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棒棒糖 / 2021/06/18 10:32 / 3478 / 2
【小说】小龙女传奇:绝情谷底 月圆之夜
金庸武侠改编

(1)
  「十六年后 在此重会 夫妻情深 勿失信约」
  小龙女刻完字含泪转身跳下深不见底的断肠崖,没想到却掉入一个无底的深潭,小龙女早忘了本来打算是要自尽,本能地拼命往上游,却被一股暗潮愈带愈远,小龙女努力挣扎着,好不容易见到水面上的光线浮出水面,但最后的一口真气也用尽,不由得昏了过去...
  「...这里是哪里啊?」小龙女迷迷糊糊的转醒过来却见到自己俯卧在水潭边的泥地上,周围有花有树十分翠丽,不知是到了哪个世外桃源。
  只是身上的衣裙湿淋淋的,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合着小龙女的身体,将她峰峦起伏的玲珑曲线展现尽致,半透不透的衣服遮挡让她更多出了几分神秘的美感,连胸前两点樱红都隐约可见。小龙女脸上红了红,眼看着四下无人,不得已只好将外衣脱下,只剩下单薄的衬衣,露出雪白的玉臂和修长绝美的玉腿。
  忍着隐隐作痛的毒伤,勉力走了几圈,原来这是个小山谷,茂密的树林和陡峭的山壁看不出有路可以出去,但显然此处没有过人烟,小龙女暗道:「罢了,我中毒已深本就是待死之人,何必探究!」。山谷中找到了个山洞,看似没有猛兽居住,小龙女便索性将山洞和山洞周边的杂草清了清住了下来。
  谷中找到了些可食的野菜,还有种长相奇异的果子特别香甜,吃了之后身上还会微微发热,配上潭中肥美的白鱼,本来就不贪口欲的小龙女以此为食,无事便修练内功,演练剑法,一但毒伤发作便沉入潭水的深处,借着冰冷的潭水抵御那锥心刺骨的痛苦,就这样过了许多日子。
  只是小龙女不知道,那果子是情花种子掉落谷底,橘逾淮而为枳,山上为情山下为淫,成为江湖传言中的淫花果,只要吃一颗就是三贞九烈的节妇也会变成最淫荡的欲女,但据说除了性淫之外,淫花果也是绝顶的灵丹妙药能加强人体的体质,让人百病不生、百毒不侵,更有长时间作爱的体力。小龙女运气好的是,潭中白鱼是传说中的雪玉鲤,入脾、肾、肺经的绝好药引,能清毒解热,妇人食用更有养颜美容、丰胸催乳之效,两者都是江湖中千求不得的绝世名品。有了雪玉鲤作为药引,将淫花毒导入原本中了情花毒的脏腑,两者相遇竟然让淫花毒抑制了情花毒的发作,让小龙女没有毒发身亡,而情花毒也抑制了淫花毒的效果,使淫毒不至于攻入脑部成为只知淫乐的花痴。
  但...事情总是没有这么简单...
  一日夜晚,小龙女打坐许久,却怎么样也无法入定,十分烦躁,只好走出山洞,望了头上的满月,又想着过儿不知去了哪里。
  随手折了根粗树枝便舞起剑来,舞了一阵却愈发烦闷,胸口传来阵阵燥热十分不适,心想反正这里没有别人,索性就把衣服脱光,再舞起剑来。并用上了身法,在谷底内四处飞跃。
  美人月下舞剑,玉容端庄若仙女下凡,却全身不着一丝寸缕,高挑纤细的身材,双峰虽然不大,但形状尖挺饱满,椒乳随着剑舞抖动弹跳着,修长笔直的美腿,下身芳草若隐若现引人瑕想,在树林中穿梭有如山中精灵,可惜无人得见。
  小龙女就这样舞了一遍又一遍,愈舞愈急,白玉般的身子却愈来愈红,呼吸变得急促而沉重,身上的汗珠却是越来越多,香汗四溢,整个谷内都是小龙女特有的芳香,而下身传来的燥热像是燎原之火,已经快要无法忍耐了。终于,小龙女半昏迷地倒落在草地上,她本能地就想伸手去缓解那股瘙痒,一手握着自己的玉乳,另一手探索着下身早已湿透的秘境,快感在体内一波又一波地炸裂。
  朦胧间,小龙女仿佛看到杨过站在她身边,让她更加使劲的玩弄自己:「嗯......过儿......好热......过儿......快给我...龙儿想要你...」
  「...过儿......龙儿变得好奇怪...龙儿想要过儿的...肉棒...给我...」
  「...好热……好想有个什么东西插进来……好想要……什么都行……」
  原本用来舞剑的粗树枝成为了现成的角先生:「...过儿...好棒...棒子好粗...小穴好爽...用力...」
  小龙女一开始还只是浅尝辄止,随着高潮的累积,她就如同杨过用巨根干着她般全根尽入,树枝上粗糙的树皮伤不了有内力保护的蜜穴,那痛感反而让小龙女更加疯狂:「...过儿好丈夫干我啊...过儿用力干龙儿...龙儿是淫妇好喜欢被干......」
  明亮的月光下,一名全身赤裸地绝色美女玉体横陈在草地上,玉体白嫩柔滑,如雪似玉,玉肌反映着月光,萤萤发光,恍若月下仙子,一对不大却十分饱满的酥胸像俏皮的雪白玉兔,随着主人的喘息而颤抖着,坚挺且富有弹性,两条修长的玉腿张合着,两腿之间的根部,蚌珠激张淫液泛滥……
  如此美丽的身体却她的主人粗鲁地玩弄着,一张绝美清纯的天仙般的脸蛋上泛着红晕,露出迷茫的表情,一双杏媚眼如丝,眼波荡漾,香舌微微吐出,娇喘如兰,说不尽的楚楚可怜,风情万种,小嘴轻吟着即使是最淫荡的浪女也不禁脸红的话语。
  尽管她早已泄身了数次,欲火却愈烧愈旺,小龙女眼前好像看到所有记忆中的人都站在旁边看她自慰。
  「...尹志平...你又要来干我一次吗...快来...龙儿的穴儿只有你奸过...龙儿的淫穴都是你的...」
  「...赵志敬你也要吗?好肉棒哥哥...快奸我...」
  「...公孙哥哥...柳妹的穴儿...等着你来操...柳妹要嫁给哥哥...天天给哥哥操...」
  「...郭伯父...龙儿好淫荡...对不起过儿...郭伯父快用肉棒惩罚龙儿...」
  「...郭伯母...你的奶子好大...龙儿也好想要...我们来比比谁的穴淫荡...」
  「啊......啊喔......嗯......嗯......我......快不行了......又要去了......啊啊啊啊......」
  「啊......不要!又高潮了......啊!!!」
  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小龙女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漫延到全身,原本雪白的肌肤泛出鲜红,全身经脉像是涨满一般十分痛苦,小龙女不禁痛到在草地上打滚,热流渐渐聚集在小龙女的双乳,不可思议的将原本只盈一握的玉乳涨大了数寸。
  「...我的胸脯...怎么...啊...好痛啊!......啊!!!......啊!!!......啊!!!」小龙女不禁紧紧握住涨痛的双乳,使劲地揉着,但硕大的巨乳一双玉手根本无法握全,一阵前所未有的高潮再度袭来,两道乳汁由双乳毫不自然的喷出,插在下身的树枝竟然被高潮的淫液喷射而出插在旁边的树干上,只剩下半截露出。
  泄身之后,香汗淋漓全身无力的小龙女恢复了些理智道:「呼...呼...呼...结束了吗...我这是...怎么了...」小龙女休息了一下觉得体内的欲火好像又开始跃跃欲试:「呼...这样不行...我得...去寒潭...用冰水...」好不容易爬进了寒潭,小龙女觉得肌肤变得十分敏感,光是一路上小草微风的轻抚,就让她差点又陷入高潮,冰寒的潭水让体内的欲火稍稍退减,小龙女好不容易才能稍微喘口气。
  「呼...这样好了些...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小龙女运功检查了一下,经脉毫无内伤的迹象。「呼...呼...呼...似乎是没受伤,但我的胸脯怎么变得这么大...唔...好舒服...啊...不可以...快停下来...不行...乳汁喷出来了...啊...我...不可以...」本来只是想检查一下变大的双峰,但一摸之下小龙女的手便离不开自己新生的巨乳了,热流又再次从小腹下窜起。「啊...又去了...全身都...我...不行了...」小龙女感觉全身肌肤好像都像是敏感带一般,光是潭水的波动就几乎让她泄身高潮,差点让她沉到潭底,好不容易才重新浮上水面。
  「啊...呼...呼...这样...应该没事了...嗯...鱼儿...好多...他们...想做什么...不...」就在小龙女快要可以停下来时,四周的鱼儿似乎被吸引了过来,逐寸地吸吮着小龙女的肌肤,特别是几只特别大只的鱼儿甚至吮住了仍在渗出乳汁的双峰以及不断流出淫液的蜜穴,就好像数十个男人同时舔着她一般,搔痒的感觉让小龙女的抵抗完全失效,在不断高潮中失去意识。
  「唔!我还...活着?」小龙女再度在池边醒来时,天已大亮,白玉般赤裸的娇躯在晨光中闪耀,运起内力流转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反倒是内力运转竟然比平时更流畅许多,昨夜胀大的双峰也恢复原状,尖端的两点樱红在日光下更显娇嫩,小龙女摸了摸胸部似乎还是比原本更大一些。小龙女脸上一羞,昨夜变得如此淫荡真是丢脸,幸好谷中无人,不然就是有男人也被她给榨干了。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1/06/18 10:32:50

(2)
  山中无甲子,不知过几个月或者几年。
  宁静的深山幽谷中,有一小块明显被精心打理的小庄园,有花有草,却宁静无人。
  寒潭平静的水面突现波纹,赤裸的小龙女从潭中缓缓浮出,出水芙蓉般亭亭玉立宛若湖中女神,手上拎着几条鱼,脚上套着一个接着绳索的袋子,里头尽是发着萤光和寒气的寒玉石。小龙女本来就内功深厚不畏寒暑,在吃了淫花果后更是连寒潭之水都不怕。
  先前的衣服早已破旧到不能再穿,披上用树皮编织简陋的衣服,面无表情的小龙女好似又变回过往无情无欲的古墓仙女,只是诱人的肉体骗不了人,即使穿上衣服,举手投足无意之间都展现出令老叟动心、瞎子睁眼的媚态,只是低头拉起袋子,大有长进的双峰就不安分的几乎裂衣而出,小龙女以粗布将长过柳腰的长发擦干,笔直乌亮的秀发披散开来,如同一匹绢布一样美丽,再以树藤长发束起,露出洁白纤长、令人无限瑕想的玉颈。
  穿过寒潭旁已被小龙女开垦出的一小片菜园和果园,走进盖好一阵子的小屋,将抓来的白鱼丢下锅中炖煮。接着将寒玉石置入山洞中,将山洞改造成为练功用的寒冰洞。
  小龙女感叹就算是嫦娥住在广寒宫,至少还有玉兔陪伴,自己却无人相陪。
  忙了一天小龙女将诸般事物收拾妥当,抬头看了看已近黄昏彩霞的天色,原本淡然的她突然间脸上一羞,脚下却不住往果园走去,这里有十余棵特别粗壮的淫花树。原来有一次小龙女淫毒发作以淫花树「作陪」,没想到这株淫花树在淫水浇灌后,几天后长得翠绿异常,结果时更是丰收。小龙女虽然害羞但还是将周遭的花木清理干净,只留下这十余棵「树丈夫」,每日都会挑选一棵树轮流「施肥」。
  白天淡雅如仙、不可亲近的小龙女走进果园后却是媚眼如丝满面红晕,今天轮到园中最粗大的那棵「大相公」。小龙女脱下外衣在树前跪了下来,像是服侍爱人般,用白玉般完美无瑕的胴体贴着树干,香舌像是在亲吻恋人般舔着粗糙的树皮,并挺起胸前浑圆丰满的巨乳夹着树干不断摩擦,用力之猛就连胸前白玉般的肌肤都刮得道道血痕。
  挤压后树皮间渗出了些白色的汁液,小龙女见了更是兴奋地不断舔食,吞进口内后混身发热,挺着柳腰将蜜穴贴着树干上一处凸起的树疙瘩,树疙瘩的长度正好可以搔到穴内的痒处,一直是小龙女最爱的位置。小龙女挺起丰满的上身伏在树上,下身早已湿淋淋的浪穴则绕着树疙瘩由慢转快的摇着纤腰玉臀,树疙瘩深深戳入她的秘处,刮磨着。晶莹的淫水很快的就沾湿了整根树干「啊……好粗喔……啊……嗯啊……」,小龙女狂乱的搓揉着自己的胸部,腰部还努力的上下套动着。
  「啊…好舒服…插……再…用力…好相公…人家…想更……刺激…更深…好哥哥…嗯…」
  「…奶子...和小穴都...好舒服…好哥哥...给我...更多汁液...」
  「啊~好舒服…顶到…了…嗯…不要…停…啊…人家的…胸部…也想…要…用力…太…舒服啊~~~」
  「不行…不行了…要…泄……了~~~」
  高潮后小龙女满身香汗摊软无力地抱着树干喘息,嘴角和胸前还残存了些白色的树汁,平时冷若冰山的美人此刻全身都泛起了情欲的红潮,柔软的腰肢高高挺起,一对丰乳颤巍巍地在胸前抖动不止,而那甜蜜的小穴仍然抽搐着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浇灌着淫花树,娇弱无力的模样若是有男人在旁肯定是要再奸她几十遍。
  隔天早上,小龙女悠悠的从树旁醒来,拍了拍身上脏污,胸前的伤痕在白色的树汁的效果早下已不见痕迹,抚了抚自己光滑如旧的玉乳,她脸红害羞地叹了口气,按例沉进了寒潭洗浴练功,浴罢上岸突然听到熟悉的嗡嗡声,淫花树旁竟然聚集了一窝玉蜂。小龙女惊喜之余便照在古墓的往常习惯养蜂练蜂。没想到玉蜂采淫花而成的淫蜂浆,竟然永久的治好了小龙女的毒伤,同时让小龙女毫无可能的变得更美了,但似乎也让她变得更加淫荡,淫花树们愈发丰收了。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1/06/18 10:33:11

(3)
  十六年后,杨过跳下了绝情谷,送走了跟着他跳下来的郭襄,等了许久也不见雌雕下来接他,发觉潭底有异,便设法潜进了潭底,过不多时,「波」的一响,冲出了水面,只见圆月在天,花香扑鼻,竟是别有天地,他不即爬起,游目四顾,只见繁花青草,便如同一个极大的花园,然花影不动,幽谷无人。他又惊又喜,纵身出水,见十余丈外有几间茅屋。几间茅屋摆设都和古墓当年一样,却不见人影。
  杨过在四周走了一圈不见人影,正急着不可开交,却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洞内似有人声,快步走了进去。
  只见洞内寒气逼人,小龙女光着身子盘坐在一块寒冰玉石上,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后,玉容庄严有若女神,口中却吐出阵阵淫声浪语,胸前双乳涨得异常硕大,乳头似有乳汁流出,下身也是水光致致。
  杨过惊叫了一声:「龙儿~」
  小龙女十六年来未闻人声又是练功关头,受了惊吓,竟是翻倒在石上。
  杨过暗恨自己鲁莽,急忙抱起小龙女想要运功帮她疗伤,没想到却被小龙女反身压倒在地上,杨过见她神智不清不敢反抗,却见小龙女有如撕纸一般把他的衣服脱个精光。
  杨过惊叫:「龙儿~」
  小龙女喜道:「是真的肉棒...太好了...龙儿的淫穴等好久了...」
  杨过还想把小龙女推开,却见小龙女一手把杨过的肉棒握住,低下头用娇嫩的小嘴将肉棒前端含进嘴里,巨大的龟头就几乎塞满了她的小嘴,丁香小舌在嘴里不住的围着那庞大的龟头打转儿,一脸迷醉的样子。
  将肉棒前端含进口中,温软的舌头在龟头上缠绕着,把亚薇吸的双腿发软,双手按住伊莉亚的头想要恢复平衡,却让整根肉棒深深刺入她的喉咙中。
  杨过虽然与众多女性有情感纠葛,但实际上还是个处男,受到小龙女的强烈攻势把杨过吸的双腿发软,只能道:「龙儿妳这是做什么...快...噢...快放开...」,杨过双手按住小龙女的头想要恢复平衡,却让整根肉棒更深地刺入她的喉咙。
  小龙女像是被鼓励了一样加速着手舌的动作,一开始还有些生涩,没多久就掌握住诀窍,让杨过的抵抗毫无效果,很快的就射出他的童子精:「啊……龙儿……不要……啊呀…我忍不住..…要出来了……出来了...要射了...……啊啊啊!」
  杨过不由得射出大量的精液,小龙女不闪不避,照单全收,被精液喷的满脸都是:「好奇怪……的……味道……啧啧……」小龙女吞下口中的精液,并舔了舔脸上与肉棒上的精液,虽然嘴里说奇怪,身体的动作却依然积极,开心的将杨过的精液舔得一干二净。杨过见了她的淫荡表现肉棒很诚实的再度恢复精神,小龙女娇喘道:「好哥哥...你好棒...你的肉棒又站起来了...龙儿的穴儿等不及了...」说完再次把杨过压倒在地,并且把肉棒插入自己的穴中。
  杨过还在怀念刚才小龙女的口舌侍奉,没想到肉棒又立刻进入到了一个更美妙的世界,一个又紧、又湿热的地方,而且还不断蠕动着,包裹挤压着他的肉棒,差一点点又要缴械了。小龙女中了淫毒这么多年,都是靠自慰解决,这回总算找到了支真的肉棒,更是淫欲冲脑顾不得身下男人是谁,只是疯狂的摇动着柳腰,小穴吞吐着肉棒:「啊!...嗯...亲丈夫...好哥哥...干龙儿...大肉棒哥哥...干龙儿...好满...啊!...太深了...用力......妹妹一辈子让你干...啊!...」
  杨过反抗无效又想着反正小龙女是自己的妻子,两人总有一天要交合的,也就放开心胸,仅存的左手握住了随着小龙女身体弹跳着的丰乳,用嘴巴咬住了另一边的乳头吸吮着不断渗出的乳汁,下身更是使上了在大海中苦练的腰力,反客为主的将小龙女压倒在地上,挺起粗大的肉棒、毫不怜香惜玉的在她体内进进出出,上下同时被攻击,让小龙女被干得娇啼婉转、死去活来:「啊...!嗯......啊...嗯......!轻......轻点,太深了...受不了...唔...嗯...!又要泄了...唔......嗯...轻......轻一点!嗯...啊......!」
  「啊啊……啊嗯……不……不行……喔……我还要……我还要……啊啊……」小龙女亢奋地高声娇吟着,柳腰美臀配合着杨过的抽插的频率使劲摆动,双手紧抱杨过的脑袋,将胸前美肉直往杨过嘴送,杨过也不客气的大力吮咬,直把小龙女的奶汁吮出。
  「啪啪啪......」杨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下腹不断撞击着小龙女,小龙女只觉体内的肉棒变得更加粗壮,抽插得也更加猛烈,腰上的力道越用越大,每次都像是要将小龙女顶飞出去般,干得她早已不知是作梦还是真实。杨过双腿一蹬,竟然单凭双脚和肉棒之力将小龙女性感丰满的肉体举在半空,粗大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最深处,同时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小龙女被举在空中,不由得紧紧抱住杨过的虎躯「啊...太深了......噢...好烫...好多...」小龙女被射得发出淫荡的叫声,再也忍不住,娇躯一阵痉挛,阴精如决堤的洪水流出,淫荡的肉体不停颤抖,说不出的舒服畅快。
  小龙女从高潮中醒来,总算恢复了些神智,发现身下的男人的确是思念已久的丈夫杨过,开心得又亲又吻直掉泪。杨过虽然也很开心,但被小龙女裸身搂着,感受到硕大的巨乳在自己的胸前无限的弹力,肉棒再次诚实的举起,小龙女先前淫毒冲脑抓着肉棒不肯放,现在恢复理智反倒害起羞来「过儿,你的...又站起来了...」
  「龙儿,妳好美...」杨过目不转睛的望向爱妻,高潮后的小龙女娇喘连连,雪白的脸蛋泛红,一双满足的诱人眼神,更增加了小龙女的魅力,杨过左手抚着细嫩雪白的皮肤,尤其是那对柔软香滑巨乳、充满弹性翘臀和只盈一握的柳腰更是让他流连忘返。听得爱郎此话,小龙女脸上通红,更被他的大手摸得又痒又爽,羞得把小脸埋在杨过的胸口,娇声道「过儿......我要,快给我...」
  「好龙儿,我来了,」杨过左手一探,拨弄着她那迷人的花瓣,红腥腥的阴唇向外翻开,露出了凤穴中间的那淫媚撩人的屄缝儿,找到了敏感的阴蒂,手指捏住阴核不断把玩着。「呜......」小龙女雪白胴体如遭电击,一股浪水忍不住喷了出来。
  「好相公...好哥哥快进来...龙儿想要的是过儿的大棒棒...快给我...」娇妻开口,杨过再不迟疑,驱使怒龙般的肉棒插入小龙女急不可待的蜜穴。
  「啊~好爽!」一插入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欢畅的呻吟,长久的离别像昨日的恶梦被遗忘。杨过已经射了两次,也逐渐掌握了抽插的诀窍,不同于前次的激烈,这次肉棒技巧性的缓缓在小龙女的玉穴中开展着属于他的领土。
  「啊...啊...喔...好粗...好舒服...喔...啊...啊...不...要死了...喔...喔...用力...喔...」
  「啊...啊...对...快...再快一点...啊...喔...不行了...喔...爽死龙儿了...啊...」
  「好哥哥...插得好深...相公好棒...干得深...就是这里...用力...」小龙女彷佛淫毒再次发作般,小嘴呻吟着淫声浪语,绝美的玉体也配合着爱郎的抽插扭动纤腰,并挺起胸脯任由丈夫吸吮玩弄。
  「哎呀......我的好哥......哥......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就像是要把十六年来的作爱次数一次填满似的,两人不断翻转着各种姿势,小龙女趴在石床上翘着玉臀让杨过从背后抽插着,眼见小龙女已经累得半昏半醒,嘴角仍吐出淫荡的呻吟声,杨过将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精液射出,浓浓的精液射入子宫,小龙女全身一紧也泄了一次。经过刚才多次的大战两人都是大汗淋漓、浑身酥软。杨过就这么抱着小龙女赤裸的玉体进入梦乡。
  等到两人醒来后,说起其中这些年的来由,原来小龙女在谷内虽然毒伤已无大碍,但每逢月圆便会淫念大作,不得已只好以寒潭压制。后来小龙女高潮喷发出来的香气引来了玉蜂,得淫蜂浆之助,便渐渐不需以寒潭抑毒,只要用从寒潭深处中搬出的一些寒冰石到山洞中,运功抵御,就可以顺利渡过。谁知少情少欲的玉女心法搭配着让人情欲大盛的淫毒,竟是一种神效的修练妙法,练着练着小龙女的功力居然大有精进。
  两人走出洞穴,早已日过中天,小龙女披上了用树皮做得衣衫,反倒是杨过的衣衫都被小龙女撕烂了,只得赤身裸体。杨过在阳光下一看不得了,小龙女这些年一直以淫花果和雪玉鲤为食,并以淫毒练功,与淫毒结合而成的欲女心经,使小龙女相貌没有丝毫变老,仍是从前的清纯娇媚,反倒是原本高挑纤细的身材长成了与清纯长相全不相称的性感丰满。
  小龙女树皮做的衣衫毕竟简陋只能半遮半露,完美的玉体在衣杉下若隐若现,比完全没穿更加诱人,杨过的肉棒再次诚实的挺起。小龙女嫣然一笑,握住了肉棒。杨过才道:「姑姑,你容貌一点也没有变,我却老了。」小龙女握了握手中怒龙般的肉棒,笑道:「不是老了,而是我的过儿长大了。」
  杨过就这样和小龙女在谷底住了下来,两人每日都要数场激战,几乎全谷上下都有他们激战的身影,果园灌溉的频率也更高了。
  两人重新练上了玉女心经的最后一章,只不过这回两人不用再以草遮掩,杨过的肉棒根本直接深深的插在小龙女穴内。
  「啊...不行了...喔...爽死我了...喔...快...喔...死了...好舒服...喔...别停...」
  「啊...啊...好...舒服啊...再...再快一...点,啊...啊...我...好美!...要升...升天了!」
  「......啊啊......好舒服......啊......嗯......啊......让我死了吧......」
  「啊啊……嗯……啊……要坏掉了啊……过儿的……肉棒……插的……好深……喔……啊……啊……不……那里不能……吸……啊……会、尿出来的……不……不……啊啊……过儿……我要……更……深……更……用力、的……插我……哦哦……」
  「...好相公...龙儿不行了...求求你饶......了......啊!啊...好亲亲丈夫~~啊~好舒服~~啊啊啊~~嗯嗯啊嗯~~要死了~~好~~~~给我吧~啊啊啊呀~」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圆月之下,虽然两人又干了好几炮,小龙女却完全没有「发情」的迹象,反倒是杨过的棒子整天都硬得发疼,连射数次都不消停,干得小龙女三穴齐开不断求绕。
  眼看小龙女的淫毒已不成问题,两人商量了一下,杨过射完精进入圣人模式后,也有些自责这段日子的荒唐,更担心郭家人的安危,决定回到人世,恰恰赶上了襄阳之战。
  但也许是因为在一路上干得太开心,搞到杨过对战金轮法王时差点手软...
  [后来]
        杨过夫妇在谷底山林中找到一条只有武功高手才能出入的小径,便回到谷底长居。多年后,其儿女不想打扰两人恩爱便离谷而居,发现淫蜂浆为壮阳奇药,价比千金,每每回谷便带出少量往外贩售,没想到竟成了当地一富,只是杨家后人专心经商不显露武功,才会在江湖上无人知晓。多年后杨家后人已成巨富,黄衫女出场的时候才会有诸多婢女、乐器的豪华排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