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大棒槌 / 2021/04/02 08:55 / 2321 / 49
重返17岁
诱骗
穿越
重生


第一章 突兀的重生
                (1)
  「老婆,婷婷,想死我了。」
  「去去去,不就在单位值班两个晚上吗。」
  「那我不管,两晚就两晚,我就是想你想得要死。」
  「不~要~闹!我还要洗碗,你把这个锅涮了。」
  「婷婷,洗好了啊。昨晚咱父母还跟我视频聊天,问我们怎么还不打算要个孩子。」
  「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个。你是泰迪精吗。是我爸妈又催了嘛?」
  「不不不,昨晚是两个老妈都催了。我们是不是该加把劲?」
  「先洗澡,大夏天的,你全身是汗,我也热得要死。」
  「亲爱的,我们一起洗吧,嘿嘿。」
  「你个小色痞,真是拿你没办法。」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8:56:21


                (2)
  清晨,我在迷迷糊糊中醒过来,天色已经大亮,夏日的阳光照射在床前的地板上。
  侧过头,我的身旁已经空空荡荡,房门外隐约传来厨具交织的响声。平时这么爱赖床,今天居然这么早就起来准备早饭了?
  我闭上疲倦的双眼,想起昨晚狂乱的举动,真的是……太乱来了。先是在浴室,这个澡整整洗了两个小时;然后穿好衣服在客厅看电视剧,接着又来了兴致,直接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到阳台一直到卧室。如果单纯的计算时间,真是胡来了一整个晚上。
  结婚3年多,也确实该要个孩子了。
  还能感觉到大脑和身体传来的一丝丝快感的余韵,要不再睡一会儿,反正今天周末。等他来到床边,按照惯例把我吻醒。
  心念及此,我闭上眼睛把被子往上拉一拉,侧躺着整个人缩成一团。
  不对!!!!这个被子不是自己床上的,比夏天的被子要厚。我蓦然醒悟,一下子从昨晚的旖旎中清醒过来。环顾四周,房间的布局——这里、这里是老家。
  这里甚至不是我出嫁前住的房间,而是我的家乡——陇村的房间,离现在市区的房子,至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这是什么奇葩的恶作剧!昨晚趁我睡着了,把我抱上车,然后开车回老家??
  我顾不得浑身无力的身体,挣扎着下床,却发现自己身穿着睡衣。
  我的房间在二楼,我几乎是跑下楼梯然后冲向厨房,果然!厨房里是我老妈在做着早饭,我还以为这个爱赖床的家伙转性了呢。
  「妈!」
  「婷啊,快去刷牙洗脸,早餐一会儿就好了。」老妈连看到没看我,一边忙活着一边回应道。
  「妈,思凡呢?」我现在有点生气了,就想找到那个家伙,往他的腰上掐几下。
  「谁?你在说什么啊?」怎么老妈今天也怪怪的,我没空深究。转头跑回房间,摸起桌上的手机,按了那个熟悉到几乎可以刻入DNA的手机号码。
  「喂,谁啊?」那个熟悉到化成灰都能认得出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张思凡,你这个玩笑有点过了啊,你现在在哪里?」咬牙切齿,这句话几乎是从我的牙缝里压榨出来了。
  「你谁啊,大清早的吵我睡觉,痴尻线。」用这句不屑的语气说完,对面就把电话挂断了。
  一切都那么的不对劲,我的天哪。我看着手中的这台索尼爱立信的手机陷入了沉思,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2009年8月10日,星期日,07:38。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居然从2024年8月10日回到了17岁的那年?
  房间内的白色一如15年前那般,桌上还摆放着我初中的毕业照,只是那张我无比怀念的照片却已经不在,那是和丈夫确定关系以后,去西塘古镇旅游,我穿着襦裙撑着纸伞,伫立桥边,他帮我拍摄的,还有几张后来的婚纱照。以及高中、大学的毕业照都没有了。
  抽屉里,也没有大学最好的朋友,临毕业时送我的那枚领章,老公送我的项链也无影无踪。之前能打通他的电话,是因为他的手机号码用了十几年没换过,这个还是我们恋爱时得知的。
  书架上依旧摆着我初中时候喜欢看的郭敬明的小说,那个时候真的是特别用心爱护。
  我的心仿佛被什么彻底掏空了,这15年的岁月,就此消失不见了,大学的时光、工作的烦恼、促膝长谈的朋友、倾心相恋的丈夫,统统没有了,我的眼睛迷糊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8:58:49


                (3)
  「阿婷,怎么啦?」我抬起已经被泪水迷蒙的双眼。
  「阿、阿嬷!」奶奶站在我的面前,带着担忧的眼神看着我。
  我抱着奶奶哭了起来,奶奶在10年后的2019年去世了,每次午夜梦回,泪水总是流淌在自己的脸上。只是,奶奶还活着站在我的面前,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见这一面。
  「阿婷,别哭别哭,阿嬷在,阿嬷在。」奶奶轻轻拍着我的背,她去世那晚,也是尽力伸出手摸着我的后背,说着自己这辈子很满足,希望我能过得比她要好。
  从此,我努力的活着,认真工作,认真的恋爱,夫妻感情和谐。
  只是这些,奶奶已经看不到了。我不禁悲从中来,越哭声音越大,把房间外的父母都惊动了,纷纷走进我的房间。
  「你们两个,不是我说,阿婷已经准备高三了,本来压力就大。孩子难得周末回家一趟,昨晚吃饭的时候,你们还要给她加压力,亏你们俩还是当老师的呢,高三学生的压力你们不知道的吗?」奶奶训斥着躺着中枪的爸妈,而他们则乖乖的挨着奶奶的训斥。「哎,我的乖孙女,哭的都……小时候打针都没哭得这么厉害。」
  过了好久,我才止住了眼泪。
  我已经接受了现在的事实,确实已经回到了15年前。至少奶奶还在,我还有10年的时间,可以好好的孝敬她。
  高二的暑假,要补课一个月,现在已经是上了一周的课了。我的高中在县城的高级中学,要坐一个小时的大巴车。今天星期日,我在午饭后就要去车站坐车去学校,然后还要晚自习。
  这个重生来的猝不及防,我现在也是毫无准备,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而且最让我抓狂的是,我高中的知识基本上全忘光了,这可怎么办!!下次月考岂不是全班倒数啊w(?Д?)w!!哪怕是穿越回高一那年,我都不会那么难受。
  就在这种胡思乱想中,我踏上了返校的大巴车。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8:59:44

(4)
  - 2009年8月29日,星期六-
  中午,我带着耳塞,躺在宿舍的床上玩着PSP上面的怪物猎人。其实也是结婚后陪着老公一起玩,才喜欢上的,前世的我一直到28岁都没接触过电子游戏。上两周实在是手痒,掏出自己过年存的压岁钱去买了一台PSP,在校园内用着PSP的女生不在少数,多数人用来听歌或者看剧,可能我们学校正儿八经
       用来玩游戏的只有我一个吧o(一︿一+)o
  一只手将我耳塞摘了下来:「黛玉黛玉,我、琳敏还有阿瑶下午去逛步行街哦,三缺一啦。」
  说话的人是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程婉。我全名叫王思婷,至于为什么叫我『黛玉』,则是因为我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比较体弱多病,宿舍的同学都说我跟林黛玉一样,久而久之黛玉就成了我的昵称…………
  她趴在我的床前,盯着我PSP的屏幕:「这个游戏真的那么好玩吗,我看我们班的男生也经常玩啦o( ̄ヘ ̄o#),小黛玉我发现你自从上次从家里回来就怪怪的呢,平时你都不玩这些游戏的。」
  我知道我现在的改变确实很突兀,一举一动都已经是重生前的习惯,即使现在让我改回17岁那年的生活习惯,也很困难。反映到学习方面,我也感到较为吃力,不过幸好我本来高中的基础不算差,一边学习一边回忆,大部分知识点摸索一下也能搞懂很多,但是学习效率自然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程婉捏着我的脸:「小黛玉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这真的是沉迷游戏不可自拔了啊。」
  我关上PSP,一个转身把程婉压回床上,一只手往她的腰部使劲挠了起来:「小婉儿还这么嚣张呢,我挠死你哈哈哈,啊别摘我眼镜≡ω≡」我一时兴奋,倒是没想到眼镜被她腾出一只手摘了下来。
  「嘭」一声响,是书本砸在宿舍桌子上的声音,旁边一个正在做题的女生对我俩的玩闹忍无可忍,把书本拍在桌子上,然后快速的收拾书包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阿芳这是怎么了啊。」
  「学习压力大,又嫌弃我们吵呗」,我们两个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坐回床边。我慢慢回答道:「她们家条件不是很好,又重男轻女,估计这次如果考不上大学,她就得出去打工供她弟弟上学了。」这一点还是我很久以后才知道的。
  「阿芳好可怜啊,她父母这样也太过分了。」我知道程婉又动了恻隐之心,唉,傻丫头你可怜人家,人家却未必会把你当成朋友。
  我拿着梳子走到阳台,在镜子前梳理着自己的长发,我的样貌不算漂亮,唯一自豪的,就是这顺滑长直的头发了,基本上不需要什么护理,用梳子简单的梳一下就好。结婚以后,老公也很喜欢抚摸的的头发,每次亲热时,总喜欢撩开我的头发,轻轻的舔弄我的耳根。
  想到这里我的耳朵一阵发烫……
  「小黛玉一副思春的样子,是不是想着我们班哪个男生啊?难道是班长吗?」
  程婉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的脸,估计是我的表情暴露了。我从镜子的倒影中看着程婉,灵动的双眸闪烁着八卦的眼神,仿佛精雕细琢的脸庞,纤细却凹凸有致的身材,长发的发尾微微卷起带着几分俏皮。即使过了十几年,这幅容貌依旧令我羡慕不已。
  她那未施粉黛的精致容颜,在学校这身很难看的校服衬托下,更显得如同清水芙蓉一般。被她这么一提,我顿时兴味索然的放下梳子,我思春的对象,现在还不认识呢。「小婉儿这张脸,难怪连高一的学弟都给你递情书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咱的班长一直暗恋你,我可不好意思去讨人烦。」
  自身的样貌过人、家庭条件好、男友又贴心。羡慕是一回事,确实也略带几分嫉妒,但是这不妨碍程婉是我高中时代倾心相交的,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啊,可是,可是我又有男朋友了。但是咱们小黛玉也是一个小美女啊,书卷气很浓的那种古典美,我看班长对你也很不错呢。」
  「别了别了,咱班长讨好我的目的我可是知道的,我俩关系这么好,他还不是想从我这儿知道小婉儿你的消息呗。」当年的我对班长确实有几分好感,可是现在在我眼里看来,就是一个18岁的小屁孩子。
  「不说班长了,婷婷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帮帮阿芳啊,我俩的成绩还可以,可不可以在学习上帮帮她。」
  「不要!你最好离她远点。」即使我重生了,这件事依旧快要发生了,她生性的善良,却从此毁了她的人生,上辈子的记忆差点把我的意识撕碎。一时的慌乱和着急,我差点把梳子拍在洗手台上,迎着程婉疑惑的眼神,我顿时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激了。
  强制性的让自己镇静下来,我可比程婉她们多活了十几年,不能这么慌。
  我咽下一口唾沫,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言。拉着程婉坐回床边:「小婉儿你想啊,我之前看过,阿芳平时跟我们的学习方式其实不一样,对不?」
  「这倒是。」
  「她如果向我们求助,这是一回事。但如果我们主动上前去帮她,她会不会觉得是我们打搅她学习呢?而且现在只剩下一年时间了,她从小的学习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你想啊,阿芳从入学开始,跟我俩、琳敏、阿瑶的关系都比较冷漠。如果我们贸然上去,会不会让她觉得我们不安好心啊。」
  「你说的是有道理哦,可是……我还是觉得她好可怜啊。家里这种情况,平时也不跟我们一起玩,就在那儿认真学习,成绩也不上不下的。」程婉虽然善良,但是不笨。我也只能先用这些话把她忽悠过去了。
  「学习上不还是有老师在吗?老师平时也很关心阿芳的。小婉儿你看这样,如果她跟我们说需要我们帮忙,那我们几个人一起帮她,你看好不好?(最好不要,我的学习成绩现在一到实战就会暴露了)」我揉捏着程婉的肩膀,这套按摩的手法还是结婚后,我从网上学来,帮老公按摩的。程婉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娇吟,
「嘿嘿,舒服吧?还有一年啦,不用那么着急。上次我还在办公室听到陈老师打电话给阿芳的家人,说阿芳是个认真的好孩子,让她们家一定要供阿芳上大学呢。
  你看老师都这么支持她,这样我们也可以放心啦。」
  这句话完全是我自己胡骗乱造,老师清不清楚她的家境这个我不知道,老师有没有跟她家人通话过我也不知道,但是不妨碍我信手拈来的扯淡。
  「你这么说,确实是这样。婷婷再帮我捏几下,真的好舒服啊。」
  「好好好,小婉儿有要求,我怎敢不答应?」
  「对了,刚刚说的,下午我们去逛街,你有什么安排?要说在宿舍玩游戏,我可不答应。」
  「我表妹今年准备上高一,今天去一中报道,我去看看她,然后就坐车回家了。」
  「这样啊,那你去吧。啊,阿瑶发信息催我下楼了,那黛玉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啊。」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00:31

(5)
  目送程婉换好衣服走出宿舍,我的心陡然沉了下去。林巧芳啊林巧芳,不管你是懦弱还是无情,这辈子你别想程婉跟你扯上关系了。
  记忆回到上辈子的时间,程婉当时没有跟我们几个人商量,就直接凑上去帮林巧芳学习。甚至于一开始,林巧芳没有给程婉半点好脸色看,觉得程婉没安好心。当然后来林巧芳确实接受了程婉的帮助,不仅仅是学习上的,还有经济上的……
  上辈子的我并没有在意,因为程婉确实心地善良。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使得我终身难忘。
  在一个月以后,2009年9月底的一天凌晨,几个歹徒趁着夜幕摸进了校园,锯开了女生宿舍的铁栅栏,闯入了宿舍。我们宿舍在整排寝室的第一间,他们顺势撬开了我们宿舍的门锁,我们在睡梦中,一无所知。他们进来,第一件事就是拿着刀逼迫我们交出手机,然后拿出其他财物。
  我们当时处于恐慌之中,只能选择配合。
  而林巧芳,为了保护自己的财物,则指向了程婉的床位。我还记得当初那句带着恐惧的话语,将程婉推向了地狱:「你们去拿她的,她家很有钱的,她的钱包里面很多钱,还有银行卡。」
  为了自保,程婉将所有的钱都交了出来,还将银行卡的密码报给了歹徒。为首的歹徒看着程婉出色的容貌,心生歹意,结果……程婉惨遭猥亵。
  我趁着歹徒的不注意,冲出寝室,正好在楼下遇到了巡夜的保安,而保安当时已经注意到了破损的栅栏,已经在用对讲机喊人过来了。当我带着保安赶回寝室,歹徒已经跳窗逃跑了,我们宿舍本来就不高,而且靠着学校的围墙,他们直接从窗口跳到学校外面,借着夜幕的掩护逃离无踪。
  只留下了几个恐慌到极致的女生,以及衣衫不整的程婉。
  我们那几个寝室的女生,停课被家长接回家好几天。这件事被学校掩盖下来,并没有传得太广。但是校长和副校长也被撤职,其他校领导也受到了大大小小的处分。学校保安的巡逻力度,也大大加强。
  而那几个歹徒,在去银行取钱的路上,被蹲守已久的警察,抓了个正着。
  虽然没有受到彻底的侵害,但是对于从小被家人保护得很好,思想也极为传统保守、和男友相处也仅仅是止步于拉手这种程度的程婉而言,简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那双灵动的双眼,从此黯淡无光。而校园弥漫的流言蜚语,让程婉选择了退学。
  我也知道,那些流言是从林巧芳嘴里传出去的,出卖了愿意帮助自己的同学,在背后还如此造谣,程婉如此的善意付出,却换回来这样的一个结局。
  她最后的结局也没讨得好,在高考的前几晚,每天晚上回到宿舍,都发现自己的被子湿透了,根本没法睡觉。她想跟我们挤一个床铺,却没人愿意搭理她。
  无论是申请换宿舍也好,跟老师报告也好,临近高考,这件事不了了之。我大概知道,这件事应该是程婉的父母买通了某个舍管或者学生做的,学校的老师也被程婉那个富有又疼爱女儿的父亲买通了吧。
  休息不够导致精神萎靡,她的高考成绩可想而知,难看到了极点,连大专的分数线也没有达到。
  但是这一切,却换不回程婉受到的侵害。我在大学期间和程婉的母亲通过电话,得知程婉的情况一直不好,以前开朗的程婉,变得沉默寡言,晚上噩梦不断。
  和男友也分手了,在新学校上学也断断续续的。
  从此,她在我的人生中,彻底消失了。
  既然我重生了,那这一切,我也想试着改变。
  我心事重重的踏上了前往县一中的公交车,一路上思索着如何改变这一切的办法。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01:21

第二章 意外的相遇
                (6)
  我坐在公交车上,一边戴耳塞听着歌,一边跟表妹发着信息。
  刚刚收到她的信息,说自己先提着行李到宿舍去,让我直接去宿舍找她。「娴静楼307吗。」我想起我们中考的时候,考场也是县一中呢,一晃已经18年了。我记得当初有些初中同学也在县一中上学,不过约在一起玩的时候也是在商场或者步行街逛、或者去糖水店闲聊。
  再次踏入县一中的大门,恍若隔世。
  因为是新生报道期间,走进校门格外容易,保安只是简单的询问,我把表妹的信息报上去,说过来看看自己的表妹,就放行了。
  县城的各个高中校服款式都是统一的,只有胸口左侧的校徽不一样。如果我穿着高级中学的校服过来,可能保安就直接放行了吧。但是对于我这个早已经脱离校园太久的人来说,还是穿自己的衣服来得习惯一些。所以之前返校的时候,带了一整箱自己的便服。
  虽然已经重生快大半个月了,走进校园气氛浓厚的地方,依旧感觉没有习惯,仿佛这一切都是前前前世才有的感觉。
  手机里放着的歌,已经切换到了中岛美嘉的《雪の华》。歌词已经走到「寒风渐起」那一句,刹那间,我感觉在这个世界上是如此孤独。明明是17岁的样貌,但是灵魂却已经是33岁,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早已衰老的样子,一切有又那么一点格格不入。
  一边任由自己的思绪飘远,一边随意漫步在校园中。
  有点奇特,但又莫名的享受这样子的氛围。啊,突然记起了2015年,有一支股票会涨,要早做准备。我从挎包里拿出一本带锁的笔记本,顺手把股票的名字记在了本子上。重生以来,我会尽量的回忆这15年的经历,能想起来的,都记在了这本本子上。
  可惜啊,平时没有关注彩票那些,不然靠着彩票就可以发家致富了。像世界杯之类的球赛,我也不爱看,真的是……就连突然记起的这支股票,还是结婚后老公告诉我的,2015年,刚毕业不久的他就靠内部的小道消息,获得了第一大桶的金。他把这一大笔钱存在银行里吃利息,就连我们在市区的房子,也是从这一笔钱里拿出来买的。
  本子里还记着周围一些未来房价会涨的地区,虽然现在买不起,但是总得记着。还有一些在未来众所周知一定会涨的股票,在未来大家都知道,不过现在嘛,当然只有我知道。
  既然重来一次,对自己好一点,那有何妨。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01:52

(7)
  我没有穿校服,而且如果按照重生前的风格来打扮的话,却又太过于成熟。就选择了一套比较显得年轻服饰,扎着马尾,上身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左边胸口的口袋上沿印着一只露出半个脑袋的小猫,搭配着纯黑色的及膝短裙,脚上穿着黑白双色的帆布鞋。不过我对自己现在戴着的眼镜有些不满,当年的自己居然喜欢戴这样显得老气横秋的眼镜。得找个机会重新配一副,这段时间也就将就了。
(Ծ‸Ծ)
  2009年的县城,喜欢穿裙子的学生其实很少,大多数都穿牛仔裤。可是我不行,夏天穿裤子感觉很闷热,在学校穿校服也就算了,既然在不需要穿校服的场合,何必委屈自己呢。我的打扮应该还好,虽然吸引了不少眼光,小屁孩们,眼光都在看我的腿,哼。我最自豪的地方还有一点,那就是身为一个吃货却永远吃不胖,身材永远良好。
  也有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过来问我是不是今天报道的新生,我都一一婉拒了。
  「娴静楼娴静楼,啊有了,终于到了。」一中的校园比高级中学的要大不少,当然我是一个路痴,把时间全花在了找路上面。这一点即使重生以后,也没有改变。
  女生宿舍的布局跟我们学校的其实差得不远,都是单独用铁栅栏围成一个单独的院子,几栋宿舍楼错落有致的分布在院子内,一楼的大晾衣杆上晾晒着一些被子。而宿舍楼上的阳台和走廊上,则晾着衣服,这一栋应该就是高二升高三的那些学生居住的宿舍楼了。
  啊这,这也太大胆了吧,我看到二楼的某个阳台上,晾着两三条性感的丁字裤,而且还是半透明蕾丝边的那种款式。现在的高中生这么习惯的吗?虽然恋爱和结婚的时候,老公陆续给我买了很多性感的内衣和丝袜,家里的衣柜放了四五层抽屉,但是一般都用在性爱调情上面,当做日常穿还是很少的。想想某个高中女生,例如学校的校花,老土的校服下穿着性感到极致的内衣、丁字裤和吊带丝袜,不行不行,这感觉太~闷骚了o(*//// ▽////* )q要不,我下次也试试这么穿?
  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挥出脑海,我走到了女生宿舍的院子大门前。从包里掏出手机,想发信息问问表妹,要不要我上楼帮忙,还是已经收拾好了。
  不过当我掏出手机的时候,注意到了女生宿舍大门前草坪上的长椅子,坐着一个穿着一中校服的男生,正躲在树荫下,手上拿着PSP奋战着。
  我此时如同一道电流穿遍全身上下,手机也没有握稳,直线下坠,幸好手机壳有一条长长用来挂脖子的带子,稳稳地套在手腕,整部手机如同钟摆一般晃动着。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02:18

(8)
  这个坐在椅子上的人是张思凡。
  既不是结婚以后的那个微微发福的样子,也不是当初大学毕业照上那种颜值的巅峰期。但是我依旧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就是我未来恋爱一年多、结婚三年,陪伴我走过四年人生的丈夫。
  我想起来了,他的高中就是在一中,当初我第一次带他回家,表妹喊的不是姐夫而是学长。我捂着额头,连这个都忘记了啊。
  我们俩是同一年出生的,年级也一样。我妈和我未来的婆婆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学,据说小时候我妈还带着我去过他家,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面,当然这段记忆可能因为当时太小,我俩都没有印象。小时候我们只见过这一次,再次见面,已经是我28岁的时候了。
  当时我们俩的母亲都加入了催婚大队,相互一聊天,发现对方的孩子都没有对象,然后就尝试把我俩撮合到一起。虽然不是一见钟情,但也算一见如故。可能是因为大学毕业以后在外地工作太久,生活中都是普通话,此时身边有一个可以用家乡话聊天的对象,令我倍感温暖。
  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恋爱,然后踏入婚姻。他在市政府做一个小小的公务员,而我在一家公司做电商。婚后的日子虽不是一帆风顺,但也没有大风大浪。结婚数年依旧恩爱如初,就是会被四个退休的父母催着生孩子。
  回想起来,假如当初他的样貌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样子,我或许会一见钟情也说不定。我看过照片,刚走出大学校园的他,颜值是真的能打(* / ω\* )
  但是现在,他还是一个17岁又略带青涩的……小屁孩子。现在还瘦的跟电线杆似的,身为一个吃货,他的体重从大学时期一直到结婚后,简直是维持上涨趋势永不停歇,只有刚刚大学毕业那段时间,真的可以。
  哦不对,他刚刚过完生日没几天,已经18岁了。好像,他的体重上涨,我那一手点到满级的烹饪技能也有贡献几分力量来着。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03:04

(9)
  我悄悄走到他的背后,他入神的样子,并未注意到我悄悄的靠近。
  果然是怪物猎人!
  当初结婚以后,身为吃货的他自然也掌握着一手烹饪技能,我们周末的爱好,除了一起做好吃的东西以外,就是一起玩怪物猎人。把我这个以前从未玩过游戏的人,带到一周不玩就手痒,真是……
  去年国庆节,7天时间一句话可以概括完,在家吃饭睡觉玩游戏啪啪啪。
  不对不对,现在是2009年。
  现在的他,自然是比三十多岁的时候反应敏捷,像躲技能、贪刀之类的都比较快。但是经验却没有以后丰富,那时候的他轻轻松松,现在却左支右绌。
  此时霸龙一个扫尾,直接猫车。
  「噗」,我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这才发现我在背后看了好久,回头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你刚刚最后一刀太贪了啦」,我从包里掏出PSP,「要帮忙吗?同学。」
  我顺势坐在他身边,待两台机子的无线网络顺利连接上。「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他沉吟了一小会儿:「我从来没在学校见过有女生用PSP玩游戏的,如果说你是新生也不像,太悠闲了。」
  「……嗯,我高级中学的。」话说距离上次我误拨他的手机已经过了十几天,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早就忘记这码事了。「我表妹今天刚来报道,我过来看看她。」
  我看着他的脸,跟我们认识之后相比,现在的他真的好瘦啊,体重估摸着也就一百斤出头,而且现在还留着比一般男生要长一些的头发,不像以后那短短的寸头。
  「那你表妹呢,你不去她宿舍看她,在这看我玩游戏?」啊!!现在的他直男到这种程度吗?ヽ(`Д´)ノ ┻━┻跟我记忆中那个带点死皮赖脸的温柔男生,根·本·不·一·样啊。
  「只是看到你在玩怪物猎人,稍稍感兴趣啦。坐在女生宿舍前玩游戏,在等女朋友吗?」话说我又在说些什么啊,明明知道他高中三年没有女朋友。不是不是,这个对话可以自然而然的进行。
  就这么假装不知道的问他好了。
  「不,我也在等我表妹,她也是刚来报道,女生宿舍我进不去,只能帮她把行李提到楼下,现在在等她。」
  那还好,我心里隐隐的害怕,因为我的重生会导致他也有变化。不过我在想些什么啊,就算他没有女朋友,现在的他也不会喜欢我啊。他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生,要等到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啊。
  「我邀请你了,你接受吧。」
  干脆利落的帮他搞定这个任务,迎着他崇拜又带点羞涩的目光,我倍感受用。
  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裙摆,「我进去看看我表妹,你表妹在哪栋啊,我也帮你去看看呗。」他的性格和样貌比起以后有所变化,在面对他时,我的内心依旧有一股莫名的亲近感。
  「娴静楼307,不过应该不用麻烦你了,她已经上楼好久,估计该出来了。」
  「诶!!你表妹跟我表妹同宿舍啊,我去,这么巧的吗?」我掏出手机再看了一眼老妹的信息,『娴静楼307』清楚写在手机屏幕上。
  「我表妹说她快下来了,让我在门口等她。」他看了一眼手机,「对了,在下张思凡,请问姑娘芳名。」突然转换台词风格又是什么鬼啊,我伸出左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奇怪,没发烧啊。好了不开玩笑啦,小女子姓王,闺名思婷,见过张公子。」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03:40

(10)
  「哥,你这也太快了吧。我就上去放个行李而已。」
  我回头一看,果然是我未来的小姑子,郭宸。现在的她还是清爽的短发运动少女风格,跟以后的长发不太一样,但是性格却变化不大。旁边的正是我的表妹陈羽珊,自从重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
  她们既然是一个宿舍,那么走在一起也是理所应当。
  「姐姐,你说来看我,结果却跟学长聊起来了啊,谢谢学长帮我拖行李箱。」不愧是未来的新娘和伴娘么,连吐槽风格都如此相似。说起来郭宸结婚的时候,羽珊还是其中一位伴娘,我倒是不知道她们原来高一的时候是舍友。
  「你帮珊珊提的行李啊?」
  「嗯,刚刚在新生报道处排队的时候,就排在我们后面,我注意到了她俩是同一个宿舍的。反正一个人的行李也是拿,两个人的也没差。」他笑了笑,「不过我却不知道是你的表妹。」
  「真的谢谢学长啦,我也好想有个哥哥。」
  「小丫头,姐姐我来晚了,你就嫌弃啦。」
  「还说这个呢,明明说好来看我的,却在半路跟学长聊起天来,我不管,生气了。请我吃雪糕。」
              -学校超市门口-
  四个人坐在超市门口的座位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其实主要是两个小丫头讲得多,思凡兄弟不知道拿着手机在看什么新闻,别看他在熟人面前很健谈,但是在刚认识的人面前,就一个寡言少语,非得别人主动搭话才行,整一个呆子。
  而我则不知道该说啥,一边看着旁边来回的行人,一边咬着吸管魂游天外。
  ……
  「对对对,你也去过那家店啊,好黑的。」
  「是的啊,衣服又贵质量又不好,就看起来好看而已。」
  ……
  「咦,珊珊你妈妈也是陇村镇的人吗?我妈也是呀。」
  「对啊对啊,下次去我姐家摘荔枝呗,她家果园的荔枝特别好吃。」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吃到自己家的荔枝了,前世毕业以后一直在市区上班,自从奶奶去世以后,我有些睹物思人,基本上只有重要的节日和过年才回去几天。后面父母年纪大了,退休以后也没怎么打理果园,家里的荔枝园就渐渐荒废了。
  ……
  抬起一只脚,轻轻踢了一下坐在我对面的张思凡。「唔,干嘛踢我?」我掏出PSP:「要不要来一局?」
  「奉陪到底。」
  结果,出门前说来看望表妹,出门后却坐在超市前玩了一下午的游戏。而且还差点没赶上回家的末班车,将近7点才回到家。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04:35

番外(无眠之夜)
  - 家中·01:58-
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结婚以后,即使在这张1.2米的床上,也是两个人挤在一起睡。在学校宿舍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回到家中,却又有些不习惯。
  摸出手机想发信息给张思凡,今天临分别前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幸好他真的不记得大半个月前那个电话了,不然我就真的会尴尬到死。
  『睡了吗,我睡不着』,想想估计他已经在梦乡里遨游了,又把这条信息删掉。
  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想起第一次那晚,一开始我因为害羞,强烈要求关灯。结果……虽然两个人的理论知识很丰富,但是真刀实枪却是头一回,摸索了半天最后还是把灯打开。
  在灯光下,两个人裸裎相对,我钻进被子里,差点要说今晚先别做了,就先睡吧。他掀开棉被,两只大手把我紧紧搂住。
  「思凡,我怕、怕痛。」
  「我会尽量小心。」我枕在他的一只胳膊上,他的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肢:「婷婷的腰好细啊,小屁屁却这么翘,摸起来好光滑。」
  「哪、哪有,只是比较正常的曲线而已。不要这样说,很羞人……」我的上半身被压在他的胸前,乳房也被压得变形。他身体传来的气息,快让我喘不过气来了。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我的小腹上面,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股滚烫的温度,让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他的手指慢慢挪动着,进入了臀瓣的缝隙之中,准确的找到了小菊花的位置,一上一下的揉搓着。自己平时清洁身体的时候,无数次触碰过这里,但是由别人来抚摸,感觉怪怪的。
  「那里是……不要这样摸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身体不自觉的扭动,迎合着他的手指,菊花蕾和指肚的触碰产生了异样的快感,我的双腿夹得紧紧的,清楚的感觉到,大腿根部渐渐湿润了。
  「我说了哦,虽然没有实践过,但是我的理论知识很丰富的。」他将另一只胳膊从我的脑袋与枕头之间抽出,化成爪子的形状攀向了我的乳房。我胸前这一对乳房体积不大,但是形状却很漂亮,而且皮肤也很娇嫩。他的爪子正好将它掠入掌中,乳头正好与掌心轻柔的摩擦着,我感觉有些慌乱,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低下头,将另一只暴露在空气中的乳头含入嘴里,舌头灵巧的上下挑逗着,我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还有几分恼怒。
  「平日里、接吻的时候……不见你的舌头这么灵活。」快感的涌入,让我的话语断断续续的,迎接我的不是他的话语,而是更加激烈的动作。舌尖抵住乳头摩挲着,时而用双唇左右揉捏;而他的右手,其中一节手指早已慢慢进入了菊花蕾之中,用轻柔的动作进进出出。我情不自禁的上扬着脑袋,双腿紧紧绞在一起,已经很明显的知道,大腿根部的小穴中分泌出的爱液已经流淌出来,滴在床铺上。
  突然他手指猛然从菊花中抽出,事出突然,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娇吟。他的手慢慢挤进两腿之间的空隙,按着大腿根的嫩肉。「婷婷,你的大腿夹得太紧了,稍稍分开一点好不好」,他在我耳边轻轻说着,灼热的气息直接呼在耳朵上,像催眠的魔咒一般,我不由自主听从了他的话语,让他的手掌长驱直入。
  「我的肉棒,你要摸一摸么,先习惯一下」,当双手触碰到那粗壮的男性象征,那股微微颤抖的滚烫温度,让我的双手差点退缩。左右手配合将包皮撸下来,让他的龟头彻底暴露在空气中,一只手半握着肉棒轻轻撸动;右手抚摸着他那个蘑菇状的龟头,食指和无名指触碰着龟头根部和包皮之间的缝隙,而中指则轻轻揉搓着龟头顶部的裂缝,随着我的抚摸,裂缝中分泌出了一丝丝黏黏的液体。
  而他的手掌已经在我的双腿之间作乱很久了,强烈的快感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之中,旖旎的气氛下,我的动作也愈加温柔。
  我的动作很轻很轻,即使这样,他也有些受不了。「婷婷,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的知识理论同样也很丰富啊。」我甩给他一个挑逗的眼神,AV又没少看,根本不想装纯洁。
  到这里估计他也忍耐到了极点,双眼蓬勃的欲望已经快彻底把我吞噬了,他把我的身体放平,我的双腿也顺从的分开,突然我想到了什么。
  「套子,套子。」我指着床头,那盒为了今晚准备的避孕套。
  「婷婷,这是我们的第一次,难道你不想做得彻彻底底吗,要是你怀孕了」,他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那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啦。」
  「你个傻瓜,明天周日,民政局放假。」
  「那就后天去,后天周一。」
  既然不想戴,那就算了。「那,进来吧。」期待和渴望,使我的声音已经变调,话语间已经情不自禁带着一丝娇喘。
  还没等我做好心理准备,一股撕裂的疼痛感已经从我的小穴中传来,粗大的肉棒顷刻间刺入我的小穴,穿透了我象征纯洁的处女膜……
  「啊,好疼,你个坏蛋,不是说会温柔点的吗?」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快要裂开了,之前旖旎的快感仿佛顷刻间消退,只剩下疼痛的感觉。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
  「真的好疼,你欺负我,我不做了。」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顺着眼角流下,我从小就怕疼。他俯下身来,用手捧着我的脸,轻轻吻着泪水流过的地方,「我慢慢来,好不好?」然后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吻上了我的双唇。
  随着他的动作,先前消失的快感渐渐又取代了疼痛,传递到整个身体,我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缠上了他的腰间,我记得动作是这样的。迎合着他的抽插,我也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
  「婷婷你知道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喜欢上你穿着黑丝的美腿了。」
  「你个色狼,我早就知道了。每次见面就盯着人家的大腿看。啊,别乱摸。」那几乎没有掩饰的眼神,我早就一清二楚。
  「可是你今天没有穿啊,总感觉有点缺陷。」他在我的脸蛋上顺势亲了一口,那摸着我大腿的手从一开始就没有停过。
  「那,那明天我穿给你看。不、不要再乱动了,别,求你了,再来一次的话……我受不了了。」我整个人被他从背后搂着,那根已经发泄过一次的肉棒还硬挺挺的留在我的身体内,不时抖动着,我刚刚高潮过的身体特别敏感,将所有的触感都清晰的汇报给大脑。
  「嘴上说着不要,可是你的小穴却在不停的收缩夹紧,还越来越湿了呢。」
  「不是的,不要这些话。这都是你刚刚射进来的……啊~」下体一阵凉意传来,原来是趁着我在说话,干脆利落的抽了出去,一阵难耐的空虚感让我的小腹不停抽搐着,「不要突然就拔出去啊……进来啦,插进来啊……」
  「老婆大人有命,怎敢不从?」
  ……
  当我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我已经张开大腿,浑身发软的瘫倒在床上,一只手在两腿之间快速的进进出出,另一只手指揉捏着自己的乳头,口中呢喃着他的名字。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12:28

第三章 前世的盲点
               (11)
  - 学校操场·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16:50-
  「婷婷,没想到你学网球学得那么快。」
  「嘿嘿,说不定是我有天赋吧。」
  「就应该这样子哦,多点锻炼才不会生病嘛。我们已经是高三的学生啦,养好身体才能更好的学习。」
  「都听你的。」
  网球场的两侧,琳敏和小瑶各站一头,在挥动着球拍打得有来有回,飘扬的网球裙挥洒出青春洋溢的气息,我和程婉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拿着毛巾擦汗。明天开学,今天下午住宿生已经陆续来学校了,夏天傍晚的操场上依旧散发着一股闷热,却也掩盖不住学生们的热情,不过多数是穿着校服的高二学生及少量高三学生,还有一部分没有穿校服的高一新生在到处参观校园。我们这个网球场,只有四个女生在打球,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男生或者新生的目光。
  也有新入学的高一女生来找我们问话,看得出来对于网球有点跃跃欲试。其实我的网球也是三十岁左右才学会的,也练了很多年。
  原来的高中时期,只有她们三个在打球,我其实坐在一旁观看、帮她们看包或者陪聊。当时也有几个会打网球的体育特长生前来搭讪,提出2V2,主要是想在女生面前表现一把。结果自然是被琳敏打得找不着北,琳敏的网球可是某个知名教练教导的呢。
  今天她们来打网球的时候,我也提出要试试。我也想改善一下自己年轻时体弱多病的毛病,虽然我已经会打了,但是,在她们的眼里我是从来没摸过网球的,所以得让我这个理由变得合理化,就提出让琳敏教我怎么打。
  因为我是「初学者」,所以琳敏让水平稍微差一些的程婉做我的陪练,刚刚打完一轮,我们两个在休息。轮到水平比较接近的琳敏和小瑶在打,不过我看得出来,即使四个人中,她们俩的水平比较接近,但是琳敏依旧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而是打得很随意。
  话说装新手真的太累了,甚至还得演戏,让本来可以扣回去的球变得打歪、出界、撞网,即便如此,她们三个依然对我的进步充满了惊喜。
  程婉一根手指点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婷婷,周末我们去逛逛体育用品店吧,得帮你买一副趁手的网球拍和一套网球裙啦,你看看你……」
  我今天突然提出想要打网球,但是除了运动鞋以外,并没有其他的装备,就连运动鞋,也是上体育课要穿所以才有的。所以我今天穿的是……从小瑶同志那儿借来的短款的运动裤和上衣。她们的意见是,打网球要穿网球裙才好看,不过今天事出突然,就算了。
  「好哇,那这周末我就不回家了,去我表妹家蹭床位。」高级中学的学习氛围比一中宽松许多,即使高三,还是有一天的假期,不过就没有月假了。但是依旧有很多同学在星期天的早上,依旧选择在教室里自习。
  前世我都是星期六放学以后就坐车回家的,现在学习的知识变得略为吃力,要不要也选择周日在教室自习呢?
  「婷婷的腿这么漂亮,得帮你选一条好看的裙子」,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凑在我耳边低声说着:「穿着打球,得把那帮子体育生迷死。」
  「来看我们打球的男生,都是来看咱们小婉儿的啦,结果,每次都被琳敏打跑了。」
  「我知道的啊,那些男生每次都小看琳敏,结果被一顿暴打真是笑死我了啦。」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4/02 09:17:00

(12)
  突然,我瞥到吴巧芳在运动场的跑道上走着,路过我们这边的时候,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虽然就一个瞬间,但是被我捕捉到了。
  重生以后,我一直心心念念要解决的,就是这一件事。抢劫案发生的时间,我只记得是9月底临近国庆的某一天,但是具体时间我真的记不得了。而且那群歹徒的入校方式,上辈子我只知道他们被银行的摄像头捕捉到最后被警察抓到,但是具体的招供内容我无从得知,也就无从防范。也不知道那伙人现在在干什么或者在哪儿混。现在去报告警察或者学校?人家不把我当神经病抓起来就算好的了。
  吴巧芳那一眼,我看到她的表情,包含了不甘和嫉妒。直到抢劫案发生以前,我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刻苦认真,不爱讲话又懦弱的女生,但是我真的看清她了么?是不是前世她一直对我们这几个人心存嫉妒,嫉妒我们无忧无虑的生长环境、家庭的宽松和财产、学习天分,无一比她强上许多。她一直对我们心存不忿,然后在抢劫案发生时,纵然是灵机一动,但是也出卖程婉出卖得毫无心理压力。
  太多的事情不知道了,即使重生,有着前世的记忆,这种事情该如何阻止?我内心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
  「我去下洗手间哦,憋不住了。」
  「去吧去吧,我们也要撤了,太热了回去洗澡啦。」
  琳敏那爽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但是我已经无暇回应,吴巧芳在我思索的这段时间已经走远了,我三步并作两步往那个方向跑去。
  走到离她只有50米的距离,我放慢了脚步跟在她后面,她并没有意识到后面带了一个小尾巴,正快速的往教学楼的方向走着。
  走着走着,方向突然不对了,我差点和她撞上。我们学校的教学楼,楼下是有栅栏封闭的,每天早上7点半就会上锁,为的就是彻查迟到的学生。而且为了高三学生有更好的学习环境,高三教学楼和高一高二是分开的。
  而她的方向,则向着高一高二的教学区走去,不过现在这边这个门是锁着的啊。她往这边走,难道要去礼堂?但是平常这个时间,她都迫不及待的会在教室里学习,我按捺住好奇心慢慢跟着她,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玩跟踪的把戏,心里略有几分紧张。
  周围来来往往的学生并没有察觉什么异样,我就一直跟在后面。
  突然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紧张之下整个人紧绷了起来。
  「黛玉你在做啥呢,前面的那个不就是林巧芳么?」声音不大,并没有引起前面某人的注意。我回头一看,是小瑶。
  「我去,周筱瑶你吓死我了快。」我压低声音,连忙示意小瑶的声音也小一些。
  「你刚刚说你上厕所,但是你压根儿就没那走,我就好奇,你跟着那丫做啥子哦?」小瑶的祖辈是东北那边的人,她的话语间偶尔也会带着一点点东北口音。
  我看林巧芳往礼堂的方向越来越近,连忙挥手让小瑶赶紧跟上,一边小声解释道:「刚刚我们打球的时候,林巧芳往我们这边经过,瞪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吐了口口水,我本来想追上去问她怎么回事。结果看到她往这边走了,按正常来说,她不是去课室学习的嘛,来这边明显不正常,我就好奇啦。」
  我甚至有点佩服我自己瞬间编谎话的能力了,小瑶明显被我骗过了:「这个哨子,走,咱们悄悄跟着她看看她要整啥幺蛾子。」
  跟踪人数+1。
(跟踪路线如上图,如果看不到,就看看附件)
  我们尽量摆出正常行走的模样,悄悄的跟在后边,但是她来这儿干嘛?现在礼堂的大门紧紧锁着,明天举行完升旗仪式后,就会来这里进行开学典礼以及高一新生入学仪式,虽然会场早已经布置好了,但是现在礼堂的大门也是上了锁的啊。
  她并没有靠近大门,而是从一个小窗户爬了进去,大礼堂是一栋圆形建筑,里面是一个大会场,在两边有一排茶水间、洗手间、化妆间之类的小房间,用走廊隔开。她爬进去的窗户,应该是某个小房间。
  我们走近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从里面把窗户上锁了,而且这个房间的窗帘也被放了下来,里面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
  「嘶,这个林巧芳,进来也不给我们留道门。」这个时候,怎么办?
  「我想想,要不要去校门口跟保安说说,有人闯进礼堂了?让他们来开门。」小瑶歪着脑袋,显然也是没设么办法。
  「别别别,保安开门了,可能就看不到里面发生什么了,林巧芳即便上锁了也要爬窗户进来,这个事肯定不正常。你不是想知道她整什么幺蛾子吗?」我俩一边贴着礼堂边沿走着,一边思索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慢慢的绕到了靠近学校围墙的这一边。
  「诶,黛玉你看。」小瑶兴奋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们眼前,一扇窗户赫然敞开着。「我们从这儿进去,悄悄看一眼。」
  我俩悄悄往窗户里瞥了一眼,居然是男厕所,此刻男厕所里面空无一人。
  「我们从这里翻进去。」我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注意我们这边,打定主意要翻进去。
  「……黛玉你确定?我还没进过男厕呢……」此时小瑶突然扭捏了起来,有几分犹豫。
  「怕什么,又没有人,我帮你盯着外面,快,说不定林巧芳一会儿就走了」,我看着小瑶打定主意,准备要跨过窗户了,又补充了一句:「进去以后把鞋子脱了,穿着鞋子走路声音太大。」
  「老娘豁出去了。」她一咬牙,跨了进去。
  摸进男厕所,我提着鞋子,悄声走到男厕所那半掩着的门前,贴在墙边听了听。
  有声音从大会场的方向传了过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寂静的礼堂内,足以传递到这边来了,貌似一男一女正在谈话的声音。
  两个脑袋悄悄地从男厕所半掩着的门里探出头,走廊上空无一人,声音的确是从大会场内传递过来的,但是大会场的门确紧闭着,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这时候一个手机递了过来,小瑶在上面打着一行字:「上二楼看看。」
(跟踪图二,如果看不到,就看看附件)
  我比了个OK的手势,踮起脚尖走了出去,大会场虽然只有一个舞台,但是观众席却是两层的,可以容纳整个学校的三千多人。一般开学典礼、元旦晚会都会在这里举行。我们一只手提着鞋子,慢慢走上楼梯,而那谈话的声音依旧在持续着,但是我们在外面听得不是很清晰。
  谢天谢地,二楼的那一扇门没有关。确定声音是从一楼传来以后,我们几乎是从门里爬进去的,因为二楼跟一楼之间就一道不是很高的水泥墙,这方便坐在二楼观众席的同学观看舞台。我们如果大摇大摆走进去的话,可能就会被一楼看到。
  舞台的上方挂着横幅,上面印着「开学典礼」的字样。我俩悄悄的探出头,看到舞台上还摆着一排桌子,上面摆着各个校领导的铭牌,这个应该是明天他们的座位了。而桌子旁,赫然站着两个人。
  可能是因为知道礼堂里面没人,他们谈话的音量并没有刻意压低,我们一进来,谈话的声音就变得很清晰了。一个是林巧芳的声音,另一个略显低沉的男声却不知道。
  此时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虽说夏天的太阳下山没有那么早,但是全封闭的大礼堂依旧显得昏暗一片,只有舞台上的灯光还敞亮着。舞台上那一男一女,女的明显就是林巧芳,而那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我却不认识,虽说没看到校徽,但是能进到大礼堂的,估计也是我们学校的人了。
  「芳芳,你这样把钱偷出来,会不会被发现啊?」
  「什么偷,文斌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嘛,她钱多得很又不上心,我每次拿一点她又不会发现,就当劫富济贫了。」
  我掏出手机,将亮度调至最低,开启静音,也把摄像头的闪光灯关掉。小瑶看着我,也照做了。我俩半蹲着,上半身伏低,双手举着手机探出去,将画面放到最大,一边从手机画面中观察,一边静静聆听他们的谈话。
  「那芳芳,见者有份嘛,哥哥最近手头有点紧,嘿嘿。」
  「去,死远点,你爸手下好几个包工头,也没少给你塞红包吧。」
  我此时有点痛恨我这台索尼爱立信的手机了,不是十几年后的苹果或者华为,哪怕是小米也好,我现在的手机屏幕实在是太小了,放到最大也不是很清晰。幸亏小瑶的手机是今年发售的诺基亚N86,搭载了800W像素的摄像头,我空出一只手扶了扶眼镜,虽然自己的手机已经开启了录像,但是更多的是在看小瑶的手机屏幕。
  「芳芳~,哥在外边结交朋友,这也要花钱的嘛。上次文科班那个死胖子来骚扰你,是不是哥的那帮兄弟给你解决的?」
  「你还好说呢,在树林里把人家一套麻袋,暴揍一顿,是我我也行啊。还把他手机和钱包都拿了,也不见给我分点。」
  「那手机卖了,加上他钱包里的钱,不是都给你买手机和MP3了么,剩下的我们几个兄弟去上网吃夜宵了,就没了啊。」
  说起来,今年4月底的时候,确实有听说我们年级有一个男生,在学校后山被抢劫了。我们学校从后门出去,有一条登山道可以登上后山,周末会打开这个后门,到了晚上7点以后才上锁。但是后山本身却没有围栏的,外人也可以进入,我们学校地处县城近郊,平时附近的多数居民只会在江边的沿江路上散步,极少踏足后山。
  在周末很多学生喜欢相约爬山,或者小情侣在那边约会,但是因为后山本身占地极广,也算是人迹稀疏,而且也没有摄像头,警察盘问那天上山的学生,也没有查到可疑人物。之前也有传闻称后山有蛇,学校当时还在犹豫要不要禁止学生上山。这次事发之后,学校终于名正言顺的将通往登山道的后门永久上锁了。
  而五一劳动节过后,林巧芳的手机,从原来的黑白屏幕,换成了当时比较不错的三星S3600H,还买了一个MP3,每天戴着耳机在听歌,偶尔也会听英语教材。
  我们也以为是她的家人给买的,而事实总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还好说呢,我的手机是去年出的旧款,我们宿舍那个周筱瑶,一换手机就是当年的最新款,高一到高三换了好几款了。还有那个韩琳敏跟程婉,天天拿着那个苹果手机在我面前晃,神气个屁啊。」在小瑶的手机屏幕上,林巧芳差点想把自己手机砸在地面,但是又舍不得。
  我凑到小瑶的耳边:「这画面录下来了吗?」小瑶对我翘起大拇指,轻轻说了句:「放心,一直在录。」
  真是中国好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