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风情万种 / 2020/11/21 11:38 / 5713 / 0
穿越到宋朝大小姐身体里

我叫张大强,今年二十六岁,现在在一家知名金融公司做中层经理,从大学毕业以来一直事业人生一帆风顺,在公司里深受老板赏识,一路晋升,成为公司最年轻的经理,大家都觉得我以后前途无量。人生上和大学女友怡君发展顺利,即将结婚。


     这个周五我从公司下班,刚刚完成了一单大生意,几个月来每天睡觉不超过五个小时现在终于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我推掉了公司的庆功宴,回到家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倒头便睡,只感觉好像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深、这么沉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头晕晕的,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突然发现我的房间是那么的陌生,原本的大床现在变成了古装剧里的用纱帐隔开的小床,被子也变成了红色绣花的丝绸被。我抬起双手,两支白嫩纤细的玉手映入眼帘,细细的手腕上还戴著玉镯。我顾不上惊讶,起身坐起,忽然感到胸前一阵下坠,低头去看时,两个圆润丰满的双峰裹在大红色的肚兜里。耳边的长发黏在我的脸上让我觉得有点痒痒,用手去摸却抓到一把直落到我后背的长发。

     我惊恐地大叫一声,嗓子眼儿里传出的是尖细的女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男儿身怎么不见了,现在这个身体明明不是我的,周围的环境也是十分陌生。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开了,一个顶多十四五岁的穿著古装的小女孩跑进了房间,长得也十分可爱。“小姐你醒了?吃早饭吗?”。我十分迷惑,不由地问,“你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小女孩笑著说道,“小姐你是不是睡迷糊了,连小燕子都不认识了”我说我真的不认识你,我刚刚下班回家睡了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认识了。燕子吃惊地看著我,“小姐你难道是魔怔了?我赶紧去叫老爷太太。”说完一溜烟跑出了房门。

     我感觉浑身无力,挣扎著从床上坐起,来到房内一面大铜镜面前,镜中映出一个穿著肚兜的窈窕少女,轮廓是那么的清晰在却又无比陌生。我现在的个头明显不高,大约只有一米六左右,可是配著现在白嫩纤长的两条玉腿却显得更加高挑,可爱的小脸,两颊几乎还带著点娃娃肥,红红的小嘴,秀气的鼻梁,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一头长发披散下来,胸前一对饱满的奶子,紧紧裹在肚兜里,目测大概有32C,纤细的腰肢,圆圆的屁股。睡裙底下露出一对小巧的玉足。怎么看都是一个刚刚成年的美丽小女人。




看到镜中的自己我有些发呆,原来我内心男人看到这样的少女一定会被吸引,可是准确无误地这却是我自己,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我比原来大学时的怡君还要可爱,原来的怡君和这个少女一样地清纯可是现在的我明显更加性感,每一寸粉雕玉琢的身体都对我心中的男人散发著无限的诱惑。难道我正在做梦? 我想著,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一阵钻心地疼痛让我几乎叫出声了。啊怎么掐的自己这么痛镜中的少女有些龇牙咧嘴,看来却有些少女的可爱。看自己白嫩的手臂时已经青了一块。天哪现在这个身体怎么这么嫩,轻轻掐一下都会这样。看来真的不是做梦啊,难道我是穿越了?我努力回想起电视里热播的古装剧,经常有现代人穿越回古代,难道真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还穿越到了一个女人身上?我觉得有些头昏脑涨,这时候燕子带著一个穿著官府的中年男子和一个穿著古装的妇人进到房间里。那个妇人一看到我赶紧坐到我身边把我搂在怀里:我的闺女啊,你还认得娘吗?她身上的脂粉气味很浓,但是里面却掺杂了让我觉得很熟悉,很安心的味道,这个大概就是我现在这个身体的母亲了。另外一个一脸焦急看著我的官老爷应该就是我的父亲了。我说:我知道你是我娘,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知道我是谁,怎么到这儿的这么说著妇人已经哭了起来,我的婉儿啊你怎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魔怔了呢,还有三天就要嫁到李将军府上了,现在连娘也不认识了


什么?还有三天就要嫁人了?这个怎么能行,我还没说话,我娘已经回头对官老爷说到,你还愣著干什么,快去请道士来做法把鬼从我们婉儿身上赶走啊!我爹就要往外走,我一阵好笑,现在叫道士还有什么用,都已经穿越过来了赶紧了解一下情况缓一缓先别被嫁出去再说吧。这么想著我赶紧说:爹娘你们不用找道士了,我就是头有点晕,娘你能不能陪我一会儿,给我讲讲我小时候的故事,说不定就想起来了。 他们几个对视了一眼,娘说好,让我陪我家婉儿一会儿,你们先出去吧。


我和这个妇人聊了一会儿,才逐渐搞明白现在的情况。我穿越到了宋朝宋徽宗年间,现在我叫苏婉儿,今年刚刚十七岁。爹叫苏文斌现在在朝廷做一个小官。家里只有我一个女儿。燕子是从小陪我长大的贴身丫鬟小我三岁。年初爹已经答应朝中大将军李将军把我嫁过去。还有三天便是过门的日子。听到这儿我赶紧说娘我还不想嫁人,求求你让我在家陪爹和娘吧。我想著是先争取点时间,说不定之后哪天就又能回去了。娘说:娘又何尝舍得把你送走,可是姑娘家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啊,总不能在家陪我们一辈子。你都十七岁了再不嫁就成没人要的老姑娘了。娘也不忍心看你这么可人没有好夫家。所以爹才无论如何给你说了李将军这门亲。李将军位高权重,在朝廷很受圣上赏识,你嫁过去也算是有福气了。


娘之后又和我扯了点闲话,就吹灭了灯走了。我躺在被窝里,忽然感觉肚兜蹭著我的乳头有点痒痒的,就用手指伸进去挠痒,柔软嫩滑的手感从手心传来,搓揉的时候整个乳房感觉怪怪的,越揉越想揉,一股舒服的感觉从乳头传到全身,浑身开始有点燥热。我的左手继续揉著自己的大奶,右手不由自主从光滑的肚皮滑到了两腿中间,我下面的阴毛很稀疏,我的手指摸索著两片娇嫩的阴唇,紧紧地闭著,忽然我的手指找到了夹在我小穴里面的一个小豆豆,轻轻一按,忍不住嘤的一声叫了出来,浑身像是通了电流,从小豆豆那里传到全身..淫水早已止不住从我小穴里流出来,滑滑地让我的手指更方便玩弄自己的小豆豆。我感到脑中一片空白,只有两腿间的快感在我手指的活动下占领我的全身。我仰卧在床上,两条玉腿自然地张开,一手在身下,一手在胸上上,真的太舒服了,汩汩的淫水顺著我的蜜穴流到大腿上我快乐地享受著女人自慰的快感,感到小逼里的空虚和瘙痒越来越强烈,好难过啊,好想有什么东西插进来,我浑身不住地扭来扭去,两手间的动作逐渐加快,忽然感觉小腹一阵酥麻,强烈的快感占领了我的脑子,两腿一阵颤抖,高潮一波一波地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浑身已是香汗淋漓,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气,软软地躺在床上,身下的床被湿透了一小块,我忽然感到一阵羞耻,我怎么这么敏感和淫荡,明明还是男人的内心,变了女人的身体却自己把自己搞成这样。可是女人的高潮却比我之前男人时的射精爽快一百倍,原来男人射精只是下身一时的爽,女人高潮却是全身的这么胡思乱想著,带著高潮后的疲惫,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离出嫁的日子还有三天,这几天我在家里逐渐适应著在这个女孩子身体里的生活,每天早起我都要在小燕子的伺候下穿上宋朝小姐在家穿的坎肩和长裙,在铜镜前洗漱,把一头长发梳整齐,我自然没有打扮的经验,幸好有燕子帮我涂上胭脂,口红,看著镜中的小美人真的不敢相信就是我自己,想到晚上在床上自己的放肆不由地有些害羞,在镜子中小美人的神情也一阵害羞,要是原来男人的我看到这样的神情一定会欲罢不能,现在却没什么感觉。

       我的一对小脚是缠过的,穿著小小的红绣鞋一开始走路很不习惯,总觉得站不稳,走起来会一摇一摆的,这也是为什么古代男人要让女人缠足吧,真的是一对小脚走路很辛苦,绝对走不了远门,男人看到才会更有控制欲和保护欲。就像现代穿著高跟鞋的女人,一个姿色平平的女人穿上一双十公分左右的高跟鞋立刻就性感起来,勾引著男人的占有欲。

     宋朝没出嫁的女孩子是不让随便出门的,尤其是我这样教养极严的书香门第,我每天就待在家里和燕子和母亲一起做点简单的女工,母亲一直絮絮叨叨地和我说著嫁过去要懂规矩,听相公的话,听婆婆的话,要勤快去干活等等,却只字不提洞房夜男女间的敦伦之事。 倒是小燕子淘气,说到听传闻李将军虎背熊腰,身长八尺,小姐你可要准备好了呢。羞地我伸手去打她。




现在我已经逐渐接受了现在的现实,第一夜感受女人的高潮让我觉得做女人也不是没有好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原来的世界,小燕子和母亲对我也很好,每天倒也不用操心什么。现在的身体也已经逐渐适应,感觉力气比之前小了很多,因为个子变矮看身边的人都变高了,现在这个身体在走动时还是会觉得胸前的重量有点怪怪的,走起路来不由地扭著自己的小屁股,浑身上下充满了女人味。在府里做工的仆人守卫看到我眼神儿总是直勾勾的,讨厌的很。没到这个时候我都加快脚步回到自己的闺房或者母亲的房间里。


      一晃已是过门的日子,当天一大早母亲就和小燕子开始到处张罗,帮我梳洗打扮,太阳升起,新郎官的迎亲队伍来到了我家,我披上红盖头,在母亲和父亲的搀扶下上了花轿,不知走了多久,才停下来,又在燕子的搀扶下到了厅堂前面。我被盖著脸,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听著母亲或者燕子的指令站起或者跪下,然后跟著司仪的口令拜天拜地拜长辈然后对拜,接下来母亲送我进了洞房坐在床上,叮嘱我说盖头千万不能摘下来,伺候好夫君什么的然后就哭哭啼啼地走了。




李将军这时候还要给现场的宾客敬酒,留我一个人在洞房里,只有淡淡的檀香味,我偷偷从盖头缝隙里看著周围,比我原来闺房大得多的房间,大红的被褥,铺著一张白色的绸缎,这个大概就是用来见证等一下我女儿红的东西了我胡思乱想著,忽然门打开了,传来一阵酒气,便听到李将军粗重的声音:娘子,等急了吗,相公终于送走了他们,现在就来好好疼疼你。 我不做声,忽然眼前一片明亮,盖头已是被掀开,我抬头看到了李将军,一个四十多岁的古代打扮的男人,胡子剌差,国字脸,个头不高却十分敦实,脸因为饮酒而微微发红,就像是平时古装剧里五大三粗的军人。我一阵害羞,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李将军也不啰嗦,跳上床来,脱了衣服便把我推倒在床上,我感到腰带被解开,坎肩和衬裙不知怎么就被剥了下来,一只粗糙的手伸进了我的肚兜,开始搓揉我的奶子。“娘子你真是可人儿,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白嫩的奶子。”李将军把我压在他身下,一只手不住地摸索。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男人身上掺杂著酒气的浓厚雄性气息让我心里乱麻一般,用手想去轻轻推蹂躏著自己奶子的男人的手没想到却两只纤弱的手腕被李将军一手抓住,两对白嫩的奶子便毫无遮掩暴露在男人的面前。男人玩我奶子的手劲儿比我自己要大多了,一开始甚至有点疼痛,谁知道被揉著揉著却有点又麻又痒的感觉,男人的捏弄反倒是止了痒,忽然感觉奶头一暖,李将军含住了我的乳头,然后就感觉一个滑溜的舌头在我乳晕上不住地打转,勾得我浑身发热,嗓子眼儿里忍不住发出的呻吟。 ~相公....你弄得人家的胸口....好痒啊。李将军并不停手,变本加厉地在我全身上下其手,我哪里受得了这个,浑身痒得扭来扭曲,却又暗暗祈祷相公不要停手,小穴越来越空虚,李将军手指伸到了我的身下摸了一把,发现我的小骚逼已经湿透了,李将军笑道:小娘子已经开始浪了啊,水都快流到大腿上了。 我羞地满面通红,要把头埋到被子里,李将军拉著我的手放到他的肉棒上面,坚硬滚烫,像个小棒槌,我不敢去看,李将军说:小娘子别这么害羞啊,这以后就是你的小老公,以后你的小骚逼就离不开他了。李将军分开我的双腿,龟头顶在了我的小逼口上,我一阵害怕,急忙说:相公, 别,我怕。就想合拢双腿,可是哪里还合得上,李将军两只强壮的双臂分开我的两条白嫩的双腿,龟头在我的骚逼上摩擦几下沾上我的淫水,腰一用力便一插到底,我感觉下身像是被撕裂开来,惨叫一声,痛的撕心裂肺。“  相公求求你,痛死了… ”李将军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说到:第一次都这样,马上你就要习惯了。说完便抽出一点开始抽插。我咬紧牙关忍著疼痛,渐渐地疼痛消去,每次抽插都让我一阵爽快,每次抽出都不由地期待著下次插入,下身满满的,我再也忍不住,随著抽插开始呻吟,恩.... 李将军看我有了反应,更有兴致,把我两腿架在肩膀上,每下都用力干著我初经人事的小穴。我浑身发软,早已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完全任由男人的摆布。整个人都随著不停抽插的肉棒一上一下。不由自主地,我的两腿夹住了相公的腰,只想那玩意儿能进得更深一点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浑身颤抖,长长地呻吟了一声,第一次被男人干到了高潮。李将军见我高潮了,也加快抽插,把热热的精液射到了我的密洞深处。滚烫的精液热乎乎地让我高潮后敏感的身体又是一阵颤动,软软地摊到了李将军的怀里。和李将军说了会儿海誓山盟的话,便沉沉睡去。