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大棒槌 / 2021/03/19 10:26 / 2706 / 6
交换爱人
换妻
诱骗


一 公司的Party
一大早,刚到办公室,就接到老公的电话。”琳琳,今天早下 一会儿班,陪我去social一下” ”去哪?”我们公司里开了个Party,让带家属,好多老总和他们的太太都在,你去给我充充场面。” ”不去,到那我跟人家说什么啊?你们一堆名校毕业,我一个野鸡大学小本科,跟人家根本对不上茬。””哎呀,不用你过去说什么,穿得好看点,坐那吃就行了。”
”那孩子呢?” ”我下班接他去咱妈那””那好吧,我跟头儿说一声,早点走。” ”嗯,下班先回家,我接你,咱们一起去。”
”好...”
我老公齐郑,国内顶尖大学毕业后,到美国读硕士,之后又读了博士,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人长得也精神。我呢,国内普通本科毕业,还是文科,除了长得还凑合以外,没什么特长。我和老公,从小就认识,高中谈恋爱,大学毕业就结婚,和他一起来了美国。身边亲戚都觉得,我家是祖坟冒了青烟,才能招到这么好的女婿。我也这么觉得。跟他来了美国,头几年陪读,就是做做家务,上上语言学校。后来有了孩子,就在家,烧菜做饭,看孩子。再后来,我妈过来帮我们,我才有机会出来找个文员的工作。心里多少,怎么说,有点自卑。每次,他朋友同学聚会,人家的老婆,要么会来事,要么名牌大学毕业,跟自己老公不相上下,就我,木纳纳一个人,和人聊不到两句,就聊不下去了,觉得既没面子,又无聊,实在是不想social.
不过,最近,老公事业上,一帆风顺,听说,有个老总很赏识他,有升Director的机会。今天这事,说不定和升迁有关,我虽不情愿,但也不想拖他后腿,于是,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午请了个假,早早的下班回家。进门,走进卧室,就看到,一件宝蓝色的丝绸连衣裙,放在床上,旁边还放着一双银色高跟鞋。我知道老公的品味一向不错。他清楚我适合冷色系的衣服,因为我皮肤比较白。抚摸着那件长裙,好滑,好舒服,价格应该不便宜。
看来,这个聚会很重要。不敢怠慢,赶紧去洗了个澡,吹干头发,用卷发器弄了些波浪。换上新买的内衣,
从浴室出来时,发现老公已经在卧室里了。”琳琳,赶紧换上,让我看看。”我在老公面前穿上长裙,又蹬上丝袜,踩上那双水晶鞋一样,亮晶晶的高跟鞋。那裙子,领口很开,露出了我的事业线。我不禁有些害臊的,用手去挡。老公拉开我的手,把我推到镜子前面。从后面绕过我的脖子,一条翡翠项链,垂在胸前。”看看,我的琳琳,有多美。”老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夸过我了,我竟有些脸红了。
车子开进一家私人会所,门口的侍应,接过车钥匙,把车开走,老公扶着我的腰,走进大厅。又有侍应接过我的外套,拿去挂。老公笔挺的西装,自信的微笑,帅气得让我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身子紧紧地贴着他,生怕别人看出我的心虚。大厅内,已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几个人,迎上来,和老公握手,”齐工,刚到啊”。老公点头,”嗯,刚到,路上塞车””对了,这是我太太”我赶忙伸出手去说,”大家好,我们来晚了。””不晚不晚,这才刚开始。”有人冲我老公使了个眼色“徐总他们已经到了,在那边,赶紧过去吧。””好”老公揽着我,不慌不忙地,朝一群人聚集的地方走过去。他还细心地帮我整理了一下头发,露出胸前那颗翡翠吊坠。
人群中一位高个男子,似乎是他们的中心。我和老公走过来时,他刚好转头,我老公急忙打招呼”徐总。”那男子,冲我老公点点头,招手示意我们过去。”小齐,来,我给你介绍几位老总认识,都是咱们学校的校友。”老公松开揽着我的手,被那个徐总带去和别人打招呼去了,我怔在原地,好像失去了重心。
我感觉自己站在岛的中央,孤独又尴尬。这时一道红色的影子飘了过来。跳脱得像只精灵。”嗨,你好啊,美人儿。”这话来得突然,我心里一惊,没站稳,差点儿崴了脚. NND,这鞋跟实在是太高了。那红色的精灵急忙扶住我,”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我扶你到那边坐坐吧。”我就一瘸一拐的跟着它,来到角落的沙发坐下。
这时我才定睛看向那红色的影子,原来是个美艳的夫人。看年纪,应该长我几岁。大胆的红色,个头不高,纤细的腰肢,瓜子脸,下巴格外的尖。”她正忽闪着一对长睫毛,关切地看着我。”你还好吧?””嗯,你又是哪的神仙啊?。”她扑哧笑了:”我是妖精。”我心里话,”这谁家的啊。””别逗我了,干嘛啊?”感觉这对话异常诡异。”不干嘛,就是觉得你好玩。””我哪好玩了?””你呀,站在那里,好像个外星人,脸上写着,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我列了她一眼,这妖精眼光真毒。”怎么样?说对了吧?谢谢我解救你吧?”我撇撇嘴,笑了下。”你经常陪你老公来这种聚会吧?””我没有老公,只有情人。”我张大眼睛,谁这么胆大敢把小三带这里来。
我没接她话,揉着脚踝,眼光搜索着老公的位置,发现他在大厅内最明亮的地方,也正看向我这边。看到我注视的目光,冲我举了举酒杯。”那是你老公吧?”我点点头.”真帅啊”妖精啧啧赞叹。我会心的笑了笑,”还行吧。””一个年轻气盛,一个丰乳肥臀。好,真好。“我心下疑惑,这疯婆娘,刚见面就和人家说这些,到底谁家的小三。不过话虽如此,我并不讨厌她,她不会问我是做什么的,我祖宗八代是做什么的,一些废话。虽然我们说话不多,也不会没话找话,尴尬到头疼。我就顺着她说”你和你的情人,应该也不差吧。””哈哈哈哈,咯咯咯咯”她笑得花枝乱颤,”瞧,我的情人这不是过来了吗?你问他。”
我被她笑得一头雾水,就见老公和刚才那个高个子男人,向我们走来。”芷馨,你们聊什么了这么开心?”我瞪大了眼睛,妈啊?这老总居然带着小三来参加公司的聚会?!那红色的妖精,一下飘到男人的身边,撒娇道”你问那美人儿啊?”我腾的一下,脸就红了,感觉连脖子和胸都一起在发烫。这场面还能再尴尬点吗?那男子清了清嗓子,”小齐?不给我们介绍下吗?”老公走到我身边,郑重其事地介绍说”徐总,徐夫人,这是我妻子,林琳”那男子听到后,伸出手来,我也赶忙伸出手去,徐总握住我的手说”你好,我叫徐关,这是我太太,赵芷馨。””我们都认识了哈,林琳。”那妖精插嘴说。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和着你们都认识啊。还什么情人,小三的(这个好像是我自己加上去的),根本就是正宫娘娘。这都哪跟哪啊,欺负老实人,有意思吗?”对了,老公。林琳有话问你哦。”我恨不得用眼神杀死那个妖精。”小林,有什么要问我的吗?”两个男人齐齐看向我,那妖精没事人儿一样,旁边看戏。”是啊,我想问问徐总你是眼瞎了吗?娶个这么不正经的太太。”当然,这只是内心戏。
然后我就鬼使神差地说”我想问问徐总和太太,July 4有什么安排,要不要一起下去南加玩玩。”我明显感到老公惊艳的表情。好像在说”老婆,你这骚操作,行啊。”徐总怔了怔,转向那红衣妖精。”去啊,老公,反正孩儿们打电话说了不会回来过节,就剩我们两个老东西有什么意思?跟着年轻人去散散心吧。”徐总点点头,说”好吧,既然这样,就谢谢你们的邀请,我们很高兴加入你们。””那好,我来安排行程!到时候联系徐总和太太。”老公自告奋勇。”不!我来!”妖精义正词严。”哪能麻烦您呢?”我急忙说。”你是信不过我吧?”嗯,被你看出来了,你这妖精安排的行程,我怕我会得心脏病。”那我和小齐一起安排,你们两个带着自己去就行了,什么都不用管。”我和徐总相视一笑,也好,落得清闲。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3/19 10:26:57

第二章 旅行
回到家,老公抱着我说“老婆,你真能干。”我说“是吗?有什么奖励?”“老婆大人想要什么?尽管说!”“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两张从这里去芝加哥的火车票。”“又来了,花一个星期在火车上,既浪费时间,又无聊,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做这些华而不实的事情。”
“你问人家想要什么的!”“咱换一个实在点的不行吗?买个包给你?”“我又不是小三,买那劳什子给我有什么用?”老公怔了怔,“什么小三?”“我说我不是小三,哎呀,算了,不买算了,其他的我也不想要!”“好好好,咱买还不成吗?圣诞节去!还可以在路上看雪,怎么样?”我高兴地扑到老公身上,在他脸上印一个大大的口红印。搂着他的脖子说“谢谢老公,爱死你了!”老公翻身把我压到床上,在我耳边吹气“那还不好好伺候老公?”“好!”我立刻爬起身,就往浴室跑。“你刚才不是洗过了吗?怎么又洗?”“刚才在外面折腾好一会儿了,又脏了啊。”“不用洗了,快过来!”“不行!多脏啊,怎么做?我洗完了,你去洗!”
我进了卧室,一顿紧忙活,以我平时最快的速度洗完后,就喊“老公该你了!”却没人回答,出来一看,这家伙竟然已经睡着了。其实我也没有太失望,知道老公累了,这些天公司里的事,都是24小时随叫随到。我帮老公轻轻地解开领带,退下西装和袜子。帮他擦了把脸,盖上被子睡了。
我躺下,想着今天聚会上的事,那句没头没脑的“一个年轻气盛,一个丰乳肥臀”引得自己不禁一阵好笑。是啊,我们都还年轻。不过从大一初尝禁果到现在,我们已经快二十年了。哪还有什么激情。老公再帅,我再性感,也会审美疲劳了。夫妻间那档子事,不是没有,也不是非有不可。我们更多的是互相依赖的亲情。
不过身体却是被撩拨得,有些燥热不安,难以入眠。我悄悄打开自己经常光顾的网站,关键字,永远都是“大叔”。找到一个身材壮实的大叔男主,看他勾引邻居家的少妇,我退下内裤,在肉缝上来回拨弄,片中两人你情我愿地在楼梯间进行活塞运动时,我就将手指,伸进自己的洞洞里,想象着大叔的棒棒此时正在里面抽插着,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我呼吸困难地张开嘴,仿佛,现在是自己的舌头正在与大叔的纠缠。我在这急促窒息的状态下,无声地达到了高潮。
眼看国庆马上就要到了,想问问老公行程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可他每次都是捂着盖着的,仿佛这成了他和他老板娘之间的秘密。也罢,反正我带着儿子,妖精要是安排了太出格的事,我就拿儿子当挡箭牌。可好巧不巧,我小姨带着儿子从纽约过来看我妈。我儿子和他这位小表舅就差一岁,这两个臭小子到了一块,你就甭想把他俩个分开,定好了和老板一起去玩,也不敢放他老人家鸽子。于是我妈和小姨就主动提出帮忙照看我儿,让我俩放心去玩。老公倒是很开心,可我一下感觉这次旅行有点惊悚,没了儿子这块挡箭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我预感这次肯定会有事情发生。
星期六,一大早,我和老公就颠颠地到徐总家集合。”哇,真是大house啊?比咱家得大一倍!这个区得多少$$”我艳羡不已地问老公。”自己Zillow 上查,瞧你那拜金女的样,他一个VP, 来美国这么多年,这算什么?咱们将来肯定比他们强!”老公不屑地说。”嗯嗯,看好你哦,老公。”
这个时候,徐总和妖精,还有拎包的阿姨从房子里面出来,我和老公立马下车。徐总指了指旁边停着的,七人座Mercedes. GLS 说”咱们开这车去,这车大,大家坐起来舒服。我来开。””我来吧,徐总”老公赶忙说。”我喜欢开车旅行,你坐我旁边。让女同志们坐后面吧”妖精立马招呼我”小林,快,把你们的东西都搬过来,车停我家行了。”
老总发话了,不敢不从。我们把行李搬上 徐总家的车,我拎着零食饮料和妖精坐到了后面。妖精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的薯片,辣条,牛肉干...”我说,美人,这些都是垃圾食品,你不怕发胖吗?对皮肤也不好。”说着,掐了掐我胳膊上的肉,无奈地说“哎,真是吹弹可破肤胜雪,一掐都能掐出水儿来。”说着又狠狠掐了一把”疼!”我控诉道。”哎,年轻才是王道。”我没理她。
看到徐总和老公在前面好像聊着公司的事,我就打开一包薯片,一边吃,一边看风景。这时妖精的鬼抓子又伸过来,抢我的薯片吃。”我以为您怕胖,不吃呢,来,我再给您打一包。”“不要,我就喜欢和你分着吃。”妖精撒娇道。我忍住一身鸡皮疙瘩,说”好啊,徐太太。””叫姐!””啊?哦……””妹子,我们认识小齐也有段时间了,怎么他一直都不带你出来?”“我不太喜欢social。”“哦……antisocial 阿?你和人交往门槛很高啊?“”哪有?””不过对付你这样的,也简单,就两个字...”“哪两个?”“主动!你这样的人,只要过了那道门槛,后面基本没什么屏障,你啊,会对人掏心掏肺,直到...”我等着她下面的话,可她却忽然停住了。话锋一转”看你这胸,有D吧?”我差点没把嘴里的薯片,吐到老公的后脑勺上。徐总和老公在前面说话,应该没听到吧,不过我明显感到车子晃了一下。“你这细腰丰臀的,欲望一定很强吧?小齐...””来来来,徐姐,尝尝这辣条。””人家姓赵!哈哈哈哈哈”是啊,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大嘴巴。
这样闹着闹着,车子慢了下来驶离高速公路,开进了一个小镇。我看了看Google map, 原来到了Capitola。这两年这个小镇的七彩度假屋成了网红,大家都喜欢到这里拍照打卡。徐总停下车,对大家说”下来松松筋骨吧,女同志们也要拍拍照片啦。”我和老公拿出了单板相机,跑到七彩屋前互拍了起来。徐总也在给妖精用手机拍照。没过一会儿,妖精就跑到我这里来,搂着我拍姐妹照。又拉着老公给她自己拍,估计是觉得单板拍出的效果比较好。我就让给她,自己走到海边,脱掉鞋子,踩在沙滩上。
海风吹来,湿湿的,吻过肩上的皮肤,带走都市的烦恼。“小林”徐总从后面走过来“嗯,徐总””这里的风景很美啊。”“是啊”“再年轻几岁,真想和那些年轻人一样,在这里冲浪...”“您现在也很年轻啊?”“哈哈!是吗?”“当然了!”“嗯…小林啊,芷馨她,性格比较活泼,有什么话说的不合适的,你可别介意啊…”“没,没有,徐总,我怎么会介意呢,我觉得徐太太挺可爱的,很真实。”“嗯,好,那就好。来,小林,你往前走,我给你拍几张吧?”“好啊!”我向前走着“跑起来!”
徐总在后面喊,我一手扶着帽子一手提着鞋子,自由地跑了起来,海风把裙子撩起吹向后面,可谁管它呢,我享受着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在身后注视的目光,”琳琳!”我回头看去,徐总在后面记下了这一刻。
离开海边,大家都有些饿了。我们找了一家海景餐厅,坐下来一起吃点东西。我和老公各点了一大杯冷饮。妖精和徐总点了红酒。徐总举杯“很久没这么开心了,来大家庆祝一下。”清脆的碰杯声。“这段时间,小齐跟着我满世界的跑,确实辛苦了”徐总拍着老公的肩膀说。“不辛苦不辛苦,徐总”老公连忙说。“多亏有琳琳帮我照看这个家,我才能专注于事业。”老公感激地看向我,我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这就对了,在家里啊,琳琳就是你的老总,可是不能得罪哦...”“那我呢?”妖精不服气,”老婆大人发话,在下言听计从。”“哈哈,喝多了吧你!”妖精嗔怪。
吃饱后,妖精因为徐总喝了酒,不让他开车,自己又要坐到前面,因为后面的行程她和老公最清楚。于是徐总跟我坐到了后面。因为刚才和他有了一些交流,也不再怕他。徐总坐在我旁边,看了看我那些零食,”这个牛肉干看起来挺不错的,能给我一些吗?”“当然了,就是给大家买的。”我连忙弯下腰,提起一袋牛肉干,打开,递给他。”你很会照顾人啊,小林””啊?有吗?”“嗯,要不要看看我刚才给你拍的照片?”“好啊!”徐总拿出手机,翻着照片,我发现他居然在没征求我同意之前,就拍了好几张我的照片。不过照片拍得。真得是好美...比老公用单反拍得还好看。我情不自禁地说”徐总把我拍得真好看啊!”“是天生丽质!”照片停留在最后我跑着回头那一张“你长得真像她...”“谁?”“我们的大女儿...”“我明显感觉到,坐在前面的妖精,身子僵了一下。我觉得气氛不太对,就没再追问下去。“那,徐总把我的照片传给我吧,这是我的微信...”
天慢慢黑了下来,车子驶入酒店的停车场。这是一间主题酒店,每个房间都有个噱头。据说有110个不同主题的房间。妖精和徐总选了爱巢,我们选了Caveman.把东西放下,吃了晚餐,大家都换上了泳衣来泡温泉。我和老公到的时候,那对夫妻已经在里面了,妖精举着一杯鸡尾酒,笑眯眯地看着我俩,我心理抱怨”你瞅啥?””啧啧,这一对肉球,快到姐这来。”我红着脸,下去,来到妖精身边,妖精的鬼抓子刚要伸过来,就被警告的眼神吓得停在了半空。”哼!敢戳我的咪咪,我就咬你。”妖精惋惜地放下手“你们租了那个山洞,今晚是不是要释放野性,大战三百回合啊?”“你和姐夫不是也租了爱的小巢,今晚姐姐也要好好享受了吧?”妖精掩口坏笑,撩了一波水到我身上,我也反攻过去撩她,对面两个男人兴趣昂然地观赏着。这时,妖精手中的鸡尾酒,打翻撒到了我身上,红色的液体,从乳峰滑下,流到中间的事业线,汇成小溪。我不知道徐总有没有注意到,不过我感觉他的喉结好像动了一下...
其实哪有精力大战啊,我和老公回到房间就倚偎在一起睡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被通知去hiking. 据说这里有一条著名的徒步路线。大家开始时还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后来通过一条小溪时,路不好走,可是老公和妖精就像两只身手敏捷的兔子一样,很快就跑到前面去了。倒是徐总,慢下来,扶着我,帮我走过了最难走的路。前面那两个人蹦蹦跳跳地,我对徐总说“怎么我感觉我们不是出来徒歩的,而是出来溜娃!”“哈哈,他们两个性格都比较活泼。”
我们一起又走了一会儿,那两个人已经跑得没影了。我就打电话给老公,可是山里没有信号,我真的有些生气了。徐总说”小林,要是累了,我们就先坐下来休息一下。””我们最好还是追上他们吧?””好,那你把背包给我吧。”徐总帮我减掉负重,又伸出手来”来,拉住我,会轻松一些。”我抓住徐总的手,继续向前追赶那两个家伙。追了好久,还是不见踪影。”我放弃了,徐总。我们回去吧。”徐总点头说”好吧,我们还是回去等他们吧。”
我和徐总悻悻地回到酒店,心理咒骂着那两只没心没肺的兔子,我来到我和老公的山洞。却发现,老公的鞋就在门口,旁边还有一双是妖精的。从半开的房门望过去,我看到老公坐在床边,头向后仰,一副享受的表情,那是,那是有人蹲在下面在帮他口交,那个人,那个人就是妖精。我脑袋一片空白,就想冲进去撕了那对狗男女。忽然,后面一双大手把我抱住,抱到另外一个房间,那是妖精她们的爱巢。
我推着抱着我的人,用力地捶他。一个高大的身躯,紧紧地拥着我。把我的头按在胸前,爱抚着我的长发”安静,安静下来,琳琳。”我从愤怒,变成泣不成声。徐总把我拦腰抱起,放到床上。帮我拉上被子,然后,刚要离开,我拉住他的手,”你去哪?别扔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去倒杯水给你,别怕,我哪都不去。”
一会儿,他回来,扶我起来,让我靠在他怀里,给了我一颗泰诺,让我连同水一起喝下。接过我手里的杯子,他让我枕着他的胳膊,躺下。我继续把头埋在他怀里抽泣。他,继续抹着我的头发,轻声说”不哭了,琳琳,不哭了,你这样,我好心疼。”我张开泪眼看向他,”你不生气吗?她们那样?““都已经发生了,我更关心的是你”
我搂着他,仿佛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的稻草。我感到他的脸越来越近,看得清他唇边的已经有些泛白的胡茬,我闭上了眼睛,那唇印了上来。他是个接吻的高手,不疾不徐,蜻蜓点水地吻了我的唇,我的鼻尖,眉心和眼睛。舌尖沿着我的的唇边画圈,最后撬开我的唇齿,长驱直入。我开始呜咽起来,双手搂上了他的脖子,好想他再深入些,这些天若有似无产生的情愫,我承认他是吸引我的,反正另外两个人,已经背叛了我们,何不将这欲望释放出来。我回应着他,舌尖舔上他的,他吸住我的舌头,又松开,反复吮着。扶着我头发的手,慢慢伸到背后,解开了我胸罩的扣子,再向前,伸进衣服里揉捏了起来。大拇指,摩擦着我的乳尖,好痒。我不由加紧了双腿。
他放开我的唇,拉起我的上衣,一口含住了我的一只乳房,他的手继续向下,伸进短裙,退下了我的内裤,将我的一条腿抬起,架在他的腰间,手从两腿之间来到两股之间。中指沿着肉缝轻轻划过。”琳琳,你好湿啊。”“不要啊,徐总。”“叫爸爸!”这么乱伦的叫法,我叫不出口。徐总的手指在我的阴道口打转,“琳琳,这里痒吗?想不想爸爸伸进去?”我搂着他的头,羞于启齿。“来,爸爸,伸进琳琳里面,帮你止痒” 他手指好长,几乎可以摸到花心了。拇指按住我的阴蒂,中指进出我的阴道。”琳琳喜欢爸爸吗?喜欢爸爸 这样摸你吗?”“喜,喜欢...”“爸爸帮琳琳舔小妹妹好不好?”“不好,还没洗澡。”“听话...宝贝...哦...”徐总将我大腿向上举起,再向两边分开。
我知道自己下面已经是湿乎乎的一片,很不堪。我不想他看到我这个样子,就挣扎着不让他亲。不过被他稳稳地按住,动弹不得。
湿滑的舌头从下向上舔过,我忍不住混身颤抖起来。一下子,又流了好多出来。“琳琳好多水啊!爸爸喜欢,看着爸爸舔你!”我听话地睁开眼睛,看到徐总卷起了舌头插向我的阴道。”爸爸,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床了。他将我的臀部抬起,加快进出阴道的速度。“宝贝儿,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这样舔你了。把你按在沙发上,扒了你的内裤,就在你老公面前这样吃你下面。好爽!”“好!女儿每天都给你这样吃,让那对狗男女看着!”其实我们现在不也在做着不要脸的事,管它呢!他们行差踏错在先。
徐总满意地放下我的臀部,嘴上还沾着我的液体。吻上我的嘴,“小骚货,自己尝尝你的水有多骚!”我吸住徐总的舌头,呜咽着说“女儿好想要!”我一边说着一边去解他的裤子。“这么欲求不满啊?宝贝儿,看来齐郑喂不饱你啊?”我不管他说什么,拉下他的裤子。“爸爸,你?””怎么了?宝贝”“你也湿了”那条狰狞的蟒蛇,青筋凸起,口里吐出晶莹的液体。”你太刺激了宝贝,爸爸也快忍不住了。”我一口含下去,将他的吸入口中。”“慢点宝贝,这样爸爸会受不了”,我把他的坚硬温柔地握在手中,舌尖在那顶着露珠的蘑菇边缘打转。再沿着立柱向下,扫过他每寸只在情人面前展现的肉欲。他身上有种很特别的檀香味道,特别是这里味道更浓,让人着迷。
我贪恋地继续向下,到了他柔软的地方,那里也有些许白色的毛发,轻轻吸住一颗,我看向他,他倒吸一口气,然后急促地呼吸着。喜欢看他这失控的反应,想到他是老公的顶头上司,却在我面前露出最隐私的部位,被我玩弄,心中产生莫名的优越感。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有天赋的,不间断的刺激他最敏感的部位,果然,总裁熬不住了,低吼着翻身将我压在他身下,”小骚货,我可不想就这么射了。今天老子要把你的小骚逼灌得满满的”
脏话的刺激,让我的阴道内一阵痉挛,这时他那暴怒的巨龙,一下子贯穿了我的身体。有一秒钟,我竟有窒息的感觉,睁大了眼睛,迷茫地看着他。”呼吸,宝贝,”他低头吻了下来,喃喃地说。”你怎么这么紧啊?夹死爸爸了……”“爸爸....,我快被你插透了””就是要操死你这个小骚货”说着,那巨龙急速地抽插着我的下体,毫不留情。我听到阴道内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仿佛他每次进入我时都有爱液被挤了出来,黏在我们身体之间。我张着嘴,大口的呼着气,想要叫,可是喉咙紧到叫不出声。
我从没感受过这种性爱方式,在徐总之前,我也只有老公齐郑一个男人。和老公的第一次,更多的是紧张、不知所措,还有就是初尝禁果的丝丝疼痛。可今天和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第一次,是对异性种种欲望的极大满足。我忽然明白,性爱是可以没有爱的参与的。那是对异性的好奇,征服欲,占有欲,交织一起的欲望,编成的网,把两个不相干的人罩在一起,组成了只有这两个人的小宇宙。说实在的,即使此时行星撞了地球,我也不在乎,我也不要把身体和眼前的这个人分开。“宝贝...”他把我从床上抱起,我坐在他怀里,虚脱般的搂着他的脖子,徐总把头埋在我的胸口,来回啄食着我两边的乳头。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从不知道,可以有男人这样地要我。谢谢你”“啊...”又被狠狠地插了几下。他坏笑着抬起头“现在可以叫出来了?爽吗?宝贝?”我轻轻地咬他的耳垂表示回应....
一夜酣畅淋漓的纠缠,他说到做到,把我灌满了三次。
我问他这是多久没做过了,存了这么多,他说,很久很久了....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3/19 10:27:06

第三章 你就是那只小白兔
第二天早上,徐关还没从一夜奋战的疲劳中醒来,毕竟年纪不饶人了。
我睁开眼睛,感觉浑身酸痛,下面也有些烧灼感。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开始慢慢恢复了理智。忽然,感觉这整件事情哪里不对,我拿起被丢在一旁的手机—未接电话为零,未读短信为零,微信,QQ, 安静得异常可怕。是啊, 当一个和你在一起二十年的人,一夜未归,既不找寻,也不追问,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你知道她在哪,和谁在一起,大概会发生什么。你也知道,她知道你在哪,和谁在一起,已经发生了什么。
我像只雕塑般,僵硬地躺在床上,感觉身子不断地下沉,周围的一切忽然液化成海水,淹没了我的脚,我的胸,我的脸,我的欲望。就这样吧……结束.....消失....从没来过....挺好。我任由着自己这样地下沉……忽然一只大手,把我从海水里捞起来,”琳琳?你怎么了?呼吸!”我一阵猛咳后,恢复了意识,仿佛自己真的溺水了。
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推开他,”骗子!” “我不是啊,你怎么了?宝贝,做噩梦了吗?”我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你们都当我是傻子对不对,是你们这些聪明人的玩物,对不对?”“宝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昨天不是也挺享受的吗?”我一下子被击中了要害,脸红到无地自容。心虚地问“你昨天给我吃的什么药?”“泰诺,这里是美国!”他开始起身穿衣服,依旧衣冠楚楚,“我徐某人从不把心不甘情不愿的女人弄上床。”其实我也知道那药没问题,只是想给自己的行为找个借口罢了。他俯下身,轻轻捏着我的下巴对我说“你知道昨晚的你有多可爱吗?那才是真实的你。”我迷惑地看着他。“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现在饿得可以吃下整头牛。”
我别别扭扭地穿上了昨天的那套已经有些皱巴巴的衣服,被牵着手走出了“爱巢”。当我们出来时,妖精也刚好挽着齐郑从“山洞”里走了出来。多么诡异的画面,还是那四个人,一夜间却重新排列组合,换上了不同的面孔。妖精的眼神,让人琢磨不透,齐郑的眼神闪躲,徐关的眼神始终是那种看透一切,掌握一切。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眼神,只知道徐关无论什么时候,在我们这群人里,永远都是食物链的最顶端,而我无疑就是那另一端的兔子。
“大家一起去吃点东西吧,有什么事,边吃边聊。”食物链顶端的狮子发话了,其他人谁敢不从。这群人各怀鬼胎的到了旅馆内的一间餐厅。我是真的什么都不想吃,就要了一杯橙汁,另外的两个人,我看也不大有胃口,只有徐关一个要了一份大大的omelette, 和热咖啡,吃得很开心。是啊,那满满的三罐,要流失多少蛋白质啊,总裁大叔需要好好,补一补!
有时候我还真挺佩服自己的黑色幽默和阿Q精神的,这时候我不是应该关心自己对面的老公和小三到底发生了什么,都用了哪些姿势,一晚多少次吗?可是我不傻,我知道整件事情的发展,只有我一个人是演员,其他人都是导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是狐狸和狼用来献祭给狮子的小白兔。“对,你没猜错,这是我们设计的一个局。”妖精终于开口了,我瞪着她,挤出两个字“你们?”,“对!我,你老公,还有我老公。”我看向齐郑,他低着头不看我,我又看向徐关,他喝着咖啡,意味深长地回望着我,没有闪躲。“为什么是我?”这个我真的想不通。“因为…公平啊。”妖精回答说,我不是特别明白,“我和齐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觉得这样对自己的另一半不公平。就想把你们也拉下水,大家一起开心不是更好。”这是什么鬼话。
我继续紧紧盯着齐郑,“你这段时间,早出晚归,原来不是在忙工作啊?”沉默…我看向徐关“你让老婆出轨自己的下属,是想靠裙带关系巩固团队吗?”徐关差点没被咖啡呛到”咳…咳…” “琳琳!别闹了!” “我闹?!齐郑,你已经下贱到要自己老婆陪老板上床的地步来搏上位了,还好意思嫌我闹?!哦对了,你自己还要伺候老板娘,这么多年的学,都白上了!”我激动的口吻已经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虽然他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好了,不要吵了。”徐关,放下手中的咖啡,转向我“是我求齐郑,和芷馨在一起的。”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不要误会,不是因为我想上你才…咳…”徐关意识到自己失言,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你是NTR?” 三个人齐齐看向我,“什么是NTR?”,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AV老司机身份。“就是有绿帽癖”
徐关说”不是,我在芷馨面前,不举…”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3/19 10:27:15

第四章 网友大叔
‘总裁大叔你在逗我吗?我们昨天刚刚才…’ 然后,我注意到大叔这句话里面的介词。我惊讶地看向妖精,她也正在看着我,此时我读懂了她那捉摸不透的眼神背后其实是无尽的悲伤,是把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拱手让人的不甘。
妖精是深爱着徐关的。而反观徐关,他眼中的坦然冷酷地证明了这种爱的不对等。我的心不禁抽痛了一下,为了妖精,也是为了我自己。我没办法在这种复杂的局面里再待下去,忽地起身,离开。
齐郑追过来,拉住我。”琳琳,你去哪?” “上厕所!” 我甩开他的手,奔去洗手间。在里面,待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我走出来,直奔“山洞”。我没敢看向那床,进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条干净的裙子。出来时,齐郑堵在浴室门口,”琳琳,我…”我推开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琳琳,我们回家吧?” “你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好,我再去租一个房间。” “不用了,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我拿起提包向外走,“你不要跟着我!”我用警告的眼神喝退了齐郑。
一个人冲出了这个可怕的旅店,心中发誓永远都不要再踏进去一步。
我快步的走着,不知去哪,也不想回家。直到走累了。我回头看看,并没人跟着我,心中多少有些失望。没人管的透明人!这些年,我在齐郑身边就是这样一个角色。没有一丁点的存在感。
环顾四周,好像自己来到一个游客聚集的商业街。我找了家不起眼的咖啡馆,进去歇歇脚。捧着一杯热咖啡,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脑袋开始蹦蹦地跳。每次我头疼时,咖啡都会帮我缓解一下。
我没再试图去梳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只想逃避。
是不是应该到附近的好玩的地方看一看,换换心情呢?我拿出手机,翻着附近有名的景点。咦?原来,那所有名的理工大学就在这附近,怎么以前没注意过。
两年前,在网上发文章,认识了一个搞生物科技的教授,他就在这个大学任教。我们加了微信,聊得很投机,他知识渊博,说话温文尔雅,所以一直都有联系。不过我们从没见过,他有几次过来湾区参加学术会议,约我见面,我也都没去,因为不想让自己幸福的婚姻节外生枝。现在想想可还真讽刺。
于是我发微信给他“大叔,我来到了你的城市。” 没过几分钟,他就回信了“你在哪?一个人吗?”我发了我的定位。回道“是的” 他立刻回“好,我二十分钟后到。”
我帮他点了杯拿铁。果然二十分钟后,微信语音说他到了,问我在哪,很守时。我告诉他咖啡店的名字,和我穿的是白色连衣裙。是的,我们连彼此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所有有照片的朋友圈都屏蔽了他,他也是。只是一些心情和文字会跟他分享。
不一会,一个戴着金丝眼镜,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左右看看,就来到我的面前,微笑着说,“你是悠悠吧?”悠悠是我的笔名。我礼貌地回答“大叔,你好。”
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示意他那杯咖啡是给他点的,
“我叫的low fat decaf latte, 因为不记得你说过有乳糖不耐受, 不知道你的口味,糖你自己加。”
“哇,好细心的小美女。”
“你怎么一进来,就知道是我?”
“因为这里穿白裙子的,只有你一个美女啊?”
“就不能是丑女吗?”
“我对美女的感觉向来不会错,能有那样文笔和谈吐的,一定是。”
“大叔,你的嘴可真甜。”
“说的都是事实,哎,应该大叔请你喝咖啡的。”
“我请你是有事相求。”
“哦?说说看。”
“做我一天的免费导游加司机。”
“愿效犬马之劳。”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3/19 10:27:25

第五章 星光下,小溪旁
出了咖啡馆,我上了教授大叔的车,他把我的大提包放进后备箱,调侃地说“你这是离家出走了吗?”我说”差不多吧…”大叔侧过脸来看着我 “看你朋友圈里说,你们一家要在国庆去南加玩,怎么?吵架了?”我没说话。
“哎,夫妻之间闹个小别扭是常有的事,不过倒是让我捡了个漏。本来我还想,悠悠路过我这里,会不会下凡来看看大叔,这不,梦想就成真了。”
我心想这个大叔可真够油嘴滑舌的,怎么和网上聊时的感觉不太一样。就打岔道”这就是你说的,从德国直接运来的跑车吗?” “是啊,悠悠觉得这车帅不帅?” 我奉承道”是挺酷的。大叔你当初说为什么要从德国直接买来,运到美国来着?”
这可打开教授大叔的话匣子,他 blablabla 开始讲了起来。其实我也没有在听,只是在适当的时候 说句 “哇!” “这样的吗?” “以前我都没听说过的呢。”一些废话来搪塞。这样我的脑袋可以休息一下,让风吹过我的发丝,欣赏路边的景色。大叔带我转了几个景点,帮我拍了好看的照片。我发现,除了老公以外,其他男人其实都可以把我拍得很漂亮。我提议去大叔的学校看看。大叔很开心,因为我对他工作的地方感兴趣。
这座理工学院,在加州公立大学里,也可以排进前三了。每所大学,给人的第一印象都不太一样。伯克利,给人的感觉是自由,斯坦福给人的感觉是精致,UCLA 是浪漫。而这里,是让人觉得安静,回归自然。可能是它四面环山,又是在海边的原因吧。空气清新到,感觉呼吸都是甜的。
大叔带我逛了校园,和他的实验室。一路上,他都轻轻揽着我的腰。有时我感觉他的手,在有意无意,向上或是向下游走,仿佛在测量我的腰围,胸围和臀围。奇怪的是,和徐关在一起时的身体接触,让我有所期待,和眼前的教授大叔,我的感觉却是忍耐,但明明是我和教授认识得更久。
参观得差不多了,大叔就提议去吃点东西,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们走进一家宾馆的,steakhouse. 大叔帮我们点了烤羊排,沙拉,和红酒。他说,这里的烤羊排很出名。大叔拿起酒杯,“欢迎悠悠小姐来到我们这座海边小城。” 我也举起酒杯,说“多谢大叔的精心款待。“
放下酒杯,大叔开始捏住我放在桌子上的手,说“我无数次想象过你的样子,今天见到,比想象中还要可爱,迷人。” 我听得脸红了,就低下了头,他继续揉着我的手,开始用拇指摩挲着我的婚戒。“今晚,留下来陪陪大叔吧?我想你也累了,待会儿我帮你按按摩?放松一下。”我一下子抽回了手,虽然我不知道去哪,但我不想和他…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冒了出来”刘师兄”
教授抬起头“徐关?你怎么?”“师兄很多年没见啦,哦,我和几个朋友刚好路过这里。”
然后又转向我,故作惊讶地道“琳琳?!你怎么在这里,你爸妈找你都快急死了,还不赶快跟我回家!”
“你们认识?”
“哦,琳琳是我的表外甥女。”
我还鬼使神差地喊了声“表舅,我…”
徐关急道“还不快跟我走?”说着拉起了我,然后还不忘回头跟教授说“帮我跟在西雅图的老同学问好啊,师兄。回见!”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他拉着,塞上了车,疾驰而去。
我一头雾水地问“你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和教授大叔认识的?” 他看都不看我,回道“我还没问你是怎么和他认识的呢?我要是晚到一会儿,你是不是已经和他上去开房了?没想到你这么随便。”
我真的觉得是莫名其妙,“我随便?我是随便,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也是放!”
徐关忽然一下把车停在路边的一条小溪旁。命令我到车后面的座位上去。我还以为,他怕我在副驾驶呱噪,影响他开车,就乖乖到后座上去了。
没想到他也从驾驶位上下来,和我坐在一起。不容分说,把我按趴在他腿上,撩起裙子,扯下我的内裤,照着我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巴掌。“啊!疼啊!”我控诉道,“叫你不听话!”又是响亮的一巴掌。这总裁大叔是在模仿五十六度灰吗?
不过屁股被打得火辣辣的,反倒激起心中异样的感觉,我撒娇道“爸爸,女儿以后不敢了,爸爸别打了。”徐关似乎很满意我的撒娇,“听话才是好女儿。”
“那爸爸帮女儿揉揉吧,都打红了。”于是我感到,一只大手在我两个臀瓣上,来回的摩挲,揉捏。
我发出舒服的呻吟,自己又把小屁股翘起一些给他,示意他想要更多。
于是徐关知情识趣地,将手伸到两个臀瓣之间,“骚女儿,又这么湿了?”
我撒娇地扭了扭小屁股说“爸爸,女儿好痒啊…”
徐关喘着粗气,将我的臀瓣用两手分开,低下头,舔舐我流出的爱液……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3/19 10:27:33

第六章 其实,你是被爱着的
“嗯……”我咬着嘴唇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呻吟声。总裁大叔似乎对我的隐忍不太满意。
于是,他将一只手从我的小腹下穿过去,来到我的私处,开始揉捏我的阴蒂,舌头放开我的小妹妹,用另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开始拨弄着肉缝。然后用力,进入,直到两个手指全根没入到我的身体里。
“啊…”我忍不住发出颤抖的呻吟声。此时,他那湿滑的舌头开始舔起了我的小屁屁。“不要啊,多脏啊……” 他喃喃地回答道 “爸爸喜欢女儿的小屁屁,女儿的一切,爸爸都想要!” 三个敏感地带同时被刺激着,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发出像母猫发情一样的 ,“嗷嗷”的叫床声。
我的叫声越来越大,仿佛森林里正在交配的小兽。他的手指进出我阴道的速度也越来越越快,最后手指弯起,按住了阴道内某个凸起的地方,我感到身体里的一股暖流从尿道喷射而出,弄湿了他的衣袖。
“宝贝,舒服吗?” 我起身,搂住他的脖子,亲上他的嘴唇,他的鼻子,他的耳垂,娇喘着说“爸爸,女儿好爱你啊,这是女儿第一次潮吹。”
我面对着他,跨坐在他腿上,扯开他上衣的扣子,那结实的胸肌,展现着男性的魅力,我用两只手摩挲着他的胸膛,舌头舔着他的脖子,他的喉结,
“爸爸,你怎么这么美味啊,女儿想把你吃掉。” 他深情地望着我“爸爸也好想吃你,把你含在嘴里,好不好?”
我的连衣裙,被从肩上慢慢褪下,胸罩被扯掉,他不由分说地,含住其中一只,用手揉捏另外一只。口里含糊地说“女儿的奶子好香啊。”
我将身体后撤,双手同时托住两只乳房,将两个乳头挤到一起,送到他嘴边,“爸爸,两个咪咪,都想让你吃” 他一口同时含住了两个乳头,舌头搅弄着。
这样玩了一会儿。我撒娇道“爸爸,女儿想吃爸爸的大肉棒……”,我将身子滑下去,跪在他两腿之间。
这车可真大啊,我心理感叹道。 我拉开他裤子的拉链,将手伸进去,抚摸着他的坚硬。慢慢帮他释放了束缚,温柔地含在嘴里。“哦……”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说明他很受用。
那迷人的檀香味…我贪婪的舔舐着肉棒,仿佛他是人间最美味的棒棒糖。“爸爸的肉棒好好吃啊。女儿怎么也吃不够。”我边吃边用淫词艳语挑逗他,我喜欢从这个角度看他享受的表情。
“乖女儿,爸爸的肉棒都是你的。帮爸爸好好舔,待会还要用它好好操你的小骚逼呢!”
我听得阴道内瘙痒难耐,就转过身,跪伏下来,脸贴着地面,翘起小屁股,哀求道“爸爸,女儿好痒啊,求求你,用大肉棒插女儿吧?” “插女儿哪啊?” “插女儿的小骚逼…”
总裁大叔立刻提枪上马,用龟头磨着我阴道口,然后一用力,几乎全根没入。瞬间被填满的小洞一下子收紧,总裁大叔发出一声低吼,然后大起大落地抽插我的小穴。这姿势,让肉棒插得很深,每次都可以撞击到宫颈口。
“爸爸好厉害啊,小穴快被爸爸插烂掉了。” “小骚货、爸爸今天让你美上天!”
车内,活色生香,淫声阵阵。车外,星光闪耀,流水潺潺。过了好一会儿,车子才停止了震动。
徐关用他的外衣包裹住我半裸的身体,把我搂在怀里,我在他的身下,泻了好几次身子,现在眼皮沉沉地。
他温柔地说“琳琳,好好睡一觉吧,不用怕,我帮你看着…”我幸福地回道“谢谢你来找我。”然后他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我模糊地听到他说“其实我们都爱你…”


大棒槌 / 发表于: 2021/03/19 10:27:47

第七章 华人圈子小,点赞需谨慎
我睡了美美的一觉,醒来看到他还在抱着我,眉头紧皱。我还没心没肺地问他“你昨晚没睡好吗?”
他摇摇头“这荒郊野外的,我哪敢睡啊?” 我捧着他的脸心疼的说“你是帮我守了一夜啊?瞧你,都有黑眼圈了。” 他抚摸着我的头发说“不打紧,别担心。你睡得好吗?”
我坐起身,帮他揉着肩和胳膊,温柔地说“我睡得很好,你手臂都被我压麻了吧?我来开车吧。你待会儿眯一下。” 他点点头。我在yelp 上找了一家离这不远的酒店,想着去洗个澡,让总裁大叔休息一下。
就是忘了告诉大叔一件事,我的车技很烂,应该说是非常的烂。特别是在自己不熟悉的路上行驶。结果大叔非但没能眯上一觉,反而彻底醒了。一路惊悚地到达了目的地,我看到大叔在下车前,稳了稳心神。
办理完入住,大叔提议先吃点东西。我们就在酒店的餐厅里随便吃了点,能量充满后,就上楼,洗澡。
经过两夜的身体交融,我在他面前也不再那么害羞。他帮我拉开了裙子的拉链,我帮他解开衬衫的纽扣。我们手拉手走进浴室。
他帮我调好水温,我挽起发髻。在花洒下面,我背对着他,他从后面拖起我的双峰。 温度刚好的水落在我们身上,成了最好的润滑剂。
他的手来到我两腿之间,一边挑逗,一边清洗,可那粘稠的液体,好像怎么也洗不完。我用臀瓣磨蹭着他,不一会儿那坚硬就顶在了两股之间。我们就这样,玩耍着,享受着对方的体贴。并没有一定要做。
我们帮对方擦干身子,像恋人一样相拥着上床,酣睡。
大叔是真的累了,我们就这样抱在一起,一直睡到晚饭时间。
我先醒来,看着身边熟睡的他,手指轻轻穿过他有些花白的头发,分不清对他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只知道,跟他一起,我不后悔。
他被我的触摸弄醒了,睁开眼,吻上我的唇。“你醒了?”
“我醒了一会儿了……”
他搂紧我,“想要了吗?”
“大叔,你精力也太旺盛了吧?”
他咬了一下我的鼻子,“我什么时候又成大叔啦?”
“因为大叔都很萌啊^_^”
“我是不是比你的小老公厉害多了?”
“讨厌,我们不聊这个”
“那我们聊什么?”说着,他的手来到我的胸前,揉捏着。
“聊聊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哦,这个啊,只要有心找,就能找到喽。”说着,另一只手又从后面伸到我湿湿的地方挑逗。
我忍住想要呻吟的欲望问“说说看?”
“那天你从旅馆离开,去了商业街,齐郑都一直跟着你。”
“是吗?怎么我都没看到他?”
“是你说的,不让他跟过来。所以他没让你看到。”
我心里一酸,原来老公不是真的不关心我啊。
“然后他看到你和一个男人从咖啡馆里出来,上了那男人的车离开。他当时没有开车,也追不上你们。就打了很多电话给你,你也没接。”
“哦,我电话静音了,我以为反正他也不关心我。”
“嗯,他很担心你,就回来和我们商量,最后决定让芷馨在旅馆等候,我和齐郑分别开车出来找你。”
“齐郑又租了辆车吗?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其实我在出发前,就已经知道你在哪了,只是我有私心没告诉齐郑。”
“为什么?”
“我那天和你,还没有做够啊……”
我脸一下子红了,想去拨开他盖在小妹妹上的手,结果没有成功,反而被他用手按着,让我自己摸自己。
我那里已经,糊糊的一片了。
“你是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我在哪的?”我喘息着问
“我在旅馆里,就一直看你的微信朋友圈,发现你说要到南加度假的那一条,刘志明点了赞。我知道
他在这附近的大学教书,就有种预感。于是我就去看他的朋友圈,看到他发了一张风景照,那里面有个女孩的背影分明就是你。”
“这也太巧了吧,你们很熟吗?”
“我跟他一般,我跟他老婆很熟。”
“嗯?....”
“你别瞎想,我和他老婆是同班同学,他比我们大一届。我那位老同学在西雅图上班,他们两地分居有段时间了。这个刘志明,趁老婆不在,整天搞他的那些小留学生。”
“真的假的?”
“华人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都有些耳闻。”
“男人都这样吗?你?...”
“我没这么大瘾,而且我也没那么多时间。”
“你是找遍那所大学附近的餐厅才找到我们的吧?”
“没有啊,那个餐厅他带我们去过,还悄悄跟我说,羊肉可以给他那方面助兴。像你这么一块鲜嫩的羊肉,当然是吃过饭,就弄上床去,好好助助性了。”
说着,他把被子掀起开,将我的一条大腿举起来,刚好床尾处有一面镜子,我清楚地
看到自己小阴唇微张,吐着汩汩爱液,然后就见那粗大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开始进进出出。
“我那天如果去晚了,你是不是已经和教授这样,在床上干起来了,你这个随便的小骚货?”
我极力否认着,可是身体却想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