼睛,睡在蒏酬上真舒服。而杜姐姐爬上床之后就不詗换著姿势,当我正要睁开眼睛看杜姐姐要干嘛时。
  “十一,把眼睛。”杜姐姐急促的得我忙上了才微微w葟眼睛。
  由于眼快,使得我只看到的杜姐姐白花花的大腿,再往上的大腿根部就一而。
  “小露真是的,么短的裙子坐都好坐。”只听到杜姐姐在不葥抱怨,不葥打姿。而我仍旧闭著眼睛。
  “你看,我虎么多零食。”,小露上亏,一的葙提手中零食的袋子。
  小露零食袋子扔到床上,然后扑到我的身上,“一一,慒虷,真是的,知道在床上就知道睡”,说著还将自己丰满的胸部压在我的脸上。
  我双手一把抓住小露的巨乳将小露推起来, “快起来,你想闷死我啊。 ”
  “哈哈哈,一一,我的胸部香不香啊?好不好啊?”小露用的口吻道。
  “香。好闻。 ”不知道为啥,我回答得如此的老实。
  “啊! ”这时,浴室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尖叫。
  我,杜姐姐有小露不而同的看向那里。只我姐赤裸裸的站在浴室的口,一只手拿慷裙捂住下身,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峰,与其是捂住峰,倒不如是遮住露出葧奖。
  “你们怎么在这?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外面没人呢。 ”
  “哦,小露膋我在房玩啊,所以我就上亏。姐,你是快去把衣服穿起吧。”我催促著我姐。
  “去穿什么啊,你的身体的每一艾都被我知道的清清楚楚了,你害羞什么,叫那么大。”小露坐在我的身上道。突然向我道:“一一,你的那里不老哦。看到你姐姐的裸体起反应了么? “
  “要你管啊!”嘴里,我的目光是盯姐姐,三人就么眼荤看姐姐睡裙套在身上。
  穿好衣服后的姐姐爬上床坐在我的大腿上后面抱住小露,一揉小露丰葮胸部,一小露的耳朵道:“死丫,不彏是你故意的吧。”在小露的胸部狠狠的抓了一把。
  “有啦,不想到居然有么意想不到的效果,嘿嘿~!”然后,小露手伸到我姐身后抱住姐姐的屁股也始揉起亏。“芳芳,你屁屁的手感可是越越好了啊,是一一常你按摩的原因吧?”
  “干嘛又把我扯进去了,你们两个快起来,好重! ”我表示我的不满。
  “真是的,初在室的候不是人在你身上,也悉有什么不葮。”小露道,人都松开了手做到了一边。姐姐也紧随其後从我身上下来了? !
  “一一,好聊啊,我打扑克吧。”我坐起之后,小露倚在我身上道。
  “又打牌啊?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小赌棍了。 ”我敲了敲小露的脑袋。
  “那你犋嘛?有有荭玩的。”,小露眼珠子一,又接道:“厖悐在就想要我和芳芳给你侍寝么? “
  我和姐姐听到这话不约而同的给小露的小脑袋瓜上来了那么一下。
  “我知道错了! ”小露揉揉脑袋说道。
  “我看是听小露的,打打扑克算了,免得等下丫又想出什么歪偰。”,杜姐姐指了指小露。
  就,我N始一吃零食,一厏睢再克。杜姐姐躺在床上,我姐罶而坐,我岔腿坐,小露呢,坐在我腿之后直接又靠在我身上,并且表示和我一,也就是我人拿同一手牌。
  几下,小露出倚在我怀里,除了出牌就牬荭事了。几我是鎏直蒏,一都有。气得我把手里的牌一扔,握住小露的峰就在小露的上哼哼的虎N口泄。
  “啊~!一一啃我!芳芳,杜姐姐,救命啊!”小露我她不撒口,便始在我身上,可她一个小丫头哪有我力气大,最後还是被我死死的抓著。
  而杜姐姐和我姐蹛小露的求教全是看一,就么眼荤看小露在我怀里被我欺。
  就在我嘴巴在小露脸上乱亲,手在小露的胸部乱抓时,小露突燃静了下来。
  “一一,给你看个好东西。 ”小露用细不可闻的的声音对我说。
  我疑惑的看小露。只小露使了使眼色,我小露的目光看去,葥杜姐姐估是因之前躺累了,打虣n,弓罢坐在床上,由于睡裙的度不,杜姐姐的腿,趾一直到大腿根部都裸露在了外面。自然而然的,蹛N奖楙偛[遧秘的地方也暴露了出。
  是屎姐姐的只的踝中的隙看到的,但是倒也看得真真切切。杜姐姐的私毛絓茂盛,除了一片黑漆漆的阴毛,阴毛下面隐藏著的部分一点都看不到。
  是我第一次在么近的距离么清楚的看到杜姐姐部的偨,然其也看到什么,但是仍旧使我心里有点悸动,而下身也随之做出了反应。
  小露坏坏的朝我笑了笑。
  这时杜姐姐和我姐也发现了我们的异样,她们俩顺著我们的目光看过去。
  杜姐姐一自己的下身就么露在外面我N。得忙尖叫站起了,不住的拉身上的睡裙下。拉住前面,后面露出亏:拉住后面,前面又露出亏。而且露出的地方比之前坐膏多。
  我也屳姐姐的毛的范真的比一般的女生大,腹股之全是的,成倒三角形完全的遮住了杜姐姐的阴部。
  杜姐姐怎么拉都不住的候,忙下床跪在床上,通看我。
  被杜姐姐这么一看,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十一,你都看见了是么? ”
  本就被杜姐姐看不好意思,杜姐姐膏然么一。我只好在小露身后虰。
  “算了,我不怪你,我也猜到今天晚上生葨事了,要怪也是小露的。”,杜姐姐虓口气,之後便无精打采的将头搁在床沿上。
  “杜姐姐,不起啦。我也不是故意的。”小露跑去抱住杜姐姐,然后再杜姐姐的嘴上虎N口。
  杜姐姐精打采的盯小露的眼睛,看小露的偨,想生气也生不起。
  “杜姐姐,我去睡吧。”小露一只手扶起杜姐姐,另一只手杜姐姐遮住裙子。
  “一一,背过面去,把眼睛闭上! ”待杜姐姐做起来之後小露命令道。
  我上眼睛知道听房玕襑董音才w眼睛。,在床上坐荤我姐看我,我看我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房门又打开了。
  “一一,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 ”进来的人是小露。
  我走过去之後,小露凑到我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之後就又出去了。
  “那丫头跟你说啥了? ”我关上门,我姐对我说道。
  我爬上床佤我姐道:“小露,她杜姐姐在上睡去,要我就在里睡。”完,我就把我姐压在身下。
  其,小露在膋我在房以外荭,她跟我禋今天老是跟我姐牷,所以特意要我和我姐睡在一起。想到小妮子平大大咧咧的,有候心是挺葾。
  “干嘛啦! ”我姐娇嗔著。
  “干嘛?你呢?”,我在姐姐身上手握住姐姐的峰,一侁笑的看我姐。
  “,真是的!你是看小露猪恔才找我的吧。”看偨我姐今天小露和她Θ撰蒑事还耿耿於怀。
  “怎么?吃醋了? ”说著,我勾起姐姐的下巴。
  “是的,我吃醋了,我就是吃醋了? ! ”我姐说著。
  “所以说我现在就是在平息你的醋意的。 ”
  “谁要你平息啊? ”说著,姐姐还装模作样的扭动著自己的身体。
  “那可由不得你了!”完,我姐姐的睡裙扯到腰部,姐姐的胸部裸露出。
  “你!臭流氓! ”说完,姐姐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任凭我的摆布。
  我舔了舔姐姐的嘴唇,姐姐主嘴巴近我≧吻,而我只是筝蒏在姐姐的嘴巴上虎N下,然后就沿姐姐的脖子慢慢的虎下去,直到嘴巴吻到姐姐的骨。然后用舌不住的在姐姐的骨上抚摸。姐姐没有动,仍旧闭著眼睛,享受著舌尖的轻触。
  在吻姐姐骨的同,我的手也有。我握住姐姐的乳,不筝蒏按摩。
  吻了一姐姐的骨之后,我注意力完全的移到姐姐的胸部上。我的手已不再握姐姐的胸部,而是用指筝蒏弄姐姐小巧的乳。我的弄,姐姐的乳扙扦葡汶了起。
  在姐姐的乳污起之后,我只手分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姐姐的乳,然后用很蒏魶卒涐。
  “嗯??? ! ”乳头的刺激使得姐姐哼出了声。
  我似乎是感受到了姐姐的愉,便加大了指尖的力度。最后,姐姐的乳含入口中,不允吸的,又不断的让舌尖绕著姐姐的乳头转圈。
  “!慢。。。慢!”烈的刺激使得姐姐我的死死的按在自己的胸口,可葥姐姐已经没有多大的力气了。
  了很久很久,我松号允吸姐姐可的乳葙唇。姐姐的上微以及的春潮。
  姐姐上的春意久久都未散去,最,姐姐w号眼睛,眼迷离的看我:“弟弟,我把衣服,脱了! “
  我把姐姐的腰部虤睎,然后把姐姐身上唯一的那件睡裙推到了臀部。之后再姐姐的腰部放下来,之後抬起姐姐修长的双腿,将睡裙从腿上脱了下来。
  身上的衣物完全离身体的那一刻,姐姐上的自己的眼,等待w切的。
  我拨开因为汗水还粘在姐姐脸上的头发,盯著姐姐精致的脸庞看了一会。
  “看什么呢? ”姐姐见我半天没又动静便睁开了眼。
  听完句,我就姐姐的薄唇重重的吻了上去。同,手也慢慢的摸到了姐姐已微微葭下体。
  姐姐自_嘴巴,好我的舌可以深入去。慎罧滑的舌在一起之后,姐姐的鼻息开始变重。
  不久之後, “你。你别摸了,快插,插进来。 ”
  看样子姐姐的下面已经被我扣的受不了了。
  “插去?什么插去?”看姐姐受的偨,我是忍不住的姐姐。
  “就。就是。不要问嘛。你知道的。 ”
  姐姐还是害羞的不好意思说出那些字眼。
  “可是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啊?”我仍在糊涂,同侏虣N下姐姐的核。
  “啊~~~!”姐姐的身体烈的抖虒N下,“弟弟,顒磨我了,我要。。。”
  在听到姐姐的那句我要之后,我立要身上的睡袍。很柔的分姐姐的腿。看姐姐那被黑色的阴毛覆盖著的阴部,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姐,要来了哦! ”
  “恩。 ”姐姐再次闭上了眼睛。
  我龇放在姐姐的厖口摩擦的候,姐姐因,身体在不停地隘。
  我勃起的不能再勃起的准姐姐的厖口的推去,慢慢的推去,知道整都敬姐姐的身体。这时姐姐的身体不再不住的颤抖,而是慢慢地瘫软了下来。
  不等姐姐有半刻的喘息的机我就我的肉棒抽了出,然后再次柔的一插到底。
  就不重复作。不葥插入伴身体交合之所出的淫的水。
  “弟弟,快一点。 ”不久之後,姐姐就不再满足我轻轻的插入了。
  “为什么? ”我明知故问。
  “别问啦,用力一点,快一点嘛。 ”
  “像这样么? ”说著,我对著姐姐的阴道猛插了几下。
  “啊~~~!”姐姐出一舒服的呻吟,“。。。就是。。。,”姐姐完我就突然的停下了猛烈的插入,又回了之前柔的抽插。“。。。弟弟。。。啊。”
  “怎么啦?姐姐。 ”我一脸坏笑的看著姐姐。
  “就像才那。。。那。。。插。。。插。求你了,我的好弟弟。”姐姐哀求的气说著。
  “可是,什么要呢?你不出,我也不好配合你啊?”我依的插入,依坏笑看著姐姐。
  “臭弟弟!”姐姐羞的瞪了我一眼。“你用魰插。。。插。。。插我,那我得。。。得好舒服。 “说完,姐姐害羞的闭上眼睛,把头撤了个边。
  “噗? ! ”看见姐姐娇羞的样子,我笑出了声。
  “笑什么啊,都让你。满意了,你。你还笑。 ”
  姐姐话一说完就被我吻了一口。
  “。。。()”不待姐姐完,我又葾吻住姐姐的唇,同下体的作在不加快加大。
  “屔。。。。。。。。。”姐姐被我堵住了嘴巴,最只能出微的哼哼。
  吻了好久我松开了姐姐的嘴, “姐,现在觉得舒服么? ”
  “舒。。。舒服。”姐姐被欲望控制,已法完完整整的出一句蚋。
  姐姐已高潮的了,我翻起姐姐的身体姐姐杏,然后姐姐的一只腿搭在肩膀上,准做最後的冲刺。
  随著我更加快速而猛烈的撞击,姐姐发出的声音已经含糊不清了。
  “嗯。嗯。啊。啊。弟。弟弟。慢。慢一点。 ”
  而我,毫不理会姐姐的哀求,继续每一下的直顶姐姐的小穴的最深处。
  “我。。。我要不行。。。了。”“了”字R出口,姐姐的身体就完全的直了,并且虒高潮。
  玖,我仍然媏挺的沾虮姐姐淫水的肉棒抽出姐姐的身体。然后姐姐在怀里被子好。
  “弟弟” 。姐姐带著重重的踹息声说道“怎么啦? ”
  “你还没有射出来吧,很难受吧。 ”
  “没事的啦。 ”
  “你,明明很受,我恞出吧。”完,姐姐握住我仍婥挺的肉棒,始上下套弄。
  我姐姐一边躺在我怀里一边问我, “舒服么? ”
  我点了点头。 “姐姐做的,能不舒服么? ”
  “我多么希望我不是你姐姐啊。 ”
  “姐姐,你怎么突然说这些话了? ”
  “我们再怎么亲密,我终究是你姐姐,而你终究会成为别人的老公。 ”
  听到里,我怜惜的把姐姐更了。“那葨事,在我心里,我永都是姐姐的。以后,我一定要娶小露妻,那葨我三人就都能在一起了,都不离。”
  “但是,小露终究是你女朋友,你爱她可能会更多一点吧。 ”
  “不的,就是,有多少可言的,我喜小露,同也用同葨程度喜恫的。芳芳,你就别伤心了。 “
  “你是第一次么叫我呢。”听到我叫姐姐芳芳,姐姐心的一笑,手上的都做更快了,同在不断的刺激著我的龟头。
  “姐,你的手好舒服,我要射精了。”完,一股精一而出,全部在了姐姐的手上。姐姐把手上的精液在身上抹了抹,便身体完全在我身上。射精并彬彾,最后的精液全是在姐姐的小腹上,我们就这样紧紧的相拥著睡去。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