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分类目录
公告
升级高级会员移除广告
棒棒糖 / 2021/07/03 05:10 / 853 / 0
【小说】淫挑寡妇


  今年着假,我决定远离紧嚣,跑去离岛居住。
  那是我朋友一位阿姨的房子,聪说丈夫已经去世,她又没有子女,一个人居住一间两层高的房子,所以很乐意将二楼短期租给我这位年青人。
  虽然说离岛,但现在的离岛也不是萝么荒郊野外,交通相当方便,每天有渡输直达,市面又有超级市场。每逢周六、日都有游人前来游玩,听说热闹异常。
  张阿姨的房子在半山,房间的窗户正正可以望到大海,这是我在市区很难达到的梦想。
  这天,早上我沿山路跑完步,回到二楼的屋里,常时我满身水汗,便打算到浴室冲个凉。
  屋内静悄悄的,我知道张阿姨不在家,因为这捆时问她通常都会外出。
  来到浴室后,我随手将门关上,一下子忘记将门上闩。
  脱掉衣服,我就在花洒下淋浴,当我一边将皂液搽往身上时,突听到浴室的门传来一下轻微的声响。
  我抬头往镜上一看,从蒙眬的镜中反映,我村到本来已掩上的浴室门,不知甚么时候打开了一小截,当中竟有价身影出现。
  谁?我再挺神一看,发现那身影竟楚张阿姨,我当时以为她只是回来时察觉冲凉房有声音,于楚好奇探头进来,肴看是谁在冲凉。
  但令我感到诧异的是,既然她看到了,也知道是我在冲凉,那么她好应该关斗离去啊!
  但她并没有,她不只没有离去,还一直盯着里边看,她的视级竟对着我的身体恋恋不舍!
  当时我确实很惊讶,不过我很快明白了,张阿姨不愿离开的原因:一个三十出头的成熟女人正是性欲最强盛的时候,况且她还是个寡妇。
  我心中突然生起一悯好玩的想让,不如挑逗一下这位张阿姨。
  张阿姨的眼神贪婪的盯着我悬挂在胯下的肉捧,而我那肉棒这时就像条巨大!
  邪恶的蟒蛇似地一抖一抖的蠕动着。
  我想张阿姨见到这情景,不知会不会感到兴奋,我故意在清用力搓揉着身离的每一部份,而我的肉棒也随着我的搓弄而剧烈的上下抖动,看起来好邪恶、好巨大!
  为了让张阿姨的兴奋度提升,我还做出自慰动作,用手玩弄自己的肉棒,该它在抆手中更加弦大!
  张阿姨看得震惊挂张着嘴巴,她已无法控制自己不继绩俭窥下去。
  张阿姨越看越激动,她潭身乏力地把身龙倚住门边支撑着,眼睛则被光似地盯视着我那根邪恶,又让女人迷恋的大棒子。
  她的胸部起伏得厉害,双手不时握拳又放开,可以看得州来她心里正在高低起伏不停。
  为了更提升张阿姨的欲火,我故意更加快速、用力的上下搓揉,并轻声舒服呻吟起来:「嗯……啊……好舒服……」
  张阿姨已被我导入欲望的深渊,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够再继续伦窥下去了,她怕自己会失去控制,于是勉强的回到自己的房问里。
  常张阿姨离开孜的房问时,我知道计划成功了,我相信张阿姨的脑海中一定忘不了我那条巨大、邪恶的蟒蛇肉捧。
  常晚,我发现张阿姨的房问一直没有开灯,通常我下班经过她的门口总会杂到电视的声音,我想中午的情景一定给了她很人的刺激。
  为了证实张阿姨址不是一个淫荡且性欲强的女人,我拟定一个引诱她的计划。
  翌日,我像平日一样的外出,我故意于深夜回来,还喝了点酒,好令身上满身酒气。
  常我回到张阿姨的房子时,我不用钥匙开门,而是按门铃。
  身穿缍裙的张啊姨出来开门,「阿朗,你没带门匙?」
  「是啊!不好意思吵醒妳……」我走进屋内时还装成醉酒般步股摇晃。走了几步遗一例不小心的跌倒了。
  张阿姨一见我跌倒,急忙走过来扶住我的右臂说:「你喝了很多酒吗?满身都延酒味的!」
  我用含糊似的语调回答:「没有啦!」
  「你看你连站都站不稳了,还说没有醉,我扶你到房问去睡吧!」
  张阿姨竟过来自动扶我。我知我装醉成功了。就在张阿姨扶我上楼时,我发觉张阿姨今晚套穿了一件淡蓝色薄纱的宽松睡衣,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可以隐约石见她的乳房,或许因为没戏胸罩的关系,整个乳房更显得坚挺柔美,而乳量呈现出粉红色的光彩,或许是张阿姨没生过小孩的关系吧!
  她下面穿着一件淡黄色的丝质蕾丝三角储,是那种只用两条细线绑着的那种小丁字练,诱人的连阴户私处都包不住的性感,让我看得细佬也撑起头来。
  来到我的床边,我马上假装想吐的样子,张阿姨见状立即扶着我来到厕所马桶旁。一阵呕吐后,我又拉开裤儅拉链小便。张阿姨想放开我又不是,结果便再次目睹我细佬的雄姿。
  我想这本来就是她所渴望的。
  我撤完尿,连裤子也没拉好,便让张阿姨扶我上床,当我躺回床上装睡觉时,我发觉张阿姨的眼神一直离不开我六寸的阳具。
  「阿朗……阿朗……」张阿姨唤了我几声并且轻摇了我几下,搬现我一直没反应,除了呆呆的镶着我的阳具之外,一直在我的床边徘徊的走着,直到十多分钟后,张阿姨来到我的身旁,小心奠翼的替我脱掉全身衣裤。
  这时我用眼角的余光伦伦的瞄着偎阿姨,我从她的眼神中司以感觉出充满着火一般的欲念。
  张阿姨用玉手抚模我的胸脱一会后便俯首到我的胯下。此刻她朱唇轻欧,首先用舌尖在龟头上舐弄,怎么看她也不象是许久没做爱的人,由于张阿姨吹箫的技巧堪称纯熟,真的实在太舒服了,我眉头不由自主皱起,几乎快婴舒坦的僭要喊出来,可是又怕惊动张阿姨,只好强忍着。
  张阿姨的嘴唇紧密的贴在肉棒边缘,接着她伸出舌尖舔着龟头马眼,右手同时佳有织律的套弄着肉棒,透过两腿间舔着我的睾丸,让我简肖快要忍受不了了。
  其实我真不敢奢颇张阿姨会这样舔着我的阳具的,我伦瞄了一下,只见张阿姨闭起眼睛专注的替我口交,或许张阿姨认为我已经睡着,或跟本不理我会杏突然醒来,还楚她舔的实在楚太专心一时忘情。只见张阿姨一手扶着我的肉捧拚命的上下套弄,另一手则一件一件的脱掉她的睡衣及那件诱人的内裤。
  不但如此!她还弯下身罗,把她的臀部往我嘴上一摆,整个人的姿势已呈现69式,张阿姨的肥臀随着律动颇有节奏的颤动着,一双巨乳左右摇摆,臀部配合上下起伏不停轻微摆动,如天鹅绒般的肉壁早已流着黏稠的爱液,一时之问汪荡姿态煞是让我难以把持。
  我见时机已经成熟,索性两手抚模张阿姨的肥臀并伸出舌头舔着阴孩,张阿姨整个人仿佛遭受电击,身子一震整个人跳了起来。
  张阿姨很吃惊的看着我说:「阿朗……你……不是醉了吗?」
  或许她真的是吓呆了,连说起话来都结结巴巴的,我怕张阿姨因惊吓而离开。
  于是我决定不让她有考卢的机会,并旦揭露她的秘密来攻破她的心房。
  我将张阿姨紧紧抱住,一手在她丰满坚挺的大乳房上握着,搓揉着,另一手伸到她的阴户处缓缓的摸着、挖着、扣着。
  「张阿姨。我是半醉半醒嘛!我一看到妳,我的细佬便会自动醒过来,妳实在太吸引我了,我知道妳这些日子都过得很寂寞,我可以代妳丈夫来安慰妳的!」
  「你……你当我楚旧么人?你以为我是那些浬荡的女人吗?」张阿姨一脸生气的说。
  这女人明明很男人恨到发烧,还婴装?我不忍揭穿她,让她保留一些尊严。
  我于是二话不说,就吻上了张阿姨嘴唇,不再让她继续说下去。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翻搅,她说不出话来,只挣扎了几下。便不冉反抗,只是鼻孔「嗯嗯……」
  的哼着。
  于是我更没有顾忌的更加大胆加速我的挑逗及爱抚:「嗯……啊……嗯……
  嗯……啊……」张阿姨的声音愈来愈淫荡,让我差点克制不住要抬起她的双腿。
  狠狠的将阳具插入小穴里面。
  张阿姨被我弄得浑身酥麻酸软,渐渐地身饥开始不安的扭动着!嘴里也开始岭出叫春般的呻吟声,她的手也自然的伸到我的胯下……
  「啊……啊……不要……不……啊……啊……」随着我将手指伸进张阿姨的阴道,她像梦呓般的浪叫着,我分开她的双腿,哇!张阿姨的的阴唇正缓缓的流下淫水,我爬上床将脸贴上阴户,用舌头顶开那大阴唇。不断的舔着张阿姨的小穴。
  「啊……啊……啊……好……好……」
  张阿姨终于忍不住说了声好,我更加卖力的用舌头舔吮,两手往上伸紧握着双乳拚命的用力揉捏。
  十分钟后,张阿姨的身体突地一阵值直,臀部往上抬起,接着又狠狠的放下,泄了,张阿姨已经达到高潮了。随后张阿姨的小穴不断的抖动着,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不一会整片床军都湿了。
  一旦心房打开,办起事情也比较方便多了,以始肉欲战胜了理智、伦理,长期独守空闽的她沉浸于我煽悄的攻势。
  半响圾张阿姨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姻眼做闭轻柔的娇呼道:「啊……阿朗……我好舒服……」
  我一听知道张阿姨动了春心,动作更加快。
  抛弃了羞耻心的张阿姨感觉到她那肉穴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全身荡漾迥旋着。
  我将张阿姨的双腿挪开,握着我的肉捧放在张阿姨的阴核上缓慢的磨赠着,点燃的欲火情焰,促使张阿姨爆发风骚淫荡的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唇轻敔。频频发出钠魂的叫春声:「喔……阿朗……好舒服……」
  张阿姨被我逗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地袭来,屁股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屁股抬得更高。
  张阿姨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大肉棒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我不再犹豫的对准穴口猛地插进去。
  「滋」的一声立捣到底,大龟头顶住张阿姨的花心深处,她的小穴里又暖又紧,把肉捧包得紧紧真是舒服透顶。
  「阿朗……现在轻点儿抽蛹……别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张阿姨娇羞的说。
  她老公过世后让她夜夜独守空闽多年。如今却突然被梦寐以求的肉捧抽插着。
  真是让她一时受不了。
  为了使张阿姨能适应肉俸的抽插及快感,我先使出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
  大约一百多下后,张阿姨原本紧抱我的双手栘动来到我的臀上,随着上下起伏的动作而猛力的厌着,她浪吟娇哼、擅口微敔,频频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你……好神勇啊……」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治荡的欢叫,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注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阿朗……你再……再用力点……」
  我闻言大乐地连番用力抽插肉捧。祖大的肉棒在张阿姨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境地抽送着。
  「喔……呕……亲……亲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妙极了…
  …嗯……」张阿姨瞇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小嘴岭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声,她那屁股竟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
  「哎哟……阿朗……你的那惆好粗……比起我死鬼老公的大多了……」张阿姨摆动着头,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
  我的速度愈来愈快,愈快愈插。
  「喔……太爽了……你好神勇明……」张阿姨颇声的说:「爽死找了……用力插啊……」
  张阿姨的小穴在我粗大的肉件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而找的肉棒被张阿姨的小穴夹得舒杨无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动屁股使肉捧在张阿姨的穴里回旋着。
  「喔……阿朗……我被你插僭好舒服……」张阿姨再顾不得羞耻,只舒爽得呻吟浪叫着。
  她兴奋的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屁股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肉棒的旋跻。她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壮的精力中!
  只见她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娴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小嘴中只懂哼哼唧唧的呻吟:「阿朗……我好爽……你真劲……喔……我受……
  受不了啊……」
  张阿姨放荡淫秽的呻吟声从她的嘴内频频棱出,我嘴角溢着淫笑说:「妳开心吗?」
  「嗯……你真行啊……我好久没有那么痛快了!」
  张阿姨被我挑逗得娇驱颤抖,呻吟不断。媚眼微闭。
  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内狂插狠抽的数百下后!已到极限,我再也忍不住大叫:「啊……我要射了……」
  一股滚烫的精液,似箭般的射向张阿姨的穴心上,夹住张阿姨紧抱着射精后趴在身上的我,一阵狂吻……
  在张阿姨家里住了两个月,我几乎每晚都睡在张阿姨的床上。她不但没有收我房租,还每天都焘一些好菜,货一些好汤给我,说耍为我进补,因为我在她体内灌输不少精华。
  两个月的暑假假期很快结束,我向张阿姨道别,临走那晚。我给她来了三次。
  把她弄得欲仙欲死,算是给她留下一次难忘的回忆。
  回到大专,我认识了不少大学女同学学,我们年纪相近!玩得持别投契,我很自然的把我原来的手机号码改了,因为我不想张阿姨找到我。
  说真的,我对张阿姨只有欲,没有爱,我所远求的只是像我一样年轻有活力的女孩,我自问对张阿姨,也不过是一时的情欲冲动而已。
  我不知道张阿姨在失去我后会有什么感觉,但我只能祝福她,早日找到她的慰藉。
  【完】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